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鏡像地球重生記 【宇宙大道源】與【集體潛意識】

鏡像地球重生記 第126章
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

何美美的體悟,大家皆以為平常,唯獨宋學庸父子,看出其非凡之處,但也不敢驚動何美美,只待其瓜果自熟。

本有鐵雄珠玉在前,幸有美美【庸碌】在後,霎時大家的討論變的熱烈,互相告知,也互相暗中比較,幸好這群莘莘學子,品行盡皆絕佳,猶如武當七俠,全真七子,比較之心難免有之,但不至於互相嫉妒,見鐵雄如此,也只有羨慕與祝福,反而因為天癸安站,有此人才,更加振奮。

葉曉蕙以腳輕踢梅酉乾,梅酉乾瞪了葉曉蕙一眼,隨後無奈地站了起來,發表高見。

但見他興高采烈,神采飛揚地說道:「我的體驗跟美美一樣,也沒啥,就是一個字【爽】,藍天為帳,綠地為床,遠山青翠,流水潺潺,完全沒有世俗的煩惱與爭鬥,萬紫千紅,花團錦簇,互相爭奇鬥艷,千山萬水任我遨遊,怎堪一個【爽】字了得。」

眾人也被梅酉乾述說的景象,悠然神往,連呼妙哉,妙哉!

吳聰明感嘆說道:「好個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就是沒有人煙!」

「對對對,知我者,聰明仔,你怎知道我最欣賞陶淵明了?」梅酉乾激動的握著吳聰明的手,大有知己之感。

「喔,我是你肚子裡的蛔蟲。」

忽然感覺到一股冷冷的寒意,說道:「蛔蟲是害蟲,阿乾我幫你買100份的蛔蟲藥,10天吃完它,聽到沒有。」想也知道是誰說的。

然後又補充一句「沒出息。」

「那你為什麼要喜歡我,我在你眼中是那麼的不堪!」梅酉乾憤怒了。

遠飛趕緊緩頰說道:「葉學姊阿,愛情與婚姻,最忌諱的就是妄想要去改變一個人,你這樣梅學長會很痛苦的阿。」

「對阿,對阿。」

「好啦,我以後盡量改進就是了,我…也是愛之深…責之切阿。」

然後眼光幽幽地看向梅酉乾,再說道:「我們家族是有壓力的,我也不想失去他,但是我們家族婚姻不是完全由我們自己能作主的。」

哇的一聲,梅酉乾撲在葉曉蕙懷裡,哭道:「小葉子,是我對不起你,我以後會加油的。」

「好啦,不要哭了,像甚麼話。」葉曉蕙一邊拍了梅酉乾的背部,說道:「我的體驗比你們更加不如了,所以我更加的擔憂。」

「我感覺就像在深暗的地窖裡,往上看,天空是那麼的藍,白雲是那麼的白,明明只要出得地窖,就可以天高任鳥飛,但是我偏偏就爬不出去。」

眾人聽之皆惻然,方知小葉子心中之苦與壓力。

「我在地窖哩,只能一個階梯的慢慢往上爬,雖然感覺千難萬難,但是每爬一階梯,拘束就減少了一分,自在多一分,所以我只能努力再努力了!」

哇的一聲,梅酉乾又哭了,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只想著自己的逍遙。」

「宋杯杯,你說,我這狀況是不是很糟糕?」葉曉蕙說完,盯著宋學庸,目不轉瞬。

宋學庸聽到葉曉蕙所言,似乎跟易經的震掛很像。

於是轉頭對梅酉乾問道:「你是不是長子?」

「喔,我是獨子,下有妹妹,我好怕爺爺,也老是被老爸罵阿。」

「那就對了,震卦,方位在東,主長男,卦曰:【震: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虩虩(音細細)就是懷有戰兢恐懼的樣子,如果能以經文中的【虩虩】的態度面對,則為大吉。震為雷,表示你們處在風雨飄搖,不穩定的狀態。」梅、葉兩人聽了不禁眉頭深鎖。

「但是此卦的吉凶,端看心態,如果以嘻笑的態度面對,主大凶。但是如果以戰兢恐懼的態度面對,並且能夠【笑言啞啞】,就是處變不驚,雖處凶險,但言談之間,猶能談笑自若,(啞啞,笑的意思)只要謹慎修德,那麼將會,如象曰【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此乃先難後獲,處之得當則大吉,處之不當則大凶,這樣你們明白麼!」

「宋杯杯,這樣說來,同樣的卦象,不同的心境與態度,則吉凶不同囉?」吳聰明問道。

「正是如此,易經六十四卦,除了謙卦,皆是吉藏兇,兇藏吉。所謂的【日盈昃 月滿虧蝕】,寒來暑往,吉兇焉有定數。」(昃 太陽過了中午,就往西方去了)

梅、葉兩人終於展眼舒眉,破涕為笑,兩人雙手交叉緊握,同聲跟宋學庸道謝:「本來我兩始終難同心,心結難解,今聽宋杯杯一席話,罣礙盡去,方知應對之道,宋杯杯真是我兩的大貴人阿。」

吳聰明喃喃自語道:「【吉兇焉有定數】,這跟一般的卜卦觀念差好大阿。」

宋學庸笑呵呵說道:「正是如此,孔子說【假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易經,本來就是德行之學問,用於卜筮吉兇,小道矣。胸懷不夠寬廣,
再怎麼研究,還是落於小道,而忘記了仲尼作十翼的初衷了。」

接著又說道:「孔子學易,主張不用卜筮,正所謂【躬行仁義者,沒有必要通過卜筮以求吉祥。】,真正懂得易經的人,是藉著人世間的諸般萬象,以易經的道理,找到自身應該改進的方向,這樣你們明白為何孔子說【假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的其中意涵了嗎?」

吳聰明起身對宋學庸一揖,說道:「真是聽君一席話,更甚十年書,所以剛剛葉曉蕙講她的體悟,宋杯杯立刻以【震卦】的道理,讓兩人盡釋胸中塊壘,我終於了解了。遠飛,真羨慕你有這麼好的爸爸阿。」

「的確如此,我常從父親身上,學到難能可貴的德行。」遠飛以孺慕的眼光看著父親。

「不不,千萬不要這麼說,我只不過略懂壹貳,真正的易經,我還差太遠了。」這不是謙虛,而是宋學庸內心真正的感受。

接下來,天癸安站從甲乙到丙丁,都提出他們的體悟,各個有大收穫,最後僅剩下凝氣期的尤義強、謝頂生兩人。

謝頂生跟著說道:「真是慚愧啊,我從築基一級,到如今的凝氣九級,從來沒有在這方面用過心,只求仙術,忽略了道,真是本末倒置啊。」

「不過我的體悟,好像不錯喔,我就感覺我穩坐於高山之上,正所謂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感覺萬事萬物都在我腳下,人世間種種是非成敗,猶如塵埃,我有一首詩,可以表達心境: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
端坐紫金蓮。】」說完,顧盼生風。
(抱歉,這裡引用了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的例子,相信聽過的人很多)
「哎呀,果然是土屬性的人啊,體悟就是這麼的不凡!」眾人皆稱讚。

忽然有人小小聲說道:「放屁。」聲音雖小,但人人耳聞。原來又是王五。

「放屁,我這麼高的體悟,竟然說我放屁!」謝頂生頓時勃然大怒,揪著王五的衣領,說道:「豎子難與言,你程度不夠,難以體會我不怪你,但是不應該口出惡言啊。」

忽然又有人小聲說道:「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原來又是很聰明的那位仁兄。




竹本口木子
鏡像地球重生記 第127章
鯤鵬再入異空間,白雲火上覆加油。

忽然又有人小聲說道:「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原來又是很聰明的那位仁兄。

剎那之間,謝頂生又將怒氣氣轉向吳聰明,又揪著他的衣領不放,說道:「甚麼,【一屁打過江】?王五胡言亂語就罷了,你怎也跟著亂起鬨!」

遠飛見狀,急忙上前,輕拉謝頂生的手,說道:「謝學長,請暫息雷霆之怒,他們倆說得沒錯啊。」

「甚麼,連遠飛你也這麼說!」遠飛雖然年幼,但在謝頂生的心中,分量極重,謝頂生頓然像洩氣皮球,感覺傷心不已,放鬆緊握的雙手,低頭微嘆。

這下子換遠飛緊張了,恐怕他失了志氣,連忙又說道:「謝學長,你聽聽我父親的意見吧!」

宋學庸覆又以柔軟語說道:「頂生的體悟很好啊,只是尚不夠完整而已,稍加修正,此乃大機緣。」

說得謝頂生兩眼又放光,直愣愣得盯著宋學庸。

「好吧,頂生你的體悟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已經進入了【寧靜】的狀態,不過還是【氣寧靜】,不是【理寧靜】,這裡我建議你看王陽明先生的【傳習錄】。」

「宋杯杯,我一向悟性不太好,可否請您解說。」

「好吧,頂生,你詩中有【八風】,你知道在佛教中,八風是哪八風嗎?」

「不知。」謝頂生低頭面帶羞紅的說道。

「八風可以分為四組,【利、衰】,【樂、苦】,【稱、譏】,【譽、毀】,分別代表四組相對的人生境遇,其中前一個字,為順境,後一個字,為逆境。」

「頂生我問你,你之前是不是感覺處在大寧靜,大安詳,大自在之中?」

「是啊,是啊, 感覺萬事萬物都在我腳下,人世間種種是非成敗,猶如塵埃。」謝頂生復又振奮的說道。

「但是為何王五只說了一聲【放屁】,你就勃然大怒呢?這是不是被【譏笑風】,給吹倒了嗎!」

謝頂生至此終於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

「頂生啊,你之前的寧靜,乃是無事時的寧靜,稱為【氣寧靜】,陽明先生,唯恐人沉迷於【寧靜自在之境】,於是提出了【氣、理】之分,陽明先生此舉,真乃開千古之先河,啟後世之頑迷,與【六祖壇經】相輝映。一言以蔽之,氣寧靜,有入定、出定的差別,理寧靜則無差別,壇經如是說,阿含經也如是說。」

「所以頂生啊,你要把這八個字,【利、衰】,【樂、苦】,【稱、譏】,【譽、毀】先記在心中,再經人世間烈火的烹烤,終於有一天,你一定能達到【理寧靜】的。」

宋學庸表面只對謝頂生一人言,但眾人盡皆凜然,受益頗大。

謝頂生還在默默的沉思中,於是大家將眼光放在唯一尚未發表的尤義強身上。

「好吧,我知道只剩我一人了(有語病),經過上面的討論,我也不知道我的體悟好不好,但是就跟梅酉乾一樣,就是一個字【爽】。」

梅酉乾急忙說道:「學長,怎樣個爽法?」

「我就感覺我像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逍遙自在萬里行,羈絆隨風我稱雄。報告完畢。」

宋學庸父子再度同聲齊呼:「列子御風而行。」

「啥?」

「學長,你是不是很不喜歡受到拘束,討厭過分的細節?」遠飛說道。

「噫,你怎知道?」

「學長,你是不是不喜歡被人家管?」

「噫,你怎知道?」

「學長,你是不是射手座的。」

「噫,疑,疑,你怎又知道?」

「學長,你八字之中,恐怕有傷官啊。」

「天啊,你連這都知道!」此時,尤義強已經驚訝得快說不出話來了。

「不過根據您剛的描述而已,射手座,傷官格局的人,都是如此,我隨便說說,竟然都猜到了,學長,真的是這樣,你不要被我嚇到訶。」遠飛說道。

隨之,尤義強以驚駭的眼光看著遠飛,然後又看像宋學庸,似乎要等著他的評論。

宋學庸微笑不語。

尤義強繼續以殷盼的眼神看著宋學庸。

宋學庸仍然微笑不語。

尤義強終於受不了了,說道:「宋杯杯,難道您就不理我了嗎?」

宋學庸說道:「就怕我說的話,你不喜歡聽。」

「宋杯杯,如今人人對您心悅誠服,我亦收穫甚大,怎敢不聽呢!」

「那我就說囉。義強你就是嚮往自由,甚至極度的自由。但是自由有兩種,一種是真自由,一種是假自由。」

「啥?自由還有真假之分?」尤義強疑惑問道。

「然也,假自由者,任憑己意,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想發脾氣就發脾氣,想罵人就罵人,一發作起來就停不下來,不管自己講得合不合理,就是要贏得道理,最後連自己也相信自己偏私的道理,所以孔子最恨【利口之顛覆邦家者】,然後假借自由之名,暢所欲為,啟不聞【自由,自由,多少罪惡之事,假汝之名而行】,這在中國文化,稱為【人心】,這種縱情任性的自由,最後導致得將是罪惡與空虛。」

這一番話,說的凜然,害的尤義強微微流出冷汗,再回想自己這廿多年來,孫然小過不斷,但至少大過無患,方覺心安。繼續問道:「那請問宋杯杯,什麼是【真自由】呢?」

「大哉問道:真自由者,乃是一種【能力】。」

「啥?真自由是能力?真的不懂啊。」眾人齊聲說道。

「是的,就拿【名、利、權】來說,有些人為了出名不擇手段,被【名】綁住了,不自由;有些人見利忘義,被錢給綁住了,不自由;更可怕的是【權】,真的像毒癮,一旦沾染,很難去除,遂生貢高我慢之心,這在政治界,甚至宗交界,屢見不顯,你們說,他們自由嗎?」

「真乃金石之言,謝謝宋杯杯了,可是我還是不懂,這跟【能力】有啥關係?」尤義強說道。

宋學庸微笑繼續說道:「你們先上網查看【大學 四不正】。」

「有了,【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

「免於忿懥的能力,免於恐懼的能力,免於好樂的能力,免於憂患的能力。這也是古人所說的【道心】。」宋學庸說道。

「喔,終於懂了,原來我之前以為的自由,卻是不自由,相反的,我之前以為的不自由,才是真自由。」尤感嘆說道。

宋學庸繼續說道:「儒家如是說,道家如是說,佛家也如是說,名詞雖不同,其義則同,甚至聖經也如是說,但是最簡單易行者,真的是聖經。」

眾人盡皆驚嘆,等待宋學庸進一步的解釋。

「聖經有【把一切憂慮卸給神】的經文,真正的基督徒,僅頻著【信】,便可輕易不憂慮,這跟儒家的【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不是一樣嗎!」

吳聰明心中大嘆道:「為什麼明明扞格不入的宗教,落到宋杯杯手裡,卻能屢屢找出相同之處呢?」

終於討論落幕了,呆子也怕此處太囉嗦,太教條化,有失小說【留白】之美。

在大家靜默沉思之時,遠飛說道:「我們打算在修行一天,鞏固境界,再入異空間,你們想回去的先回去,以免危險,速通知巴學長,尤其是梅、葉兩位學長,可往天靈界,尋我恩師,打干擾素,記住,這是新產品,製作非常困難,所以我們只好先自私一下,獨讓我們天癸安站,獲此【作弊神器】。」

豈料,竟然無人肯願意離去,尤其是梅、葉兩人聽到說竟然還有【築基十級】,哪肯離去。

最後經由尤、謝兩人決定,凡築基九級以上,方可再入,否則恐為他人的拖累。接著,馬上再跟朱長生老師報告狀況,表明意願,擬再入異空間。

……………

「哈,哈,哈」藍白雲狂笑不止,說道:「又有油可加了!」

白無塵說道:「那你這次怎麼加油法?」





竹本口木子
鏡像地球重生記 第128章
鑿穿之術

白無塵說道:「那你這次怎麼加油法?」

「哈哈,待我提筆書來!」

XX真人鈞鑒:
下方藍星有微末之事,恐擾輕安,然思之太悲,故述之於下:

歷劫歸來,鯤鵬小隊,九死一生,揮灑血淚。
機密要事,奈何漏洩,此中蹊蹺,必有內鬼。
彼方惡賊,猶如鬼魅,我方英豪,擬欲全滅。
百年計畫,龍華大會,紫衣苦心,頓將成灰。
義哉孺子,難掩傷悲,思彼袍澤,危在眉睫。
不敢偷安,心懷壯烈,方離狼窟,覆入虎穴。
不畏生死,不懼身滅,蕭蕭易水,戚戚悲切。
人微力弱,縱死無悔,效明可法,更如宋岳。
我等聞之,腸斷心碎,擬欲下凡,奈何嚴規。
恐彼野草,荒骨成堆,危在旦夕,痛徹心斐。
但盼真人,內鋤奸邪,朝盼夕望,殷殷哽謝。
紫竹小城主 白無塵 悲泣頓首

「怎麼樣阿!」藍白雲面帶微笑,等著城主的稱讚。

「馬馬虎虎啦!」

「不然換你來寫!」

「不用,我對你的要求不會太高。」

「呵呵,屬下感謝城主大恩。」

「哪裡,不用客氣,不過,我有這麼傷心嗎?」

「鯤鵬小隊有那麼偉大麼?」

「哈,哈,哈。」兩人相對而笑,然後直呼【油加得好呀!】

……………

北俱蘆洲的莫惕守,還有南贍部洲的杜子虛,收到傳訊之後,直呼道:「悲哉,壯哉,可敬阿,可恨阿。」

……………

經此一會,天癸安站眾人,盡皆收穫頗巨,對於日後境界之突破,遠較他人為易,故此一會,在場眾人,全體都能達至【金丹境】,無一遺漏。更有【作弊神器】(每本小說,從射鵰到倚天,定有作弊神器。)干擾素之故,天癸安站於是蒸蒸日上,不幾年,就從墊底的安站,反成為最強之安站。

而小月眉跟隨宋家父子兩位良師,劉、王兩位益友,浸淫日久,智慧超然。

當此之時,眾人復又穩固境界,更與之前所悟相印證,人人飛速進步中。

而鯤鵬小隊,更有遠飛身上的第二階段的【蓮花神功】幫助,其勢更是驚人。

回想當初,五人甫入必死的異空間,遠飛四級,其他人五、六級,如今遠飛八級,三人九級,宋學庸十級。戰力數倍於之前。

…………

在靜室之中之中,五人復又運起了卍字陣行,遠飛居中,鐵雄右前,宋學庸左前,王五右後,月眉左後,按照金、土、火、木的順序,快速運行。

不同於之前,現在五人可以閉目互相凝視,並且分享視野,再無困難,加上無聲的心靈對話,五人渾然一體,若遇團戰,縱然面對五位凝氣九級,甚至大圓滿,都有一戰之力。

卍字陣行運行之中,因為彼此心靈完全契合,故此次行功無有絲毫凹凸處,無有絲毫斷續處,圓轉如意,五人精神內固,漸漸進入大寧靜狀態,雖說此還是【氣寧靜】的狀態,但是在築基期,已經非常難能可貴。

五人的心越來越靜,心跳越來越慢,可以說久久才跳那麼一次,呼吸幾乎停止了,其實不是停止,觀察力強的人,就能發現,呼吸其實在鼻孔口,做非常淺緩的進出,就那麼幾CC,若一昧至於寧靜者,真的會誤以為自己呼吸暫停了。中國道家說【凡息不止,道心不生,】雖說此離究竟還有天高地遠之路要爬,但是,隨著呼吸【表面的暫停】,內息越來越強,幾乎快進入凝氣通脈境。

氣脈要通,有如江河之水要流暢,若江河無水,江河雖在,終究是旱溝乾渠。因此,築基期,就是要培養大量的內氣,內氣不足,冒然降入凝氣通脈期,可以說就斷了金丹境的因緣了。

故此,鯤鵬小隊,於築基期,所扎下的根基,實在太雄厚了,尤其是遠飛還有宋學庸兩人,將來的成就,將會震驚世人。

只是遠飛等四人,究竟能不能如宋學庸一樣,進入築基十期,真的還是未定之數。

上次運轉卍字功法,遠非已經達到驚人的2.14倍,其他四人,限於根基,也達到了1.94倍。

而此次,歷經重重磨難,多少次與死神差肩而過,經歷多少次的九死一生,故慢慢的遠飛的蓮葉,經歷天一夜的時間,從十片,再增加五片。雖說一天一夜,但是五人身心與肉身,均處在大快樂之中,而此大快樂,絕非眼、耳、鼻,舌、意之樂,故出定之後,恍如片刻。

鐵雄、王五,月眉三人,基礎力量都達到了1.94倍,而遠飛,因為干擾素重修之故,更從2.14倍,達到了3.14倍,加上干擾素此作弊神器,當真非同小可。

此時五人展開心寧對話,對於宋學庸9級跳10級,竟然有三片蓮花的效果,達到了 既訝異有羨慕,各自暗暗下決心,一定要達築基10級,終究能成功否,容後再說。

遠飛再以內觀視之,蓮葉分三層,第一層三片,第二層五片,第三層6片,依稀還可以看到四處空位,料想一朵蓮花,應為18片。之後會有如何變化,還有待後續觀察。

「遠飛阿,難道我們的卍字陣行,不能再多幾個人嗎?」鐵雄問道。

「這好像要跟五行有觀,除我【五行雜駁】之外,目前尚缺一位水屬性的人才。」

「那麼我們趕快找一個阿。」王五一向就是心急。

「已經找好了,他的水屬性之濃郁,可謂萬中選一 。是馬致遠老師的徒弟。目前日分開十,已經快突破金丹境了,搞不好現在已經是金丹境第一級了。」

「哇,這位仁兄好厲害啊。」王五聽之,又羨慕,又高興。。

「哦哦,他是一位大約16歲,非常活發的小女孩。」

「小女孩,遠飛哥哥,你自己才多大啊。」

「哈哈,比你大三歲而已。」

倒是宋學庸拿出手上,之前殺死眾兵魔所得到的紅沙約兩、三百多顆。

問道:「這究竟是甚麼東西呢?有何用途呢?泰山封禪最後有口訣曰:「欲圖南者,當積后土之德,遠飛,你有甚麼看法?

遠飛思之,此紅色砂土,皆來自於殺戮,必深含怨恨。忽然有一個靈光閃過,說道:「爸爸,這會不會是坤掛?」

宋學庸說道:「易經我也不熟,還需看卦詞,方能思其義。」

說話之間,月眉早已拿出手機,說道:「這裡,這裡。」

「月眉,你實在太懂事了,心細如髮,將來必有大成就。」遠飛說道。

說的月眉眉飛色舞,王五又再說【遠飛重色輕友】。

倒是宋學庸看向卦詞:【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

思索良久,忽然哈哈大笑說道:「好一個【利牝馬之貞】,好一個【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好一個【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八卦以先天八過卦為體,後天八卦為用,西南者,坤也,東北者,震也。我明白了。」

除了遠飛,其他三人猶如雲山霧罩,根本聽不懂。」

只見宋學庸將紅色血沙,至於手掌中,漸漸的,紅色的沙,奇妙的轉變成金黃色。之前紫金葫蘆百斤如意沙,是朱長生老師所贈,如今此沙,乃為宋學庸己親身以內氣所化,功效將會如何呢?

至此,所有問題都已經得到圓滿的解決。

遠飛起身說道:「該是在進入異空間的時候了。」

「遠飛,你莫非有良策,你也知道,目前任何進出口,都布滿了大量的兵魔,若大意,恐怕是全軍覆沒的下場。」宋學庸擔心說道。

「我已經想出辦法,可行性很高,稱為【鑿穿之術】。」遠飛似乎很有信心的說道。



接下來本來應該進入比較【世俗化】的爭利與對立的場景,無奈我太缺乏殺伐決斷之心,所以,寫不下去了,剛好,也沒有人看了,以前期望有人看,現在沒有人看反而輕鬆。所以可能永遠暫停。
竹本口木子

本書不斷提到【宇宙大道源】
其實應該有很多修行人有感覺。
還有,跟【宇宙大道源】,連上線地【人】,很麻煩地。
這樣的人,剛開始是很不自由的。
別人可以任意發脾氣,怨恨,貪念等等,甚至殺人放火都可以。
但是,連上線的人,連【發脾氣】的權利都沒有,因為發脾氣,會給當事者很難受很難受。

上帝就是愛,所以心中有了【恨】,就立刻遠離了上帝。

對不起,我寫不下去了,不是文思與構想,是再寫下去,好像被禁止了。我也莫名其妙。

本書所說的地、水、火、風,四大十二行相,完全是可以通過【安那般那】,任何人都能體驗到的。

然後通過【達摩易筋經】,一個動作,打通一條經脈的。
這都視實際上,任何人都有可能達到的。

但呆子沒有。


而【宇宙大道源】,類似於心理學家【榮格】地【集體潛意識】,
只是,在解說上,如下圖:







但實際上,應該上下顛倒過來。宇宙的集體意識,在渺渺冥冥的星空中。

抱歉,本來本小說,有一個非常完美的ENDING,

接下來,如何利用北荒山,獲得1000倍利潤,中間還有個轉折。所謂的轉折,就是【在被害一次】,
但是,現在變成大爛尾了。

謝謝那些曾經看過的讀者。
還有,呆子說的不見的正確。
竹本口木子
竹本口木君 wrote:
本書不斷提到【宇宙大(恕刪)

雖然我還沒看 不過宇宙會記得的
即使眾人都遺忘 宇宙也會留下你的一份記憶 是你存在的證明
vdml wrote:
雖然我還沒看 不過宇(恕刪)


謝謝V大,開始由你,結尾也是你感謝,你一定是很熱心,甚至到了【雞婆】的人,哈哈。感謝。
竹本口木子
  • 15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