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到現在所謂的防護網.有沒有要修復??台南這名婦人就是案例(台南應該很多人知道她)

【檢舉大媽成公敵1】台南檢舉大媽未繳房租流落街頭 7000名網友追行蹤

台南一名人稱「蘇大媽」的檢舉達人蘇寶蘭,經常拿著手機到處拍攝汽機車、攤販違規,宮廟遶境活動也被她檢舉,甚至大鬧醫療院所、警局,儼然成了台南市的全民公敵。由於她積欠兩年房租未付,於5月11日被強制執行搬家,民眾關注她的行蹤,以她的車牌號碼為名,成立臉書粉絲團,讓成員隨時通報她的位置,成立20天已有7,000多人加入。

蘇大媽每天騎著白色機車在台南市「巡迴」,為提醒民眾小心她,網友在爆料社團張貼顯示車牌的機車照片。被強制執行離開租屋處後,網友好奇她會到哪裡棲身,結果當天深夜發現她在安平派出所內椅子上睡覺,引起網友不滿,質疑街友是否可以比照。

警方連忙澄清,蘇寶蘭深夜前往安平所找所長,要提告記者不實報導,但所長當天不在,蘇大媽坐在椅子上不到5分鐘即睡著。由於當天蘇大媽沒有激烈言行及狀告員警舉動,因此員警未啟動強制作為,但也未過分友善,提供她飲水或餐點,避免蘇女誤會。

後來,眼尖的網友在中西區的大天后宮門口,發現蘇大媽以兩塊公告板在牆角圍起一個小空間睡覺,消息傳出後引起網友注意。廟方一開始並未當面拒絕蘇大媽,但是她將廟當自己家,大剌剌霸住桌椅吃便當,擅自使用插座充電手機,動輒拿起手機拍攝信徒。廟方不堪其擾,先將兩塊公告板收起來,蘇大媽索性躺在門口石椅上睡覺。廟方只好以鐵刺纏繞石椅,但蘇大媽並未被退縮,她鋪上棉被照睡,逼到最後廟方只好將石椅搬走。

由於蘇大媽仍在大天后宮逗留,還不時與信徒發生衝突,廟方接到許多電話表示,「只要蘇大媽在,就不敢去拜拜」,逼得廟方只好為她開先例,公告蘇女為「不受歡迎人物」,禁止進入宮內,若違反則送法辦。

新聞內容
----------------------------------------------------------------------------------------------------------------------
這位大媽..應該那附近台南人都知道....甚至之前有因為他的事情...開了好幾次臉書直撥....

其實這位大媽本身..在言談之中..就有類似強迫症的一些行為..精神狀態並非很好...

當地居民也有報警..請里長等人出面..........

但是台灣的防護網..說要修...修到現在還是沒動靜....因為這位大媽現在並沒有攻擊傾向..

所以無法強制送醫.......聽說有家人....但是又不知啥原因沒人理..

台灣因為精神疾病殺人的事件..這幾年可是喧囂至上...甚至法院都可以判殺警案的人無罪

但是政府口口聲聲說的要補好防護網......補到現在又補到啥???

讓這樣的人繼續流落街頭???等哪天她爆發起來..在一刀刺死人的時候..大家又再來譴責???

像這樣初期症狀..只要趕快就醫治療...都可以壓制病情去開導....

難道要等到她心理崩潰..到時候攻擊人的時候在想辦法??
2020-05-31 12:40 發佈
algerno2 wrote:
【檢舉大媽成公敵1】(恕刪)


男持報夾爆打8旬老婦判精神治療 家屬不服
TVBS新聞網
TVBS新聞網
43.8k 人追蹤
徐慧珠 顧守昌,徐克誠
2020年5月30日 下午12:50

台南市一名60歲男子,去年2月到仁德成功里活動中心,看到81歲的阿嬤獨自坐椅子休息,問話不理,他竟持報夾爆打阿嬤的頭部,踹斷阿嬤腳踝,最後被依殺人未遂送辦,台南地院判決,男子精神障礙導致欠缺辨識行為能力,不罰,但得精神治療2年,全案可上訴。這判決引發家屬不滿,怒罵司法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受害者兒子:「我們的司法出了什麼問題,我相信多數的老百姓不能接受這判決!」
81歲的媽媽,被打到頭破血流,打人的60歲男子,卻以精神障礙導致欠缺行為辨識力不罰,兒子實在氣憤難平!

暴力事件是發生在去年2月16日,男子在活動中心裡,見阿嬤自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休息,問她你祖先是哪裡人,阿嬤沒回應,男子竟然持報夾爆打阿嬤的頭部,還踹阿嬤腳踝,阿嬤跪地求饒也不管,持續拿報夾,10秒鐘之內,狠打跌坐在地的阿嬤頭部5下,當場濺血還不停手,甚至猛打背部,打到報夾彎曲變形。

員警獲報到場,男子仍不斷咆哮,警方祭出了辣椒水才把情緒失控的他制伏,以傷害及殺人未遂罪嫌送辦。

法官認為,施暴男子因為精神障礙,導致欠缺辨識行為能力,應屬不罰,但須接受監護處分,精神治療2年,全案可上訴。

受害者兒子:「你打一個80歲的老人家,當有人的時候不敢動手,等到人走光了,我媽一個人在那看報紙就敢動手,出了這個門,10秒鐘而已,這邊有2個男的,你敢不敢動手?你也不敢動手,警察來了你也不敢動手,他沒有判斷能力嗎?我不相信。」

成功里長鄭晴而:「你保護少數弱勢,我們多數正常的人,我們如何自處,我們連走在路上都有生命危險,他看到那麼多人時,他怎麼不出手?他不出手就表示他有判斷力嘛。」

嫌犯發病前熱衷政治,他說自從妻子過世後,沒人提醒服藥,精神變差,才會涉案,法官委託嘉南療養院鑑定他的精神狀態,發現他患有「第一型雙相情緒障礙症」,犯案時處於「躁症發作」,喪失辨識行為的能力。

這判決不僅家屬不服,里民也議論紛紛,實在難以接受。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