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本來是想參加單純到「Everest Base Camp」(EBC)的行程(原路往返),但偶然機會看到有的「Everest Base Camp」(EBC)行程是可以經過「喬拉隘口」(Cho-La pass)再繞道「墎其爾湖」(Gokyo Tsho)返程,查一查行程價差也才差3000元,還可以多走好幾天,CP值超高,於是就決定改成去繞一圈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這次參加的是「Everest Base Camp」(EBC)經「喬拉隘口」(Cho-La pass)至「墎其爾湖」(Gokyo Tsho)的行程,實際來回天數總共14天。

DAY1加德滿都(Kathmandu,1400M)→盧卡拉(Lukla,2840M)→法克定(Phakding,2610M)
今天起的很早,4點20分就要從「加德滿都」(Kathmandu)的「塔美爾」(Thamel)的飯店出發,因為今天不僅要從加德滿都到「盧卡拉」(Lukla),還要從「盧卡拉」(Lukla)步行3小時半到「法克定」(Phakding),尤其是前往「盧卡拉」(Lukla)的小飛機起降很容易受天候影響,所以更是要早點出發預作準備。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在加德滿都機場準備掛行李前往「盧卡拉」(Lukla)的「希拉蕊機場」(Hillary Airport)。

除了身上揹的揹包外,旅行社還會發一個攜行袋,小飛機每人限重行李15公斤(包含揹包和攜行袋總合),由於是團體,每人揹包有重有輕,航空公司原則是以15人的總重來秤,所以超過一點沒有太大關係,這或許是團進團出的好處之一。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加德滿都」(Kathmandu)到「盧卡拉」(Lukla)的機票,很容易因天候不佳而停飛。

我們旅行團17人,共分兩班飛機飛往「盧卡拉」(Lukla),我是第一班次6:50出發,航程大約半小時,航程中跟大家看過的文章都差不多,就是駕駛艙完全裸露,可以親眼看著2位駕駛員操作飛機,然後都是單座,空間很小、引擎聲很吵,不過會有一位隨機空姐在起飛前拿棉花給你塞耳朵。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螺旋槳式的小飛機,算算好像只能坐16人(不含機組人員)。

由於「加德滿都」(Kathmandu)往「盧卡拉」(Lukla)是由西向東飛,所以如果可以選擇,坐飛機時請選擇左側,因為有機會可以先欣賞到喜馬拉雅山脈;在飛機上,當我看到那高聳入雲端的白頭山峰時,說真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因為那是我看了幾千張照片、幾百次地圖,終於可以自己親眼看見的感動。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一次現場目睹開飛機過程,感覺還滿新鮮的,2個駕駛員的合作。

飛機降落前,你可以看到飛機對準跑道俯衝,然後想著你即將要降落到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跑道才四百多公尺長,盡頭又是一座山,降落失敗我猜也沒辦法再拉起機頭重來,心裡不免一陣哆嗦。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之一「希拉瑞機場」(Hillary Airport)。

我知道此行最大的敵人是高山症,所以登機前也先吞了半顆「丹木斯」(Diamox)預防高山反應,有人說海拔才兩千多公尺,不會有症狀,但我可是連一點險都不敢冒,因為我沒有再來一次的本錢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茶屋前聚集很多揹工等著找工作,這是當地人的基本謀生技能。

機場旁圍了4、50位當地的年輕人,全部都在等下飛機的客人欽點為「響導」(Guide)或「揹工」(Poter),因為我們是團體登山,「響導」(Guide)、「揹工」(Poter)都已經由當地旅行社指定妥,所以省去在現場議價的動作,直接就到茶屋等第2班次的團員;8:30第2班次團員到達,8:50即出發前往「法克定」(Phakding)。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這幾位年輕的小夥子就是我們這一次的揹工,有的甚至不到20歲。

「盧卡拉」(Lukla)海拔2840M,「法克定」(Phakding)海拔2610M,今天先下降200公尺,但想到下降的高度會在明天補回來,就高興不太起來;另外值得一提的事(可能也只是還不習慣),整條路上都是牲畜的排泄物,說成這樣你可能會懷疑誇大了,但真的走「每一步」都要注意,因為這裡牛隊、馬隊、驢隊真的太多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Everest Base Camp」(EBC)行程的經典照片,五色旗配鋼索吊橋。

今天大家都是第一天走,每個人的速度都不一樣,導致隊伍拖得有點長,如何統整出合適的步速將會是我們今晚要研究的課題,或許是體力不如人,憑良心說我今天走的有點跟不上。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Everest Base Camp」(EBC)沿路都有五色旗飄盪,感覺跟這裡的景色好搭。

今天整天心臟都覺得怪怪的,像被一支手掐住(聊天後發現部分團員也有類似的感覺),很擔心是高山反應的前兆,我得更加注意一點才行。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當地的小朋友雖然都穿的破破舊舊的,但就基本的保暖來看是沒問題的。

今天跟住宿山屋購買Wifi使用權,300盧比,由老闆幫你輸入Wifi密碼,不限時間、流量,不過千萬不要期待一個連電力都不穩定的地方Wifi品質能夠多好(今天晚上就停電2次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當地人吃的雪巴餐,不過他們都用手抓,我有試著用手抓,但吃的很狼狽。

今晚11點才睡,明早7:15要出發前往「南崎」(Namche),餐點我就不介紹了,整路都是炒麵、炒飯、麵湯、雪巴餐、饃饃(MoMo),大概都是這些東西在輪,大家一開始還會對這些餐點充滿新鮮感,點餐都會拍照留念,但後來一聽到要點餐,大家都有點噁心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山屋湯麵,不要懷疑,就是台灣的味味A素食湯麵加蛋87%像。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92、心率95;山屋不供熱水,但提供免費充電,房間內有簡易廁所,不能洗澡(不過也真的是冷到不想洗)。

DAY2法克定(Phakding,2610M)→南崎(Namche,3440M)
今天7:15出發,大家依據昨晚的結論,調整了隊伍人員的排序(其實就是把慢的調整到前面去),看會不會走起來比較順一點。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正式進入「薩加瑪莎國家公園」(Sagarmatha National Park)。

今天路況一開始就上上下下,沒有明顯爬升,一直維持在海拔2700M至2800M之間,所以走起來不會很費力,途中也有到茶屋休息,喝喝當地的「馬莎拉茶」(Masala Tea),直到知名景點雙吊橋後,才開始爬升。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Everest Base Camp」(EBC)路線經典景點,電影Everest中也有出現過。

此景點後,沿路就是一路爬坡到「南崎」(Namche),算是「Everest Base Camp」(EBC)路線到目前為止最長、最陡的上坡挑戰,一直到15:35才到達「南崎」(Namche),結束這段600公尺的爬升,只能說除了喘還是喘。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滿橋的五色旗和「哈達」(khada)隨風飄揚,就是愛這種濃濃的尼泊爾味。

到達「南崎」(Namche)後,先購買了Everest Link網路包(2000盧比、10GB、使用期間為開通後30天內),在「Everest Base Camp」(EBC)旅程中,只要海拔高度超過「南崎」(Namche)的據點都可使用Everest Link提供的Wifi信號,對於我這種網路重度患者,這是一定要購買的。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7(昨天92)、心率102(昨天95),山屋房間內提供「間歇性」熱水(無法洗澡,勉強可擦澡)及簡易廁所,也提供免費充電(這裡是免費充電的最高點、也是Everest Link提供Wifi信號的最低點)。

DAY3南崎(Namche,3440M)→湯伯崎(Tengboche,3860M)
今天7:15出發,要先到「南崎」(Namche)附近的一間寺廟遠晀珠穆朗瑪峰,不過一開始就要爬階梯,要爬到「南崎」(Namche)這個村落的高點。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Everest Base Camp」(EBC)旅程中最大的村落「南崎」(Namche),還有郵局可以寄明信片。

到今天為止,心臟被掐住的感覺還是有,但或許是比較趨緩了,不會一直去注意到,目前每天也都是服用半顆丹木斯(Diamox),算是讓身體提前適應這種藥,也聽說有「預防」高山反應的效果。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首見珠穆朗瑪峰,就是左邊有覆蓋雲的那座,右邊是洛子峰(8516M)。

今天前半段都是坡度不大的平路,路況也整修得非常好,沿著山腰一直往珠穆朗瑪峰的方向繞進。在這條世界著名的健行步道上,這段是我覺得走起來最舒服的一段,或許是可以一直看到珠穆朗瑪峰吧!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的前半段路程中,整路都是藍爆的好天氣,一路都有珠穆朗瑪峰的陪伴。

走到大約10:00左右就開始下坡了,高度還降滿多的,大約走了2小時下切到最低點的溪谷用午餐,用完餐後領隊也告知下午將開始一路上坡到3860M的「湯伯崎」(Tengboche)。可惜的是今天下午遭遇了本次健行唯一的一次下雨,整路上坡都在無視野的雲煙裊繞中喘氣度過,大約爬了2個小時,終於到達當地的信仰中心「湯伯崎」(Tengboche)。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湯伯崎」(Tengboche)算是當地的宗教中心,這間寺廟是我們第一次拿到「哈達」
(khada,吉祥敬意之物)的地方。


領隊帶我們到附近的一間寺廟,並且透過嚮導希望轉達該寺廟的喇嘛為我們此趟旅程祈福,雖然裡面的祈福廳不能拍照,但簡單說就是一個以木材為基底,佈置得古色古香且富有莊嚴感的打坐空間;在拿到喇嘛給的「哈達」(khada)時,領隊也提醒我們別忘了要回饋點香油錢,我付了5美金。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5(持續下降中)、心率86,山屋不提供熱水,也不提供免費充電,充滿電一次要價300盧比,不論是行動電源還是手機,房間內也已無廁所,剩公用廁所共用,今晚特別抽了時間刮鬍子,不然越看自己越頹廢。

DAY4湯伯崎(Tengboche,3860M)→丁伯崎(Dingboche,4410M)
今早7:15出發前往「丁伯崎」(Dingboche),因為已經超過海拔3500公尺了,所以開始正式使用丹木斯(Diamox),改早晚各吃一顆,吃完一陣子後,手指末梢會麻麻的,但沒有其他副作用,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為何丹木斯(Diamox)要吃到兩顆,其實是我的醫師建議的,畢竟還是一句話,在這種高度,我一點點險都不敢冒,我的毛帽都整天戴,連睡覺都沒取下,我真的不想飛了5000公里,然後鍛羽而歸。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可以清楚看到旅途名山「阿嬤打不爛」(Ama Dablam,6856M)

在這種高海拔地區,太陽只要一下山,溫度降得比跳水還快,早晚氣溫都很冷,像這幾天早晚大約都在攝氏4度左右,保暖一定要做得很好,感冒就完蛋了,很不幸的是,我今天開始流鼻涕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正式超越玉山(3952M)的高度,開始進入到身體沒遇過的低氧環境中。

很順利的在15:00到達「丁伯崎」(Dingboche),由於多數團員都沒到達過這種高度,所以我們明天將進行高度適應,會在「丁伯崎」(Dingboche)待上2晚,提升大家適應能力。最近幾晚睡覺都睡不安穩,每晚總是要起來3、4次,雖然很快又可以入睡,但總覺得睡眠品質不是很好,往後的幾天也是如此。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0(連續第4天下降)、心率109,山屋不提供免費充電,,房間內一樣無廁所,剩公用廁所共用;由於山屋都是木材搭建,簡單說有點像簡易型的工寮,不過已經到這個高度了,你還能要求甚麼呢?

DAY5丁伯崎(Dingboche,4410M)→拿卡善(Nangkar Tshang,5616M)→丁伯崎(Dingboche,4410M)
今天是高度適應日,領隊說白天爬升到較高的海拔,然後晚上回到較低海拔休息,有助於加速適應低氧環境,所以我們預計早上7:30就出發,準備爬「丁伯崎」(Dingboche)旁的「拿卡善」(Nangkar Tshang,5616M),然後在中午前返回山屋吃午餐。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爬「拿卡善」(Nangkar Tshang,5616M)鳥瞰「丁伯崎」(Dingboche),這裡的郊山都超過5000M。

今天試爬「丁伯崎」(Dingboche)旁的「拿卡善」(Nangkar Tshang,5616M),原本計畫爬到5100M,但因為天候關係,越爬雲層越厚,幾乎沒有視野,最後只爬到大約4820M就折返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說一句實話,再好的照片都拍不出現場的寬闊感,不親臨無法感動的感受。

4000公尺開始,大家的身體都慢慢出現狀況了,不是血氧不足,就是肚子脹氣、食慾不振,也有少部分的人開始流鼻水,像我從昨天就一直流,即使吃了止鼻水的藥也沒用,不過還好沒其他特別不舒服的地方。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山上氣候千變萬化,拍完這張照片不到1小時,我們就被雲煙掩埋了。

今天有個好消息,也有個壞消息,好的是我心臟揪住的感覺,今天已經完全消失(雖然血氧還是在下降中),可能引發高山症的因素排除了一個,壞消息是我唯一的登山鞋兩隻都「開口笑」了,可能是今天爬「拿卡善」(Nangkar Tshang)下山時太陡,回到山屋才發現開了口,面對還有將近10天的行程,埋下一個隱憂伏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領隊幫我貼上大力貼和束帶綑綁,希望可以勉強撐到10天後回到加德滿都。

今天行程輕鬆,所以晚上我只點了白飯,因為我想要搭配台灣帶來的滷肉醬罐頭,我也許是因為肚子脹氣,也許是餐點樣式過於雷同,這幾天食慾不是很好,希望能靠這碗滷肉飯稍解鄉愁,只是尼泊爾當地的米都是在來米,比較鬆散,不像台灣是蓬萊米,比較黏稠,吃起來還是沒有食慾。
今天晚上和嚮導(Guide)等當地人互相學習中文和尼泊爾文,他們念出他的名字,我們幫他用中文拼寫出來,當然,我們也念出我們的名字,他們幫我們用尼泊爾文拼出來,大家相互學習對方的文字,還真的滿有趣的,我第一個學會的尼泊爾文就是我的姓氏。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0(持平)、心率101,空氣明顯感覺乾燥很多,晚上室外溫度只有2度。

DAY6丁伯崎(Dingboche,4410M)→羅布崎(Loboche,4910M)
早上7:30出發,只是流鼻水更嚴重了,像是開了水龍頭一樣流不停,藥已經快吃完了,完全沒有止住的情形,原本以為衛生紙帶3大包太多,但現在看起來可能會不夠用。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在群山環繞的石板小屋遺跡,不看五色旗的話,稍微有點北歐風。

因為一直擤鼻涕加上空氣乾燥的關係,鼻翼兩側已經脫皮,連續擤上2天的鼻子感覺鼻頭都要爛掉了,喉嚨則可能是因為晚上打呼的關係,起床時喉嚨乾到發痛,隨著高度的上升,身體的狀況卻急遽下降。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長眠在珠穆朗瑪峰山下的登山英雄紀念碑區,到處都是石塊堆砌的銘碑。

下午來到「Everest Base Camp」(EBC)旅途上唯一的陵墓區,是為了紀念登珠穆朗瑪峰而失去性命的登山家所設置,這裡也是唯一不得隨意便溺的區域,簡單來說就是尊重,尊重一種寧願賠上自己性命也要完成的無畏精神。
到達「羅布崎」(Loboche)後第一件事就是用熱毛巾包覆鼻翼兩側,讓擤了好幾天的鼻子舒服一下,再抹上乳液滋潤鼻翼,雖然有稍微比較舒服,但抹上乳液的鼻翼很刺痛,鼻翼也開始脫皮有滲血的情形,總之鼻子的狀況就是慘到不行,更糟的是,鼻涕已經開始變稠帶血了。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76(持續探底)、心率95,下午4點室外只有1度,今晚開始穿羽絨背心睡覺,現在不僅流鼻涕,喉嚨也在痛,消炎藥都吃完了,「再忍一下,明天就要到「Everest Base Camp」(EBC)了」,我反覆地告訴自己。

DAY7羅布崎(Loboche,4910M)→高樂雪(Gorakshap,5140M)→Everest Base Camp(EBC,5364M)→高樂雪(Gorakshap,5140M)
雖然每天早上都是大太陽,但環境因素對我們來說真的很惡劣,稀薄乾燥的空氣、近乎0度的溫度、超強的紫外線,加上疲憊受風寒的身軀,真的只能靠團員間彼此的打氣和意志力走下去。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爬升的高度不多,但這個高度已經幾乎沒有植被,有的只是塵土砂石。

今早多了一項症狀,咳嗽,現在只能把自己當藥罐子拼命吃藥,希望一切症狀能先壓著;大部分的團員也都沒有前幾天精神充沛的樣子,因為大家的食慾都已經消失好幾天了,整個團15個人看起來還是正常的人沒有3個,我都說我的食慾因為有高山反應,停在4000公尺的地方沒跟上來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晚夜宿海拔5140M,無法熟睡的高度,相信會是最難熬的一晚;後方為「卡拉帕塔」(Kala Patthar,5550M),是近距離欣賞珠峰的好地方。

今天步伐特別沉重,畢竟已經走了7天了,不過我們在中午前就趕到「高樂雪」(Gorakshap)了,只是用完餐就要趕著出發前往Everest Base Camp(EBC),然後在太陽下山前趕回來「高樂雪」(Gorakshap)過夜;雖然身體非常的不適,但只想著終於要到Everest Base Camp(EBC)了,我期待了好久的聖母峰基地營。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坤布冰河(Khumbu glacier),源自珠穆朗瑪峰,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冰河。

「高樂雪」(Gorakshap)往Everest Base Camp(EBC)的路途上,毫無一點生機,冷風無情的吹襲,眼前所見只有砂石和冰,還有藍到不行的天空,一步一步踩在碎石上,拖著疲憊的身軀,只是想完成多年來的夢想,「珠穆朗瑪峰」我終於來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終於到了Everest Base Camp(EBC),可惜現在不是登山季節,基地營空無一物,只有這塊噴漆的大石頭。

大夥辛苦爬了7天,終於到達珠穆朗瑪峰的山腳,大家似乎都忘了前幾天的辛苦,精神活力彷彿都回來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我現在就這麼痛苦,那些還要繼續爬上去的人呢,是不是還要忍受更嚴峻的痛苦,畢竟這裡只是登珠峰的起點,距離山頂還有將近3500公尺,在珠峰腳下,我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
回到「高樂雪」(Gorakshap)後,領隊問明天早上有沒有人要爬「卡拉帕塔」(Kala Patthar,5550M),要凌晨3:30出發,結果還真的有人要去,真的是很佩服要去的人,我自己摸著良心問自己,如果明天只有爬「卡拉帕塔」(Kala Patthar)或許會去,但實際上是爬完「卡拉帕塔」(Kala Patthar)回來後,我們還要趕到下一晚的住宿點「宗拉」(Dzongla),並且還要準備穿越「喬拉隘口」(Chola pass,5420M)的裝備,在考量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後,還是選擇放棄這個可能創下我此生最高海拔的紀錄。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70(最低點),心跳105,領隊說我血氧有點低,問我要不要放棄挑戰「喬拉隘口」(Chola pass),直接原路撤退,畢竟團員15人中,已經有6個人決定放棄挑戰「喬拉隘口」(Chola pass),我知道我身體不舒服,但我也知道我還可以,所以我完全沒有猶豫的就決定繼續挑戰「喬拉隘口」(Chola pass),總之,我想繼續堅持下去。

DAY8高樂雪(Gorakshap,5140M)→宗拉(Dzongla,4830M)
一切如預期,在高海拔地區熟睡是困難的一件事,昨天也依舊是睡睡醒醒,今早開始增加頭痛症狀,但因為我有偏頭痛的毛病,算是頭痛慣犯,也搞不清楚是偏頭痛發作還是高山反應,總之就趕緊把藥吞了,動作小一點、慢一點就對了;今天也開始加碼吃美國仙丹「類固醇」(Steroid),我已經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藥,感覺光是吃藥就吃飽了,今早7:30出發。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部分團員因血氧不足,也有部分因為僅志在Everest Base Camp(EBC),所以不再與我們繼續走環線過「喬拉隘口」(Chola pass),而是原路折返,15位團員中僅有9人繼續往「墎其爾湖」(Gokyo Tsho)方向前進。

連續幾天的流鼻水已經造成我很大的困擾,不僅衛生紙消耗快速,鼻翼也都擤到破皮,今天想到一個好方法,就是把衛生紙捲起來塞住鼻孔,雖然很不美觀,但至少可以省下不少衛生紙,也可以減少擤鼻涕時衛生紙和鼻翼的磨擦,算是一舉兩得。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藏在白雲中的白雪山頭,乍看之下已經分不清楚是雲還是雪。

今天有個特殊的經驗,就是在野外大便,因為突然肚子不舒服,所以整個隊伍特地停下來休息,順便等我撇條,跟在臺灣的經驗不同的是,在臺灣登山撇條都是找樹叢等遮蔽物來擋,視野不會很開闊,不過這裡沒有樹叢,只能找顆大石頭躲後面,雖然能擋住團員的視線,但屁股後方的空間非常開闊,視野則至少有2到5公里遠,也就是說站在我後方2到5公里的人都可以看到我在撇條,超級刺激,第一次享受在如此開闊的蒼穹間撇條,夫復何求。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0,心跳90,可能是吃「類固醇」(Steroid)的關係,喉嚨痛、咳嗽都有好一點,唯獨流鼻水還是沒停過。明天健行路程是此趟旅程最長的一天,領隊和響導都說「喬拉隘口」(Chola pass)是此趟行程最困難的一段路,真的很期待明天的行程會有多令人驚艷,也害怕自己的身體撐不下去。

DAY9宗拉(Dzongla,4830M)→喬拉隘口(Chola pass,5420M)→塘那(Dragnag,4700M)
昨晚試裝了冰爪,並且調整到合自己的鞋子大小,因為今天要進入雪線,可能會派上用場;另外為了提早到達「塘那」(Dragnag),我們提早到5:30就要摸黑出發。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今天的天空還是一樣的藍,但溫度卻冷到不行,一出山屋門口就是遍地的白雪。

我們今天大約整整走了8個小時,說走到懷疑人生、走到厭世的形容,都在今天得到最淋漓盡致的註解,在海拔5000公尺左右的高度,爬上一個比一個高的平臺,甚至有一段是沿著一顆超巨大的岩石邊,以近乎60度的角度攀爬上升,加上天空開始下著冰霰,耳朵唯一能夠聽到的只有自己超載的喘氣聲,眼看地上的雪越來越多、越來越厚,最後終於進入到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中,原來我們已經爬進雪線的範圍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很想飛撲到雪堆裡,但領隊說因為附近冰隙很多很危險,所以只能跟著前人的腳印走。

我們從5:30摸早黑開始走後,幾乎沒有休息,大約在9:30就到達「喬拉隘口」(Chola pass),由於今天沿路都沒有茶屋或可以用餐的地方,所以昨天住的山屋有額外提供今天的午餐,等於是帶著食物到「喬拉隘口」(Chola pass)野餐的概念。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前方兩山間的低淺處就是5420M喬拉隘口(Chola pass),是我登高的最高紀錄。

隘口空間不大,卻擠滿了兩側過往的登山客,勉強找了塊空地就開始嗑今天早上山屋提供的午餐,你沒聽錯,9:30就開始嗑午餐。隘口雖然風大,但還好有陽光,不會感覺到冷,但有意無意間注意到往「塘那」(Dragnag)的方向是積滿雪的陡降坡,想必等等是一段艱辛的下坡路程。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喬拉隘口」(Chola pass)上的小平台,能坐下來的地方不多。

我們在隘口待了大約40分鐘(含用餐),就開始起身往「塘那」(Dragnag)繼續出發,果不其然,往「塘那」(Dragnag)的方向開始塞滿了人,原來是因為積滿雪,又僅能容許一人通過的步道兩邊都有人要通過,於是就塞在一起。此時領隊與嚮導討論後,請我們換上昨天準備的冰爪,開啟我的冰爪初體驗,領隊提醒,換上冰爪後儘量踩有雪的地方,不要踩石頭(和沒穿冰爪時完全相反),果真換上冰爪後立刻有不一樣的體驗,踩在雪上穩固多了,於是大家前進的速度又拉上來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麼厚的雪地裡穿冰爪行走。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下「喬拉隘口」(Chola pass)往「塘那」(Dragnag)的方向,S行山路陡下。

下了「喬拉隘口」(Chola pass)又翻了兩座山,再順河流走一大段到「塘那」(Dragnag)的細節我就不說了,因為今天最精彩的橋段已經過了,後面都只是一塊蛋糕,我們大約在下午2點多就到達「塘那」(Dragnag),但也因為午餐太早嗑了,我下午特地吃了我專程帶的維力炸醬麵,嗯嗯,食慾好像跟上來了。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2,心跳90,今天血氧心跳和昨天差不多,畢竟海拔已經開始下降;除了流鼻涕、沒食慾外,喉嚨痛、咳嗽已經好很多了,已經連續6天待在海拔4000公尺以上,似乎已經逐漸適應這樣的高度了。

DAY10塘那(Dragnag,4700M)→墎其爾(Gokyo,4790M)
今天是健行行程最短的一天,從「塘那」(Dragnag)到「墎其爾」(Gokyo)只要2個小時半,大家邊走邊拍照,走得很輕鬆寫意,畢竟最困難的一段路都走過了,似乎也沒甚麼好擔心的了;今天沿途海拔都維持在4800公尺左右,加上這幾天都在5000公尺以上走上走下的,已經不再感覺空氣有那麼稀薄。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很像棉花是嗎?其實白色的部分都是雪,停留在枯枝上看起來好像是花朵一般。

大家一路走走停停的拍照,似乎身體不適的狀況都已經排除了,一路在「卓奧友峰」(Cho Oyu)的陪伴下,跨過「果宗巴冰河」(Ngojumba glacier),中午前就抵達「墎其爾」(Gokyo)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墎其爾」(Gokyo)聚落和後方的「墎其爾嶺」(Gokyo Ri,5357M)。

因為我的鼻水一直沒有停過,衛生紙已經快被我用完了,所以到「墎其爾」(Gokyo)的第一件事就是買捲筒衛生紙(1捲300盧比,果然是隨著海拔高度成正比的價位),另外奢侈的買了一罐500盧比(約台幣120元)的可樂,準備慶祝我的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EBC)、「喬拉隘口」(Chola pass)、「墎其爾湖」(Gokyo Tsho)三個指標地點全部順利完成。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坐在湖畔聽著音樂看山景,喝著可樂寫遊記,這是這趟旅程中最幸福的時光。

下午領隊要帶大家爬「墎其爾嶺」(Gokyo Ri,5357M),不過我沒參加,在連續走了10天路後,我想留些時間給自己,把這段終身難忘的經歷記錄下來,所以我整個下午就坐在「墎其爾湖」(Gokyo Tsho)畔,全身包緊緊的曬太陽、喝可樂、聽音樂、寫遊記,度過此趟行程最怡然自得的悠閒時光。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這是Everest Base Camp(EBC)沿途中最常見到的運輸工具,這張照片就是一組「車隊」的概念。

晚餐比較特別的是點了牛肉漢堡,為何要說特別,因為在Everest Base Camp(EBC)的山屋要吃到肉可說是可遇不可求,因為這裡的牛隻不是讓人吃的,是運輸工具,只有遇到有自然死亡的牛,才會有牛肉可以吃,所以從上山開始到現在十天來,這是我吃到的第一口純肉;當然,這裡的牛不是肉牛,吃起來口感沒有很好,韌。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整個Everest Base Camp(EBC)加「墎其爾湖」(Lake Gokyo)的行程宣告完成。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85、心跳95,都已經隨著海拔高度的下降恢復正常,今晚開始藥物都已停用,包括類固醇(Steroid)、丹木斯(Diamox);唯獨止鼻涕的藥早就沒了,所以我還是一直在流鼻涕。

DAY11墎其爾(Gokyo,4790M)→多列(Dhole,4200M)
今天8:00出發,今天一路下降,由於已經算是踏上回程,心情已經放鬆不少,食慾也開始恢復正常,今天上午、下午各步行3小時,周遭風景也開始由砂石土塊慢慢變成綠色的植被,大約下午3時就到達「多列」(Dhole),或許是全程下坡,又或許是已經習慣高海拔的環境,今天一路都不覺得會喘,感覺像回到了平地,但其實現在海拔高度還是比玉山來得高。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山頂的黑狗兄,看來高海拔不是只有人類可以適應,只要待久了都會習慣的。

今晚測量數據:血氧90、心跳85,狀況更好了,明天就要回到最大聚落「南崎」(Namche),想起十天前才從「南崎」(Namche)出發,沒想到十天後又繞回來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往「多列」(Dhole)的途中會經過許多冰河湖,都是土耳其藍的湖色。

DAY12多列(Dhole,4200M)→南崎(Namche,3440M)
今天早上6:30就出發了,因為想要在中午前就趕到「南崎」(Namche),這樣大家下午的自由時間會比較多,因為「南崎」(Namche)有洗髮院,很多人都10幾天沒洗澡了,只想趕快回到「南崎」(Namche)好好先洗個頭。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絕美的山水景色,如果你愛登山健行,建議一定要來走走世界級的路線。

大約在13時終於趕到「南崎」(Namche)落腳的山屋,接著就跟團員去洗頭(500盧比),然後買了罐「凡士林」(Vaseline)滋潤我的鼻子,鼻子已經擤鼻涕擤到嚴重脫皮,今天回到「南崎」(Namche)後,終於有回到人世間的感覺了。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這一次登山健行總共花了14天,步行距離大約是130公里,準備落幕。

領隊偷偷告訴我們一個秘密,原來他特地從臺灣帶了米酒、麻油和老薑,今晚要結合當地的雞肉和高山高麗菜,煮一鍋道地的麻油雞給大家吃;今晚,是我這趟旅程吃得最飽的一餐,也是體會到在異鄉可以嚐到臺灣道地美食的幸福,連當地的「響導」(Guide)都說吃起來身體變得好溫暖。今晚沒有測量數據,因為海拔高度已經低於4000M,大家幾乎都已經完全恢復;今天沒有拿睡袋出來,只蓋山屋提供的被子。

DAY13南崎(Namche,3440M)→盧卡拉(Lukla,2840M)
今天6:30出發,要趕回「盧卡拉」(Lukla)和之前先行撤退的6位團員會合,結果花了近5小時才從「南崎」(Namche)趕到「法克定」(Phakding)用午餐(雖然都是下坡),想當初上山可是花了整整一天,下午又再趕路4個小時,終於在15點趕到「盧卡拉」(Lukla) (這段回程變上坡了),想當初來的時候,「盧卡拉」(Lukla)到「法克定」(Phakding)也是走了一天。

我的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之旅(2019)
在這最後的一段路程,想到過去朝思暮想要走的行程終於要結束,心裡一股莫名的惆悵感忽然湧上心頭。

似乎全文都沒說到為何我一介平民會想要去「Everest Base Camp」(EBC),其實我只是看了宇宙人的MV而已(連結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bmsAup-NU&t=15s),「它一直在那等著我」這句話,一直迴繞在我的心裡;其實一個普通人要去也不難,如果你沒時間找資料當揹包客,像我一樣,花個3年存十萬元,然後找間有口碑的旅行社,勇敢的向公司請半個月的假、可以忍耐14天不洗澡,然後再出發前3個月每週3次3公里的慢跑,你也可以享有一趟此生獨特又難忘的行程。
2020-12-07 22:10 發佈
讚~
想去!!!!!!!!!!!!!!!!!!!!!!!!!
但是一想到要花很多錢~哀 算了
讚..終於看到不是台灣的山了....



that's what i was talking abt!!!!!!

アキラ光 wrote:
本來是想參加單純只到...(恕刪)

感謝分享
dragnag上chola還好
過chola pass到dragnag比想像中難走
下chola後要走一大段napali flat......才會到dragnag
遇到腳程快的,不用7小時就能到gokyo

我上chola時積雪還頗深,走到看到一片雪就是幹聲連連.........雪好看.............但很難走.......

mnkj11 wrote:
讚~
想去!!!!!...(恕刪)

自己去可以省不少
跟朋友就我們兩個人自己到加都找嚮導
沒請porter
全部花費(國際機票,尼泊爾交通,食,宿,嚮導費用)一個人大約7萬
當然途中能省則省,例如國內線不搭飛機,搭吉普.吃飯一律炒麵.
感謝分享.

這種等級跟天數的行程, 看到鞋子D5就開口笑, 在鍵盤前都不免心驚了一下.
看到熟悉臉孔的Guide... 想必是參加野樵的團!
這真的是很美好的回憶
恭喜!!!!

アキラ光 wrote:
花個3年存十萬元,然後找間有口碑的旅行社,勇敢的向公司請半個月的假、可以忍耐14天不洗澡,然後再出發前3個月每週3次3公里的慢跑,你也可以享有一趟此生獨特又難忘的行程。


咦,比我想的便宜,我以為要四五十萬或更高

是因為登頂和base camp的價格差很多嗎?


價錢還好一輩子走一次這價格很可以啊
不過那麼多天不洗澡我不行
江山輩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葬舊人
アキラ光 wrote:
也有少部分的人開始流鼻水,像我從昨天就一直流,即使吃了止鼻水的藥也沒用,不過還好沒其他特別不舒服的地方。


樓主可以試試鼻噴劑, 有好几種, 也有含類固醇的

直接作用於鼻腔中, 不需再經由腸胃道, 而且小小一瓶可以噴約20-30天

不是壓縮氣體填充, 也可以上飛機

而且只要停藥, 也沒有什麼很大副作用
アキラ光 wrote:
本來是想參加單純到「Everest...(恕刪)


nice view
great experience
  • 7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