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會進入死胡同嗎?

層出不窮、越變越快的變種新冠已經成為全球問題, 相關新疫苗的研發也不斷加速

就目前新冠病毒演化的方向來看
新的變種病毒會把自己的spike protein變得越來越像ACE2的受質(ang I、II)來提高感染效率

而為了對抗變種新冠肺炎病毒
新疫苗除了需要誘導免疫系統針對變種spike protein產生反應
還必須能夠把新冠肺炎變種與 ang I or II 區分出來

否則新疫苗產生的抗體會把變種新冠病毒與ang I or II一起消滅
勢必產生極為嚴重的副作用...

若此推論正確
隨著全球疫苗接種的不均衡, 已接種疫苗的人群不斷成為變種新冠肺炎的試金石
新冠肺炎病毒的構型將越來越接近完美

若這種人類免疫系統無法區分的新冠肺炎病毒完全體
真的被目前不完美的疫苗接種策略催生出來

那透過疫苗研發對抗新冠肺炎這條路是不是就走到終點了??
2021-07-22 23:36 發佈
哈哈……
up
你知道這裏的人都不認為:“疫苗會造成病毒變異” 嗎?
沒人相信,真的!

反而不打疫苗會被抨擊
他們怕死咯~
怕你不打疫苗傳染給他們
如此的不信任自己打的疫苗!
一邊抨擊別人不去打針

--------------------------
新冠 有機會有ADE效應
你既然知道感染的機制,ADE是什麽你知道吧?
有ADE,疫苗就不可能成功
newhuan wrote:
“疫苗會造成病毒變異” 嗎?



不管有沒有疫苗, 病毒變異本來就會發生

但只有部分人群接種疫苗的確會引導病毒改變其spike protein構型
使SP與ang越來越像, 一方面加強感染力, 一方面突破已接種人群的免疫力

為了減少接種後的各種副作用, 疫苗會針對病毒SP本身特徵來設計
並避開與ang太過相似的部位

不過新疫苗能使用的設計空間很可能會隨著病毒持續變異而越來越小

newhuan wrote:
有ADE,疫苗就不可能成功


ADE在新冠肺炎患者身上發生的機率並不高
至少不像登革熱...

否則以色列及其他大規模接種疫苗的國家死亡率將會很驚人!
這個太複雜了,至少要先去拿PhD學位,只懂一點無法討論,乾脆什麼都不要知道
不過抗體無法持久是真的吧?以色列也在懷疑疫苗作用不大(我只看標題,懶得看文章)
他們是最早大規模打的,過了6個月以後還是爆發

Israel Reports COVID Vaccine Effectiveness Against Infection Down to 40%; Data Might Be Skewed
Israeli study claims major drop in vaccine protection; experts don’t believe it
Israeli, UK data offer mixed signals on vaccine’s potency against Delta strain


另外以前襲擊人類的冠狀病毒後來都怎樣了?
像是這個:
1889–1890年流感大流行

也有研究人员认为俄国流感可能是OC43冠状病毒造成的
oculata wrote:
新的變種病毒會把自己的spike protein變得越來越像ACE2的受質(ang I、II)來提高感染效率

否則新疫苗產生的抗體會把變種新冠病毒與ang I or II一起消滅



可否提供出處?是具公信力的期刊嗎?
oculata wrote:
避開與ang太過相似的部位

不過新疫苗能使用的設計空間很可能會隨著病毒持續變異而越來越小



照這種理論,那不就滅活疫苗最好?
思無邪行不羈 wrote:
可否提供出處?是具公信力的期刊嗎? (恕刪)



這是由新變種病毒的感染力提升所做的理論面推測

若針對高傳播力的變異株的SP進行構型分析
再與Ang I or II 構型進行比對, 應該能獲得相近結論

不過相似構型特徵的蛋白質序列可能有極多種組合
且SP與ACE2結合時的周邊環境不一定與人體ang與 ACE2結合時相同
(可能還有其他輔助分子介入)
要驗證恐怕不容易

但邏輯上應該是可信的
畢竟ace2本職就是與 ang I or II 結合
而變異病毒要提升感染力, 同樣需要使其SP與ace2親合度增加

若新冠肺炎病毒繼續存在, 而且疫苗接種依然難以普及
那covid 19的sp與人體 ang發生趨同演化是很可能發生的(或正在發生)
思無邪行不羈 wrote:
照這種理論,那不就滅活疫苗最好?



如果真演化出免疫系統難以區分的變異株

那以此做成的減毒疫苗恐怕也沒用
這種疫苗一打下去若不是無效, 不然就是會造成嚴重過敏
oculata wrote:
不管有沒有疫苗, 病毒變異本來就會發生(恕刪)

那我認真回答你
你可以先去研究病毒這玩意兒,再來看看我說的真實度如何
RNA病毒是容易變異沒錯,但它們通常是越變異越弱化,而不是越強
(RNA基因越長越容易造成自我複製發生錯誤的變異
你不知道一個秘密,新冠病毒的RNA是所有病毒裏特別長的)

如果新冠為了更能適應人體,它一定會選擇變異來適應人體
但問題是,它本來就已經很適應人體了!
何需再進化變得更適應?
因為疫苗的抵擋啊!!

------------------------------------
新冠有ADE潛力你都不相信
死到臨頭還要抓住疫苗不放
你以為政府願意承認這種事?
儘量去打,沒人阻止你
newhuan wrote:
RNA病毒是容易變異沒錯,但它們通常是越變異越弱化,而不是越強


病毒變異方向由環境決定, 並沒有固定的規則

若今天人類沒有重症醫療手段
那病毒演化方向的確會偏向高傳播力與低致命性
因為強毒性病毒株都隨著患者死亡而自我消滅了

.................

可目前看來新冠變異株雖然傳染力越來越強
傳播時間越來越提前, 許多案例在患者發燒前其CT值就已經降到十以下
但這些變種病毒的致死率並沒有明顯下降....

很明顯新的病毒不僅其SP已經變異成與ACE2親合度越高的構型
且發病機制也針對人類的防疫手段演化
變成病毒先將其後代外傳後再發病...

而促使新冠肺炎延後發病(發燒, 大量排毒)的動力應該是來自醫療場域
因為重症患者能在現代醫療設備的協助下繼續存活
而大排毒量的重症病毒株更有機會造成院內感染

..........................

至於ADE影響不能說沒有
但至今高接種率的人群死亡率並未大幅上升
反而節節下降

這代表你的推論與以往的疫情反應並不相符...

但若多數人口都已接種疫苗, 但新冠依然繼續傳播
那出現能誘發ADE的新病毒可能性將會上升
這部分是與你的推論相符的

也就是隨著疫苗接種比例上升
未來有可能會出現靠著疫苗增強感染力的新病毒株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