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廢物變鞋盒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 設計師專訪

Air Max系列三十年來的發展已經遠遠超越了"跑鞋"這種形體上的定義,對於Nike來說Air Max是融合了藝術、時尚與藝術等領域,並象徵著品牌的視野以及創新,因為是當年設計師Tinker Hatfield在Nike Air Max 1上的創新,才改寫了整個Nike運動鞋生態的發展。而隨著Air Max誕生三十週年紀念日的到來,NikeLab進行了一項名為『Vision-AIRS』的計畫,分別與設計、時尚和藝術等領域的創新者一同定義Nike Air的未來,而其中一位合作對象便來自台灣,他是以環保為設計核心價值的設計師Arthur Huang。


隨著Air Max誕生三十週年紀念日(3月26日)的逼近,NikeLab啟動了一項名為『Vision-AIRS』的計畫,與建築、設計、時尚和藝術等領域的領導者,一同為Nike Air Max以及Nike Air定義以及創造未來的樣貌。合作的對象為Marc Newson、Riccardo Tisci以及Arthur Huang,分別打造了NIKELAB AIR VAPORMAX X MARC NEWSON、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以及NIKELAB AIR MAX 97 X R.T.等三款鞋款。(分別為下圖上、中、下)
(圖片由nike提供)

其中合作對象Arthur Huang黃謙智,更是位來自台灣的設計師。


關於Arthur Huang
Miniwiz小智研發公司執行長兼建築師。2004年從哈佛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後,原本在東海大學擔任講師,後來致力於循環經濟領域,專注於廢料再製科技研發,提出了性感垃圾理論 (Sexy Trash),讓產品兼具設計、質感與環保等特色,以解決未來資源缺乏的問題和經濟成長動能的需求。2010年利用150萬支回收保特瓶打造台北花博流行館『遠東環生方舟』,2012年獲選為「紐約傑出創業家」(NYC Venture Fellows),更參與了全球NikeLab頂級店鋪的設計。

這次Nike與Arthur Huang合作的鞋款為『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鞋款採用的是開創Air Max世代的經典鞋型Air Max 1。


當時這款鞋的誕生,是Nike設計師Tinker Hatfield 從龐畢度中心建築得到的靈感,讓原本隱藏在鞋中底的氣墊外露,也開啟了氣墊技術以及Nike球鞋文化的發展與創新。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鞋面的部分採用了優質全粒面皮革。






並搭載了Nike Flyknit鞋面。


而這次Arthur Huang與其設計團隊與NIKELAB的合作重點,在於一同為這款鞋打造出完全由環保回收材料製成的輕盈包裝『AIRBAG』的收納鞋盒。


AIRBAG的材質採用的是100%回收的PP製成,而PP是最低碳排放的無毒人造材料,製作一個AIRBAG等於180個回收咖啡杯蓋。


鞋盒造型上融合了AIRMAX的經典元素,並用圓潤的弧度營造類似Air Max氣墊的空氣感。而特殊設計的卡扣可以讓AIRBAG變換不同的堆疊方式,延伸使用上的可能性,同時硬朗的外殼也減少了運送上的程序及包裝。


這次『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以及AIRBAG的發表,小惡魔特別獲邀深入了小智研發總部,並與ARTHUR HUANG進行專訪,下面就以Q&A的方式作呈現。


Q.為何會將這次的合作鎖定在AIRBAG設計上?

這個合作相當有意思,因為這次是Air Max三十週年,你試著想像一下,如果三十年前有人跟你說未來的人是踩在空氣上行走的話,這是一個相當浪漫的點子對吧?而經過了三十年再來回顧這件事情的時候。


首先我個人認為在這雙鞋的設計上不應該做修改,所以在鞋子上選擇了AIR MAX 1的原始設計,而唯一能夠體現的就是怎麼樣讓它變得更環保,這才是我們今天所遇到的問題。


而一般來說鞋盒的紙盒上會使用塑膠膜,其實做了這個動作後在回收上會很吃力,而且功能很單一可能用完就被丟掉了,所以在AIRBAG上選擇了最低碳排放量的材質,這也是對環境造成影響最低的材質,同時透過鞋盒內的結構讓鞋子有很好的保護,並再減少購物時包裝的提袋使用,甚至未來店點在做展示的時候,都可以直接透過AIRBAG這個結構來裝飾,同時半透明的效果則是向Air Max這個氣墊氣窗做出了呼應。


Q.AIRBAG設計的過程是否有遇到任何困難?

AIRBAG的設計有好幾種元素扣在一起,從結構材質、鞋款放置其中甚至到運送等每個環節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而做任何設計時,都需要思考做的設計對於人類有什麼幫助,又可以解決這個世代的什麼問題。像與Nike合作時Tinker他們都不談設計,只談怎麼樣解決問題以及功能。


而AIRBAG鞋盒從一開始鎖定就是要採用最小的材積來放最多不同尺寸的鞋,這是設計這款鞋盒時的基礎,而在設計上包含了材料、機構、結構以及產品設計工程師,這是一個團隊協力完成的工作,並經過了扭力測試、3D打印、入模跟脫模的方式都是需要經過設計與測試的。


接著考量到的是要用最少的模具來達到目的,因為透過單一製程的模具進行可以降低碳排放量。而最後採用的四個交錯開蓋方式可以讓整個模具的厚度降低,並且讓鞋盒可以採用單一射出的方式製作以減少材料用料。


如果今天採用像是傳統鞋盒上掀的方式製作,模具的厚度就勢必會非常的厚跟深,那就會造成更多的碳排放量。


Q.AIRBAG的產品設計特色在於?

其實這次開發也跟一些鞋子的收藏家做過訪談,發現到鞋盒其實在收藏過程中很容易爛,所以改成這樣的收藏方式可以避免鞋盒壞掉,並且使用的材質還具有一些可凹折的特性。


而鞋盒裡面採用雙向卡扣方式設計,可以放下一雙5.5-13號尺寸的鞋子。外面的開孔則可以大量提升鞋子的透氣,而且將所有的鞋盒倒裝過來後就可以輕鬆的吊起來。


另外也可以把鞋盒變成了像是一個背包或是提袋,裡面可以裝一天的衣物。


或是上健身房的時候也可以使用。


同時消費者在購買之後,也不需要再另外使用一個紙袋,就可以像這樣直接提著走。


Q.這次合作對你個人的意義為何?

其實最早是2010年就與Nike合作,當時Nike想要將Flyknit導入回收材料製作,而我們一直都在進行這種與環保製程相關的研發,所以從那個時候就開始跟品牌有很多的討論,到後來Nikelab的店舖設計等。這次是第一次Nike找華人聯名與代言,但說真的我並沒有覺得自己這樣很屌,自己一直覺得要做的事情永遠做不夠,而這只是代表了華人設計以及收藏者越來越重要,而且華人的市場消費者的決定權越來越重,同時台灣的消費者也影響了許多亞洲的球鞋文化,所以相信未來只會有更多像我這樣的華人會代表Nike來做類似的合作或發表。

但我們自己希望能做到的是整個概念的延伸,才是合作主題的重點,希望讓環保甚至救地球這件事情的概念可以被更多人重視與行動。


Q.與Nike合作NIKELAB店點中,你曾經運用過哪些科技在NIKELAB之中?

其實在NikeLab店鋪應用過很多,我們把百分之百回收的垃圾變成全新的建築材料,從磚到櫃檯板材甚至到掛衣服的東西,都是運用台灣既有的科技重整製造的。

Q.你對於即將推出的Vapormax有何看法?

這段期間一直有跟Tinker跟Parker討論關於這次Vapormax的事情,我相當期待這個鞋款的上市。因為Vapormax的設計經過了許多的研發,而且目前市面上並沒有這樣的東西,只使用了兩種材料Flyknit跟TPU並且沒有中底,因為它用更少的東西來做更多的事情,這樣的科技真的很酷,而且我很相信它遲早會變成主流,所以我也很期待Vapormax的推出。


Q.什麼契機之下開始投身於環保的研究?

我那個時候在當大學老師的時候一直在講關於環保的東西,但是當學生質疑案例在哪裡的時候卻真的找不到案例,所以讓我決定不教書而開始投入了這個領域,因為不但是個機會又是一件對的事情,不做就真的太白癡了。

現在這個世代都在說機會不夠多,但就我來看這是錯的,因為生活中有太多的問題需要解決,而環境的問題更是這個世代每個人都應該解決的問題,只可惜有多少公司或是設計師會花精力研究這一塊?現在的系統是不健全的,只要改一些東西就可以讓它變得更健全,像是生活中還有很多不環保的東西都可以去開發,也都是機會。


Q.你提出的Sexy trash理論意涵為何?

每個人對於性感都有不同定義,但對我來說性感代表了功能的表現,就是當一個東西有了功能後又改變了一些事情,或是增加了一些事務的表現,像是跑很快的車子或是速度很快的飛機都很漂亮,所以只要你的設計或是研發是跟功能性有關的時候,就自然很漂亮。而反觀回收的材料與垃圾功能性超低,因為就是人類不要的東西,而將垃圾從不要改造成具有功能性的東西,這中間有很大的落差,但也造成我們有很多的機會,去做各種不同的研發讓它變得有功能以及性感。

但必須了解到,今天不管某樣東西材質有多環保,但只要外觀上不夠美不夠吸引人,也很難讓它被採用,所以還是需要讓它很酷很漂亮。但我相信一個好的東西即便一開始賣不好,但只要持續堅持下去一定會賣得很好,因為它勢必真的解決了一個問題。


Q.對於環保你個人的目標為何?

希望到最後消費者可以真正了解到什麼是真環保而不是假環保,了解到整個碳排放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與負擔為何,因為我們現在對於每一樣的產品沒有這樣的認識。


而這次在小智研發總部進行專訪,Arthur Huang也特別帶大家參觀了一下公司。而一走進辦公室內很難不被眼前的擺設所吸引,因為是一台貨真價實的飛機啊!這肯定是筆者目前看過最酷的辦公室擺設了。


Arthur Huang介紹到大約是在兩年前把飛機購入,而這一台是真的可以飛行的飛機,是由1978年的時候一位非常有名的設計師Burt Rutan所設計,就連升上太空的太空梭也是這位設計師所設計的。目前Miniwiz公司正在致力於將飛機的材料都改成環保廢料製作,目標要完成一架一樣也可以飛行的飛機。


機身非常的輕只有七百公斤,而它更創下了使用了最少油耗環遊世界的紀錄,因為除了機身輕外還採用四個機翼增加浮力,並以流體力學的設計減少油耗。而且這座飛機非常的容易操控,飛行速度還可以達到每小時250甚至300公里。


而在辦公室內的桌面與結構則是採用回收的鞋子所製成。


他個人辦公室內的椅子則是以回收的T恤製作而成。


至於辦公室與辦公室之間的隔牆,則是使用了回收的酒渣製成。雖然已經有許多辦公室的擺設都是以回收物製作而成,但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這些物品都是以回收物所製作而成,而Arthur Huang更不斷提到,其實生活中還有很多的東西都不環保,所以其實還有許多東西與問題需要被解決。


另外他也分享了個人的蒐藏鞋款,Air Max系列他最喜歡的就是Air Max 1,而這雙鞋上面還有Tinker Hatfield的親筆簽名,相信對於鞋迷朋友來說根本是神級的收藏品啊!


而這雙Nike Kobe 9 HTM特別的地方,並不是在於是HTM的版本。


而是連鞋底都融入了Flyknit素材在其中。


另外他也特別提到他個人最喜歡的鞋款,除了Air Max 1之外就是Nike flyknit racer,因為使用環保材質Flyknit而且鞋子非常的輕量。



以上就是這次的專訪內容,相信可以為各位喜愛鞋子的朋友帶來了許多不同思考方向,而這款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的發售建議可以上Nike Sportswear查詢,接下來就一起期待3.26Air Max Day時Vapormax的到來吧!
2017-03-22 9:09 發佈
鞋盒的創意真的很厲害

也很方便收藏等

全黑的air max 好看耶
鞋盒篇幅說了一小段
是賣鞋子還是賣鞋盒

環保? 假環保,真賺錢
鞋子沒幾年就脫膠或是粉碎
鞋子不要用環保材質最環保啦
其他的都是假的
YEAH PAY WUN
史提芬‧吳 wrote:
Air Max系列...(恕刪)

介紹一大堆還不就是「買櫝還珠」

另外如果真的要環保,

那請設計師跟nike廠商講

請開發更耐穿耐磨的大底!延長鞋子壽命。

要這個塑膠盒子能幹嘛?

還比紙鞋盒更難用XD



環保就是 我這個東西很環保 大量製造

然後下個東西又說我更環保 又大量製造

但說穿了 根本就是銷售手法
把air max弄成黑的…然後裝在牛奶桶裡…然後說很有設計感很環保…
這位黃先生能噱到NIKE著實不簡單…
這個盒子我覺得很醜
好像拿汽油桶剖半來裝鞋
訪談過收藏家?
不知道要多少雙鞋才能稱作收藏家?
最多的時候我有大概兩百雙鞋
每年過年前都會丟掉全新沒穿過大約二十雙
現在大概還有一百雙左右
我的狀況是“真的就是鞋子是最快爛掉的”
盒子還不見得會爛

這個盒子是用垃圾生產一個新的垃圾?
物料縱使沒浪費也浪費了能源
難道鞋盒不能用再生紙嗎
而且這種開孔設計乾燥劑放了也沒用
鞋子更容易受潮
不然就是整個儲物間需要開除濕
那更是浪費能源
這種情況下碳排放真的有減少的可能性嗎?

美國很多物品都是用環保材質
除了常見的球鞋以外
像是電腦/手機用的傳輸線
甚至是行李箱的輪子
我想主因是美國的垃圾處理掩埋還是佔了大宗
所以必須自然分解
在日本很明確的說回收是因為島國的資源不足
我在美國生活的一段時間覺得那種資源方式根本可笑
在日本生活的時候是覺得瘋了,像是寶特瓶瓶身 瓶蓋 包裝膜全都要分開回收
之前在泰國的時候則是通通都是丟垃圾桶根本沒有回收可言

不可否認的資源永續循環使用是重要的
但是我常覺得在台灣這個是個假議題
我們目前的經濟體制是建立於浪費之上
而這環保議題不過是創造一個新的產業產生金流
常常提倡環保是因為要發環保財
總是用垃圾去生產一個新的垃圾

=====有圖有真相=====
AJ18 全新沒穿過
下方鞋盒跟新的一樣
不過鞋子根本爛掉了
本人文章內容不同意未經許可之任何形式複製轉載
真得很帥耶 這創意
史提芬‧吳 wrote:
Air Max系列...(恕刪)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