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死裡逃生經驗分享>原來被大車撞到第一時間是催油門不是停在現場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騎車行經台北市士林區忠誠路中山北路六段路口等紅燈,一方面是因為我本身騎車不喜歡鑽來鑽去,另一方面是因為忠誠路往中山北路六段必須兩段式左轉,就算費力鑽到前面也快不了多少,所以我就停在一台轎車後面,無意間瞄到正後方停了一台大車(後來才知道是水泥車),原本也不以為意,後來綠燈了,前面的轎車起步了,我也正打算起步,沒想到車尾突然遭受猛烈撞擊,心想:不會吧?後面的大車就這樣撞上來?難道他剛才紅燈停車的時候是閉著眼睛停的嗎?怎麼可能不知道前面有一台摩托車呢?我一面按住剎車維持平衡,一面要轉頭怒譙:阿你是沒看見有人喔?就在那零點幾秒的瞬間發現,不妙!根本煞不住,他壓根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趕緊回頭看大車駕駛,糟糕!根本看不到駕駛,因為駕駛座太高了,那他一定也看不到我,趕緊第一時間催油門,騎到他的視線範圍內,他發現我的存在,才開始踩剎車,話說如果剛才我是第一時間停下來保留事故現場,打算等警察來處理,那我一定是連人帶車直接被輾過去,現在也不會在這邊跟各位經驗分享......後來,也許我油門催大力了些,再回神已經到了機車待轉區,遠遠看到駕駛一面緩緩左轉一面看我人車無恙,就稍微抬了抬手,嘴形像是說了聲"歹勢"就開走了......這就是我學到的經驗,不管後面是什麼東西撞到你,跑就對了,你只有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其他什麼都不重要,命保住了最重要.
2018-04-20 20:19 發佈
我不是在檢討受害者唷,
只是騎車真的很危險,我自己停紅燈時,都會停在比較靠邊,
開車停在閘道等紅燈都一直看後照鏡,避免有煞不住的大車,
我還可以加速從路肩逃走,
命只有一條,多小心準沒錯
grjcat wrote: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恕刪)


防禦性駕駛的概念就是 先預期不好的狀況會發生 比如巷口會有三寶衝出 大車看不到人等等 然後提前做出迴避或改變
不好意思地提醒你 我一年至少會看到四五次大車因為視線死角把人輾過的新聞 問題好像出在大車 可是真正的問題是缺乏主動迴避危險的意識 畢竟就算再對人扁的是沒法理論的 後來多半也會判給大車無罪 這次真的算你運氣好 有空去拜拜吧
建議同時間 可以按喇叭,很多人第一時間很怪,認為喇叭只能叭前車不能叭後車,這是錯的,後車也可以叭,且真要發生狀況前車聽見喇叭也會往後看一下,另外要注意保持距離別離大車太近,停車時看見後視鏡看見後車太近就要往前推一點距離,寧願超越停止線,到時被開單可以表明後方來車沒有保持安全距離迫使你必須前移

grjcat wrote: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恕刪)

這其實是你的問題吧..
因為對照你的說法就是你一路鑽到轎車後面 停在大車前面..
而大車前面俯視角度有差他根本就死角 很多被輾死的都是這樣死的..
下次就是停大車前面 能離他越遠越好 至少要保持60CM的距離 他的俯視角材看的到你..
dsp9999 wrote:
這其實是你的問題吧...(恕刪)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也許是我的描述不夠清楚.
我一開始就強調,我騎車不喜歡鑽來鑽去,所以當時停紅燈的時候,我選擇停在車陣的最後一台轎車後面,而沒有鑽到前面去,撞我的那台水泥車是後來停在我後面的,所以我合理的假設水泥車駕駛停車時有意識到前面有一台摩托車.至於為什麼後來綠燈時他卻忘記了我的存在?他是否有酒駕或精神不濟我無從得知.
發文的目的不是要博取同情,而是要提醒大家千萬不要跟我犯一樣的錯誤,就是以為如果被大型車輛撞到,大車駕駛一定會立刻下車查看,事實證明這個想法是錯誤的,而錯誤的代價通常是致命的.以前每次看新聞播出機車騎士被大車輾過的畫面都覺得很不可思議,聽到肇事駕駛說不知道撞到人也總認為是在狡辯卸責,但我親身經歷後才知道也許是事實,因為大車駕駛的視線死角實在太多,千萬不要假設他應該有看到你,不要假設他知道撞到東西.
此外,也希望藉此提醒駕駛大車的司機先生們,你們駕駛的都是動輒數十公噸的重型機具,輾過一條生命就像踩扁一顆雞蛋一般容易,而每一條逝去生命的背後都是一個破碎的家庭,不是一句不知道就可以輕易交代過去.所以在你們踩下油門的瞬間,真的要非常戰戰兢兢戒慎恐懼,以免塗炭生靈,不要讓交通工具淪為殺人機器.
我之前也是乖乖停紅燈在機車停等區(就是停止線後方那塊)

原本後面也都沒車 突然就被一台計程車肛了上來

我現在停紅燈也都狂看後照鏡隨時準備催油門 以免又被肛
習慣全時點燈吧,尾燈有亮後方車輛多少會注意到你
前燈有亮對向轉彎車輛也能看到你
停大車前面要自已看後視鏡,離你太近就在往前騎一點

grjcat wrote: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恕刪)

我會報警處理,當是做功德,有時讓這款司機少一些,或是更警惕,意外就更少些。

^^
一句話:遠離大車

千萬別揣測【對方一定看得到我】
我現在比較常開車,分享道路上的經驗

重點:任何動作務必【明確精準】

舉凡變換車道,右轉或是迴轉
1. 以右轉來說,我會早在200~300公尺外就開始打方向燈。
大家要知道,台灣規定機慢車只能走最外側車道是個很該死的規定,所以養成很多機車都喜歡從最外側超車,往往很多擦撞事故就是這樣發生。
所以即將右轉時,在確保與後車(汽車或機車)一定的安全距離上,迅速【關門】。有人會覺得我很霸道,但是我要傳遞的意思是,我就是要後車在我即將右轉的時候,放棄【從右邊超車】的危險念頭。
2. 迴轉
這也是常發生事故的情境,
A. 假設今天我是迴轉車,對向直行,我一定是確定對向300公尺以上無駛來車輛,並且確定空間能夠一次動作完成情況下,才進行迴轉;如果對向持續有來車,則原地不動讓直行車先行。
B.如果今天我是直行車,發現前方有車蠢蠢欲動慢慢地想迴轉,我大老遠一定瘋狂閃大燈外加喇叭伺候。
就是要很〝明確〞傳達【林北是直行車,你給我乖乖待在原地】
很多時候,喇叭加大燈不是挑釁,是自我保護,是防禦駕駛。你按了你閃了,對方知道你的動向,他很可能就不會突然衝出來;你是直行車什麼都不做,甚至快到路口還突然減速,對方誤判以為你讓他,結果事實上車速不足以慢到可以讓他迴轉,很可能最後就撞到,更慘的是你後車煞車不及,最後一定連環車禍。
防禦駕駛觀念要有。
3. 急減速
這個常發生在高速公路車流回堵的時候。
如果遠遠的你發現前方約500公尺到一公里外有車流回堵,前方車輛大幅減速,而你是回堵車流的最後一台,很重要
【雙黃燈給他按下去】
【雙黃燈給他按下去】
【雙黃燈給他按下去】
為什麼?
因為一樣是踩煞車,【時速100公里減速到90公里】,與【時速100公里減速到30公里】在1公里外的肉眼來看是沒什麼差別,因為就是亮煞車燈而已,後車無法判斷你踩的這一下煞車,到底是減速到什麼程度,直到車輛逼近的時候。萬一後車判斷錯誤,勢必造成追撞,甚至連環車禍。
所以,一旦我是回堵車流的最後一輛車,雙黃燈我一定閃爍到後車減速到合理範圍,才會熄滅。
因為,今天你再怎麼小心,還是要提防任何三寶,把風險降到最低。

以上是我的一點心得,所幸開車六年多,車輛人員均安。
grjcat wrote: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騎...(恕刪)
  • 2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