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3 日[曾經他是整個花花世界]台北人

從小在”艋舺”生活,一直到退伍後才搬去”江仔翠”的我,對書中提到的路名、地點、場景和生活的態度,都有深刻印象,甚至有聞到味道的感覺⋯
作者”台北人”對底層人物的心境描述,太真實深刻,讓我的心也跟著一下一下揪痛。想想怎能不痛⋯我不也是和文中人物一樣的社會底層,何況還年近半百!

(p.115) 老天似在耍人,總讓人以為事有轉機,再一腳把人踹進更深的谷底。

(文靜的信) 真希望愛情是永遠沒有四季的,只要留下心中的春天,和慾望的夏夜就好。冬天太冷了,冷得叫我只想離開這裡,下輩子,就在陽光底下慢慢老去。
———文靜
八月二十七日
2020-05-06 7:16 發佈
littlelin319 wrote:
從小在”艋舺”生活,...(恕刪)

05/09 六,大江-誠品
⋯(噗呲~) 男人女人間的矛盾,沒有什麼是苟合不能解決的,若是不能—就得一合再合。(p.173)
⋯(命) 外頭的霓虹燈一下粉,一下綠,綺麗地映在這對母女相似又相互仇恨的臉上。(p.179)
⋯(一針見血) 時間是不等人的,過得或快或慢,完全取決於一個人活得有沒有目標。世紀星就是個失序的桃花源,在這個地方分秒是沒有意義的⋯⋯(p.227)
⋯(人生) 或許他們就不該見面。一輩子不見,反而還能念著對方的一點好。不見,就還有一點癡迷、想念。或許世界總有一種關係就是言樣的:. 旦面對面,愛情,就只剩下憤恨了。(p.243)
⋯(人心不古) 其實這麼多年過去,到現在也沒人見過什麼怪物從這條河裡冒出來過,倒是越來越多人,會從這裡跳下去。(p.254)
⋯(泣⋯回不去) 她第一次看他這麼笑,輕快地像個二十出頭的少年郎。(p.255)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