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之旅之晴天人物(寶玲)

摩洛哥之旅之晴天人物(寶玲)筆記(李正波)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王維。

「哇!啦!啦....不見不知道,見到才知道。」
寶玲午安!謝謝妳,這幾天妳成為我與朋友小敘中;必定提及妳的行色種種。要不然茶就涼了!

我跟晴天團走過好多的國家「天天晴天,天天精采。」我們不但看風景還看故事。
唯獨此次摩洛哥之旅的故事主要的是用聽的。感覺上我們像是在兒童電視卡通片裡的(笑笑羊),乖乖的跟著前面的那位會講故事的小女孩迆迆邐邐,悠悠閒閒的踱步跟隨。我們毫不擔心會在摩洛哥古城市裡的「曲巷暗弄」內走失。因為我們的領隊娜娜,總是留在隊伍的最後面,帶回每一位走岔或被景緻吸引忘返的小羊。
有時候;我們會靜待寶玲分享幾個沙漠蜜棗。有時也會將她團團圍住,搶食她手中熱騰騰剛出爐的甜糕甜點。還有一次她帶領我們停駐在賣仙人掌果的攤子,讓我們盡情的抿食它的甜味,別怕仙人掌的毫芒小刺扎到手,她早已吩咐攤販老板一個一個的都處理好。剝開綠皮滿口香甜,好蜜。汁液沾在手上粘粘的。
還有她攜帶的兩只媽媽包,總是是鼓鼓的,裡面裝滿著杏干,花生,核仁,李干等等當地的小蜜餞,在我們在聽故事的頓落中,她總會隨時掏出三兩包,讓我們分食分嚐。

這種感覺好像在國內搭乘遊覽車上時;突然跑上一位賣特產的婦女,不斷地在走道上穿梭,分派各式各樣的蜜餞讓大家試吃,「呷免錢,一包一百,五百六包,一千元12包,再加送1包啦!」
(哇!啦、啦。)在這種情境下,不免懷疑自身處境是在台灣嗎?手上拿著這麼多吃的。
說正格的以上這些些並不是挺精采的,最精采的是她在車上講她的故事,講導覽手冊以外的事。尤其是她在異地求學、愛情、家庭及落腳此地成長的故事,更讓我們神情盎然,瞌意全消。
我來這裡最大的目的是想追尋三毛的故事,我不否認我是她的粉絲,想到她的一篇令我忍俊不禁的文章,寫到宴請她先生荷西的長官到她家吃飯時;上了一道炸春捲的家鄉菜,春卷內的主料是台灣帶去的冬粉。當荷西的老板咬了一口便驚訝不已,這半透明細長的絲絲,到底是什麼東西?三毛在書中寫道;「語帶捉狹的說,這是台灣的農夫,在每年春天的一個特別的日子裡,會走入菜圃,用剪刀剪下一把又一把從天上落下來的「雨」。說的在場的客人,猛轉著骨碌碌的大眼,臉上布滿不可置信的神情,注視著三毛...........」。
我被聯副的這篇文章給電到了,三、四十年後的今日,我追尋到這裡,也被這邊撒哈拉沙漠下的雨給淋到了。這是三毛在此地下過的異鄉雨,這雨曾經滴在她的身上及髮稍。此時也淌在我的前額與雙頰,霎時感覺真舒坦呢!
我座在寶玲之後,聽著她講自身的故事,講到快樂之處就像當地愛跳舞的大妞一樣,在她的座位上,用很誇張的幅度,身晃體搖。忘情的搖擺。
我曾在中東其它沙漠的國度工作近十年,我知道在這裡生活真的很不容易。
要過日子;只有將自己的欲求降到最底層的一途。這是為了要生活下去,不得不如此。否則又會陷入佛云八苦之一「求不得苦」的泥淖內,而不斷的痛苦輪迴。
所以「苦中作樂」是此地異鄉客生存下去的唯一法則。
在此地生活過著愈簡單愈樸實,也是最自得,最快樂的一樁情事。
若想要渡過離家的寂寞,最好先學會自言自語,喃喃自語跟自己對話,因為身旁以外的人,沒有人聽懂及回應妳口中說的台灣話。
不但如此,因為自己身為一名女性,加上長相與膚色的不同,就必需要學會忍受與武裝自己,更要勇敢無懼的面對四面八方投射來的莫名壓力與異樣詭譎的眼光。
除了到超商或有貼價目的店購物,否則必需時時持著懷疑的態度,狠心的砍半對方出的價。
這些苦背負在寶玲的身上,我感同身受。
有云人生的四大樂事之一的「它鄉遇故知」。也就因此,致使寶玲邇來凡是接到我們台灣來的旅行團,就顯得特別興奮與親熱。
辛苦了寶玲!
在寶玲身上我似乎看到三毛的影子。刻意壓抑自己在異鄉積鬱的情緒及身心所承受的苦,但就在機場與我們相遇相聚的剎那,寶玲的心情立即有明顯的變化,眼眸迸出無比快樂的光芒,撒向我們。將久藏心中的同胞愛,無私的掏出來分享給大家。謝謝妳!妳給的愛,我們收下了!

附註:
娜娜 (Joanna lee) 李袓華。是我們這團的領隊。年輕、靈敏。會瞻前顧後及關心所有的團員起居行止,照拂的無微不至,是一位很負責的好領隊。
寶玲(Baoling maroc)李寶玲。 是我們這團的當地導遊。遠嫁當地摩洛哥人的台灣婦媳。育有二子,帥、高大、靦腆。
(哇,啦,啦......)是寶玲每到一處新景點時;必定開講的開場白。












2019-10-28 16:38 發佈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