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民進黨要用反智的方式對抗?你以為牠要對抗共產黨?牠真正要消滅的是國民黨。

這段歷史已被人淡忘,許多人認為過去的歷史都是國民黨在寫的,或許國民黨有報喜不報憂的失真歷史,但全盤否定實在是反智的行為,這段歷史史實的記載可不是國民黨黨史會寫的,不誠實面對歷史,我們無法做正確的判斷,就像現今的塔綠班一樣。

W. Cleon Skousen在其《亦裸裸的共產黨》(The Naked Communist,潘勛譯,新北市:八旗文化,2019)中對中華民國何以被中國共產黨擊敗以致於1949年敗逃來臺灣有簡要的描述(頁225-232),值得我們閱讀深思。尤其今日已近乎全然沉淪、昏庸無用、無腦無心到一心想回頭擁抱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國民黨最應好好反省自我檢討,莫因虛幻莫名的「中國」民族國家情結而無視實實在在存在之中國共產黨之徹底邪惡敗德。沒有與中國共產黨實戰經驗的臺灣土生土長的民進黨也一樣,其墮落敗壞與無腦無心程度與中國國民黨難分軒輊,不相上下。
Skousen在書中敘述,蔣介石一再對中國共產黨表示善意,一再包容他們。他努力讓中華民國推行憲政體制,於是「設定1946年5月5日舉行第一次國民大會,讓各政黨都參加。這個想團結並民主化中國的計畫,後因戰爭在滿州爆發而遭到嚴重危害。此時美國外交官們決定介入」。(頁227)
「這批外交官們打算叫聯合國維持世界和平,他們從一開始即堅信,共產黨高層對和平有意願,且沒有擴張領土的野心。他們假定事實就是如此,於是譴責蔣介石抗拒中共。他們責備他製造新一輪的全球性緊張態勢。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將軍於是奉派到中國阻止內戰」。(頁227-228)
「1946年1月,馬歇爾抵達。接下來發生一長串個別事件,每一件都悲哀地顯示,想把一心在全球推動世界革命之徒,整合到代議制政府框架裡,真是大錯特錯。
中共要求組成聯合政府,但堅持維持自己的軍隊。他們在全國政府裡要能發聲,但不准中央政府對共產黨盤踞地區的大小事置一詞。他們同意停火,但接下來只要符合他們的利益就主動進攻。他們同意協助成立國會,各個政黨都可以參與,然後在最後一刻卻說,他們不會加入。
第一次國民大會日期為了讓中共能夠參加而延期,他們反倒用它當藉口,譴責蔣介石私下決定開會日期。第二次延期,中共依然拒絕參加,國民大會終於在1946年11月15日召開,而一部民主化的憲法終於在耶誕節獲得通過並被採納。但中共跟它沒半點關係。
蔣介石因此完全相信,中共絕不會想磋商出和平解決方案,只想傾巢而出,靠武力征服贏得整個中國的版圖。他還認為,中共絕無法代表中國的利益,因為他們的政策,是由莫斯科創造及規定的。
蔣介石的分析需要時間證明他是對的,但美國外交策略家們是最後一批被說服的------而且還要等到中國大陸丟失之後。此外,蔣介石遭共產黨人攻擊時,他無法說服美國外交團,自己的反擊是理直氣壯的。當他試圖奪回不久前被中共奪走的領土時,在華府竟被說成是『不可原諒的侵略行為』」(頁228)。
「最後,在1946年夏天,中共頻頻違反停戰協議,國民黨決定強力反擊,深入到滿州。美國外交官們發狂似地下令蔣住手,但他拒絕那麼做。他說,再次停火只會讓共產黨取得時間重新集結,他們捲土重來時將比以前更凶猛。他還表示,這次他打算要繼續打這場戰爭,直到強迫共產黨解除武裝,解甲歸田為止。如此中國才能推行憲政方案,不必擔心反叛一直出現。
這個理由沒能說服美國國務院。在三個不同時間點,蔣介石都被勒令無條件停火。為強迫蔣介石就範,美國終於實施禁運,一切援中物資全都停止。唯有在美援嘎然中止後,蔣介石才不甘願地同意停火。馬歇爾將軍說,『身為參謀長,我(在中國)武裝了39個反共師,現在我大筆一揮,把它們解散』。
這件事證實幫了中共大忙。國民黨被美國外交壓力制住的同時,中共集結他們的部隊,準備發動全面戰爭,而這也將會是中國的命運。很奇怪,即便在蔣介石放棄自己最明智的判斷,並且宣佈停火之後,美國仍沒有解除禁運。……後來,等到紅軍如潮,開始向蔣介石衝來,美國國會最後強行通過『援中』法案,但物資卻沒能及時運到,沒真正幫上忙。
1947年起,國民政府軍士氣瓦解。對於國軍高層而言,情勢很明顯,他們一方面是共軍進攻時的受害人,另一方則因美、英外交使節缺乏遠見的判斷而遭殃」。(頁229)
「到了1949年10月,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瘋狂慶祝其勝利。過沒多久,蔣介石承認自己暫時失利,放棄了中國大陸,以便帶著他的殘兵敗將,逃往臺灣。
自由中國的淪陷,造成一波義憤滾滾席捲全美。不論政治領袖或平民百姓,總之都覺得老朋友被出賣、舊盟邦被顛覆。
事實上,失去中國這件事,使得有些與馬歇爾將軍共事、幾乎到最後還信任中共的人從錯愕中驚醒。
那個關鍵時期其中一人便是,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博士。身為過去在中國的傳教士兼燕京大學校長,不得不把中國的淪陷,認定為是人類巨大的災難。他批評自己也參與其中,另指責同僚試圖在白皮書中掩飾他們犯的錯誤。
司徒雷登坦誠表態,『我等(執行中國攻策的)美國人士只看見有關中共的好事,而沒有仔細留意到任何極權體制本質上似乎都有零寛容、偏執、欺騙、草菅人命等其他罪惡。我們被共產黨故意形塑成我們認為的那樣,迷惑地記住這些形容詞,比如進步、民主、解放,還有資本階級、反動、帝國主義。迄今我們未能完全了解中國民主體制的成就及潛力。所以,我們對丟失中國大陸這個大災難------不僅對中國如此,對美國及自由世界地一樣------難辭其咎。』
到了1949年,任何有警覺的美國人已沒什麼藉口,容許自己再被共產黨的戰略騙了」(頁231-32)。
2021-10-11 20:37 發佈
能毀滅自己只有自己,
國民黨是怎麼個爛法,人民看在眼裡,
民進黨又是怎麼爛出個高度來,人民還是看在眼裡,
那天不放在心裡時,都要還的.

一個政權的延續要看它腐敗的速率,
黨的速率蠻快的.
如果國民黨真的被消滅了, 之後會怎麼走呢?
民進黨還是繼續披著中華民國的皮治理台灣嗎?

如果大陸真的跟台灣大切割.
不但持續飛越海峽中線,
又把大部分的經貿都切斷的話,
台灣真的會很慘嗎? 還是從此飛黃騰達?

民眾比較想知道的是能否安安穩穩的混口飯吃。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