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RAZZLE是誰呢?戳破文林苑懶人包

mcu_master wrote:
請教,是依據"路邊的浣熊法"之規定嗎?

那說王家...等等之類,按照您的標準,一樣適用嗎?


若依大大的邏輯:
檢察官不能先懷疑,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檢察官一定要犯罪者提供犯罪證據,才能辦案?
法醫不能先懷疑,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法醫一定要請死者自行解剖自己提出他殺證據,才能驗屍?


嘩,
我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
真的有人以為檢察官辦案是用「懷疑」的,
檢察官要懷疑特定對象需要的是「具體事證」,
不然為什麼他不會去懷疑我或懷疑你或懷疑其他走過地檢署的路人而是特定某對象,
因為特定對象靠的就是「具體事證」的輔助,
法醫看到一具屍體要做的不是先懷疑自殺或他殺,
而是檢查屍體狀態以及死亡原因這些「具體事證」再來推論自殺或他殺的可能性,
一切都要有「具體事證」才能推導至「懷疑」特定對象的階段,
沒有「具體事證」你要怎麼支持自己的推論。

那我在這邊請問你,
你對都更審議委員會的專業度以及是否依法行事保持懷疑的「具體事證」是什麼?

路邊的浣熊 wrote:
嘩,我今天真是大開眼...(恕刪)


前面幾樓的朋友都有貼判決書內容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不看耶…
「……本件業經台北市都更審議會進行第12次、第16次會議審議結果,均無認為有礙於建築設計及市容觀瞻之情形(見本院卷第283-290頁) ,經核該審議會於審議時,亦未見有基於錯誤之事實、未遵守法定程序及一般有效之價值判斷原則、或夾雜與都市更新因素無關之考量,揆諸前揭說明,本院就其審議結果,自應予尊重。」
截自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98年度訴字第2467號。

人家高等行政法院都確定文林苑一案的都更審議會並沒有「基於錯誤之事實、未遵守法定程序及一般有效之價值判斷原則、或夾雜與都市更新因素無關之考量」進行審核了,也就是說文林苑一案的都更審議程序沒有問題……那麼現在到底是在爭什麼呢?
路邊的浣熊 wrote:
嘩,
我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
真的有人以為檢察官辦案是用「懷疑」的,
檢察官要懷疑特定對象需要的是「具體事證」,
不然為什麼他不會去懷疑我或懷疑你或懷疑其他走過地檢署的路人而是特定某對象,
因為特定對象靠的就是「具體事證」的輔助,
法醫看到一具屍體要做的不是先懷疑自殺或他殺,
而是檢查屍體狀態以及死亡原因這些「具體事證」再來推論自殺或他殺的可能性,
一切都要有「具體事證」才能推導至「懷疑」特定對象的階段,
沒有「具體事證」你要怎麼支持自己的推論。

那我在這邊請問你,
你對都更審議委員會的專業度以及是否依法行事保持懷疑的「具體事證」是什麼?


再強調一次,個人是持保留態度,若您硬要解釋成所謂的懷疑,那在下也只能尊重。

既然,閣下要求在下提出所謂的「具體事證」,好吧,就如您所願。

1.目前林文苑現況,是否足夠成為所謂合理懷疑的「具體事證」? 以反推法則,應該如是。
2.以您舉出的 "法醫看到一具屍體要做的不是先懷疑自殺或他殺,
而是檢查屍體狀態以及死亡原因這些「具體事證」再來推論自殺或他殺的可能性"
,套用於上述1.的說法,得到的結果:

a.法醫看到一具屍體 vs. 民眾看到文林苑強拆現狀
b.要做的不是先懷疑自殺或他殺 vs. 要做的不是先懷疑專業的審議委員是否違誤
c.檢查屍體狀態以及死亡原因 vs. 檢查文林苑現行狀態及強拆原因
d.這些「具體事證」再來推論自殺或他殺的可能性 vs. 這些「具體事證」再來推論專業的審議委員是否違誤的可能性



這些懷疑王家所作所為的網友,以您的標準,應該如何處置?
老兄,應該換您回答在下的疑問了吧?


mcu_master wrote:
這些懷疑王家所作所為的網友,以您的標準,應該如何處置?
老兄,應該換您回答在下的疑問了吧?


所以這一個半月很多人提出很多具體事證,
如:判決書/都市更新條例/台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畸零地使用條例/陽明一小段捷運西側地籍圖等等,
拿這些事證來對照王家言行以及所提供的懶人包說法,
再加上拆除強制執行後王家一再於公開場合宣稱對於都更不知情,
但是判決書中法官早已對不知情一事提出駁斥,
更遑論call-in至政論節目中又改口為知情,
你要相信論證難以成立且說詞反反覆覆者,
還是以具體證據以及法條為基礎立論者?

懷疑王家者若是以這些證據推斷,
何錯之有?

處處迴護王家卻提不出法理支持,
對於王家言行與法令及行政程序矛盾之處閉口不談者,
要如何相信?

退萬步言,
開版提出PTT之RAZZLE發言,
即為凸顯出王耀德聲稱對於都更不知情一事之矛盾處,
雖然王家步知情說詞早已為行政法院駁回,
證明王耀德即為RAZZLE對本案並無任何實質幫助,
但可供感情上支持王耀德者思考自己支持對象是否值得便是。

mcu_master wrote:
再強調一次,個人是持...(恕刪)


不過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書都告訴你都更審議程序無錯誤與瑕疵了呢…
keithrandom wrote:
不過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恕刪)


可能會開始質疑一路下來的法官不專業或違法吧,
最後就是一切都是幻覺,
騙不倒他的。
這整篇看到現在......

萬一被都更 而你又不想都更 別遲疑

馬上找律師就對了 靠自己是不行的

有一大堆法條等著你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lcs673 wrote:
這整篇看到現在......(恕刪)


不只都更,
任何法律相關問題請洽律師,
覺得律師很貴也至少要去各縣市免費法律扶助諮詢中心諮詢。

lcs673 wrote:
這整篇看到現在......(恕刪)


法律只會保障懂法、知法且守法的人,
如果不懂法律,請專家協助才是最佳的策略,
自以為懂法結果瞎弄一通,最後損害到的也是自己的權益。

路邊的浣熊 wrote:
所以這一個半月很多人提出很多具體事證,
如:判決書/都市更新條例/台北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畸零地使用條例/陽明一小段捷運西側地籍圖等等,
拿這些事證來對照王家言行以及所提供的懶人包說法,
再加上拆除強制執行後王家一再於公開場合宣稱對於都更不知情,
但是判決書中法官早已對不知情一事提出駁斥,
更遑論call-in至政論節目中又改口為知情,
你要相信論證難以成立且說詞反反覆覆者,
還是以具體證據以及法條為基礎立論者?

懷疑王家者若是以這些證據推斷,
何錯之有?


若以汝之見,若轉換成: 這一個半月以來,此地反覆進行著某種相似以"合理懷疑"的文章探討王家? 所為何因?

個人猜測應該不會只是單純的想以: 苦口婆心、循循善誘、曉以大義...等諸如此類的方式,進行教誨鄉民,廣度眾生的善行之舉吧?

那麼,探討其真正目的,若想以這樣的方式,試圖想改變其已具有己見鄉民的認知,那可說是緣木求魚,難矣!
若非如此,可否請教,其真正的用意為何?

註: 應該不會連"猜測"都還要附上具體證據吧?

  • 41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