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鏡像地球 第121章 因為他們不會笑話我

天靈記 楔子
挪亞計畫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誤逐世間樂,頗窮理亂情。】

這是詩仙李白感慨他本是天上仙人,只因誤逐世間樂,所以流浪人間。李白對於【天界】的描述,不見的完全正確,但是,天界卻因李白、杜甫,還有其他原因,起了爭執。

廣袤無垠的天靈大陸,山川壯闊雄偉,人民歲壽綿長,土地豐饒肥沃,奇花異果無數,渴飲仙泉,飢食靈果,說不盡的賞心悅目,數不清的天材異寶,靈氣氤氳濃郁,身置其中,只覺心曠神怡,寧靜安祥。

其中,有一城,名為舍衛大城,今日有兩邊人馬,展開激烈的爭辯。其中一邊是為【挪亞派】,認為下界藍星(即地球),人類是最恐怖的寄生蟲,主張要滅絕,以還天地清靜;另一邊是為【救贖派】,認為人類有善有惡,不可盡皆滅絕。

挪亞派以莫惕守真人為主,人稱【鐵面莫鐵手】,剛正不阿;救贖派以【紫衣真人】為主,在此先賣一個關子,不透露紫衣真人的面目。

瑞沖天大學參
表禮貌虛恭謙
經悟透豁然貫
道達成天道全

這是紫衣真人的出場詩,

好像素還真的開場詩
半神半聖亦半仙,
全儒全道是全賢,
腦中真書藏萬卷,
掌握文武半邊天



哈,扯遠了。

「氣死我了,這個李白,下去下界,雖然成為一代詩仙,但是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都是被那些下界藍星之人帶壞了,本來要去渡人,結果被人渡了。」莫惕守激動的說道。

「哦哦,莫真人先不要激動,你先聽我說,李白本來就放蕩不羈,他大概太懷念天靈界的【仙靈蜜】…」紫衣真人說道。

「你先聽我說完,喔,你說【仙靈蜜】是嗎,仙靈蜜是有類似藍星喝酒的效果,但是怎能相提並論呢,藍星說【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你有聽過我們天靈界說【喝仙靈蜜不能飛行,飛行不能喝仙靈蜜】的嗎?!」莫真人說道。

「是沒有…」

「你聽我說完先,李白這個混小子,句句不離酒,
甚麼【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甚麼【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甚麼【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甚麼【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甚麼【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最可恨的是【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沒有人陪他喝酒,自己跟月亮喝起酒來了,難怪最後會河底撈月,淹死了,真是活該,真是氣死我了,我可憐的弟子李白,你怎就淹死了呢,至今輪迴何方阿。」莫真人愈說愈生氣,也愈說愈傷心。

「哦哦,莫真人節哀,聽我說…」紫衣真人說道。

莫真人旁邊的杜子虛杜真人,聽了莫真人的李白,不禁也激動起來。

「紫衣真人,你先聽我說,我那可憐的弟弟,杜甫,我為了讓他不忘本,特地為他挑選了一個杜姓人家出生,想不到他最後得了憂鬱症,還禿頭了。」杜真人說道。

「哦哦,我說杜真人阿,杜甫怎就有憂鬱症了呢。」

「你沒聽到他說【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嗎,這不是憂鬱症是甚麼呢!」杜真人幽幽嘆道。

鏡像地球 第121章 因為他們不會笑話我


「那他怎又禿頭了呢?」

「你沒聽到他說【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我可憐的弟弟,自己把頭髮都拔光了。」杜真人說道。

「人間說,十禿九富,你看現在禿頭行大運了…」紫衣真人勸說道。

「那是雄性禿,杜甫那是拔毛禿,拔毛禿,你知道麼,怎會一樣呢,真是氣死我了。」杜真人憤恨不平的說道。

「難道你們就因為李白、杜甫兩人,就訂了【挪亞計畫】,這樣太草率了。」紫衣真人旁邊的李玄說道。

李玄,就是八仙當中,人稱李鐵拐是也。



「我說李玄阿,我說你當初貌勝潘安,顏超宋玉,你明明跟你弟子說好了要來天靈界辦事情七天,你那個不肖弟子,竟然在第六天,就將你的屍體火化了,火化了,……」

「杜真人,是身體,不是屍體……」李玄抗議說道。

「對,是身體,…你不要插嘴,很沒有禮貌,你先聽我說完,你的屍…身體被火化之後,害的你不得不找一個又老又醜又拐腳的乞丐借屍還魂,你還有理了。」杜真人說道。

「哦哦,金剛經說無我相、無人相…」李玄說道。

「你聽我說先,甚麼無我相,無人相,那怎不叫英俊瀟灑的呂洞賓,貌美如花的何仙姑,去毀容呢!」莫真人譏笑說道。

「毀容……」紫衣真人還有八仙被說的不知道怎麼說。

「所以,我們準備等天靈界最後一位在下界藍星的【妙自在天女】回歸之後,就打算進行【挪亞計畫】,滅絕一切人類,還天地本來面目,這樣你們有意見嗎?」

「不可阿,人間尚有許多良善之輩,尚有教化的空間阿。」紫衣真人急忙說道。

「紫衣真人你先聽我說,我問你,地球的暖化是不是人類造成的?」
「是的。」

「地球的海洋汙染,是不是人類造成的?」
「是的。

「地球的土石流,是不是人類造成的?」
「是的。」

「地球之肺,亞馬遜雨林,是不是遭受人類的濫伐濫墾,甚至造成大火?」
「是的。」

至今地球第一大國,的領導人,為了商人利益,拼命的否認地球暖化的真相。有沒有這回事?」
「有。」紫衣真人無力的說道。

「所以說












,這個結論對嗎?」

紫衣真人等【救贖派】,均感慨無言。也想著,地球如果當真沒有人類,三、五百年之後,地球是會變的何等的美麗。

此時呂洞賓、韓湘子、何仙姑等八仙齊出來,對著莫真人,杜真人等一拜,說道:「我等八仙,均來自下界藍星,有云月是故鄉圓,水是故鄉甜,我等均不忘本,願真人們,再給我們一些時日,我等八仙,願守【分界山】,防止五蘊天魔之入侵,願以此微薄戰功,迴向下界藍星眾生。」

「不行,不行,遲則有變,當年的亞特蘭提斯,殷鑑不遠,希望八仙能諒解。如果等到【分界山】之外的【巴別通天塔】高至一萬丈,天靈界亦危矣。」挪亞派眾真人齊聲說道。

「我願負起教化眾生,暗調賢良之重責,望諸位真人體諒天心,上天有好生之德,再給他們一段時日。」紫衣真人說道。

……

經過漫長的討論與激辯,天靈界在紫衣真人與八仙、七真等真人的懇求之下,允許等到【巴別通天塔】,高至九千九百丈之時,方採取【挪亞計畫】。









天靈記 竹本口木子 的 奇幻小說 竹本者笨,口木者呆
第一章 鏡像地球從此各雙功

話說人世間有一位宋姓人家,名學庸,有一子名遠飛,至今八歲整……

【咦,我腦筋怎如此昏沉,身體如此虛弱,呼吸如此困難,我在哪裡】短暫的清醒與痛苦,又讓宋遠飛陷入昏沉之中。

原來是某人,身滅之後,重生於另一世界,此世界,與地球有一模一樣的歷史,一模一樣的騷人墨客,一模一樣的人名。而他此世也跟前世一樣的名字,宋遠飛。

有詩曰:

【遠飛重生再鏡像,鏡像地球古今同,微末因緣橫天際,歷史從此各雙功。】


宋學庸看著懷裡八年來不會走路不會坐的孩子,心裡無比的悲傷。
「八年了,你甚麼時候會叫我爸爸阿,你可知道我對你的愛是如此的難以言說,我本來抱著多大的期望,要好好的教導你,陪你一起成長,給你歡笑給你溫暖給你愛……」
「如今看你一天一天的退化,從不會坐退化到不會吃飯,只能用鼻胃管,我心如刀割阿。」
「如今退化到不能呼吸,每天靠著呼吸器來維持基本的生命,你可知,當你被氣切時,我在手術室外是如何的徬徨、無助、害怕、心疼、不忍,孩子,你是我的心頭肉阿。」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是宋學庸目前最常出現在心中的一句話。

這八年之中,宋學庸也問過不少奇人異士,所謂的高人。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宋先生,你前輩子教唆你孩子犯下極重的殺業,方有此果】某高人道
「那我該怎麼辦?
「只能做龍虎寶懺,藉著龍虎之力,坐鎮家中,方得一絲絲的平安,也只能說盡人事聽天命了」
「甚麼龍虎寶懺 (台語),我只聽過梁皇寶懺,你到底懂不懂阿」
「宋先生,你…態度…很不好,不尊敬我怎能得道菩薩的庇佑呢,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你如此頑劣不堪的人,到了如此境地,還不肯低下頭,你叫佛菩薩怎麼幫你………你要好號的懺悔」

【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

「天阿,太難了,天阿,誰能幫幫我!我再怎麼吃苦都沒有關係,我只要我的孩子平平安安」



【欲之前世因,因生受者是】
「是不是每個瞎子,前輩子都曾經弄瞎別人眼睛? 」
「是不是每個聾子,前輩子都曾經弄壞別人耳朵? 」
「是不是每個被強姦者,上輩子都強姦過別人?」
「是不是每個人被小偷偷東西,上輩子都欠那個小偷的錢?」
宋學庸越想越迷網……

在接受佛教因果說二度傷害之下,不知不覺在街上漫無目的的亂走,不知不覺走進一家教會,突然之間情緒崩潰,嚎啕大哭!
「先生,您怎麼了」
「沒事」
「主裡面有平安、主裡面有喜樂、萬事互相效力,您說來聽聽」
………
「那是上帝知道您特別有愛心,所以派一個小天使給您照顧……您要相信,凡事都有上帝美好的旨意」

於是,宋學庸心結慢慢打開




「左腳、右腳、左腳、右腳……」

日復一日,從不間斷,宋學庸扶著他的孩子的腋下,一步一步的在榻榻米上一步一步的來回走路,因為長期的彎腰,宋學庸漸漸駝背了!

「安古,你要加油,爸爸絕對不會放棄你,我這一生別無所求,只希望你能親口叫我一聲…【爸爸】…」

安古是宋遠飛的小名,因為在未氣切之前,在是他唯一能發出的兩個音節。氣切之後,【安古】這兩個字,變成遠飛所有的言語, 吃飯,安古;睡覺,安古;運動,安古,:…安古這兩個字變成宋遠飛與外界的唯一溝通語言。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長期的疲勞與焦慮,讓宋學庸狀況越來越不好,今天遠飛狀況也很不好,久久不能往前踏出一步,宋學庸一時之間突然情緒崩潰,舉起遠飛弱小的身體,往上一舉,然後往下一蹬……

哇哇哇……遠飛哭的嘴巴扁扁的,眼淚直往下落。

「對不起,安古,爸爸不對,爸爸愛你,爸爸疼你……」宋學庸看著哭泣不成聲的遠飛,心如刀割,後悔剛剛把遠飛舉起,右往下一頓的舉動。

【咦,我的腳怎麼這麼痛】遠飛暫時的恢復[意識]。
「這個人是我爸爸,他為何哭得如此傷心,我該怎麼辦,我怎麼幫助眼前這位如此愛我的爸爸…」



遠飛在疲勞中漸漸睡去,心中只有一股強烈的念頭【我該怎麼辦,誰能幫我…】

彷彿之中,遠飛在夢中,漫步於街上。
在夢中,遠飛不但能走,還能飛。只是飛得很辛苦,很奇怪,夢中的世界,其他人都不會飛,只有遠飛能夠飛,只要他一股念頭,氣往上提,人就飛起來了。

走著走著,飛著飛著,突然碰到一位陌生人莫名其妙,跟他說了一句:【崑崙仙境很不錯喔!】

【崑崙仙境】
遠飛聽到這句話,彷彿看到一片光,一個希望。但是往哪裡去找【崑崙仙境】阿?

遠飛在路上亂走,突然看到路上有一個三層樓高的房子,上面有一匾額,寫著【崑崙仙境】,遠飛好像心臟要跳出來了,急忙往內走。

走進屋子之後,裡面竟然是一片的蒼茫,無盡無邊。

遠飛氣往上一提,人就飛起來了,往前衝衝衝,突然碰到一片薄膜,擋住他的去路。

「莫非裡面就是崑崙仙境?」
遠飛感覺裡面有一股強烈的吸引力,招喚著他往內走。
可是這薄膜是如此的難以突破。遠飛一次一次的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又被往回彈。

「這是我唯一的希望,為了我的父母,我不能讓他們失望,我一定要突破…」

話說天靈界龍門埠上,朱長生正以他的[穿雲眼],觀看下界凡塵。突然發現有一股小小的騷動。

「咦,龍華大會還沒有到,怎有人在闖魚越灘了!」

朱長生往魚越灘一望,看到一個圓臉、細眼、塌鼻、櫻桃嘴的小不點,一直往裡面衝,不斷的被彈回,不斷的又往前衝,屢戰屢敗,又屢敗屢戰。

「這個小不點才多大,六歲,七歲?長的還跟我真相,(圓臉、細眼、塌鼻、櫻桃嘴),我一直潔身愛好阿,甚麼時候偷生個孩子,不可能阿!」

【人靈根,不入品】。可惜了。天靈界選拔的標準至少是人靈根四品以上。

「話說這個人靈根不入品的小不點,怎會來這邊呢?」
朱長生好奇的看著這位屢敗屢戰的小不點!

罷了,罷了,相逢即是有緣。朱長生大手一揮,隱去魚越灘景象,到魚越灘之外。「我這樣應該不算壞了規矩吧!」朱長生自言語。

「我一定要突破,為了我可憐的爸爸!」遠飛鍥而不捨「這是我唯一的希望。」

突然之間,遠飛突破這薄膜了,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結界】,景像恢復成一棟房子的內部空間,看到一位圓臉、細眼、塌鼻、櫻桃嘴的中年人。

「小朋友,你怎麼會來這邊呢?」

「這位叔叔,請問這邊是不是崑崙仙境」
「崑崙仙境?……算是吧,你來這邊做甚麼呢」
「我要變健康,我要幫助我可憐的爸爸,他為我犧牲太大了,他好可憐喔」
「小朋友你叫甚麼名字阿」
「我叫安古,我今年八歲了,不會走路,不會坐,不會吃飯,用鼻胃管,不會呼吸,用呼吸器,我好可憐喔,我爸爸也好可憐!」

………………………………………

朱長生心中一慟。「小朋友,你跟我來」

遠飛跟著朱長生,一路走到三樓,進入一個小房間,好像醫生的診療室。

「安古,你坐,我先幫你把個脈。」
……………
「安古,你是不是常常昏昏沉沉,幾乎整天在睡覺,醒來的時候,有時候感覺自己像大人,有時候感覺自己像小孩阿。」
「是阿,叔叔好厲害喔」

【果然是今生前世今生記憶的混合】朱長生心道


後記:遠飛的故事,佛教,基督教的遭遇,絕對是真實的。希望我們佛教徒,在善勸某些可憐的人,莫再以因果論,進行二度傷害。謝謝!
竹本口木子
2019-09-18 20:22 發佈
再校稿一下吧 才看幾句就一堆錯字


話說人世間有一位宋姓人家,名學庸,有一子名遠飛,至今八歲整……

【咦,我腦筋怎如此昏沉,身體如此虛弱,呼吸如此困難,我在哪裡】短暫的清醒與痛苦,又讓宋遠飛陷入昏沉之中。

宋學庸看著懷裡八年來不會走路不會坐的孩子,心無比的悲傷。
「八年了,你甚麼時候會叫我爸爸阿,你可知道我對你的愛是如此的以言說,我本來抱著多大的期望,要好好的教導你,陪你一成長,給你歡笑給你溫暖給你愛……」
vdml wrote:
再校稿一下吧 才看幾...(恕刪)






感謝,不成熟的作品,謝謝你的糾正,。

寫作才知道金庸的偉大,描寫人物的感情絲絲入扣,奇思妙想不斷。

楊過,蕭峯,個個人物,宛如真實,令人回味不已。



這是我第一篇作品,寫起來很傷腦筋的,常常為了用詞遣句,斟酌半天。

為了劇情,想了半天。

此小說半真半假,劇情聚情是假,所述其他原理均是真,這半真半假的文章,假要配合真,真是很難寫。

文以載道士我的理想,又不想讓讀者有【說教】嚴肅的感覺,真是煞費苦心。

用了很多苦心,還是很多的疏漏,先跟大家說對不起。

您的閱讀,回應,就是對竹本最大的支持。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第二章 崑崙仙境


【果然是今生前世今生記憶的混合】     

「安古,我當你老師好不好,如果你以後有緣,希望你還能來崑崙仙境,你要加油喔。」

「好阿,好阿,這樣是不是我的身體就會變好,我爸爸就會開心?」
「是阿,但是,你一定必定肯定要比別人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你肯嗎?」
「我肯我肯,只要能讓我爸爸快樂,我一定肯。」
「好,很好,老師我的名字叫朱長生,你要先記的。」
「豬腸生,老師你很喜歡吃生豬腸嗎?」

朱長生臉上三條黑線。

「不是豬腸,是紅色的朱,長生不老的長生」
「我知道了,是一隻豬紅的長生不老。」



朱長生臉上六條黑線。

「算了,算了,安古,我先用靈力傳你一具密語,記住,法不傳六耳,不能根第三個人講,連你爸爸都不能,了解嗎,這樣密語才有效,你跟第三人講了,就沒效了,很重要,很重要,你知道嗎」
「好的,豬叔叔,我知道,我一定不會跟別人說」
「很乖,你聽好,嗡嘛呢叭咪吽,念一遍給我聽聽」
「O money pay me home」遠飛奶聲奶氣的念到。
「很好,記住,法不傳六耳,不要念出聲音,心中常常默念,一邊念一邊聽,之道嗎? 」
「我知道,豬叔叔,就是自己念給自己聽。」

朱長生當下大驚【好高的悟性】,多少人念一輩子的咒語,佛號,都只是在拼次數,而不知到訣竅,想不到安古一下子就懂了,這難道是所謂的赤子之心。

「遠飛,記住,這對你記憶的恢復,大有幫助,你一定要用心念,常常念,【自念自聽】,知道嗎,這樣你以後才能有機緣再來看老師,不然你用遠就看不到我了!」
「永遠看不到老師,我不要,你是我除了爸爸之外,最親的人了我一定會努力,我很乖」


「安古阿,乖徒兒,你的身體超級糟糕的阿,根骨奇差,肌軟無力,你這樣恐怕活不過10歲阿。」
「那怎麼辦,我爸爸一定會很傷心,我不想讓他傷心」

「安古你前世本身具有人間中醫知識,只是目前還未開竅,今天你我師徒一場,我也給你個方便,你以後會慢慢想起來的,我傳給你的六字大明咒,可以幫你鞏固心神,只要你方法用的正確,將來精神力會遠超常人。但是肉體方面,還需要引導按摩與中藥的配合」

【所謂治痿獨取陽明 】
陽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
衝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谿谷,與陽明合於宗筋,陰陽總宗筋之會,會於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
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我現在在你的足陽明胃經,其中的伏兔穴、足三里穴、解溪穴、厲兌穴,分別輸入一點陽氣,太多了你也受不了,所謂虛不受補,回去之後,設法讓你父親幫你按摩引導這四穴道,對你的腳步很有幫助,至於能做多少算多少了。哀,我這樣做也不知道對不對,誰叫你我有緣呢!」

說完八道神光,分別注入遠飛兩腳的
伏兔穴、足三里穴、解溪穴、厲兌穴

「徒兒,你該回去了,我今天破了太多的天機,以後是好是壞就要看你的機緣了。」

「老師,豬老師,豬腸生老師,我不要走阿,我在這邊能走能跳又能飛,我回去又要變成一個廢人了。」

「那你爸爸呢?」
「我還是回去好了,不然爸爸會很傷心」

倏忽之間,遠飛從床上醒來,感覺道從來未有的輕鬆,雖然精神還是委靡,但堵在胸口像巨石一樣的悶,已經好很多了。

回想剛剛崑崙仙境的豬腸生老師,似真似假,腦裡面O money pay me home,的密語依然清晰,遠飛當下趕緊把握時間,【O money pay me home】的密語一直在心中默念,不敢有任何其他的雜念,一邊念,一邊聽,不知不覺中又睡著了。

隔天
「安古,是爸爸對不起你,我們今天休息,我只要你快快樂樂的度完餘生,其他我也不要求了。」

「我安古正有變健康的因緣,拔拔現在卻要放棄我,這怎麼可以!」

遠飛伸出雙手,表示要拔拔抱抱。宋學庸當下驚愕非常。
「我的安古要我抱抱他嗎?」
之後遠飛又一直往平常練習走路的榻榻米處看。
「我的安古開竅了,我的安古難道真的開竅了」

宋學庸的太太本身還有前夫留下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只有遠飛,是宋學庸的唯一獨子,所以平常復健之類的工作,幾乎都落在宋學庸身上,因此壓力特別的大。

自從遠飛出世之後,因為先天性心臟破洞,開刀完,遠飛就一直退化。所謂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世無人問。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不知道他上輩子做了甚麼缺德事,才會有此報應】
【真搞不懂,像那樣的孩子,根本沒希望了,還抱著不放,搞得自己神經兮兮的,真是愚痴阿】
【當初就是不好好的做胎檢,早點拿掉不就甚麼事都沒了嗎】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就是前輩子教唆孩子做壞事,才會有此報應】

諸如此類二度傷害的話語,真事不知道聽了多少,真是句句碎人心。

終於,遠飛今天大有起色,因為昨天精神的飽滿,今天練習走路起來特別的順利。學庸開心極了。不過還是不敢讓孩子太累,走完10趟之後,就抱著孩子去床上休息。

靜靜的看著孩子,心裡無限滿足。

「安古,我給你的四大穴道,其中以足三里最重要,所謂的肚腹三里留,你要爸爸先幫你按摩此處」遠飛回想著朱長生的叮嚀矚語。

遠飛一隻手拉著拔拔的衣角,一邊發出沙啞的啊阿聲音,用小食指,在足三里摸阿摸。

「安古,你那裏癢是嗎,爸爸幫你抓抓」
遠飛翻白眼,心理說:「不是癢拉,是要拔拔按按」
於是做出類似按摩一上一下的動作。

「安古,是那裏酸嗎,爸爸幫你按按」

於是遠飛在父親幫他按摩足三里穴道時,故意露出滿足的微笑,也感覺到足三里穴,發出陣陣酸麻脹痛的感覺,感覺到一股微微的痠麻,從足三里往下,延著足陽明胃經,大概幾寸就終止了。

如此兩腳足三里按摩完之後,隔天練習走路時,感覺腳步漸漸有些微的力氣產生。

隔天,遠飛再度引導拔拔幫他按摩伏兔穴。
在隔三天,在引導拔拔幫他按摩解溪穴。
在隔五天,再度引導拔拔幫他按摩厲兌穴。

遠飛一天一天的腿腳變得有力,越走越久,學庸扶在遠飛膝下的力氣也越來越輕了。

在沒有練習走路復健的時間,遠飛以傾全身之力,專心致力於【O money pay me home】的念誦,一邊專心的念,一邊專心的聽,混混沌沌的腦袋瓜子,慢慢變得清明,前世的記憶知識也慢慢回來。

半年後,遠飛有了【巨大】的進步,但此【巨大】的進步,根正常人比起來根本微不足道。還是不能自主走路,不能說話,還是要靠呼吸器。

於此,有三件事情困擾著遠飛:
一者、他在也無法進入【崑崙仙境】
二者、氣切的問題沒有解決,太困難的運動根本沒辦法做。
三者、隨著前世記憶的恢復,他已經不在天真了。父母養兒養女,其中最大的喜悅之一,就是沉浸在小孩子天真活潑,童言無忌,走路蹦蹦跳跳的快樂 之中。

第三項問題,遠飛打算效法老萊子七十彩衣娛雙親。

而第一項問題困擾遠飛很久很久,怎麼了,難道我與朱長生老師無緣,這時候的遠飛,已經知道,朱長生,而不是豬腸生。
是我善根不夠嗎?當初我又為何能進去【崑崙仙境】呢?

而第二樣問題才是重中之重,如若不解決,遠飛這一生很難有甚麼大進展,搞不好一個流感來了,就翹辮子了。無法外出,無法遠行,將來無法上學,無法工作。

遠飛思索著這個問題,但是此時他腦中混沌之狀仍然未解決,知識不夠。所謂的知識就是力量,真的一點都不假。

於是他想起當初長生老師說的【治痿獨取陽明】,可是他不能言語,怎麼辦?

長生面臨了一個抉擇,要不要跟他父親說明他已經部分恢復前世記憶的問題。說了恐洩天機,不說又難以藉著父親的力量解決問題。

有一天,父親朋友來家作客,講起【朱秀華借屍還魂】的事情,聽了大為震撼。朱秀華在海上漂流,被漁民救起,漁民貪其財物,又推她入海,最後魂歸離恨,因緣湊巧之下,藉著林罔腰的身體,再度重生。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竹本口木子 的 奇幻小說
第三章 萬法惟心
於是遠飛決定跟她父親坦白一切了。

由於遠飛還不能完全自主走路,他父親為了安全,遠飛週遭也拿不到尖尖的筆。

遠飛只好趁有機會的時候,在他父親手心手背,不斷寫著pen的英文。
宋學庸也夠遲鈍的,一直以為遠飛是根他玩遊戲,開心得不得了。

「我的安古是全天下最棒的孩子了。」

終於有一天遠飛生氣了,用指甲大力在宋學庸手背上寫著pen。

「安古,你怎麼了。」

遠飛不斷寫著pen、pen、pen。
宋學庸嘴巴張的大大的。
「安古,你…你要筆…筆嗎?」
遠飛拇指與食指相碰,比出一個OK的手勢。

宋學庸嚇壞了。
「安古你真的要筆嗎?」
遠飛輕輕的點了頭。

良久,宋學庸終於反應過來了,拿來紙筆給遠飛。
遠飛用他稚嫩的小手,在紙上寫著【我最愛爸爸了】

良久,良久…,宋學庸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張的能夠含下一顆雞蛋了。
然後哭的天愁地慘,日月無光,草木為之含悲,風雲為之失色,抱著遠飛說:「我的安古真的是全世界最棒的孩子了…還沒有教他寫字就會寫字…奇蹟阿奇蹟。」
「這樣的天才,是全世界的希望,是全人類的救星,沒有了安古,明天的太陽就昇不起來了…」

隨之,一道靈光射牛斗,直衝天靈界…

遠飛也沉浸在父親的喜悅之中,心感學溫暖到快要融化了…
全世界最大的力量是甚麼?,是愛,惟有愛,才能真正的改變一個人。

隨後,遠飛在紙上面寫著:「爸爸,我需要濟生腎氣丸,幫我療理腎氣,需要調胃承氣湯,幫我排便,需要茯苓、生薑、輔以米粥水,幫我利尿、顧胃氣」

(PS濟生腎氣丸,就是桂附地黃丸,加上牛膝、車前子,引氣下行。
溫腎化氣,利水消腫。用於腎陽不足,水濕內停所致的腎虛水腫、小便不利,痰飲咳喘等。
可以說是目前最適合遠飛腎氣不足,又要每天吃利尿劑,幫助排尿的方子了。

調胃承氣湯,不同於大小承氣湯的剛烈,只有三味藥,大黃,芒硝、甘草,是最溫和的瀉下藥品。剛好適合遠飛目前的【陽明熱結】、【口渴心煩】,【腹滿便秘】。

茯苓利水,生薑發散,輔以米粥湯,顧胃氣。
世間只知道,粉光,苦茶油,石斛顧胃,豈知最便宜實惠又有神效的胃藥,僅僅是米粥湯上面那一層濃濃的湯水,就是養胃神藥了。
若有胃不好的朋友,看到這篇文章,算你賺到了,要怎麼回報我呢,一萬兩萬一億兩億我都不會嫌棄的。不要送我回憶加上失意就好。但是一定要注意,少吃甜食,切勿吃白糖飲料)

「好好,爸爸馬上去買」
「珍妮(外勞),你看一下安古,我去買個東西就回來」
遠飛拉拉父親的衣袖,寫下「天機不可洩漏,千萬,千萬」
宋學庸眼神茫然又興奮的看著他的兒子,彷彿在夢中!




當夜,遠飛在夢中,一樣的打起精神,要尋找所謂夢中的【崑崙仙境】
走著走著,又碰到一位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在遠處叫著:

「遠飛遠飛,化鯤為鵬,扶搖直上,紫氣將迎;
 練道紅塵,九轉丹成,河圖洛書,先體後用;
 般若妙慧,定慧一品,十六階成,止觀同行;」

遠飛趕緊前去,只見那陌生人又曰: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紙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教靈山塔下修。】

遠飛默聽其意,似懂非懂。趕緊又問「請問善知識知否【崑崙仙境】之所在,我好去該處,覓我老師朱長生」

那人只說:【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再給你十二字口訣,心繫鼻端,齒齒相著,舌逼上顎」(PS出自阿含經)

「老師,我還有一個問題,上次您傳給我的六字大明咒,我念成了,O,money pay me home,money,金錢的那個money,^^,很奇怪的,竟然也有效」

「甚麼,我暈,真是錯有錯著,也罷,我再送你一場造化」

隨即,一顆類似蓮子的神光,進入遠飛的胎元。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竹本口木子 的 奇幻小說
第四章 存無守有 頃刻而成

隨即,一顆類似蓮子的神光,進入遠飛的胎元。

「遠飛,千萬記住,此功法屬於灰色階功法,但若修成可不得了!」

「甚麼是灰色階功法?」

「我們所修的功法,從下往上,可分為灰、白、綠,藍,黃,紅…等等」

「老師你真小氣,竟然給我最差的功法!我要哭了…」

「別急,這個功法可以進化的,從蓮花訣,進化成蓮花真功,綠階;再從蓮花真功,進化為蓮花神功,藍階;再進化為蓮花聖功,黃階;再進化為聖蓮花造化功,紅階。你看看,你們人世間的佛菩薩,為什麼都是坐蓮台呢!哈哈哈。奧妙就等你去慢慢發覺,非有大恆心大毅力,大因緣者,無法修成。」

「那朱老師您看,我能修到甚麼品階呢」
「遠飛是全世界最棒的孩子,沒有你,地球就停止運轉了,大家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所以遠飛你一定一定能修到聖蓮花功,紅色品階……」

「真的嗎?我真的能修成聖蓮花功法?老師您不會是騙我吧。」

朱長生接著大手一揮,遠飛回到大人的記憶。
「我說笨遠飛阿,你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人家都會走會跳,有些還會翻跟抖了。你根骨其差,肌軟無力,還要怎樣奢望呢,你以人靈根第八品的根基,來到崑崙仙境,你還有甚麼不滿足的呢,你阿,能修到綠階就不錯了,你還想要怎樣。」
「你甚麼都不要說,自覺得找一個角落,乖乖的趕緊修吧,不然恐怕你活不到明天了,知道嗎。」

遠飛心靈好像接受了一次高空彈跳,忽然想起道德經一句話:「唯之與阿,相去幾何。」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第五章 大道修來有易難,也知由我亦由天

遠飛當下大驚,心裏道:【我是怪物嗎,怎這樣看著我!】

「小朋友,你叫甚麼名字阿,你今年幾歲,為什麼來到天靈界阿!」牛天星問道。
「這位叔叔您好,我叫宋遠飛,今年八歲,來到這裡為了修行,您問這麼多,世要幫我作媒嗎!」遠飛此時已經是大人的心智了。

「人小鬼大,毛還沒長齊,就想著婚配之事,將來怎得了。」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可是很孝順的喔,叔叔你怎這樣說我呢,哈哈。」

「好拉,不說這個了,遠飛阿,你是第一次讀誦到【玉皇心印妙經】嗎?」
「是阿,怎麼了。」
「怎麼了!,你第一次讀誦【玉皇心印妙經】,怎麼能有此體悟呢?怪哉。」
「因為我想到了道德經第廿一章(廿發音:念)
【道之為物,唯恍唯惚。忽兮恍兮,其中有像;恍兮忽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藉此互相比對,對於存無守有,無中有有,有中有無,子曰:【勿意勿必勿固勿我】,唯有先放下自我,才能以自然的態度,去體會宇宙的真理!」

「奇哉奇哉,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論語來解釋【玉皇心印妙經】,還解釋得如此精妙。」馬致遠說道。
「沒甚麼阿,陶淵明虎溪三笑爾。」
「好個虎溪三笑,奇哉奇哉,真乃奇才也。」馬致遠說道」



「三位叔叔,我不是甚麼奇才拉,只是上輩子的記憶有部分恢復而以,所以您們不能將我當小孩子看,如此而已啦。」

「即是如此,能有此見地者,不容易阿,相信隨著你記憶的慢慢恢復,你的靈根必定還能有大幅的提升,難怪你有此因緣,來到天靈界。你的情況,真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馬致遠說道。

「叔叔謬讚了,我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我目前甚麼都不如普通小孩。叔叔之前有說道【天靈界】,難道此處不是崑崙仙境,怎麼是天靈界了呢?。」

「我看這問題就由老朱來回答好了」

朱長生道:「遠飛,你聽過【悟真篇】有句話說【大道修來有易難…】」
「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積功修陰德,動有群魔做障緣」遠飛接著說道。

朱長生道:「很好,很好,你知道六道輪迴中的修羅道,怎麼來的麼?」
「有天人之福報,卻無天人之德。」

「你說對了一半。修行可分為修德與修道,
有德無道難入聖,有道無德,,五蘊難除,必入修羅。所以寧可有德無道,不可有道無德阿!所以在修道與修德之間的偏向,從此佛魔兩邊分。」

「弟子雖不敏,願從事斯語矣。」

「遠飛,之前老師教你的六字大明咒,以及【玉皇心印妙經】都是屬於修【道】的部分,如果你一昧著重於修道,而忽略德性的修養,那將來一定會走入修羅道,切記切紀。」


「遠飛阿,我們三人對你期望都很高,但是進入天靈界最低標準乃為人靈根第四品。你目前才人靈根第六品,天時緊急,你要很加油,很努力。」

「好你今天的修練已經告一段落,修行之道,如琴弦,不可太緊,也不可太鬆,一張一弛方為要。好,你也可以回去了。」

遠飛精神一恍惚,再張眼之時,已在人間。

「奇怪,我在天靈界,明明時間經過一日夜廿四小時左右,怎現在才剛剛天明,似乎只有八小時左右。以後再問問朱老師。」

經過約一日夜的修行,就是精神的收攝,轉神光為靈光,遠飛感覺道從未有的輕安柔軟。

「今天是來不及了,明天我一定要父親帶我去頂樓露台,修【遠紅極目功法】,在接下來的時間,體力允許之下,練習太極膝蓋強化功法,其餘時間,則默誦【玉皇心印妙經】,先從存無守有開始修起。」

在太極拳經有一句話,[凡不得機不得勢,必於腰腿求之。]所以太極拳特別講究膝蓋與脊椎的強化訓練。

遠飛想著:「目前要我打太極拳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膝蓋的強化,還是沒有問題的。」

【兩腳平行,與肩同寬,收尾閭,虛靈頂勁】是太極拳無極式的要點。

有人說,人類為了直立走路,脊椎的犧牲太大,膝蓋的負擔太重,這的確是實話。人類的脊椎有兩個【斷點】,一是在頸椎,二是在尾椎。頸椎的斷點,古人以【虛靈頂勁】來解決;尾椎的斷點,古人以【收尾閭】來解決。


氣脈要通,脊椎正中。

脊椎要求的重點一言以蔽之【一條鞭】,將頸椎還有尾椎兩個斷點弄【整】。
不過目前遠飛最要緊的重點是膝蓋的強化。

「以無極式的姿勢,保持尾閭的中正,收下巴,整個頸部在往後微微一退,達到虛靈頂勁的要求,脊椎直上直下,保時鉛錘,下蹲時吐氣,起立時吸氣,在下蹲與起立的動作之間,好像古時候的手動抽水機,不斷的將水往上汲起。」

每一次汲起,胸部就感覺輕鬆一分,頭部也感覺清明了一分。

遠飛於是在父親的幫助之下,練習太極膝蓋強化功法,起立吸氣,蹲下吐氣。如此每日不間斷。

剛開始,遠飛只能做大約十下,父親宋學庸也很吃力的扶著遠飛的腋下。
漸漸的,遠飛從十下,慢慢的進步到二十下,然後維持在這個數目,盡量讓自己出力,減少父親的負擔。

所以太極膝蓋強化功法,蹲下吐氣,起力吸氣的動作,就維持在二十下,每次做到二十下,遠飛就主動停止。「爸爸太辛苦了,我能為未他減少一分負擔算一分。」遠飛心裡這麼想。

半個月之後,遠飛的腿腳漸漸變得有力氣,讓宋學庸的負擔越來越輕。

八年了,八年了每日的退步,現在終於感覺到遠飛的進步,這種極大反差的感覺,讓宋學庸感覺好像在做夢一樣。

「如果是作夢,請讓我不要醒,上帝阿,我多怕又失去這一切,如果能讓遠飛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長大,我甚麼都不要求了。」

遠飛每日清晨天際將明未明之時,在父親的陪同之下,面對將日昇的太陽。練習【遠紅極目功法】
太陽光除了可見光之外,還有紅外線,紫外線。紫外線是造成皮膚黝黑的最大原因。但是紫外線對於大氣層,穿透力遠遠不急於紅外線,因此每天清晨與黃昏,乃是紅外線最強,紫外線相對最弱的時候了(總不能跟夜晚的紫外線相比阿
,因此遠紅極目功法,必須趁每日清晨東方魚肚白的時候練習。

練習方法如下:
初步方法
【睜眼看天際,閉眼看眼皮】,人體的肌肉,如手部腳部胸部,都有辦法訓練。那眼睛如何訓練呢?

眼部肌肉,唯有睫狀肌。睫狀肌控制著水晶體的壓縮,調整看遠看近的焦距。

看遠,結狀肌放鬆;
看近,睫狀肌收縮。

最遠者,藍色的青天。
最近者,眼皮。

藉著遠近焦距的轉換,如此就能訓練眼球的結狀肌。

不過此【遠紅極目功法】,不管睜眼或者閉眼,眼部肌肉都要刻意放鬆。此法能夠吸收大量遠紅外線,對眼睛及人體人體大有幫助。

遠紅極目功法,分為:滿紅、暗影、紫彩、入微,遁虛五個階段。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竹本口木子 的 奇幻小說
第六章 遠飛氣切之移除
遠紅極目功法,分為:滿紅、暗影、紫彩、入微,遁虛五個階段。

滿紅:開眼一片青天,閉眼眼前盡是紅光,引入太陽光中長波長的紅光,甚
至是遠紅外線光。

暗影:人類正常眼睛的可見光範圍為0.4μ~0.7μ之間,有些特殊人
類,能看到0.38μ~0.78μ。波長低於
0.38μ為紫外線,對大氣層穿透力低。對皮膚傷害大。波長
高於0.78μ為紅外線,對大氣層穿透氣高,對人體能產生熱
能,非常有易於健康及眼睛。所謂暗影者,就是漸漸對紅
外線的感應力越來越強,最後人眼能如遠紅外線攝影機一
樣,雖處黑暗之中,能看見一切物品,就如同魔鬼終結者的
阿諾一樣【I can see everything。】

紫彩:漸漸閉眼定心一觀,漸漸先能看見自己身影體,然後及外
物,距離越來越遠,悟此法之後,雖然睜著眼睛,眼神一放
鬆,如同天眼一般,穿越空間,能視遠處之事物,至於能看
多遠,就看功力了。

入微:意念之所在,即視力之所在。恐怖喔。但是有有道德之所
限制,否則亂看一通,精神分裂。

遁虛:能看見無形之物,如人身上的氣場波動,大自然靈氣,及無形界生物
等。

只要能修至【滿紅】初階段,就大量接收紅外線,對身體有莫大的幫助了。

剛開始,遠飛閉眼時,面度太陽光,只是感覺稍為的光亮,漸漸的,光亮賺為紅光,微微的紅光,如此遠飛的【遠紅極目功法】,就算是小入門了,只要持之以恆,眼前的紅光就會愈來愈盛,愈來愈強烈,所吸收的遠紅外線,就會愈來愈多,總有一天,能修至【滿紅】的階段。


至於太極膝蓋強化功法,配合呼吸,一邊強化膝蓋,一邊為將來安那般那的內觀訓練,打下深厚的基礎。



「遠飛,你夠努力了,不要太過苛求自己爸爸看到你每天都這麼拼命,心理好心疼你知道嗎」宋學庸眼眶濕潤,看著眼前為了練習太極膝蓋強化功法,每次都是練到兩腳直發抖,甚至抖到小腹的遠飛。

遠飛拉了拉父親的衣角,學庸彎下腰來,遠飛在父親的臉頰親了一下,這是遠飛與父親每天日常的親密動作。

「爸爸,是我對不起您,讓您為我受苦多年,為了我,您犧牲了事業,為了我,您賠上了健康,為了我,您擔心到頭髮灰白,為了我,您操碎了心,為了我,您多少次獨自飲泣,為了我,您曾經是如何的無助與徬徨。爸爸,我最愛您了!」遠飛在紙上寫著。

「遠飛,我的兒阿,曾經我唯一的盼望,就是你會叫我一聲爸爸,我原本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想不到會有如此的奇蹟,你真是上帝送給我最大的禮物,也是對我最好的歷練。聖經愛的真諦:【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上帝藉著你,讓我學會無限的愛心,原本我對一些資質比較不好的學生,就會比較忽視他們,如今我已經學會以無限的耐心,慢慢的等待著他們。」

「以前我對一些學生同樣問題問兩三次,我都會不耐煩,現在我終於學會不在跟他們說【這問題我上次不是才教過你嗎,怎麼又不會了】,現在我終於學會把每個學生都當成【郭靖】、當成你,不管他們有甚麼問題,不管他們問了多少次,我已經學會以溫和的態度對待他們了。萬事互相效力,若不是孩子你,我學不會這些道理的。」

遠飛抱著父親,將臉的側邊輕輕放在宋學庸懷中,慢慢聽著學庸的溫言柔語,享受這人間最寶貴的親情。

「爸爸,那你知道我現在最大的願望是甚麼麼?」
「是能親口叫您一聲…爸爸…」
「所以,爸爸,讓我們一起加油!」遠飛以清澈傾澈無比的眼神,看著宋學庸。

宋學庸看著遠飛寫下來的字,不禁淚灑滿襟,低聲輕啜,抱著遠飛,輕輕低拍著他的背說道:「好的,孩子阿,我們一起加油,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給你取名為【遠飛】嗎?就想你能像莊子逍遙遊一樣,化鯤為鵬,摶扶搖而直上九萬里,逍遙於九天之上,如今逍遙有望,逍遙有望阿。」

一年後,經過醫院的再三評估血氧、紅血球、抗體,心臟、肺臟等功能,終於遠飛將氣切移除了。醫院也直呼奇蹟,雖然在氣切之時,醫師都會跟父母親說將來氣切能補回來,但是例子太少太少了。

再經過三個月的調養,遠飛已經能慢慢的說話了。只是因為長期的沒有用到咀嚼功能,牙齒幾乎完全退化了,稀稀疏疏的,所以鼻胃管還掛著,等道牙齒長齊,吞嚥功能也正常了,就可以拿掉鼻胃管了。

其中有一段小插曲:
有一天在醫院,遠飛靜靜的坐在輪椅之上,遠處有個小女孩,很好奇的看著遠飛,越看躍起勁,突然之間泡跑過來親了遠飛的臉頰一下…
遠飛得的初吻,就這樣沒了。



父子也完成彼此最大的心願。

「爸爸,爸爸,爸爸……」這對平常人在普通不過的詞句,此時變成宋學庸父子之間激動的代名詞,代表這九年多來日日夜夜的盼望與守候,若不是曾經有過喪子之痛的人,很難體會這簡單兩個字,如雷霆萬鈞般的力量,天高海深的情感。

父母之愛為何偉大!?人與人之間講的是雙贏,double win,否則一直單方面的付出,誰也會受不了。

唯有父母之愛,要的只是子女的平安、微笑,天下間的確有不肖的父母,但是大部分的父母,對子女的愛,只能以【難以言說】來形容。奉勸為人子女者,多盡孝心,子女要取悅父母親很容易阿,父母要取悅子女難阿。為人父母記掛子女時間長,為人子女記掛父母時間短。

這一年多來,遠飛的遠紅極目功法,也學到了【滿紅】小圓滿,已經能看到眼前盡是滿滿的紅光,讓眼睛舒服極了。

長期吸收紅外線,臉色白裡帶紅,好像牛奶裡面帶著兩片桃花,非常可愛。林肯說:【人過四十歲,要對自己的相貌負責。】中國人講,相由心生。此事當真確實,遠飛雖然才九歲,但是這近兩年的努力,讓他的相貌有了極大的變化,嬰兒肥漸漸不見了。以前老是睡眼惺忪的樣子大幅改善,眼睛也變大了。

宋學庸也是,雖然瀟灑不再,但是臉上永遠寫著【慈祥】兩個字。人老了,縱使潘安西施,也敵不過歲月的摧殘,人年紀大了,最大的本錢與魅力,就是【慈祥】兩個字阿。

遠飛終於…終於開始【牙牙學語】,常常【故作可愛狀】,讓周遭的人很喜歡他。
張RE,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越來越古錐了…
李姐姐,你穿這粉色的衣服為什麼這麼好看呢…王
哥哥,你打籃球的時後,好像超人喔…
噁心死人不償命的話,從遠飛口中說出來,永遠不討人厭。

夕陽下,幸福父母子三人影,常常出現在社區與公園…

回想當年被受爭議冷漠,飽受因果說二度傷害的他們,如今是如此的安祥與平和。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第七章
柳月眉

夏去秋又來,經冬復立春,時光荏苒,九歲整的遠飛已經過了上小學的年了。別人這時後都已經是上小二小三。加上他原本骨骼弱小,看起來也跟小一生差不多高度。

如夢如幻的夢幻河,家家泉水,戶戶垂楊,楊柳隨風擺動,偶而滴落水面,揚起陣陣漣漪。雀鳥悠遊其上,行人漫步其下。



楊柳國小,就位置在於如此景色優美的地方。

今天是遠飛第一天上小學
「一號,宋遠飛」
「又」

班導師看著這位過齡的小孩子,看著他的資料,加上遠飛鼻子上面掛著的鼻胃管。不禁感概。

「這孩子跟得上學習進度嗎?」在雙語幼稚園普遍盛行的年代,遠飛沒有任何學齡前的學習記錄。
「注定是要拖後腳的學生」班導師心理這麼想著。

其實以遠飛遠超同齡的知識,他完全可以不必來上小學,但是遠飛還是堅持要上小學,他不想跟別人過的不一樣,前世記憶的事情,除了他父親之外,也沒有人知曉。

「再度重新經驗人生吧。」就像漫畫小叮噹裡面的大雄,坐著時光機,重返小一的年紀。

小學生的天真,讓同學之間見漸漸此熟稔。

班上有一位小遠飛三歲的女同學,名叫柳月眉。瓜子臉,眉目如畫,是典型迷死人不償命的小蘿莉。活發好動。
「這位同學,你鼻子上面怎麼掛著一跟管子,不難過嗎?」小蘿莉問道
「因為我是無齒之徒阿。」
「甚麼是無齒之徒?」
「你看看我的嘴巴,沒有牙齒阿。」
遠飛章開嘴巴,讓小月眉看看他稀稀疏疏的牙齒。
「我因為吞東西容易嗆到,所以必須用鼻胃管吃飯,喝水」

「好可憐喔,這樣好吃的東西你都吃不到了。」

「哈哈,你還羨慕不來,我可是【不用吃飯就會飽】,省了多少吃飯時間阿。」

「不好,不好,不能吃飯多沒有意思阿。」

「哈哈,你說的也是,同學,你是不是以前在某家醫院,看到一個小男孩,長得很可愛,最後忍不住偷偷親了他一下。」

「咦!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偷親的人就是我阿,看你都忘了我,我都不敢忘記你。」
「對不起,對不起,以後我會記住你的。」
「沒關係,但是同學,你知道女生偷親男生,是要負責任的嗎!?」
「付甚麼責任阿。」
「就是以後當我的女……,好朋友拉。」
「好的,沒問題,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

「好朋友,以後你功課上面有問題,可以問我喔。」
「少吹牛了,我可是很聰明的喔,老師們都常常稱讚我呢。」
「哈哈,是是,那以後我功課有問題,也可以問你喔。」
「當然是阿,誰叫我要對你負責呢。」

就這樣,宋遠飛與柳月眉成為了好朋友。小月眉很活潑,常常有事沒事就遠飛聊天。

但是月眉如詩如畫般的眉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容顏,加上極為優秀的學前成績紀錄,立刻引起老師們,還有同學間的注目焦點。這也給遠飛帶來麻煩。

通常遠飛上課的時後,默念著六字大明咒,心神進入【存無守有】的空靈狀態,因此看起來呆呆的,有時候望著窗外發呆,有時候靜靜的一個人默默眼光無神的看著黑板。

老師也知道【狀況】,也只能感嘆,不會對遠飛有甚麼要求。

一天有兩位高年級的學長張三李四,喜歡霸凌的學長,碰到遠飛。

「這位同學,怎麼長得像大象一樣,有著長長的鼻子」張三道
「不是鼻子拉,這是他的鼻涕,乾了。」李四道
「那我們要做作好事,幫他把鼻涕弄掉。」

遠飛又緊張又害怕。如果萬一鼻胃管被拿掉,搞不好前功盡棄。萬一嗆到肺部,對遠飛事非常大的傷害。

說著張三就要去拉遠飛的鼻胃管。

遠飛敢快身子一側,拉著張三的手,往後一甩,當下張三跌個狗吃屎。

張三起身來,目露兇光,跟著李四,兩個人圍著遠飛。
遠飛畢竟腳步的行走還沒有很靈活,被圍在中間,李四從後面抱住遠飛,張三拉著遠飛的鼻胃管
往外一拉。

遠飛當下痛徹心扉。鼻血直往外流,忍不住的阿阿的叫了起來。

張三李四看到流血,也嚇到了,拔腿就跑。

遠飛痛得在地上打滾,幸好有老師看到,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在醫院之中,遠飛被上麻藥,帶著氧氣罩,醫生嚴密的監控著遠飛的血氧濃度。
「90、91、90、89、90、91」遠飛的血氧在惡化的邊緣,如果再度插管,真難想像遠飛還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恢復。

天靈界的朱長生,心靈忽有感應,往下界一看,當下大驚,趕緊將遠飛的神識引往天靈界。

「遠飛,我又為你做出出格的事情了。」

遠飛迷迷糊糊之中,又來到天靈界,看到慈祥的朱老師,當下大哭,說倒:「人心為什麼這麼險惡,他們為什麼這麼壞?」

「只因為自我我中心與縱任性情之故。自我中心嚴重就變成了自私自利了。遠飛,我也在思考著,如何讓人心變的良善,至今也沒有結果。」

「難道人世間好人注定要受欺負,壞人就可以為所欲為?」

「遠飛,在人世間的現像,因為權力,地位,金錢種種因素,絕對是沒有完全的【公平】,這也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你應該慶幸了,幸好有我引你來此,否則你很有口能重新插管。你好好的先休息。讓精神晚全放鬆先。」

遠飛想起插管的痛苦,不禁驚恐萬分,趕緊收攝心神,讓心神進入空靈的狀態。

在人世間醫院的遠飛,血氧濃度慢慢的恢復。
【91,92、92、93、92、93、……94…95】

在天靈界,遠飛經過半天的修養,感覺好多了。

「遠飛,現在你氣切已經拿掉了,已經可以開始學安那般那了,我先教你第一部功夫:

【將意念放在鼻端,注意呼吸的出入,不要去控制它,不要去影響它,呼吸是人類最好的朋友,你要常常親近這位朋友,不親近這位朋友,修行要真正的進入定靜的狀態,很困難阿。你就好像第三者一樣,完全以客觀的立場,默默的觀察它,呼氣時知道它在呼氣,吸氣時知道它在吸氣。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完全能夠覺知,你是在呼氣狀態,或者吸氣狀態時。】

【遠飛,這功夫很難練成,我教你一個技巧,如你唸
O money,的時後,吸氣,pay me home的時後吐氣;或者念阿彌的時後吸氣,唸陀佛的時後吐氣。以此類推。】

【漸漸的,你就能體會到呼吸柔軟如綢緞的感學了,那是多麼的輕安與柔軟阿。】

「記住,念佛號於修習安那般那法門,只是一個技巧,如果你能夠自自然然的觀察到出息、入息,還有再入息與出息的空檔,就是在剛剛吸氣完的時候,會發現呼吸會有短暫的暫停現象,這功夫就練成了。功夫練成了,就可以將佛號拿掉,單單純純的觀察出、入、息的三種狀態」朱長生說道。

還有紫衣真人要我轉達你一句話:

【山重浪疊覆盆冤
卯時金刀武騰空
縲紲深埋凌雲志
鐵血男兒怎稱雄】

千萬記住,此事非常重要。關係倒一個修子的佛魔分水嶺。

【佛魔一體同為心,
智者內修迷外尋,
大道原在凡塵中,
紅塵聖道練心性】


下一章節 劉鐵雄的覆盆冤
竹本口木子
天靈記
第八章 劉鐵雄的覆盆冤

在陰暗的陽台角落,劉鐵雄看著房間裡面的女孩子,

【殺、不殺;殺、不殺……】

劉鐵雄已經在這裡蹲了一個晚上,夜涼如水,冷風如刀,吹得他觫觫發抖,激動矛盾的心情,讓劉鐵雄雙眼通紅。

「為什麼要逼我,為什麼我做好事被冤枉,為什麼別人撞傷我奶奶卻沒事?為什麼要逼我做壞事?」

劉鐵雄氣塞胸臆,感覺胸中一股忿忿不平之氣,好像要爆炸了一樣。

一年之前,劉鐵雄與同學,快快樂樂兩個人共同騎一部單車,路邊看到一位老人,倒地不起。本抱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善良本性,劉鐵雄與同學,扶起了老人,幫忙報警。

不料事後被誣賴為肇事者,加上單車雙載,違反校規。不但被記兩支大過,還背上民事賠償責任。

最後只能由從小與劉鐵雄相依為命的奶奶,幫他頂起這個賠償責任。

從此,劉鐵雄變得很叛逆,整天無所事事,不知人生目標為何物,整日渾渾噩噩。

劉奶奶雪上加霜,經濟的壓力,加上唯一孫子的叛逆,讓他一年內似乎老了十歲。

在精神恍惚知中,開著資源回收的小三輪車…

「威,我快到了,你再等一下嗎,你這麼沒有耐心,怎當我男朋友,你不知知道遲到是女孩子的特權嗎!」
「好嗎好嗎,人家開快點就是了,你不要催了。愛你喔!」

碰的一聲,剎車聲,尖叫聲,令人聽了牙酸的摩擦聲。

「怎麼辦?怎麼辦?我好像撞到人了。」
「對,趕快打電話給爸爸。」
「爸,我撞到人了,對方好嚴重,我該怎麼辦?」
「你不要急,先不要報警,我跟律師會馬上趕過去,該怎麼說你聽律師的,然後你再來報警,記住先不要報警,等我跟律師來在說。」

不管劉奶奶如何的說冤道枉,但是因為劉奶奶法律常識上的嚴重不足,口供不懂得回答技巧,儘管在法制上有免費律師可以申請,法庭攻防對劉奶奶還是很不利。【法律不是保護善良的人,法律是保護懂法律的人。】

車禍判決書:
1、 醫生證明劉奶奶當時血糖嚴重不足,精神狀況很差。
2、 劉奶奶轉彎未讓直行。轉彎時並未減速,沒有盡應盡之責任,注
意後方是否有來車。
3、 當時路口的監視器,【恰巧同時故障。】
4、 後方車輛藍寶堅尼修理板金費用,100萬新台幣。

PS監視器,【恰巧同時故障。】,是在台灣真時發生的案例,當時轟動全灣,台灣因此而立法取消軍人犯法的軍法審判。竹本是台灣人。


因此法院判決賠率二八,女方免刑責,民事賠償部分只要負擔兩成,且由保險公司負擔,保險公司也樂見其成,賠率越少對公司越有利。

不但如此,劉奶奶還要負擔八成藍寶堅尼的修車費用,就是八十萬新台民幣。

劉鐵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心中無限悔恨。

「我怎麼這麼不懂事,奶奶天天辛苦,做資源回收,賺取微薄的收入,還要為我的事情操心。」
「我如果不要如此的混蛋,幫奶奶一點忙,平時多關心奶奶,奶奶說不定就不會發生車禍。」

「賊老天,賊法官,呆腦獸,你們還讓不讓人活阿,我不想變壞,我不想殺人,但是為甚麼你們要一直逼我。」
「好既然不讓我活,大家一起死好了。」

劉鐵雄在【殺與不殺】的艱難矛盾中,迷迷糊糊的在陽台待了一晚。疲累不堪。

清晨,五點多,卯時,肇事女車主一樣清晨的時候,打開陽台。
這時剛好碰到劉鐵雄腰痠起立,兩人面對面,幾乎鼻間碰到鼻尖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女方發出驚天的尖叫。

【救命阿,救命阿】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劉鐵雄一緊張,想要摀住女孩的嘴,對方枕頭,化妝瓶,書本,梳子,一直往劉鐵雄身上丟,一邊喊:

「爸爸快救我,有人要殺我!」

劉鐵雄一時血氣上湧,拿起刀子往女方身上一揮,幸好急忙之中還保持著一絲絲的清明,沒有往女孩子身上要害砍,砍了女孩子手腳幾刀。

「為什麼要逼我,為甚麼不給我們活路走,為什麼要做偽證,為什麼要撞傷我奶奶,還要我奶奶賠錢,為什麼監視器通通壞掉了。你們這群惡魔,有資格活在人世間嗎。為什麼要逼我成為魔鬼阿……」

鐵雄以淒厲的聲音,邊揮刀邊喊。

沒多久,劉鐵雄被制伏了,警車來了,上了手銬腳鍊。被帶上警局。

在法院中,法官審理時,劉鐵雄一樣情緒非常激動,大罵法官,你們這群呆腦獸,社會會這麼混亂,都是你們的錯,你們冤枉好人,縱容壞人,你們都該死。」

法官生氣了,在法庭上,法官就是高高在上的權威者,誰敢罵他們。

「呆腦獸,呆腦獸,竟然敢罵我們是呆腦獸,恐龍是吧,好,小子,你等著。雖然你未成年,一定要你得到應得的教訓,以免你再度禍害別人,是說不能判死刑,不然這個臭小子真該死,竟然敢洩漏司法界最大的秘密。」

【卯時金刀舞騰空】,是應了案發的時間,還是應了卯金刀劉。

判決書:
查劉鐵雄,惡性重大,咆嘯公堂,預謀殺人,犯後毫無悔意,造成原告身心靈嚴重的傷害,判決有期徒刑十年,念其尚未成年,暫時交由少年法庭管訓。」
Ps我法律外行,若有偏差,請指正,感謝。

時常聽到有人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真的嗎?

岳飛風波亭之害,
子路被輾成肉靡,
史可法死守揚洲,
袁崇煥被激動的無知百姓,一口一口的被憤怒的咬光全身皮肉。
基督山恩仇記的愛德蒙;
連城訣的狄雲。他們真的是可惡之人嗎?!

劉鐵雄幸好碰到一位同理心強的李姓檢察官,為他上訴。
「其惡不可縱,但其情可憫」李檢察官以此觀點再度提起上訴。

但是劉鐵雄似乎存了死意,怎麼樣也不肯低頭。整個心神被負面能量充滿了。在法院不低頭,等於是往死路走。

李姓檢察官無奈之下,只能求救於宗教界,時在是不忍因看到一位本性善良的少年,就此毀了。

佛教,基督教,是比較常去監獄輔導受刑人的兩個宗教。
佛教,比較偏向於向大眾的講經說法。
基督教,比較偏向於一對一的輔導。

因緣之下,宋學庸聽到了這個案例,心中起大不忍。

宋學庸自從基督教神父跟他說:
「是因為上帝知道你有愛心;所以上帝派這位小天使,讓你來照顧。」
之後每周幾乎都會上教堂做禮拜。因此根牧師們很熟。

從牧師的口中,知道劉鐵雄的案件,就決定要好好的幫他。

宋學庸不禁感概,為何法官老是只見樹木不見林,只知道在法律上打轉,明明白白的一位本性善良的少年人,如今因為承受不了冤屈與壓力,漸漸往魔鬼的國度前進。這豈是司法身為教化最後一道防線應該有的現像。

「上帝幫了我,幫了我的遠飛,我也來幫助這位可憐的劉鐵雄吧。」


竹本口木子
  • 14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