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有人以前當兵發生過連上有人逃亡過嗎 ??

林毅夫若是可以安然無恙的台,

那麼在金馬地區因逃亡或被判軍法的
應該都可以申請國賠了 !!

當年敵錢判逃的軍官 ..當年應該是唯一死刑吧 ..

當年有人碰過連上逃兵的嗎 ??
我們連上有兵逃了. 搞得大家麻煩 , 最後兵 被關在台灣 ..

不知道有沒有當年和 林毅夫同單位?? ??



2013-04-07 18:19 發佈
有一個學長站哨携M16A1逃亡,
開槍幹掉一個計程車司機後,
不到三天被抓回來,
軍法審判後,
由4個憲兵押到部隊前的靶場槍斃掉,
槍斃現場入伍梯次低的排前面,
152x在后里當過兵的應該都看過.
請養成定期刪文的好習慣, 本文不會保留超過三個月.
營屬連隊發生剛受完訓的志願役下士利用站哨時間逃兵,但就像卡通演的,竟然攔到營輔導長的私人休旅車。營輔當場也不說破,「順道」載這位「逃士」進連隊營區以便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後來這位下士再次逃兵,但跑去網咖躲不到兩天就被營輔捉到,原因是他玩線上遊戲時,弟兄用惹人遐思的女性化名,三言兩語就把他的藏身地點給釣出來。送回本連看管調查時,利用晚點空檔,他老兄又想再逃,結果人生地不熟,跑到營區庫房死路被逮獲,這下營輔火了,一時衝動把他揍個半死;後來營輔心軟把他送醫護所療傷,誰知這傢伙趁機打申訴專線,最後營輔被外調非主管職,而這下士依然回到原單位擔任士官,只是一直升不了中士,等三年半一到就退伍。
嗯,逃兵不外乎感情跟金錢,又以感情佔多數。以前當兵在高雄,奇怪的是會逃的都是北部的兵,每次都是士官長外加2名較粗勇的兵到家裡去抓,但回來都是關禁閉。
計六六 wrote:
有啊.
私下抓回來就禁假而已.
連長也不想鬧大啊.
新兵剛分發到部隊.衛哨勤務繁重.
下部隊不到一個月的某晚上21:00到06:00崗哨勤務竟然是我跟同梯2個人站.2個人聊到下哨.只覺得他很鬱卒.
下哨完原先是要補休到11點.10點多就被值星班長叫起來.......他跑了...

3月下部隊.好像是5月吧.某晚4營駐守預校的一個當勤安官.感情因素帶著65K1就出門談判了.
在門口劫了一輛計程車.在高雄街頭被通報的警力攔住.
警方1死1傷.無路可走的士官在車內往嘴巴打了一槍.
不知道多少人恨死他了.因為當時郝伯伯震怒.師長被撤換.
新官上任."阿兵哥就是欠操.加強磨練".連我去海防班哨支援.還要每天早晚5000+至少一次500障礙.......

連上逃兵過的約4~5個.感情因素和適應不良吧.除了上2件印象比較深刻.其他也沒甚麼.
如果能在3天內帶回來.一般就會壓下.只報到營部.超過3天就只能再往上報了.

cjr551107 wrote:
有一個學長站哨携M16A1逃亡,
開槍幹掉一個計程車司機後,
不到三天被抓回來,
軍法審判後,
由4個憲兵押到部隊前的靶場槍斃掉,
槍斃現場入伍梯次低的排前面,
152x在后里當過兵的應該都看過.


這件事有聽説,應該是霍大頭目的年代的事了。
從漢人來了島上以後一切都變了,黑暗籠罩了我們的前途,從我小的時候,族中的長老就有一個疑問,我們該怎麼做?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
剛下部隊時,連上因要下基地,
補了很多的新士官(志願役)跟新兵,
有個下士(志願役)因不習慣連長的帶人方式,
連續逃亡兩次,一次是趁休假時逾假不歸,
另一次就很猛,直接攀過營區的鐵絲網,
帶回來時就全身是傷,都被鐵絲網刺的,
最後他強烈要求要自願退役,
後來連長也只能讓他賠錢申請退役了,
我是認為攀爬鐵絲網的痛,他都有決心熬的過去,
為什麼當完自己役期的決心卻沒有??
記得當兵時有位弟兄逾假未歸,後來連長電話聯絡到他,他也一直保證會回來....一直到第六天!
(我記得6天以內算未遂)

連長當時很生氣,覺得他是故意拖到第六天的!打算送禁閉!
好像還是被營部壓下來!(還是有進禁閉?忘了!)
只知道是女友跑掉,所以他心情很不穩定!
後來連長也要我們多注意他!

就在某次半夜哨!我當安官,中間剛好遇到下哨!
就看他更新準備就寢,沒多久換我下哨!
當我準備就寢時,就被安官通知說他不見了!

我們跟資深的中士整個營區巡遍了,甚至翻牆出去找...還是沒找到!
當我們放棄找尋,會到連上準備通知連長時,
他跑出來了!原來剛剛他一直躲在庫房.....

隔週,我站4-6的安官!叫完部隊起床後,就下哨了!
印象中好像他也沒多久就下哨,然後安官請他換裝後,
在中山室等等,要他等一下跟著打飯班去幫忙打飯!

然後他就不見了!後來全連有大規模的搜索營區都沒看到他!不知道他從哪邊出去的!

後來在火車站被憲兵抓到!
(據說是憲兵覺得他長的很像,試著從後面叫他名字,他轉頭.....)

印象中,他說過他女友其實是他妹妹,同父異母的妹妹.....
就是這傢伙
害我到退伍前
有督不完的人事督導

還上了新聞

--------------------------------

王冠棕不耐軍中生活,從台中逃兵到花蓮向友人借車,再疾馳到彰化找女友,繞了半個台灣遭軍方通緝。家人接獲通知,弟弟開車尋人,兄弟倆在和美街頭相遇,上演狂飆追逐戰,最後王的車子爆胎被警方逮捕。

在台中服兵役的王冠棕(廿四歲)覺得當兵太辛苦,廿三日下午三時許從營區翻越高牆和鐵絲網,雙腿被刺得鮮血直流,仍千里迢迢跑到花蓮找朋友借自小客車,並謊稱是為了載部隊長官。

王冠棕心急找女友,又從東部往彰化疾馳。國防部中部地方軍事檢察署廿五日下午五時發出通緝令,家人接獲通知,急著找人勸他回部隊。

王母打電話給他的女友,果然不出所料,兒子正往女友位於和美的住家路上。昨天凌晨兩、三點,弟弟與友人,各開一輛自小客車,在和美街頭「尋親」、攔截,車子發生擦撞,兄弟下車一陣扭打,王不敵跳上車,又一路狂飆。

深夜街頭風馳電掣上演追逐戰,附近民眾以為古惑仔尋仇械鬥報警,中寮派出所所長蔡宗明率員警追緝,好巧不巧,王冠棕的車子在彰美路上爆胎,一頭撞上遊覽車,頭破血流的他被警方逮個正著,王母在派出所氣得想扁他一頓。
  • 3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