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第15週 1090405~~1090411 本週騎乘里數:135公里


1090405(星期日) 到玉井
1090406(星期一) 林宜瑾服務處 暖心土雞鍋 玉井
1090407(星期二) 中午:牛埔泥岩 夜騎:沒騎
1090408(星期三) 到玉井
1090409(星期四) 中午:安定 善化 夜騎:關新X1 新化X2
1090410(星期五) 到玉井
1090411(星期六) 中午:關新繞圈
------------------------------------------------------------------------------------------
本週騎乘次數:4次
本週騎乘里數:135公里

大部份的時間都覺得藍儂很可惡也很討人厭 不過有時候也覺得他很可憐又可悲
我如果是他早就要求離婚了 像他現在不但人沒有了 連錢也沒有了
既然婚姻已經無法挽回 至少也要把錢留下來
他現在的狀況 不但所有的積蓄都被健仁拿走 每個月還要把薪水填進去 多留一點也不行
如果當初有種一點 直接瞭當離婚
即使所有的積蓄都給健仁 至少現在也可以保有每個月的薪水
更何況要打官司 至少也可以拿回一半的財產
像最近 健仁搬出去了 還把車也開走 健仁可憐藍儂 給他買一輛摩托車
拜託 這些都是藍儂賺的前好不好 搞得好像是健仁施捨給他的
還有就是它們兩個寶貝兒子的學費 應該也是要健仁拿出來 但這些錢都是藍儂賺的
其實 與其說是藍儂不忍心或是怕麻煩不想走法院 說到底 藍儂就是不敢
以前他知道健仁不會答應離婚 所以敢說的很大聲要離婚 現在連一個屁都不敢講
他們最後一定會離婚 就算不離婚 這種婚姻一點意思都沒有
面對健仁一個他不愛的女人 還要把所有的錢都給它 我只為藍儂感到悲哀


1090405 星期日
今天算是度過一個平安的一天
收攤前有點小小的不愉快 不過我已經忘了什麼事 忘了最好 別把不開心放在心裡
倒是有人不甘寂寞了 沒想到大莊會去文衡殿堵我
他私訊說 他去安定 然後去308看蜜蜂 308回到大樹
到文衡殿根本不順路 他就是故意要去那裡 然後說他早就知道我會去文衡殿 沒想到我今天要去玉井
我要去玉井也沒有約他 如果約他一定又是說什麼他很忙之類的
而且我到玉井也是有事要做 也無法好好陪他 乾脆就不約了 要來就自己來
只不過這麼一來更不順路 我也估計他不可能會來
今天天氣有點變冷 我也怕會下雨 我也有點累了 所以我開車去
到了玉井 實在沒什麼動力去做事 勉強做完施肥跟開水
剩下要採果 也沒多少芭樂可以採 要套後面那些小芭樂簡直慘不忍睹
蟲越來越多 幾乎所有小芭樂都被蟲咬過 那些都不能用了 只好剪掉 幾乎全部都要剪掉
我知道噴蘇力菌應該有效 但我有時間噴嗎 光是個葵無露就沒時間了
隔壁的狗叫整個下午 叫的讓人心煩氣噪
以後住在這裡可能要跟隔壁的黃太太商量一下 可否把狗弄到別的地方
我在想 以後要蓋房子 與其把錢花在房子 不如把錢花在裝潢
裝潢弄得好 住起來才舒服 外觀我就不那麼重視
明天要去林宜瑾那裡找劉秘書 我不太有把握 於是我LINE給東哥
大約4點多傳的 直到現在7點東哥還沒看 希望他可以和我們一起去
否則像我們這種無足輕重的小老百姓去拜託民意代表 很有可能是白跑的
晚上吃完飯 大家都上樓了 我發個LINE給田慧珊
我故意起頭 說 聽說美玲搬出去了 她很快就回應 然後我打電話過去給她 和她一起聊天
聊天的過程中 我發現她對健仁有些不滿
事實上她對健仁不滿的事 我都很認同 比如說它只愛錢之類的
還說 將來我和老的都不做了 他一個人怎麼做 要找健仁一起做
人家健仁才不要咧 只想要藍儂的錢而又不做藍儂的工作
但重點 她已經被藍儂同化了 她竟然同情起藍儂了
題外話 原來之前藍儂PO他去杉林溪就是和田慧珊去的
想不到這個女人也被騙了 藍儂最擅長的就是裝可憐裝委屈
好像全世界都不理解他不原諒他 只因他做錯事
但是 藍儂有反省嗎 一點都沒有
不但沒有反省 還把所有人都恨上了 除了一些特定的女人
想不到去年八月 田慧珊到果園找我時講的那些話 全都推翻了
講到這裡也沒有什麼好講的了 田慧珊受過他太多好處 同情他也是在所難免
就我而言 藍儂的態度沒有轉變之前 我也很難原諒他 相比之下 他欠我更多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06 星期一
今天的重頭戲就是要去找林宜瑾的劉秘書
早上起來沒事幹 只能看看U2打發時間
雖然說因為下雨 讓我不能去割草的工作找到台階下 但還是覺得應該找個事做
沒事幹 躺在牀上翻來翻去 反而覺得更累 終於拖到快10點才出門 去加油站加個油
現在油價跌到18.8 好久沒有加沒超過破千的 這一波油價很有感
因為還稍微下著雨 我們也只能慢慢開
到了林宜瑾的服務處 阿娟先下車 然後我把車開到南農那裡停
一進入服務處 劉秘書和阿娟已經在談了
看的出來劉秘書似乎很熱心幫我們處理 不知道林宜瑾有沒有特別交代
感覺好像快講完了 這時東哥還沒出現 如果東哥沒來 我想效果就差了一半吧
不久東哥終於來了 但是劉秘書似乎沒有反應 好像也不認識東哥 我們心裡有點失望
還好最後老天顯靈 林宜瑾的弟弟肉粽進來 一開始肉粽也沒認出東哥
後來我們和劉秘書講完了 要離開前 東哥主動過去和肉粽打招呼 這下才完全解鎖
肉粽認出東哥之後 變得很熱情 我們看在眼裡 也覺得這樣東哥來至趟才有意義
有了這次會談 劉秘書也交代了農工課的林小姐 我想這件事應該有八成的成功率了
本來我挑選幾顆芭樂要送東哥 東哥說拿進去給劉秘書
好吧 那我就拿進去 東哥的我改天再送
談完之後 好像也沒什麼事 想約東哥去吃飯 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會去的
所以我就沒講 等事成之後再送東哥一些芭樂
東哥什麼都不缺 送他禮物意義也不大 送他我親手種的芭樂 他才會接受
離開之後 阿娟和黃小姐連絡 說要把資料拿去給她
這個黃小姐又想凹我們自己送去林小姐那裡 真的被她搞得一肚子火
後來我們堅持拿回去給她 讓她去處理
不過去玉井之前 我們要先去小雨那裡吃午餐
這家暖心鍋 其實我很久前就想去的 一方面是捧場 一方面是認識新朋友
不光只是大部份人都有去過 包括藍儂
那裡很不好停車 還好運氣不錯 門口就可以停
可能我們來的早 也可能武漢肺炎的關係沒什麼客人
這位小雨倒是很熱心 一直在我們旁邊陪我們聊天 覺得有些不習慣
但裡面的東西確實不錯 以後有機會應該還會再去
吃完之後 我們直接到玉井 這次停留時間很短 差不多5分鐘就結束
絕不跟黃小姐太多廢話 講太多又要被凹 有本事就不要辦
雖然有點下雨 但既然來到玉井 也要去田裡看看 就純粹看看 什麼事都沒做
回到家 再去剪個頭髮 洗完澡睡覺
晚上阿娟叫我起牀吃飯 還沒到樓下就聽到健仁的聲音
阿娟還在猶豫要不要下去 我說 管他的
這次健仁比較正常一點 它不是來告狀 好像就是過來和老的聊聊
但是看老的好像也是坐立難安 看到我還有叫我
想來也真好笑 它們一家四口 也就只有它會叫我 其他三個看到我 不是視而不見就是不理不睬
聽說它是過來說 藍儂都不會照顧小孩 對小孩講話的口氣也都很不好
這也不是大新聞 早就都是這樣了 不是嗎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07 星期二
一連4天魚市都沒開 老闆說他去載虱目魚就好
雖然老媽不願意 但老闆執意如此 那也無法改變 但我睡到腰酸背痛 我還是無法躺太久
其實魚市沒開 偶爾也可以叫藍儂去載 為何不敢
早上記庭傳訊 說他們鬼斧神工不去了 正好我也是意盡闌珊 於是我告訴阿智 取消好了
今天的魚很少 我們全部賣光光 很早就收攤了
收攤後 我想說與其騎龍湖宮不如再加碼一點 我想到的是牛埔泥岩
騎過去都還好 往回騎的時候 膝蓋有點不舒服 可能我目前還無法負荷長途的上坡吧
既然如此 那目前最遠就到龍湖宮就好 免得又前功盡棄
晚上因為有點冷 所以我就不想出去夜騎
正好小萍回覆我鬼斧神工的訊息 我告訴她取消了 後來她乾脆打電話給我
我們聊了26分鐘 感覺小萍對我算是滿重視的 難怪小蔡和蔡蕙璘都有同樣的看法
我們有約好找一天去騎車 至於什麼時候我就不知道了也許人家也只是說說
反正有約就騎 沒約也沒關係
以後公休日 我就和阿娟開車出去兜兜風 看哪裡有好吃的 我們就去吃 這樣也不失休閒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08 星期三
今天看到老媽和老闆一起去載魚 我差點嚇了一跳 是不是我也該出動了
看老闆的意思吧 不過他可能還不會叫我 這也算是彌補我吧
菜市場今天沒什麼事 收攤後我就到玉井了
今天在玉井噴葵無露 這個工作既無聊又耗時
但是我看到宛婷去騎關子嶺 考慮了一下決定打電話給她
我以為她是4+2的 看她要不要來我這裡
電話打過去她沒接 後來回LINE 說她人已經到西港了
還說以後沒騎車再來 這樣也可以載東西 原來她是全單喔
這種說法一樣是說說而已 以她的為人 應該不可能會一個人自己來 更不會開車來
除非將來農舍真的蓋好看有沒有可能
今天採了一大籃 撿掉壞果還剩一個中籃 壞果率還是降不下來 以後得噴蘇力菌了
但我現在沒時間 有多少就做多少
我看這次爬山 大概只有我們和阿智而已吧 這樣也好 人少有人少的好處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09 星期四
今天菜市場沒事 收攤之後 今天不想騎文衡殿 想騎遠一點的
於是我騎到安定再轉向麻善大橋 大約48公里
不過我的瑪錶壞了 可能是沒電 下星期二再去找龍哥換電池好了
雖然我現場在傷有比較好一點 但也不可以太大意
像偶爾騎這樣的平路其實也滿好的 聽個音樂騎車也很舒服
晚上還是一樣去夜騎 因為今晚不會冷 所以不可以偷懶
先騎兩圈新化繞圈 再加一圈關新繞圈


1090410 星期五
魚市總共休了4天 今天終於開工 老闆也火力全開
但是就是虱目魚很保守 太多也賣不完 想來真悲劇 以前我們賣虱目魚何等風光
都是藍儂害的 看他幹的好事 以致我們的生意攤辭光光
收攤後我到玉井 今天特地去寶山農藥行買肥料
其實也只便宜10元 順便也買一組芭樂套袋 也是便宜10元 沒什麼差 以後也不一定要去那裡買
後來 我又去農藥行買蘇力菌
一開始我就有點嚇到了 一包100公克就要250 我如果要噴我的芭樂園 一次可能要300
又問了其他無毒的農藥 一個是殺蟲的要650 一個是殺菌的 也要650
我的天啊 太貴了吧 這樣一來 我每次噴都要花1600元以上
這筆錢我花不下去 我一次才賣多少錢而已 光是農藥錢就嚇到我了
難怪人家說做有機的 最後都會賠錢 我看我還是少少的種就好
今天也是採了一藍 不過今天套袋的成積好一些 有套了一百多顆
如果每次都能套100顆 其實也很可觀 我的野心不大 這樣就夠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11 星期六
今天生意不錯 還好魚沒有少賣 其他就沒什麼事了
只有王俊欽有過來找我 藍儂還是一副不想理人的樣子
快收攤前 陳善謙打電話來 那時藍儂去上廁所 老的也在忙 於是我就去接電話
當我去收錢時 陳善謙說今天藍儂接電話時比較有精神
我說 那是我接的 陳善謙才恍然大悟 藍儂老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哪來的精神
收攤之後 我只騎關新繞圈 本來還不想騎的
有繞進去幾條小路看看 這樣也不錯 以後星期六就啟動這種模式
說實在的 騎了這麼久的車 還真的有很多地方不曾看過
第16週 1090412~~1090418 本週騎乘里數:100公里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星期一 達娜伊谷健行

1090412(星期日) 到玉井
1090413(星期一) 達娜伊谷健行
1090414)星期二) 中午:關新+路客 夜騎:沒騎
1090415(星期三) 到玉井
1090416(星期四) 中午:龍湖宮 夜騎:沒騎
1090417(星期五) 到玉井
1090418(星期六) 中午:關廟山西宮
-------------------------------------------------------------------------------
本週騎乘次數:3次
本週騎乘里數:100公里

記得以前和藍儂關係還不錯的時代 他靠著我也認識很多人
那時候的他 意氣風發 不但把他家設為豆花招待所的打卡點
甚至還說要找健仁一起在家開店 賣無菜單的料理
言猶在耳 現在和我的關係降到冰點
他家現在已經沒有人在去 有的也只是特定那幾個
而他們的無菜單料理更成為鏡花水月 一整個家庭支離破碎
時間真是最佳考驗人性的利器 別看現在得意 哪天會從雲端摔落塵土 誰也不敢保證


1090412 星期日
今天老闆終於有聽我的建議 有多買一點虱目魚 所以今天生意很好
這個金孫越來越不得我緣 一臉暴戾之氣越來越盛
到了菜市場就板著一張臉 跟他那個沒用的老爸一模一樣
甚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老媽竟然對他說 XX 不可以生氣喔
當時我只聽到砰的一聲 好像不知道他丟什麼東西上去 連藍儂也轉頭過去看
後來我問阿娟什麼事 阿娟也說不知道 這件事只能向老媽打聽了
但也只能旁敲側擊 不可以直接問
收攤之後 已經1點半了 我還是一樣要去玉井 開完水施完肥才開始吃飯
一下子就3點多了 下去採果 已經沒有多少芭樂可以採收
幸好小芭樂開始大量生長 我今天就包了一百多顆
但由於時間不夠 天色又晚的快 我也只能就此打住
田裡的草已經很長了 下個禮拜的重點就是割草 也就是說無法去大莊家了
若是被大莊誤解 我也沒辦法 誰叫他負我在先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13 星期一
今天我們要去達娜伊谷健行 本來以為那只是步道而已
印象中步道都滿輕鬆的 但今天的步道卻是很硬 不過我們的過程卻是很愉快
只有一小段不爽 蘇敏松喜歡給我凸臭
以前總愛講政治 現在我不和他說政治了 他又拿農舍的事在凸臭我
我知道他講的有道理 但我就是不爽政府的做法
不管什麼理由 不給我申請通過 再多合理的事對我都是刁難
盡量不要和蘇敏松講話 就算挖苦我 我也不回答 一笑置之就好
除了這一點 今天一整天都很開心
後來他們要去奮起湖買東西 我到了之後身體有點不舒服 我就不去了
在車子看WTO姊妹會 看得很開心 也不輸下去走走 還好我今天沒有打算邀請他們去玉井
晚餐就去半天岩吃鵝肉 說來還真巧 我今天就是想去吃鵝肉
因為每次出去都吃烤雞 已經吃到有點膩了
我們去的那家餐廳 我很喜歡 東西也不貴 我們每個人才花200元 這家餐廳可以列入以後晚餐的地方
回到家裡大約8點 洗完澡就早點睡覺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14 星期二
今天其實沒什麼事 不過在10點時 藍儂固定消失了 果然在半小時之後回來
老媽今天有問他跑去哪裡 他倒是很老實的回答說回家 然後也被唸了一下 只是藍儂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去跟陳仔收錢時 陳太太又不知在那邊哭八什麼 陳仔有這種母親還真是可憐
收攤之後 想到說要去換馬錶的電池 怕太早去還沒開 於是我先騎了兩圈關新繞圈 再過去路客
換好電池之後 沒有停留很久 我想回家炒飯當午餐
這次龍哥又沒有跟我收錢 有點小確幸
晚上氣溫是19度 休息


1090415 星期三
每次到了星期三 心裡總是在掙扎 要不要噴葵無露
現在小芭樂開始長了 真想要多點時間來包 不過我今天還是噴了 花了我大半的時間
接下來採果有比前幾次多一點 而套袋的成果也不錯 做到6點40分 丟完垃圾才回家
一回到家裡 看到兩張冷冰冰的臉孔
實在讓人很氣憤 我又不是去玩 幹嘛我回來都是板著一張臉
想到他們看到兩個金孫那種愉悅的表情 我就恨不得趕快搬走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165 星期四
早上我在那裡唱歌 已經唱的很小聲了 老媽還說後面不要唱歌 這樣他們會分心
其實我第一時間並沒有不爽 相對的 我反而覺得這樣很好
說不定她是藉著機會告訴藍儂不要唱歌
因為藍儂唱歌的次數實在太多了 而我也非常受不了他在歌
家裡的冷凍壞了 老闆天真的想要去租冷凍庫 我看還是修一修吧
只要還有做生意 冷凍絕不可或缺
收攤後 我去騎龍湖宮 腳好酸 因為星期一去達娜伊谷 現在腿酸到不行
但慢慢騎還是騎完了 比較傷腦筋的事 穿卡鞋的腳好痛 這個問題不解決 以後很難騎遠
晚上睡覺醒來 覺得有點頭痛 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 但我感覺應該不是
晚餐也不合我的口味 甚至吃完之後還吃了一包蝦餅
因為頭痛加上沒有吃好 所以夜騎缺席了


1090417 星期五
早上頭還是很痛 從岡山回來之後 有一股想吃肉的強烈慾望
因此去小叮噹買了一個蔥肉餅 說也奇怪 吃完之後 頭痛的症狀減輕不少
昨天冷凍壞掉 修好之後 很多冰溶化了 又結成冰 因此老闆叫我回家洗冰箱
我因為忘記帶手機回家 所以比平常早了20分鐘回到菜市場
一回菜市場果然看到阿美的海魚都沒殺 分明就是要等我回來才殺
而且讓我最不爽的就是藍儂也不見彈 我在後面小小聲的嘀咕幾句
老闆聽到了 就跟老媽說我在碎碎唸 老媽就幫藍儂解危 說她叫他拿橘子回去
現在是怎樣 我都不能自言自語嗎 縱容藍儂到這種地步
他又不是只有今天才絡跑 三不五十都在絡跑 一句屁也不敢吭聲
兩個老的同出一氣 最好藍儂真的可以痛改前非 否則你們的苦心都白費一場
但由此看來 這個家庭還有這個工作 越來越沒有我的立足之地
人家沒有住在一起 要死不活的卻得到同情 我們做牛做馬卻是遭到鄙視
兄弟感情會不好 老的都沒有責任嗎
做的不對就該被罵 但目前看來被罵的都是我
不管了 賺我該賺的錢 到時候我就一走了之了
雖然以後照顧老的 那一定是我們的工作 但能躲一天就賺一天
收攤後到玉井 因為今天有點累 所以路上停下兩次
開完水 先包了一百顆 再採果 有順便又包了將近40顆
現在小芭樂開始包不完了 還有一點時間就繼續割草 也割了一部份 剩下的星期日再割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18 星期六
今天很平靜 收攤完就騎個關覅山西宮 湊足100公里
第17週 1090419~~1090425 本週騎乘里數:74公里



1090419(星期日) 到玉井
1090420(星期一) 到玉井割草
1090421(星期二) 中午:文衡殿 夜騎:沒騎
1090422(星期三) 到玉井
1090423(星期四) 中午:關新繞圈X3 夜騎:沒騎
1090424(星期五) 到玉井
1090425(星期六) 沒騎
----------------------------------------------------------------------------------
本週騎乘次數:2次
本週騎乘里數:74公里

以前藍儂自己搞個豆花招待所 他以為這樣可以增加他的人氣
事實上的確有 但那也是靠我的關係
來訪的人當中 難免有些不長眼的 比方說楊景祥
他以為他和藍儂的交情夠 殊不知他不知道他在藍儂心中根本排不上名次
人家藍儂只重視台面上的大人物 或者是女人
那次楊景祥興致沖沖去找他 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楊景祥錯了 他以為藍儂和我一樣對朋友都是熱情的 但是藍儂只對女人熱情而已


1090419 星期日
早上要去岡山之前 我們的車後面停了一輛車 老闆說芬仔買車
回到家之後 又延續這個話題
老媽說 芬仔的同事要換車 於是她就將車買下來
而她原來的車就慢賣給車行 看老闆的樣子很不相信
後來我仔細看那輛車子 還很新 應該也不便宜吧
看芬仔最近很大手筆 才剛買房子現在又買車 以她的薪水有點……
但老媽的解釋是 她以前有嫁妝而且之前薪水也不少
但以我對芬仔的瞭解 她那個人很會花錢又沒有儲蓄的習慣 這個錢的來源 實在是很難說
到了菜市場 我們的金孫又有表現了
一副遺傳到他那沒用的父親的死樣子 越來越明顯
兩個老的為何可以容忍 真的是怕他們那一家子了 完全被打敗
更好笑的還有 金孫說健仁要煮貢丸湯 竟然還要跟藍儂拿錢
錢都已經給健仁掌控了 區區100元也要跟藍儂拿錢 真的有點好笑
後來金孫買的貢丸不見了 金孫非常生氣 老媽連忙過來打圓場
告訴金孫說家裡有一包貢丸 要他回去拿一些
我看到金孫一副氣噗噗的樣子 我猜他的自尊心那麼高 應該不會拿
果然被我猜中 他不爽回去拿 還把我們一包菜丟在馬路中央 幸好沒有被拿走
今天阿娟要帶宛靜去考多益 所以10點就先走了
當金孫送完農舍的貨回來 就一副魂不守舍 他心裡應該很幹吧
我們對於金孫越來越脫序的行為 感到這是他家的未爆彈
日後對於這個小孩頭痛的地方 一定也不亞於對藍儂的頭痛
還有一件事 收攤前我載完最後一趟回到菜市場 剛好他們兩個在那邊交頭接耳
一看到我回來 藍儂馬上提高音量大聲的說
好啊 好啊 賣擱貢啊 卡未全世界攏栽
我有要去聽你們的內容嗎 真是個小人
你們家那些醜事 還不都是你們的好朋友洩露出去的
田慧珊講一點 蘇小菁講一點 大莊也講一點 跟我有什麼關係
做到兩點才回家 還是要去玉井 老闆還故意問說 你現在要去玉井喔
這不是廢話嗎 我可沒有像他們那麼悠閒啊
今天不施肥不採果 要等明確割完草再做
我到了玉井也快3點了 先包了100顆芭樂
看看時間也已經5點多了 天氣比較不熱 把割草機拿出來 只割了一桶油 就收一收回家了
回家前 買了兩杯紅茶 打算冷凍起來 明天帶去喝
晚上也和阿娟在討論金孫的行為 反正我們一致看衰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20 星期一
早上3點多起牀 賴了一下牀 4點半起來梳洗 然後到四海豆漿買早餐
到了玉井已經5點初頭 天色開始微亮 吃完一部份的早餐 就下去割草
大約5點半開始割 割到9點終於全部結束 這時天氣已經很熱了 所以割草還是要越早越好
割完了草休息一下 10點多再去套袋 套完之後也快1點了
我到鐵皮屋把早上剩下的那個雞腿漢堡吃完 當做吃午餐
天氣太熱了 我還到浴室去沖個涼 但還是很熱
我休息到3點 才下去採果 邊採邊套袋 也套了100顆
這期間謝曉麗有傳私訊找我 就是問一些農地的事
我採完了果 也上去整理好之後 又和謝曉麗私訊
後來覺得私訊太慢了 於是直接用電話交談 感覺謝曉麗也是滿健談的 不愧是當老師的
聊些有點沒的 聊到天黑阿娟打電話來催
現在小芭樂大爆發 當然壞的也不少 正好我也包不了那麼多
這個禮拜開始 如果星期一沒有行程 我大概都會到田裡去了
至於找大莊的事 就變的可有可無了 畢竟去那裡其實也聊不到什麼
如果讓他認為我是在不爽他不肯幫我們簽切結書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我也是很忙的
有跟阿娟提起 都過了兩個禮拜了 怎麼農舍的事都沒有動靜
阿娟是說 沒動靜就是好事 不然如果黃小姐一天到晚要求我們這個那個 我們也會感到很煩吧
阿娟這麼一說也有道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21 星期二
今天在菜市場很平靜 沒什麼事 收攤後 我去騎文衡殿 過程也很平靜


1090422 星期三
今天特意不噴葵無露 就是想要好好的包一包
是有包了一些 分兩次包 大約包了170顆
不過今天的採果情況非常不好 整片果園巡下來 竟然採不到半籃 而且都還偏小顆 讓我非常失望
雖然前陣子就預期快沒芭樂可以採 不過還是維持了一段時間都有採 今天就破功了
現在要多包一些 再過一段日子又有大批的芭樂出來
在路上看了一些房子 也自己有一些想法
我覺得將來我們還是蓋鐵皮屋比較恰當 至少蓋房的成本會減輕不少 而且變化性也比較靈活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23 星期四
早上有下一點雨 當時我就在想
如果中午也下雨不能騎車 那我就把芭樂拿一些去給國豐 一些給龍哥 可能的話一些給宛婷
因為量不多 所以我昨天沒有拆包裝
但是早上去菜市場 老媽問我怎麼沒有把芭樂載出來 然後她就回去載了
後來 也賣光了 而且天氣也不錯 因此我就沒去台南而去騎車
早上我告訴阿智 如果這個禮拜沒有行程 那就去爬柴山好了 但他後來說想去爬力里山
我想去柴山另一個私心是 想爬完之後到大莊家 現在可能又沒辦法了
中午騎了3圈關新繞圈 腳也痛屁股也痛
晚上氣溫驟降 看看溫度顯示21度 所以不騎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24 星期五
今天的天氣一直陰陰的 到了中午甚至飄下一些雨絲 但還是阻擋不了我到玉井的決心
好不容易到了玉井 卻開始給你下雨 我心涼了一下 還好只下了10分鐘左右 正好讓我休息
看到蓮霧已經紅了 也不知道熟了沒有 但有好幾顆已經被鳥吃了
我摘下一顆來吃 還不錯 於是蓮霧也採了
雖然有點小 但味道還不錯 可能提早兩天採 還有點澀
今天的採果情形也不甚好 只因之前包太少 來不及讓我採 不過我今天包了大約170顆
以這個進度下去 未來兩三個月有夠我忙的了
回家從藍儂家經過 看到健仁還沒有回去 有看到金孫正在吃飯 沒看到藍儂 像他們那個家庭也是悲哀



1090425 星期六
看樣子今天健仁好像沒有回去 其實在外面自由慣了 可能也不喜歡回去吧
它那個人對小孩其實也不怎麼關心 否則明知藍儂是那種對小孩莫不關心 怎麼又會讓小孩獨自在家
更何況它曾經說過 那個是跟你們楊家的姓
今天金孫也沒到菜市場 老的好像也無關緊要 應該是有跟他們請假 他們心裡就覺得安慰吧
倒是藍儂今天比較冷靜 也許健仁不回來 他反而落個輕鬆
中午收攤後 一直考慮要不要去騎
其實我真的有點累 這種情況下去騎車 充其量只是為了里程數而騎 所以我今天就不騎了 沒有感覺
今天也在PO文約爬柴山 我就是想說爬完之後到大莊家走走
也不能一直擺姿態 人家臉皮薄 既然他不來 我們過去也無妨
第18週 1090426~~1090502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1090426(星期日) 到玉井
1090427(星期一) 在家休養
1090428(星期二) 在家休養
1090429(星期三) 在家休養
1090430(星期四) 在家休養
1090501(星期五) 到玉井
1090502(星期六) 在家休養
----------------------------------------------------------------
本週騎乘次數:0次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前陣子右眼皮一直跳個不停 感覺好像有事會發生
古人有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但我有點不信邪 卻想要解釋為左眼跳福右眼跳財
因此我曾經喜孜孜的準備對統一發票 結果當然是槓龜 不過眼皮還是時有時跳
這個迷團終於揭曉 我去玉井的途中摔車了
說也奇怪 現在右眼皮竟然不跳了 希望我已經過了那個劫
所以有時候不要太鐵齒 老祖宗的智慧還是要信一下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426 星期日
金孫今天還是沒來 他有沒有來倒是無差 只是給我多賺錢的機會
工作進行的很順利 大約兩點左右回家 而我當然還是要去玉井
今天我就有感覺精神不是很好 因此我也自己做了警惕 不可以太逞強 該休息就要休息
而我確實也是如此 我騎車的中途有停下一次也吃了幾口雞排 恢復精神後繼續再騎
但是有時候就是這樣 意外總是發生在你意料之外
當我快騎到玉井橋 我也好像已經沒有意識了 感覺自己好像完全沒有印象 只憑本能在騎
剛好玉井橋在施工 右邊的車道封了 因此有紐擇西護欄圍起來 我就剛好擦到護欄
當碰到的那一煞那 我眼睛剛好張開 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整個人已經甩出去 滾了幾圈我不曉得
第一時間還不是感覺會痛 只感覺頭有點暈暈的 我看到我的褲子手臂膝蓋都已經傷痕累累
有一個婦人跑過來關心 但是我說不用
我看到我載的三支寶特瓶滾得好遠 我搖搖晃晃走過去撿起來
我把車子用力牽起來 還在想說接下來怎麼辦
車子除了擦傷之外 其他的地方看起來都還好 也可以正常的跑
我心想都已經來到這裡了 還是到田裡看一下好了
這段路完全沒有問題 瞌睡蟲早就不知去向
到了田裡 仔細看了傷勢 受傷的地方看起來就好像是燙傷一樣 但那時候並不會痛
把門打開 雞排還是完好無缺 所以我進屋內先吃個東西 但那時候已經食不知味
囫圇吞棗的吃完那兩塊雞排 也到下面把水開一開 然後我想說要不要套袋
其實這有什麼好考慮的 應該當下就要馬上回家 但我還是考慮很久
我考慮好了 今天就不要做了 還是馬上回家處理傷勢
坦白說 回家的路上完全不痛 也沒有流血 甚至我天真的以為這沒什麼 大概兩天就好了
我還自己到順治西藥房買紗布繃帶 準備讓阿娟幫我擦藥就好
阿娟看到我的傷 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處理 於是我們決定到新化分院
簡單洗完澡之後我們就出門了
現在醫院對於武漢肺炎防治真的很用心 我們也按照醫院的處理方式 等了一下子就換我了
我說肋骨好像有一點痛 醫師還要我去照X光 看來是沒有大礙了
處理我的傷口總共動用三個醫師護士 因為傷口沾滿了沙土 所以要做清創處理
醫師說會很痛 因此要先幫我上麻醉劑
這個麻醉劑還真痛 我一直強忍不動 護士還說你都不會痛喔
我開玩笑的說 人家關公刮骨療傷也沒打麻藥 但護士沒有反應 顯然她是不知道的
上完麻藥之後 他們要刷傷口上的沙土 又有兩個人過來幫忙
一個是醫師另一個是在門口做篩檢的 我一樣不動
那時候那個醫生就說 你忍痛的能力很強
護士也說 對啊 連動一下都沒有 超厲害的
醫師又說 這如果是別人 可能早就哭出來了
其實怎麼不會痛 當然很痛 不過這種痛我倒是可以忍受
在醫院時 我就傳給小蔡 說我明天柴山不能去了
不過當下我還想說 擦完藥 我明天的柴山應該是還可以去
回家前 我和阿娟到祖師公壇那裡收驚 不管有沒有效 求個心安也好
回到家 有點慶幸明天是公休 也就是可以稍微緩和一下
我之所以不想PO在臉書 就是我不想讓大家知道 那無非又是一個討拍的動作
我全部也只告訴小蔡一人 但後來還是有傳出去
我在群組交代一下明天我無法去柴山 不久後阿三哥先打電話給我 有點感到安慰
這麼久沒見面 以為大家都疏遠了 但還是有打電話關心一下
8點多謝陽也打電話來安慰 這也感到很窩心


1090427 星期一
這一天傷口開始痛起來 更要命的是關結四肢也開始痛 痛到幾乎無法翻身
我大部份的時間只能平躺在牀上 不然就是要坐在椅子上 無法側躺
一整天除了睡覺就只能看WTO姐妹會 不過以一個受傷的人來說 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下午 我到外省仔那裡擦藥 外省仔忙了老半天 終於擦好了
之後給我收350元 他說本來要給我收700 但不好意思只給我收350
他還說 如果覺得貴 那就去醫院擦
我當下就想說 明天我再來給你擦一遍 以後我就自己擦了


1090428 星期二
這幾天 我告訴阿娟 你去睡宛靜房間 因為我會很早起牀 怕會吵到她 這是權宜之計
我醒來後 也是只能繼續看WTO姐妹會 然後吃阿娟準備的早點
9點多 大莊打電話來了 我想小蔡有轉傳給大莊看 不然他怎麼知道我的傷口
胡亂聊了一下 我繼續做我的事
10點多蔡蕙璘打來了 她也是聽小蔡轉傳的 實在也沒什麼好聊的 剛好她有客人來 就結束對話
下午還是去外省仔那裡擦藥 這次擦完就不要去了
剛好今天小蔡和紀庭不約而同說要找時間看我 我一一予以婉拒
原因是我和老的同住 實在不怎麼方便 不過有這個心 我就很高興了


1090429 星期三
經過這幾天的休養 傷口復原的很慢 與我原先預想的大不相同
因為我這個傷比較偏向燙傷 在新的皮膚長出來之前 實在是好的很慢
關節四肢的疼痛也未見緩和 就好像爬山鐵腿一樣 這天應該是最高峰 然後才會慢慢復原
晚餐時 老媽總是愛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去菜市場工作 我聽了實在很火大
沒看到我全身包成這樣子 只在關心我什麼時間可以去菜市場工作
我在想 今天如果是藍儂受傷 所受的待遇絕對和我不相同
同住屋簷下就是這樣 你的一舉一動別人都看在眼裡 真的很煩


1090430 星期四
今天是病假的最後一天了 早上我在看WTO姐妹會
小萍竟然打電話給我 這是我最覺得意外的一個人 那是謝陽告訴她的
說是不想張揚出去 但是有人來關心總是好的
算一算 已經休息4天了 這和我上次住院的時間一樣
回想這幾次重大車禍 好像是每3年一次 所以時間也要特別注意


1090501 星期五
今天開始回到菜市場工作了 其實也沒有不方便 還可以裝做有傷在身
但這都不是重點 我特別注意藍儂的反應 他的反應就是冷默
這點我可以理解 要是他有關心的話 我才覺得奇怪 換做我 我也一樣冷眼以待
收完攤之後 我和阿娟一起到玉井
果園的工作進行的也很順利 有一個幫手就是比較方便
不但採完了果還包了一百多顆 壞就壞在天氣太熱
像這麼熱的天氣 要是還要農作 以後我也不幹
換個角度想 我們不靠這個來吃飯 這樣會輕鬆一點


1090502 星期六
今天的工作還是一樣很閒 有多一個我一起工作 是不是不一樣
但我有個想法 我目前的趨向做到過年就不想做了 我也想多留一點時間給自己
現在也比較沒有經濟壓力 也該換我輕鬆輕鬆了
我不像老闆他們那樣把工作當成興趣或娛樂 我也有我想做的事 哪怕是耍廢也好
本來今天想去找國豐 順便買些藥水
但難得星期六有空 心裡很想看烏龍派出所 而且天氣又熱 所以就不去了
國豐那裡隨時可去 沒必要今天非去不可
其實烏龍派出所幾乎都看過了 也沒有那麼好看 因此也算是耍廢
明天是傷假最後一天 老的耳提面命 好像我非去岡山不可 我就繼續忍耐吧
第19週 1090503~~1090509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1090503(星期日) 到玉井
1090504(星期一) 到大莊家
1090505(星期二) 找國豐
1090506(星期三) 到玉井
1090507(星期四) 找許如意
1090508(星期五) 到玉井
1090509(星期六) 在家休息
-----------------------------------------------------------------------
本週騎乘次數:0次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從最近這個禮拜 我受傷 朋友也要我多為自己打算一點 加上父母以及藍儂的態度 我想我離開的時間快到了
雖然有點捨不得 但也必須那麼做
從客觀情勢看起來 菜市場的生意再做也做不了多久了
社會形態的改變 年輕人越來越少來菜市場 客源大量下滑 傳統市場已經面臨到捉襟見肘的冏態了
父母的年紀也大了 再做也沒多久了 所以留給藍儂去搞吧
國豐預言 如果給藍儂去搞 不出一年就玩完了 國豐是太看得起藍儂了
我估計不會超過半年 而且這半年也會常常休息
光是爬不起來是一件 沒有肩膀沒有擔當也是一件
什麼事情都是人家幫他弄得好好的 換他自己親自上陣 很快就GG了


1090503 星期日
早上藍儂那個敗類真的很過份 他在分魚大小時就故意丟得很大力 好把水濺在我的身上
我手臂包滿了紗布 以為這樣就可以刁難我 他是看準我不會聲張就對了
事實上我也真的不會聲張 只是向後退了幾步 表示我的不爽
但是我們怎麼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看一個敗類 他根本不為所動 還是繼續用力丟魚
他這個舉動除了幼稚之外 還能得到什麼額外的效果 又搞不死我
只是讓我更痛恨他 累積他以後雖小的本錢而已
我不但不會同情他在健仁那裡受到的遭遇 我還會希望他得到應有的報應 我等著看
收攤後 我還是開車去好了 現在如果沒有把握就開車去比較安全
只不過今天實在熱爆了 玉井有36度的高溫 是有沒有搞錯 現在就這麼熱
只要稍微曬到一點點太陽 就覺得有點刺痛 我還是先到鐵皮屋去好了
這時又想到如果有冷氣該有多好 雖然沒有冷氣 但總比在外面好多了
先看了一部WTO姐妹會 時間還不到3點 於是又看了一部
終於等到3點多 先下去開水 由於手還不方便 所以我今天就不施肥了 直接開水就好
先包完60顆小芭樂 然後再來採果 邊採邊包又包了40顆 所以今天總共包了100顆
最後看看時間 阿娟說要我早點回去 還要幫我擦藥 因此就早點回家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04 星期一
本來想早點去玉井包芭樂 但只是在想而已 終究沒有行動
今天不知怎麼搞的 才7點左右就是大太陽 還有點慶幸 幸好沒去 所以就在家拖時間
因為小蔡之前有說今天中午有和人約好說要去撞球 所以對去大莊家不是很熱衷
但想想今天也沒地方可去 所以還是去了 算是給他一點面子
我也希望有和阿娟獨處的時間 在車上我們比較可以盡情聊天 也沒有太多干擾的因素
到了大莊家 其實也是滿無聊的 聊不出什麼新花樣
還好素秦和阿娟還滿有話好聊的 我則可以玩玩手機消繾
我最不喜歡聽到大莊說 我的眼角下垂表示有破格 還說宛靜和我一樣
這種以他人外觀做文章的聊天方式 我非常不喜歡
趁著他去睡覺時 我們有和阿三哥視訊
等到我們要走的時候 大莊又說 好好 我也有很多事要做 不明他的人還會以為他在趕客人
但我們知道這是他的方式 意思就是要告訴我們 不要以為他會很無聊 他也是很忙的
不過這種說話方式 會嚇到第一次來訪的客人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05 星期二
早上經過藍儂家 發現他家的門沒鎖上 又看到健仁的車也還在 覺得有點納悶
我又騎正新路往太平街時 剛好看到健仁載著狗在溜達溜達 它沒有看到我
我心裡在想說 奇怪 今天是星期二了 怎麼還在
後來就想通了 今天要發薪水 它是要等著拿錢的 哈哈
說到藍儂這個畜生真是不折不扣的賤 我已經可以休息了 才剛剛坐下 它又開始動起來
我想說沒幾塊魚皮 他自己做就好
剛好這時候 有德仔打電話來要魚肉 他包好後丟給我
我問他多少錢 它大可以好好的說就好 但畜生就是拿刀用力砍 很生氣的說600
這本來可以好好講 算是一個破冰的時機 但它就是要給你這樣搞 對健仁也是毫無疑問也是這樣
我是無所謂啦 最好用力把手指頭砍掉
中午收攤後 我去找國豐 重點就是四個字 多愛自己
還有 不要管什麼時候要退休 爆點到了就直接引爆
國豐看人滿準的 對老媽重男輕女和芬仔的看法一樣
他把藍儂講的一無是處 簡直就是一個人渣
總之 不管是不是故意講給我聽的 反正我聽了就是很爽


1090506 星期三
昨天國豐提到 老媽應該會塞錢給藍儂 關於這件事 我抱持保留的態度 不過我今天算是理解了
藍儂有一個新開的玉山銀行存摺 然後紓困方案的3萬元要匯進這個帳戶
之所以這麼大費周章就是不想讓健仁知道這筆錢
那也可以引申 那些紅利錢也可以撥一部份進到這個帳戶 藍儂就不月擔心沒有錢了 也為他儲了找小三的本錢
有時候多少去加班 應該也有2000可拿 加上自己的15000 那日子也會很好過的
忙完菜市場的工作 又要去玉井 我今天能量滿滿 因此我就騎摩托車去 天氣很熱 但這也沒辦法
到了玉井 我考慮要不要噴葵無露 最後還是決定要噴
但是越噴越不想噴 於是噴到這三回合 不噴了 把剩下的倒掉 還是來套袋比較有錢賺
去年也都沒噴 還不是照樣在收 反正我也包不了那麼多 壞的就剪掉得了
在小芭樂停止生長前 葵無露就不噴了 太浪費時間
今天一共採了差不多300元的芭樂 套了110顆 再過一段時間 我就有採不完的芭樂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07 星期四
結束菜市場的工作後 因為不能騎車 只好繼續找人串門子
一開始找田慧珊 但有點後悔 畢竟她和那一家太有淵源了 還好她說她去澎湖
因此我改去找許如意 找許如意也算很有話聊
開頭就是聊藍儂過去的事 然後又一起批評現在的政府 聊到阿娟叫我回去才結束
沒事做的時候 還有朋友可以找也算不錯


1090508 星期五
連日持續的高溫 簡直快受不了了 忙完菜市場的工作 想到還要去玉井 就讓人望之卻步
但不去也不行 只好期待農舍早日蓋好 不管合不合法
去玉井之前 看到小萍在石桌打卡 以為她今天去騎車
於是就賴給她 看她要不要來我這裡 接著就快馬加鞭到玉井
中途還是有點小累 就趕快停下來休息一下 下次就要開車去了
到了玉井 實在太熱了 於是我先到鐵皮屋內躲太陽 這個時候就想到如果有冷氣該有多好
不久後 小萍回電
原來她今天在高雄 那是昨天去騎的 知道她不能來 我也鬆了一口氣
此時 更加堅定我今年退休的決心
講完電話後 我先下去包了60顆 休息一下再60顆 接著採果邊套袋
今天採果情形奇差無比 算一算就算全部賣光 也只有150 所以我想留著自己就好
但老媽一定不會答應 看來挑選100元就給月英就好了
現在 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 想到老的對藍儂如此寵愛 硬要我去岡山
藍儂下午不用補眠 現在又有30000元入帳 又可以去把妹了
以藍儂如此的花費 我估計他一天光是抽煙錢大概200跑不掉 喝飲料的錢也不少 還有吃飯也要自己花錢
那他一個月15000肯定不夠 但我知道他一定有管道可以拿到錢
錢就在他後面 只要沒人在的時候 要拿多少就看他的良心
晚上吃飯時 老媽語氣有點沉重
她問我 你這樣會不會太累 意思就是說 我那麼早出門 下午還要去玉井
一下子我就明白了 她一定聽到外面的風聲了 大家都會告訴她 我就是因為太累才會出車禍
我有沒有太累? 這是好問題 要看和誰比
如果和藍儂那個垃圾比 我何只太累 他工作的時間還不到我的一半 這樣我會不會太累
不過 我看她似乎沒有意思要將時間調整一下 比方說 一人各去一個禮拜
我也不想多講 反正我還可以撐得住 講的話只是顯得我肚量狹窄 我已經打定做到今年就好
剩下的事 就讓他們自己自求多福


1090509 星期六
今天發生兩件事 再再說明老媽對藍儂的溺愛已經快到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第一件
當我們工作到一個段落 我們都坐在後面休息 這時 有一個客人買了很多魚
老媽要我們拿一些冰 她是對藍儂講的 但藍儂完全沒有反應
因為藍儂比較近 我比較遠 所以我當做沒聽到
藍儂正在玩手機 身體連一動也不動 牽拖他那邊不方便出入
問題是 他連動一下都沒有 怎麼說移動不方便
後來阿娟看不下去 過去幫忙 老媽只得提高聲量叫我幫忙
兩個老的只能默默的生悶氣 對於藍儂卻是毫無作為 連一句話也不敢講 更不用說開罵
這件事 國豐早就講過了
藍儂那個畜生錢他要領 但是工作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將來老的是別想指望他了
第二件
當我們收攤完之後 老媽說我的砧板破了 我也是一下子就明白怎麼回事
一定是藍儂洗完心不甘情不願丟過去 掉到地上就破了
當老媽說時 我故意說 怎麼會破 剛剛還好好的
我看藍儂一副不關他的事 我就是要看老媽怎麼講
只見她說 東西用久了 本來就會壞 她連藍儂弄破的都不敢講 東西無緣無故會破掉 哈哈
一個快50歲的人 行為舉止就像小孩子一樣不成熟沒有擔當
這樣的人格遺傳給他的小孩 金孫完全遺傳到他的個性
我在想 將來哪一天 如果藍儂有求於我 一定也是老媽替他出面
這個時候 我一定要鐵下心 不可以同情那個垃圾
以前我們家對叔叔多好 結果呢 藍儂也是有這個性格
第20週 1090510~~1090516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星期一 玉井老鄉長庭園餐廳

1090510(星期日) 到玉井
1090511(星期一) 到玉井 老鄉長庭園餐廳
1090512(星期二) 楊家國術館
1090513(星期三) 到玉井
1090514(星期四) 統一牙醫 楊家國術館
1090515(星期五) 到玉井
1090516(星期六) 在家休息
---------------------------------------------------------------------
本週騎乘次數:0次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我的去意越來越堅定 和藍儂之間的裂痕也越來越大
田慧珊說 現在有老的當藍儂的靠山 他可以不甩我
最好以後也維持這樣 否則有朝一日若有求於我 我不會客氣的
如果要借錢 不是不可以 一定要拿東西來抵押 要把場面搞得這麼難看 我就奉陪到底


1090510 星期日
今天在菜市場倒是沒有特殊的情況發生 一切似乎都很和平 也比我預期的時間早一點收攤
收攤之後 我打算開車過去玉井
一方面是開車輕鬆一點 另一方面也是油價要上漲2元 可以省一點錢
已經兩週沒有施肥 因此到田裡第一件事就是先施肥
不過還是有拖延到一點時間 因為實在太熱了
新聞說 今天玉井的平均溫度是36.9度 另外南化和楠西氣溫也都很高 那是盆地效應造成的
我也是大約快3點才開始工作 施完了肥 開完了水 一樣先套袋
第一次先套70顆 套完也差不多4點半了 然後採果邊套袋
採果的情況一樣不好 大約只採了二十多顆 不過套袋總共也差不多110顆 這就是一個循環
現在每次去採果雖然不盡理想 但套袋都有超過100顆 也只能期待了
全部做完大約就6點了 說是有鋒面要來 雲層有點厚
所以6點左右天色就開始暗了 收拾一下東西準備打道回府
我想說明天應該還會來 但不確定幾點過來
所有的芭樂套袋已經套光了 如果太早來就沒有套袋 因此我想先去買起來
我還是到寶山肥料行 今天一組套袋又更便宜了
上次買410元 今天只買395 所以我一次買兩組
另外一號和43號肥料也各一包 兩包肥料和新化比起來只差10元
所以肥料也不一定要在玉井買 但有買有便宜 都弄好之後 回程再去左鎮加油
那裡比較沒人 440公里加了45公升800元 以後就沒有這麼便宜的了
回到家也7點多了 洗完澡讓阿娟幫我擦藥 結束今天的工作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11 星期一
今天中午我們要聚餐 為了打發時間 我和阿娟也要先到玉井套袋
在丹丹買了早點到玉井再吃 我總共套了130顆
快到12點時 把水放到田裡 然後聚餐時就開始裝水 等到要回家再來關水
今天我們到老鄉長庭園餐廳 之前有聽過但不知道在哪裡 估狗之後才知道也在虎頭山
虎頭山另外兩家比較有名的是綠色空間和瑪沙露 老鄉長是在最後面
經過那兩家看到生意超好的 連星期一車子也停很多
相對的 老鄉長連我們在內只有3桌客人 但好處是 比較沒有人打擾
因此若有機會再去 我還是會選擇老鄉長 東西也比較便宜
我們聚餐時間從下午1點到5點 感覺我們都很有話題可以聊天
只是有時候李建功喜歡答非所問 有點討厭 不過大致都還好
關於農舍違建 我們決定如果通不過還是照蓋 頂多就讓他們罰錢
如果一年罰6萬 其實也相對划算 比起土地的差價應該可以蓋過去 當然一切合法最好
我不像阿娟那麼樂觀 也希望一切就如同阿娟預料
聚餐結束後 我們到田裡 剛好水已經9分滿 關掉剛剛好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12 星期二
早上老闆還說中仔只叫3桶 我說 才第一天應該可以不用這麼保守
果然今天就賣不夠了 12點就回到家
因為下午想要去喬肩膀 因此中午就沒有出去
2點多去楊家國術館 人真的好多 我差不多前後花了一個小時 但喬過之後 肩膀真的比較不痛了
星期四再去一次 希望可以消除疼痛 擦傷的部份也好得差不多了
這次的教訓會讓我更愛惜自己 也會對自己更好一點
有好吃的好玩的 就不要再省那麼一點錢而委屈了自己


1090513 星期三
最近真是犯了小人 想起來老天爺對我也實在很不公平
我這樣苦幹實幹 換來了許多雖小 甚至還出車禍 那個畜生混吃等死卻是一派輕鬆逍遙自在
就好像今天 我把它要殺的魚肚丟錯臉盆 它就把刀高高舉起
是怎樣 想殺人嗎 它也沒那個狗膽
我越想越氣 也跟著用力斬魚尾 它還出聲諷刺一下 不過後來的確有乖一點
狗養的畜生就是欺善怕惡 它老婆已經被它逼瘋了 現在還用這招對付我
只不過老的現在都站在它那邊 我有冤也無法申訴 最後只能求去而已 但我要看它最後的報應
老天爺啊 那怎麼不張眼看看 難道沒有天理了嗎
農舍的問題我看是沒有指望了 連找民意代表都沒用 但還是要蓋
不離開這裡 我看下一個發瘋的人是我 一年罰6萬 我們應該還負擔的起
今天去玉井 也是千篇一律的工作 有點無力感 包了140顆又怎樣
我只有一點小小的奢求 只想蓋好房子搬過去 這點心願還不讓我實現嗎


1090514 星期四
昨天回到家 田慧珊竟然傳賴給我 她知道我受傷的事 原來是藍儂跟他講的
由此可知 藍儂又跑去她那裡取暖了
田慧珊說藍儂沒講我什麼 當然沒什麼好講的 除非是無中生有
不過 我也對田慧珊的印象又打了折扣 我知道又一個被藍儂洗腦的了
藍儂最擅長裝可憐 裝無辜 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偏偏就是有人相信
難道這些人會比我更瞭解藍儂 最主要是無關他們的事
他們以為立場很客觀 殊不知他們已經被藍儂帶偏了
無所謂 那些人也無關大局 就當成茶餘飯後的閒聊吧
下午去了一趟統一牙醫 因為上次補的牙齒好像有點脫落
現在越來越覺得這些牙齒很重要 如果有一丁點差池 就要趕快看醫師
也再去了一趟楊家國術館 希望可以徹底把肩痛的問題解除
恬恬終於又找到工作了 下個月1日開始上班
我滿擔心她變啃老族 我倒不在意她有多少薪水 有工作就好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15 星期五
忙完早上的工作後 難得藍儂今天沒有鬧我 我絕對不相信他轉性了 只是今天沒有鬧我的理由吧
中午要去玉井時 路上感到有點疲倦 於是先找地方休息
我發現格噶瑪噶居寺的停車場不錯 有地方可以坐又有樹蔭
休息一下抽根煙 精神都恢復了 直接到玉井
今天重點就是套袋 先套了100顆
由於李建功下週一不去合歡山了 有可能我們會自己去 所以我決定來割草
最近很少下雨 草長得很慢 我花了一個多小時就割完一半了 剩下那一半星期日應該可以割完
不久開始下雨 我也快馬加鞭弄好後直接回家
為了預防半路下雨 於是我把雨衣先拿出來 放在後架
騎了快到左鎮 前面一片濕漉漉 我從照後鏡看到一輛連結車和一輛小轎車直駛過來
因為不久前剛車禍 我對這個很敏感 所以我就放慢速度向右靠
就在這個時候 小轎車搖下車窗 一個很漂亮的小姐拿著我的雨衣 問是不是我的
我回頭一看 我的雨衣已經不翼而飛了
對於這個舉動 我感到非常溫暖 連連道謝 那個小姐也說不用 那個聲音真是好聽
她拿給我後 她們的車立刻回轉往玉井方向駛去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玉井人
雖然在家 我屢屢受挫 但外面還是有溫暖 值得安慰
今天採果情形不好 只夠自己吃吧


1090516 星期六
幾天下來藍儂比較沒有在搞小動作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田慧珊的影響
不過以我瞭解的那個人 應該是不會受到什麼人影響 很有可能是他心情比較好的關係吧
收完攤之後 沒什麼事 下午就休息一下好了
下個禮拜開始 晚上要恢復夜騎了 白天盡量不要去騎車 看手臂上的傷痕 還滿恐怖的
第21週 1090517~~1090523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星期一 壽司郎午餐

1090517(星期日) 到玉井 割草
1090518(星期一) 到南投折返 壽司郎午餐
1090519(星期二) 下雨 在家休息
1090520(星期三) 到玉井
1090521(星期四) 下雨 在家休息
1090522(星期五) 到玉井 接宛靜回家
1090523(星期六) 到玉井
--------------------------------------------------------------------------
本週騎乘次數:0次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隨著罷韓之日慢慢逼近 我對這個議題實在無感
在我感覺中韓沒當上總統 對我來說 他是否繼續當高雄市長 我都無所謂了
甚至我認為他故意讓罷免案成真 這樣他就可以擺脫高雄這燙手山芋
與其在高雄當市長仰人鼻息 倒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
如果罷免案成真 那他和高雄就可以一刀兩斷 也不會再有人說他欠高雄什麼什麼
以後去選黨主席 統一內部 這樣才能進一步謀取大位
內部若無法統一整合 前車之鑑為期不遠
但不管韓國瑜做什麼決定 我一定是挺到底的 這點毫無疑問


1090517 星期日
每天到菜市場 藍儂看到我的車進來了 總是要拖個幾分鐘才願意起身
似乎只要在老闆到之前站起來就可以 絲毫不把我放在眼裡
也無所謂 這就是他的風格 能混就混
今天的工作很忙 當我在後面忙著這些雜事 前面又一直在叫我做這個最那個
當我在殺土雞城的鱸魚時 老媽又在叫土雞城來了 有沒有在殺鱸魚
我聽了就很火大 口氣不太好的應了 不要叫了 我都已經在做了
老闆聽了很不爽 說我講話”刺牙牙”
我承認那個時候我的口氣的確不太好 但應該不到刺牙牙的地步
誰都知道在菜市場最俗仔的就是我 只要不被罵我就偷笑了
說到口氣不好的事 我們的金孫是否口氣也不是很好 有聽過老闆唸過他一句嗎 沒有
聽說前幾天老闆的手被刺傷了 而且已經發炎
老闆回去之後 老媽打電話叫阿娟陪老闆去新化分院掛急診
當時我就很生氣 為什麼不叫健仁 健仁沒事在家 而阿娟才剛回家就被叫去出公差
這分明是吃人夠夠 你們對健仁處處容忍 結果換來人家對你們的不諒解 值得嗎
後來老闆是自己去 早知要自己去 何必要叫人陪
最後就是他們家兩個金孫到菜市場拿菜 看老媽一副獻殷勤的模樣 實在很看不過去
兩個傢伙大剌剌的坐在機車上 老媽就幫他們忙進忙出
唉 由此可知 我們這一家是遠遠比不上他們那一家
還能說什麼呢 只好把該賺的錢賺到手 其他的就各安天命 反正我們是沒人疼的小孩
我是真的很不服 若這些事情要靠時間來考驗 我想我會先瘋掉
有時候 我真的很恨他們 完全是非不分 做錯事的是誰 好像做錯事的是我們 天理何在啊
照這個情形看 以後蓋房子只能全部靠自己了
收攤後到玉井已經快3點了 看來昨天玉井下很大的雨 下面的工具室裡面都是泥巴
稍微整理一下 趕快去割草
還好天氣還算不錯 總算全部割完 明天就可以按照計劃去合歡山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18 星期一
今天和阿娟計劃要去合歡山 還好李建功他們不去 我們可以慢慢來
之前就已經知道合歡山降雨機率很高 但那不是我們的目的 我們只要有出門就夠了
去阿文那裡吃完早餐就出發了 在車上我們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什麼都可以聊
現在可以聊天的人就只有阿娟 就連父母也無法敞開胸懷 我感覺我好像不是這一家的人
不過車子開到南投就開始下雨 看到這個情況 我們就打道回府
去不成合歡山也無所謂 因為我們有出來就好了 那剩下的時間就好好利用一下
先去玉井拖一下時間 然後約好恬恬等一下去壽司郎吃午餐
一開始真的覺得壽司郎不錯 但越吃越覺得不怎麼好
醋飯根本不是醋飯 還是用模具壓的 筷子挾起來就散掉 東西又很貴
但是看到恬恬吃得很開心 偶爾踩一下地雷也沒關係了
吃完午餐 我們到愛買逛逛大賣場 看了好多以後我們要買的東西
其實也不錯 買了一些熟食回家吃
現在假日盡量不去大莊家了 很沒意思
就我和阿娟車子開了 隨便到山上找個地方坐坐 這樣也可以很消磨時間 要一直到我們的房子蓋好為止


1090519 星期二
早上發生一件令人髮指的事
老媽當時送貨去給陳仔 老闆在前面踩到烏鰡的尾巴滑了一跤
藍儂就在他身後 卻一動也不動 我叫藍儂去扶一下老闆 它竟然充耳不聞 完全不當一回事
後來老闆自己慢慢爬起來 我對這件事非常生氣 我真的很想當爪扒子
但是後來想想 我當爪扒子老媽會當一回事嗎
很有可能她會替藍儂開脫 幫它找理由 到最後換來我的不爽而已
反正老闆也沒事 我就忍耐吧 再做也沒多少日子了 以後讓他們自己去體會
藍儂這個舉動和畜生有什麼不同 就算不是自己的父親 看到一個老人跌倒 難道一點同理心都沒有
喔 對了 畜生是沒有同理心的 它們想到的 永遠都只有自己而已
畜生以後不要落在我手裡 不然我一定給它們好看
下午我去楊家國術館回來 正好遇到老闆和老媽從新化分院回來
問我去哪裡 我說去喬肩膀 肩膀還很痛
我自認沒有什麼不妥 但兩個在樓下不知道在批評我什麼 總之 絕對不可能是好聽的話
我怎麼那麼悲哀啊 做什麼說什麼被誤解扭曲
我到底是不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 甚至我和阿娟在他們心目中到底是什麼
我們兢兢業業的過日子 也不會去逾舉做不該做的事 但為什麼總是受到這樣的待遇
真的很傷心 我真的要離開了 我無法再待在這裡了
恬恬如果可以工作順利 繼續住在這裡應該沒問題
之前我擔心恬恬沒有工作 住在這裡可能會遭白眼 她有工作 我就比較沒有後顧之憂
將來我離開了 看你們怎麼辦 走著瞧


1090520 星期三
早上藍儂又在那裡哼哼啊啊 我一時興起一把無名火 真想當場就一走了之
但是我的理性還是戰勝感性 現在還不到時候 先忍一忍 至少要拿到津貼再說
現在就攤牌 只是便宜了那個龜孫子
早上有下一些雨 我還在猶豫下午要不要去玉井
收攤時雨停了 甚至太陽也出來 那就趕快去玉井吧 已經好幾天都沒採果了
一路都很順暢 到了玉井之後 先來採果 免得等一下下雨
採果的情況還不是很好 因為有下雨 也有不少顆爛掉 但比起去年已經算是好很多了
採完之後就下去套袋 才套不久就下起雨來 這時還套不到40顆
心想今天算是做白工了 回到工具室躲雨 順便玩個手機 大約半小時雨停了
連忙把100顆套完 心情總算比較篤定一些 至少有100顆了
看看時間應該可以再套一些 所以又套了50顆
這時已經5點半了 今天的天氣實在很適合套袋 因此最後再加碼20顆
總共今天套了170顆 這個成績我已經很滿意了 而且也採了半籃的芭樂 回程也一路無雨
回到新化之後心血來潮 想去難難那個龜孫子 結果它的摩托車不在外面
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牽進去 還是跑到外面逍遙去了
看到這個雜碎這麼輕鬆 我實在很不爽 他下午根本不需要補眠 可以去玩一個下午 和我領一樣多錢
試問 有天理嗎


1090521 星期四
老媽說我的肩膀如果還是會痛 那就去給醫生打針吃藥
我靈機一動 醫生開的藥不外是肌肉鬆弛劑 而這些藥我還有一大堆
阿智買的 上次膝蓋受傷也還很多 所以我先吃阿智買的藥
昨晚吃了 今天早上起牀就有感覺好很多了 穿衣服感受最明顯
也許老媽說的對 去喬肩膀又拉又扯 搞不好有反效果也說不定
反正既然有比較好了 那晚上就再吃一次
一整天都下雨 沒什麼事可幹 早點睡覺早點休息吧


1090522 星期五
開始出現爆炸性的豪雨了 已經連下幾天 可是還不見趨緩 應該還會下個好幾天
從菜市場收攤回來 我就決定今天還是要去玉井看一下 不過這種天氣只能選擇開車去
因為宛靜今天要回家 所以我就去一下玉井快閃回家 順便去火車站載她
到了玉井一看 果然災情慘重
我到了工具室一看 滿地泥濘慘不忍睹 拿著鏟子稍微清除一下
我相信不久後又是滿地泥濘 只能等天氣好轉再清理了
我沒有看到大量的泥沙跑進來 但水一直進來
我研判 那些泥沙應該是隨著雨水流進來而堆積下來的 我又到上面停台看一下
我的天啊 上面平台被沖刷出幾個大洞 其中有一個是這次大雨被沖出來的
這些泥沙伴隨雨水流進工具室 以後可有的頭痛了 但目前沒辦法處理
在玉井待了半個鐘頭 我又趕赴新市火車站載宛靜 火車誤點了快20分鐘
不過我們在車上聊天 滿好的 感覺宛靜有把我當成朋友 這點我感到很安慰


1090523 星期六
昨天菜市場的電話壞掉 這個業務是藍儂負責管轄
和電信公司連絡好 到了下午3點人家來修理 藍儂卻不聞不問 連通知老的也沒有
以他的說法是 外面雨下那麼大 要怎麼去菜市場
屁啦 這絕不是理由 他就是不想管 就算沒下雨他也不會去
毫無責任感 反正他認為天塌下來還有老的在撐
所以今天我看到一件奇事 就是兩老一直在唸他 這是我看到唸最兇的一次
連他找小三都沒看過兩老唸這麼久 足足有10分鐘以上
也是啦 兩老不會在我面前唸他和小三的事 要給他顧面子
但是電話不通這件事 就關呼兩老的事 他們忍不住啦 才會在我面前唸他
不過看藍儂似乎很淡定 反正唸完之後就船過水不痕
今天整天都沒有下雨 生意也比平常好很多 所以也很早就收灘
收攤之後我要去玉井 因為明天我想載宛靜回去雲林 怕半路下雨 所以我開車去
一來比較輕鬆 二來我覺得今天有點累 開車比較安全 現在要對自己好一點
首先我先施肥 然後再來採果
採果情形還是不好 大概還要再半個月以上才會有比較好的收穫
都弄好之後 才上去鐵皮屋吃便當 吃完便當看一下手機 還是要下去套袋
因為到處濕搭搭的 我想套60顆就好了 這樣也可以早點回家
下過雨之後 螞蟻和蚊子開始大量滋生
光是在套袋過程就被螞蟻和蚊子猛攻 被咬了不知道多少疤 不過我還是堅持把60顆套完
看看沒什麼事 就可以早點收拾東西回家 明天也可以載宛靜回去
如果星期一天氣好 再到田裡做一下
第22週 1090524~~1090530 本週騎乘里數:57公里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星期日 送宛靜回雲林

1090524(星期日) 雲林斗六
1090525(星期一) 到玉井
1090526(星期二) 中午:新化繞圈X5 夜騎:下雨沒騎
1090527(星期三) 到玉井
1090528(星期四) 中午:關新繞圈X2 林明輝診所 夜騎:沒騎
1090529(星期五) 到玉井
1090530(星期六) 在家休息
----------------------------------------------------------------------------
本週騎乘次數:2次
本週騎乘里數:57公里

那天宛靜在家 說老爸如果你退休 將來我養你 聽到這樣的話 心裡好窩心
雖然我們不需要靠她的錢的日子 但這種話聽起來就是舒服 這樣的話恬恬就說不出口
出了社會 會做人比會做事重要多了 可能她們現在無法體會
別說她們了 光是我也不一定做得到
但沒關係 這種事是與生俱來 全靠自己慢慢體會
比起我們家的女兒 龜孫子那一家可能永遠永遠都感受不到
一個不幸福的家庭 所有人都是自私自利 怎麼會有幸福的感覺
這點龜孫子那家是不可能和我們並駕其軀的 永遠都不可能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24 星期日
今天生意也不錯 而且一整天都沒有下雨 所以17桶魚幾乎賣光了
我沒有問還剩多少 但我知道應該剩的不多
昨天已經有去玉井施完肥 所以今天並沒有打算去玉井
因為我要載宛靜回雲林 順便我們一家人來聚餐一下
沒有其他閒雜人等 我們吃起來也比較開心
兩點回到家 洗完澡後還小睡片刻 5點左右出門 到了6點多到斗六
她們想去上回那家牛排館 但沒有訂位 看到外面一堆人在等 我們就近找一家簡餐店吃
這樣就消磨一個多小時 吃完已經8點多了 送宛靜回宿舍之後 我們也就回家了
宛靜回家的次數還真少 將來我們若搬去玉井 其實也沒差 我們可以配合宛靜回來的時間


1090525 星期一
早上4點起來 一時之間還在猶豫不決 想去玉井又不想去玉井
到了6點起來上廁所順便刷牙洗臉 決定去了
老的已經出門 阿娟還在睡覺 就趁這個四下無人的機會出去吧
先去小叮噹和林媽咪那裡買早餐和午餐 到了玉井吃完早餐 已經7點半了
若是平常這已經太晚了 還好今天早上算是陰天 比較不會那麼熱
前幾天才下過雨 所以不急著澆水 直接下去套袋
先套100個 天氣不熱做起來很順手 但沒過多久就開始感到熱 套袋也是會流汗的
套完100顆已經快9點半 稍微休息一下再弄60顆
實在很累又很熱 差不多11點就收工 本來的陰天轉變成大熱天了
到上面鐵皮屋休息吃飯糰 看WTO姐妹會
到了快12點 怕手機沒電 只好再下去套袋 今天出門沒帶電源線是一大錯誤
日正當中也實在是很熱 應該要裝冷氣才對
不久後應該會裝 而且一定要裝 除非近日我們的農舍申請過關 但是很難
再套90個湊足250顆 3點再休息一下 然後採果邊套袋
今天採果情形有比較好一點 採了一大籃 因為最近都套滿多的 所以慢慢會多起來
差不多又套了50顆 總共今天大約套了300顆
回家前和隔壁陳先生聊聊天 那些比較黃的和小顆的都給他
剛好那些是我不想要的 這樣一兼兩顧摸蛤仔兼洗褲
6點回家 本想去和潘先生聊聊天 想想還是算了 早點回家才是王道
6點出門6點回家 我的假日生活也很忙啊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26 星期二
昨天熱得要命 今天又開始下雨了 而且是那種豪雨等級的
看到這樣的情形 我就擔心玉井的狀況
以前出現這樣的大雨 玉井也都還好 從今年開始工具室就出現土石流
若將來農舍蓋好 下一個要解決的就是工具室 但目前就先不管它
龜孫子今天表現的很乖 沒有鬧我 菜市場的工作也很順利告一段落
接下來我面臨要不要去騎車的事 已經一個月沒有騎車了 體重也有增加的趨勢 看來我的抉擇到了
本想等到下週剛好是6月1日才開始 但是這又有什麼意義 還是就今天開始吧
前方的烏雲還是密佈 不可以騎太遠 還是新化繞圈保險一點 也不要求多 騎5圈就好
其中也騎到統一社區後面 最近那裡有個荷花田很紅 所以其中一趟也騎到那裡看看
花期已經過了 不過我對賞花其實也沒什麼興趣 有來過就好
下午在家 很想去誠大診所看看肩膀 可是又很想睡覺 還是先睡覺好了
下午3點我就去睡了 好久沒有這麼早睡了
晚餐時又下起大雨 因此夜騎也就取消了 看看電視休息


1090527 星期三
早上要出門前又開始下雨
今天在岡山很不順 老闆買東西東忘西忘 回到菜市場已經5點多了
有半桶虱目魚沒有刮鱗 這個工作自然落在我頭上
當我在底下刮鱗 龜孫子把蚵仔用力一推 剛好掉到我底下的桶子 濺起的水花剛好都噴在我臉上
我當時就吼的一聲 沒想到龜孫子竟然不甘示弱對我嗆聲 說它不是故意的
幹 那我就活該 是不是故意的 大家心知肚明
那種人小鼻子小眼睛 只敢做這種小動作 當場我嗆回去
我瞄到老闆露出一股無奈的神情 不過老媽還是有意為它開脫
算了 不要跟那種人計較 它是在累積別人恨它的本錢而已
接下來好像若無其事在唱歌 因為我已經釋懷 沒有受到它的影響
老的有龜孫子這樣的兒子 日後還有得頭痛 那顆不定時炸彈什麼時候會爆炸 大家拭目以待
沒有用的龜孫子 想離婚又不敢 想復合又不要 它這輩子有得折磨了
老的再做也沒多久了 敲條的時間也不長了
早上的雨8點多過後就沒下了 一直到中午都沒下 當然我也要去玉井
今天有比較早收攤 大約12點就出發了 到了玉井看到工具室果然不出我所料 慘不忍睹
只好先大致清理一下 剩下的以後再慢慢弄 然後下去套袋70顆
但過程很不順 下過雨螞蟻和蚊子很多
光被螞蟻就不知道咬了多少次 還有蚊子也一起來捧場 耐著性子慢慢包 也順便採果
今天採了一籃也包了大約140顆 差強人意
現在這些工作都只是做好玩的 將來搬過去 我也要做好玩的就好
芭樂到時候也不知該怎麼賣 到時候再看看吧
晚上吃飯時 老媽照例躺在沙發上睡覺 我故意小聲對阿娟講早上龜孫子的惡行惡狀
果然才一講 老媽就抬起頭 就是專門要講給她聽
雖然沒什麼用 但至少可以一吐我心中之不快
她有點同情健仁 認為健仁的病很重
但我還是覺得那有點是裝出來的 不完全是自己無法控制
說它這個禮拜回台中 去告它哥哥未盡撫養老父之責
從去年聽田慧珊講到現在 已經快過一年了
如果那個時候就開始打官司 那官司費應該也花了不少了吧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528 星期四
現在芭樂好難賣 以前4~500元的芭樂很早就賣光了
現在只3~400的芭樂卻要賣到中午 還差點賣不出去 只因外面水果種類太多了
早上經過那個龜窩 看到裡面的燈亮著 我就有預感健仁應該回來了 果然車子在
我忽然想到 健仁回去告它哥哥未盡撫養之責 那以後會不會換我們去告它們未盡撫養之責 很有可能喔
看它們只要財產不要照顧 就很有可能
雖然我和阿娟早已有了覺悟 但時間未到什麼事都很難說
最主要是現在大家都不顧情面了 日後法院相見 也是很有可能
今天不用去玉井 天氣也還不錯 所以來騎個關新繞圈
還是要多少保持運動 即使回不到過去 但能持續運動就好
下午受不了肩痛了 想起老媽說誠大診所不錯 因此我下午就過去
剛好今天星期四下午休診 我既然都出門了 不然隨便找間診所看看好了
想到很久沒去林明輝那裡 這家診所以前是我最常去的 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去
今天一看 整間診所冷冷清清死氣沉沉 看到林明輝本人 變得老態龍鍾
而且連看也沒看 只問我那裡不舒服 然後就打針包藥
我想這樣的診治方式 沒有一個病患可以接受 難怪沒有人要上門
不過 先生緣主人福 說不定打了針吃了藥 我的肩痛會好也說不定
晚上吃完飯已經快9點了 又陷入天人交戰
後來感情戰勝理智 而我又想看老中醫 因此就沒去騎了
其實騎不騎倒也不是那麼重要 人家說 過了50歲 人生已經過完一半 就應該隨心所欲
好吧 想騎就騎不想騎就不騎 就不要勉強自己了


1090529 星期五
一整天的好天氣 一直到收攤時才下雨 而今天正是到玉井的日子 我就開車去好了
也要對自己好一點 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
到了玉井一看工具室還好 沒有太多災情 下去套袋先套70顆
現在該套的也差不多套完了 沒套到的大多被蟲咬了 所以也沒多少好包 就加減包一下
也採了大約半藍芭樂 總共今天大約套100顆
本來我打算到了4月底左右就該給芭樂剃頭了 後來想說還是繼續包吧
去年賣的情形還不錯 結果我算是大錯特錯 現在芭樂超難賣的
而且高溫多雨 蚊子和螞蟻特別多 病蟲害也多
其實這在去年就已經知道了 但我就是鐵齒 現在陷入進退兩難
不過木已成舟事已至此 也只能再向前邁進 有什麼計劃和打算 都看明年了
因為現在不加減包一下 日後中秋節過後 我就沒有芭樂可賣了
我一直很期待去年芭樂的好價 希望今年到那個時候 我也有芭樂可賣


1090530 星期六
現在芭樂真的不好賣 連200元芭樂也賣不完 真的很無言
今天生意很好 很早就收攤 若不是龜孫子一直在拖時間 可能我們可以更早下班
我去農舍回來 剛好王大也來了 好久沒看到這號人物
我回來之後 我和王大聊得好好的
忽然龜孫子蹦出要約他去爬蓽路山和羊頭山單攻 還講得超大聲的
以我對它的瞭解 它是故意要講給我聽的 好笑我沒辦法去
另一個就如它所說 已經太久沒有人誇它了
我後來私訊王大叫他不要跟它去 其實我有點後悔
如果王大不想去自然不會去 如果王大想去 那我又落人口舌了 搞不好王大還會講出來
但既然都做了就做了 也沒辦法改
收攤之後不想騎車 隨心所欲就好 吃吃飯看看電視 耍耍廢也不錯
第23週 1090531~~1090606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星期一 杉林溪一日遊

1090531(星期日) 到玉井
1090601(星期一) 杉林溪一日游
1090602(星期二) 誠大診所
1090603(星期三) 到玉井
1090604(星期四) 在家休息
1090605(星期五) 到玉井
1090606(星期六) 在家休息
---------------------------------------------------------------------------
本週騎乘次數:0次
本週騎乘里數:0公里

這個禮拜最重要的事就是韓國瑜的罷免案 現在開票了 結果也如預期那樣
不過我個人的解讀是 韓國瑜是故意被罷免的 這個市長現在一點意思都沒有
反正中央也會一直卡韓 與其落個一事無成坐實草包的下場 不如歸去
但是下台也要下的漂亮 自己辭職那是不可能的 光是背負落跑之名就夠受了
剛好有這個罷免案 算是天助也
這樣一來高雄人就沒有理由說韓國瑜欠高雄什麼的 也可以和高雄人徹底劃清界線
我覺得韓國瑜下一步就是要潛藏休息 有朝一日再出來選黨主席 才有再登大位的可能
反正現在的政治人物我只信服韓國瑜一人 不管將來他做什麼決定 我會支持到底


1090531 星期日
結束菜市場的工作後 我還是要到玉井
說實在的 今天真的有點累 本來想要開車去
但是後來想想還是騎機車去好了 我想說如果累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 先休息再騎
一路上我就唱歌提神 也很順利到玉井
天氣實在很熱 我在鐵皮屋吃完便當 休息一下 已經快3點了
先下去施肥 開水 看一看小芭樂可以包的也差不多包完了
於是我就邊採果邊套袋 只採了半簍也沒套多少
今天就真的覺得我們買這塊地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當然過程我非常抱怨 可能要一直抱怨到農舍蓋好為止
既然沒什麼工作可做 那下次來就是要割草了
回程騎到哪拔林 看到聰明在路邊划手機 於是我停下來和他聊天 給他幾顆芭樂
其中讓我最有感的就是 他說 如果過勞的話 那就乾脆不要運動 讓自己多休息
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 像我中午出去騎車 根本一點運動效果也沒有 只是讓自己更累而已
聊了大約10分鐘 已經快7點了 還是趕快回家吧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601 星期一
原本計劃今天到杉林溪 但4點起牀之後就一直在看手機 一度還不想出門
到了7點左右 恬恬要去上班了 我還是在看手機 一直到9點半 我才決定要出門
之所以會9點半才出門是想到溪頭之後 先吃飯再去走走
大約11點多 到我們預定的阿成小吃午餐 也差不多就是那樣的菜色 說不上特別 但還是滿好吃的
吃完之後 我們到銀杏森林 那是在羊彎那裡 會來這裡是想把樟空崙山撿起來
但是天公不作美 一到銀杏森林就感覺有點要下雨的感覺 而我們又走錯路 來回走了幾次才到登山口
這時 我和阿娟都同時感到想要大便 已經開始下雨了 我和阿娟就撐傘想要繼續走
可是實在太想大了 於是我們兩個就在茶園解決 還好都沒人 解決完之後神清氣爽
但雨真的下了 山裡的雨是非常大的 幸運的是 我們已經回到路上
在附近躲了一下雨 我們回到車上 計劃下個行程
幾年前去過一次八卦茶園 很想再去一次看看
已經忘了八卦茶園有那麼遠 足足開了一個多小時 而且路況又爛
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 好失望的八卦茶園 比我們幾年前看到的狀況還差 失望透了
這個地方也許今生今世都不會再去了
下山的途中油也快光了 有點小擔心 回到竹山加滿油上路回家
今天就不去找宛靜了 星期五阿娟就要去參加她們的畢業典禮
今天我和阿娟兩人自由行 這樣也滿不錯的 說走就走 不用在意別人
如果今天有約別人 那就還要幫人家想節目 都煩死了
溪頭和杉林溪很適合夏天去 我們在那裡還要加一件薄外套
很難想像平地是這麼熱 而我們還要加衣服 所以以後沒地方去 就可以去杉林溪
晚上吃飯時 健仁竟然又來我家 說是拿茶葉來給老闆
每次它出現 老的都好像有點緊張 不過它還是很會做人 這點我們完全不是對手


1090602 星期二
今天龜孫子不知道哪根筋又神經錯亂 好像對我很不爽
我想王大應該不會出賣我 但是王大也不得不防
他根本沒辦法去爬山 我中計了
應該早就可以想像得到 我身處其中就亂了 這是我失策的地方 以後必須改進
今天很累 而且早上在岡山覺得胸好悶
看到自己的身體狀況又看到龜孫子的態度 我走定了 但是走要走的漂亮 也不能讓龜孫子太好過
中午沒有騎車 太熱也太累
下午去誠大診所看肩膀 我對這家診所也同樣沒什麼信心 走一步算一步了


1090603 星期三
收攤後到玉井 因為小芭樂也包得差不多了 這個禮拜還要割草 於是直接採果邊套袋
這次連70顆都沒套完 但也只能如此了 天氣實在是太熱 但該做的工作一件都不能少
大約4點開始割草 上個禮拜下過幾場大雨 草長得實在很快
若不是我時間不夠 其實割草也不會那麼辛苦
在中間割破一處水管 當機立斷修好 先割一部份 剩下的後天再割
然後再把芭樂做一些整理 今天總共採了55顆 算是比較好的一次
開始會越來越多 但是也越來越難賣
回到家裡看到大莊又在故弄懸虛 很明顯的是在取暖
我相信在群組裡大家都只是在話唬爛而已 所以我叫阿娟打電話給他 讓他心情好一點


1090604 星期四
本來工作一切都很順便 但是芭樂真的很難賣
這個季節水果太多了 芭樂又不是主流的水果 所以難賣 到10點左右還有一半乏人問津
不過這個時候出現兩個人 一個是阿助一個是小芬
剛開始是小芬跟我說話 我還以為是要來找我的 後來才知道她們是來找龜孫子的
原來龜孫子用樟木做了一些燈飾 小芬要過來買 她預計800要買 但龜孫子只賣她400
我是不知道行情啦 但是小芬對這個價錢很滿意
後來我又請他們跟我買芭樂 也買了100 另外又買一些魚肚 我們三方都有賣到 算是皆大歡喜的小插曲
收攤之後 本來想去騎車 但天氣實在太熱 不想騎
看到農業局寄一封通知過來 我和阿娟打開一看 我心裡早就有心理準備
果然是沒有通過的通知 也因為有心理準備 所以我並沒有太大的失落感
成也好不成也好 反正我都已經有想法 順其自然吧


1090605 星期五
看著這麼熱的天氣 我還要去玉井割草 心裡實在很掙扎
面對這麼難賣的芭樂 實在有點力不從心
我也不奢望賣個什麼好價 只要好賣就好 不然聽老媽碎碎唸也很不是滋味
騎到南183 離我的鐵皮屋還剩1公里 忽然下起大雨 我快馬加鞭趕到鐵皮屋
心想莫非今天白跑了 既然人都已經到了 就算天熱也沒關係 至少還可以工作
這個雨下很大 還好只下個幾分鐘而已
首先我先採果套袋 明天阿娟不在 老媽交待不要採太多 我也只採成熟不採不可的
而且還邊套袋 70個連同前天剩下的也都套完 接下來就是割草
現在割草這個工作 我已經算是駕輕就熟 只是要時間而已
其實我覺得割草也買有趣的 只要天氣不熱的話 割完草回家已經7點半了
剩下兩行多 星期日再割一下就好了
明天宛靜畢業 阿娟要去參加 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順便讓阿娟休息一下
不然看到健仁過得那麼爽 我真替阿娟感到不平


1090606 星期六
今天阿娟不在家 有時候老媽會叫金孫去站阿娟的位置
看他那副鳥樣 老媽竟然可以忍下去
忙的時候過去站一下 一張臉臭得像大便一樣
稍有空閒又回去坐在機車上 大部份時間也都是坐在機車上
這樣的年輕人還真爛 真的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大人都不講任其讓他我行我素 將來出社會怎麼辦
不要跟我講出社會就好了 一旦習慣養成 改不了了
這次罷韓 我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也就沒有得失心 我也恭喜韓市長重獲自由
第24週 1090607~~1090613 本週騎乘里數:67公里


1090607(星期日) 到玉井
1090608(星期一) 在家休息
1090609(星期二) 中午:文衡殿 夜騎:沒騎
1090610(星期三) 到玉井
1090611(星期四) 中午:文衡殿 夜騎:沒騎
1090612(星期五) 到玉井
1090613(星期六) 在家休息
--------------------------------------------------------------------------
本週騎乘次數:2次
本週騎乘里數:67公里

韓國瑜終於被罷免了 政治新聞可以暫時告一段落
不過這只是暫時而已 不久應該會再掀起一波高潮
民進黨搶了韓國瑜的菜攤 結果失去高雄 現在又搶了高雄 四年後台灣的老闆就要換人了
其實民進黨很笨 他們把韓國瑜困在高雄 量韓國瑜也逃不出他們的手掌心
現在縱虎歸山 以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1090607 星期日
阿娟今天就要回來了 所以還是金孫偶爾站在阿娟的位置 還是一樣非常不稱職
而且還發生一件事 就是阿琪要來拿魚肚 叫金孫過來拿
金孫人走過來一句不響 誰知道他要幹什麼
於是龜孫子問他什麼事 金孫回答的含含糊糊 龜孫子又問了一次
這下子金孫火大了 真的是用吼的 而且是對龜孫子吼的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是阿琪要來拿魚肚
由此可以預見 將來等金孫再長大一點 他和龜孫子之間的矛盾會越來越大 以後他們這個家可有得吵了
這也是一個因果循環 龜孫子怎麼對父母 將來它的金孫就怎麼對它 好戲可期
不止它和健仁之間 現在又多了和金孫之間
我雖然不樂意見 但也不反對 要是它那種人沒有報應 那老天爺也太不長眼了
收攤之後已經兩點多 我還是要去玉井 剩下一些草還沒割
我主要就是要去割草 這樣明年就可以不用去了
臨行前 老闆還問我現在要去玉井嗎 這是當然的 我不能因為晚收攤就不去
而且要讓你們看看 我已經做這麼多還得去玉井 相對龜孫子的空閒 看看你們心裡做何感想
不過我知道我想太多了 他們心裡會有什麼感想?
連我車禍受傷也不見他們心軟 更何況這只是我的日常生活
多想無益 我還是去做我自己該做的工作吧
一整天都沒吃東西 也沒什麼胃口 只買了兩顆包子去吃 加上阿美一些炸物
到了玉井已經3點15分 我吃個東西休息一下就3點半了
我想先下去採果 不過只採到一半看見好像隨時會下雨 當下決定還是先割草吧
4點多開始割草 割到6點初 總算全部都割好 而且好運的是沒有下雨
於是我把剩下一半還沒採果的部份也採完了 差不多也採了三十幾顆
有好多都沒採 下個禮拜應該會有多一點 一直快到7點才收拾好準備回家
阿娟這個時候也準備從斗六回家 輾轉轉車 大約8點半 阿娟也回到家了
至於明天有什麼打算 目前完全沒有計劃 到時候再看看吧


1090608 星期一
今天是玉蘭生日 但這些陳年爛帳現在已經沒有意義
早上3點多就起牀了 在牀上賴到4點 躺不下去 於是起來坐在沙發上
不得了了 這一坐屁股黏住了 從早上4點坐到晚上7點 中間有回去睡回籠覺片刻
本來一度想起身到玉井看看 也是下不了決心 所以就這麼耗著 耗掉一整天的時間
雖然有時覺得買這塊地是個累贅 但這個時候就覺得還好有這塊地
將來退休後 如果覺得非常無聊 就可以下田走走看看摸摸
我也期待早日退休 就看我在什麼時機提出來
我可不想做到做不動才要退休 我退休後應該也也滿多事可做的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609 星期二
昨天浪費一天 原本想趁今天好天氣到玉井去一趟
這幾天又看到很多小芭樂長出來 如果去玉井還是有工作可做
雖然心裡想著去玉井 但我還是覺得應該要按表操課
所以玉井還是明天再去好了 就算明天下雨那也是天意
既然不去玉井 那就去騎車 還是要運動一下 時間關係可以騎到文衡殿 輕度的騎車真的滿好的
在回程時 不慎後輪破了 當時我心裡想討救兵 找老闆 許如意甚至田慧珊來相救
但是這些都太耗時了 尤其找老闆更是耗時 我想還是自救看看
工具和備胎都還有 唯獨CO2氣瓶我實在沒有把握
內胎換好之後 正如我所料 那個CO2的氣瓶實在太不給力了
正當徬徨無助之際救星出現了 一個騎士經過 問我要不要幫忙
我問他有沒有打氣桶 正好他有 於是借了他的打氣桶 我的問題界迎刃而解
以前我在路上幫過好幾個人 這次第一次接受別人的幫忙 心裡還是很開心
接下來就順利回到家 吃飯休息


1090610 星期三
今天就是覺得好累 感覺就是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
看著徐鼎淵和謝陽他們去爬南湖大山 有說不出的羨慕
我相信應該也有小萍 所以我要趕快退休退休退休
連日的雨勢今天停止了 伴隨而來的又是炎熱的天氣
本來想開車去 但後來想想還是騎機車去好了
反正現在我有選幾個休息的地方 如果想開車去就開車去
到了玉井差不多一點 天氣正熱 而我玩手機出奇的順 玩到差不多兩點才開始工作
我先套了80顆 連同上次剩的 差不多有90顆 套得我是筋疲力盡
所以以後不要太貪心 一次套50顆就好 套完休息一下再繼續
剛剛下過雨 蚊子倒是還好 最可怕的是螞蟻 一不小心沾到 咬得是又痛又癢
只好忍耐繼續做 終於套完時間也差不多4點半 接下來開始採果
現在採果正式進入量產階段 我雖然不想採太多 但也採了一大籃和中籃
整理完後有80幾顆可以賣 如果明天可以賣到750就偷笑了
回到家已經7點多 跑過去偵查龜孫子家
很好 龜孫子的機車不在家 很有可能又跑出去玩
但離奇的是健仁的車子也在 實在耐人尋味


1020318 遠征太麻里 賞花殘念再添一筆
1090611 星期四
我的芭樂終於碰到瓶頸 儘管我覺得這次的芭樂又大又漂亮 但是還是乏人問津
一早看到老媽就賣6顆50 我心裡實在很不願意 很想出言阻止 終究沒有行動
因為連6顆50都沒人要買 不是不想吃 就是家裡有很多
現在各式各樣的水果非常多 而芭樂並不是市場的主力
要等到中秋節過後 水果青黃不接時才比較好賣
最後今天只賣450 大約還剩20顆 只好明天再繼續了
每次老媽都叫我包少一點 問題是 我有什麼辦法包少一點
現在包的可都是3個月後才要上市的 誰知道到時候市場的需求
也有可能到時候供不應求 又可惜說當時沒多包一點
反正我做我該做的 市場需求就交給老天的安排吧
收攤之後 還是一樣往文衡殿移動 順順騎
也想找個人聊聊天 已經好久沒和人聊天了


1090612 星期五
今天真的感到有點累 而藍儂一直在唱歌 真想發作一下 但還是忍下來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 現在已經到了緊要的關頭 千萬不可前功盡棄
就在我忙著送貨時 才剛一進來準備殺魚皮 藍儂一聲不響東西收一收 就騎它的腳踏車回去了
老媽在後面打PASS 原來是健仁又發作了 幸好剛剛我沒有發作 現在有人代勞了
我很高興藍儂不在 雖然不能坐下來滑手機 但相對藍儂的機歪 我寧願自己一個人做
事情的緣委是這樣的
那個秀英打電話給胖孫 說健仁要發作了 要胖孫帶它去看醫生
而此時胖孫正在上課 於是胖孫打電話給藍儂 就這樣藍儂得到免死金牌
老媽叫藍儂載健仁去看醫生 臨行時 還交代藍儂下午要去安平載貨
不過到我們收攤為止 藍儂都沒回來
這件事 引起我心裡一些想法
秀英本來是應該要打電話給藍儂才對 不過她卻打給胖孫
可見秀英和藍儂的互動並不好 也許是受到健仁的影響 反正關係不會好就對了
面對這種狀況 胖孫應該是感到很討厭也很厭煩 為什麼它們夫妻的事要麻煩到他
可能也因為這件事而對藍儂懷恨在心 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藍儂搞出來的
所以它們父子間可能也無親情可言 胖孫甚至會恨藍儂 從他以前想拿刀殺了蘇琪就可窺見一二
這些事可以置之度外的是金孫 雖然他年紀也不小了 但在所有人眼裡都認為他還很小
胖孫也會覺得不公平 為什麼這些事都要叫他做
這個家庭起了很大的化學變化 我看是好不起來了 只能苟延殘喘
其實要改變真的不難 只要藍儂態度改變就可以改觀
但是以藍儂那種機八性格 它寧願和你玉石俱焚同歸於盡 也不會去改變它的態度
也許至始至終 它都認為這不是它的錯 既然不是它的錯 那何來認錯之說
好了 這件事餘波盪漾 還有後續 我們接著看
因為今天感到很累 所以我到玉井開車去
天氣那麼熱 雨要下不下的 更是悶熱難當 我在鐵皮屋休息了一下 然後先下去套袋
只套50顆就覺得做不下去了 勉強套完再來採果
今天採果情形還是不錯 已經進入量產期
就在我快弄完了 全仔在叫我 他要把金煌芒果給我 這次我向他買了兩籃 一斤才12元
我還沒有決定另一籃是否要送人 到時候再說
那個阿飛看到我們在講話 也過來打個招呼 我也送他一些芭樂 看他拿我的芭樂也是很開心
目前看來 我們這些鄰居都不錯 就只有黃太太那一家還沒搞定
大約6點回家


1090613 星期六
今天兩老終於忍不住 對金孫唸了兩句 但真的就是兩句而已
唸完之後金孫依然我行我素 還是繼續坐在機車上看手機 絲毫不把兩老的話放在心上
兩老也許投鼠忌器 就真的不再講了 很好 我就是要這個結果
老媽叫金孫把黃魚放上去 金孫竟然會嗆聲 說已經有6條了還要放
那個聲量那個口氣 如果是我兒子 我肯定不會善罷干休
口氣之差態度之惡劣 和龜孫子一模一樣
對於金孫的行徑 龜孫子視而不見 好像這不是它兒子
我覺得最大的轉變也是和老媽有關 她現在同情起它們一家 不問事情的根源 只是一昧的縱容
似乎只要它們相安無事就好 其他人受委屈都沒關係
只要龜孫子它們一家 還有老媽縱容的態度不變 我就不相信可以維持多久 我們等著看吧
不要說我心腸不好 如果有人和我角色對調 我想早就翻臉了
我現在不和它們翻臉 也許我也有責任 我並不是在姑息養奸 我也體諒老的確實為難
反正再過一些時日 我就要離開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到時候它們是生是死 完全和我無關
收攤後 天氣有點熱 我也有點累 所以還是休息好了 身體疲憊下去運動 也達不到運動的目的
  • 13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