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2

我是大陆人,你们有什么想问的?

Derek2025 wrote:
我也請教一下,你們怎麼看今次中美芯片之爭?

讓對岸的朋友先回答。
Derek2025 wrote:
我也請教一下,你們怎麼看今次中美芯片之爭?
半導體這部分,中國大陸的實力太弱,被美國屌打而已!
Erichuangtw1980 wrote:
赤臘角機場當初工程預估需要幾十年,但只有7年的時間,也需要克服許多工程難題(填土造島、造橋....),而且怕回歸後有變數,

但香港做到了,真是好樣的,

香港的很多成就,是了不起的,我認為你們和中國的歧見,多得是人才可參與溝通規劃,

而不是放任廢青那些小屁孩來內鬥外鬥,變成棄長用短,

難怪內地的「同胞」對你們的印象,有跌落神壇之感。

我之前請教你,香港人心目中的未來是什麼,就是想討論香港何時能「去短用長」,借力使力(中央)來發展香港,重新發光。


对着中国这个基建狂魔, 南海造岛的"业续", 新机场只不过小菜一碟而已.

央视那套"超级工程"我也看了一些, 那才是大工程.

"跌落神坛"是好事, 证明中国人对自己开始有自信了, 而香港人也是时候要正视中国的崛起.

至于"去短用长"嘛, 还是那句, 那是一个很复杂, 很结构性的问题, 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如果你有方法可以改变那些"年轻人"的想法, 你会比整个香港政府的官员们都要利害.
谈到内地的司法制度, 今日香港正好有一篇评论.

"云南省红河州近日再有冤狱受害者向政府提出逾1,100万元的巨额国赔,而其蒙冤时间更长达26年5个月,仅次于早前的「最长冤狱」、江西男子张玉环。该名何姓男子当年被指用炸药炸死一名男性同乡,而遭法院判囚终身,惟又是在审讯期间遭受殴打、罚跪、木棍压腿等长时间酷刑折磨之后,被迫作出有罪供述,直至数月前方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改判无罪。

知法犯法 必须严惩
和其他冤狱受害者相比,何男的国赔要求并不算过分,甚至有些「偏低」,至少与张玉环相较而言,二人冤狱时长不过数月之差,但张玉环当时提出的国赔金额达2,200多万元,二者呈倍数之差,却不知是何缘由;若再按提请金额与实际获赔的一般「兑现率」来看,何男最终所得亦将与张玉环的「最高国赔」金额相去甚远。当然,届时就算对所得不甚满意,亦非再无周旋余地,像山东临沂市蒙冤14年的张志超就表示会就国赔金额与政府「再协商」,问题是,当局制订的冤狱赔偿标准本就苛刻,任受害者再怎样磨破嘴皮,到头来只怕仍难遂愿。

再者,究竟多少赔偿才能抵得上冤狱带来的伤害?才能换回受害者失去的青春与自由?试想现实中又有几人愿意为几百万元赔偿款而去坐冤狱、受酷刑?倒是一桩桩冤狱制造起来十分容易,一个个执法公安竟可如土匪一般大施酷刑,监狱竟然与「白公馆渣滓洞」无异,何其荒唐。

至于公检法的相互制衡监督功能亦完全失效,进而互相串通、连手践踏司法精神,多年来成全了多少冤狱,只怕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冤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相关经济赔偿便需由他们负责,而非慷国民之慨。

更重要的是,身为司法人员,枉法徇私就是知法犯法,尤其需要严惩,冤案平反纠错不应只是赔钱了事,该追责的就得追责,这是众多冤狱受害者的心声,亦是保障实现司法公平正义之必须,否则一切又将沦为表面工夫,无法让人看到真正的司法进步。冤狱追责又可令更多手握司法权柄之人知所敬畏,明白枉法必须面临严重后果,才能更有效防范司法腐败。"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201119/00182_001.html

看到这些报导, 你们会明白, 为何香港人会惧怕"送中条例"吗?
Derek2025 wrote:
既然你会认为, 这样的"出格", 是一个正常国家的正常情况, 那就能说明, 为何我们, 和西方世界, 会不明白你们.

叫人民上电视公开道歉, 将他的资料在网络上公开, 我联想到的, 就是现代版的群众批斗, 香港的说法, 是集体欺凌.

人民的公德心, 道德感, 是培养出来的. 例如乱抛垃圾, 我们不用把乱抛垃圾人放上网, 放上电视去批斗, 去欺凌的. 你可以看看我们如何教市民不要乱抛垃圾的数据.

这种公开集体批判的形式,在中国有长久的历史,在文革达到了顶峰,这种思想在稍微大点城市已经看不到了,可能在一些小地方还存在。政府这种作为当然是违反人权的,政府的作为更是与文明城市的理念相悖。既然引起了争议,必然这种行为是不为大众所接受,希望看到后续的政府的改进。
Derek2025 wrote:
你们觉得"正常"的东西, 在西方的价值观里是"不正常"的.

如果以高标准要求中国,同样的标准也得要求西方,我们通常感受到的是西方经常在遇到同一个问题的时候采取双重标准。如果不用双重标准,一切都好说的多。

事实证明西方的价值观也不是什么都正确,但他们近代以来用强大的力量来为自己的价值和行为辩护,长此以往,自然就会被大众接受。价值观根本性不同,这个无法调和,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力量增强,扩大自己的话语权,证明自己的价值观在适合的情形下是正确的,如此而已。
Derek2025 wrote:
至于"去短用长"嘛, 还是那句, 那是一个很复杂, 很结构性的问题, 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如果你有方法可以改变那些"年轻人"的想法, 你会比整个香港政府的官员们都要利害.


廢青有話語權,其他人的聲音呢?
Derek2025 wrote:
我也請教一下,你們怎麼看今次中美芯片之爭?

芯片是科技战的一部分,未来相关领域肯定还会扩大,比如民用航空领域。这就是当美国霸权下当老二的宿命——必须一切关键领域都有自主权。中国已经加强了关键技术领域的技术研发,首先保证系统能正常运转,再考虑追赶先进指标。芯片这种行业,影响巨大,所以必须得干赢。
etzrz wrote:
这种公开集体批判的形式,在中国有长久的历史,在文革达到了顶峰,这种思想在稍微大点城市已经看不到了,可能在一些小地方还存在。政府这种作为当然是违反人权的,政府的作为更是与文明城市的理念相悖。既然引起了争议,必然这种行为是不为大众所接受,希望看到后续的政府的改进。


你们不是认同文革是一个错误吗?

其实, 立一个法, 禁示这种行为, 很难吗?

如果你们的文化都认同这是违反人权的, 为何不立法禁止?
etzrz wrote:
如果以高标准要求中国,同样的标准也得要求西方,我们通常感受到的是西方经常在遇到同一个问题的时候采取双重标准。如果不用双重标准,一切都好说的多。

事实证明西方的价值观也不是什么都正确,但他们近代以来用强大的力量来为自己的价值和行为辩护,长此以往,自然就会被大众接受。价值观根本性不同,这个无法调和,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力量增强,扩大自己的话语权,证明自己的价值观在适合的情形下是正确的,如此而已。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现在是沟通问题, 不是谁迫谁接受的问题.

现在不是谈用甚么标准来"要求"中国, 是说有很多价值观, 双方并不相重, 这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

还是用宗教作例子.

一班回教徒要和基督徒沟通, 基督徒不能明白, 为何回教徒不是一夫一妻制, 回教徒也不明白, 为何基督徒入了教之后可以自由离开教会.

以我的理解, 内地的法律, 就是党大于法, 若党要法庭怎么判, 法庭就怎么判. 党不准疑犯自聘律师, 疑犯就只能用官派律师. 有罪推定, 就是说中国选择了宁枉勿纵. 行死刑, 就是国家有权夺去一个人的生命. 中共施行的, 是党内制衡. 这些都和西方在相同领域的价值观不大相同. 所以, 在外国人眼中, 中国就是一个不讲人权, 没有民主, 没有自由的国家. 那么, 以西方的价值观来说, 他们并没有说错. 至于, 那一样才算是高标准, 我觉得不能相比. 只能说, 一方比较严谨, 一方比较宽松.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 中国的需要, 很多事情, 也要一步一步来.

(只是, 在西方价值观中长大的我, 当然是希望能继续在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中生活)

(中国也不用去证明自己的选择才是正确, 这个世界, 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很多时, 只是观点与角度. 我们不用跟着西方的音乐起舞, 但我们也要和世界沟通. 让他们明白, 我们正在试行一条前人未行过的路)
  • 512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512)
Mobile01提醒您
您目前瀏覽的是行動版網頁
是否切換到電腦版網頁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