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灘島攻略:阿千教你看生態危機

據環境資訊中心報導,成群的蝙蝠飛翔在黃昏時的長灘島天空,這畫面曾經和長灘島上細白的沙灘一樣雋永,將這座位於菲律賓中部的小島推上該國最熱門的旅遊景點。


1988年調查記錄有1萬5000隻蝙蝠棲息於長灘島。但當觀光旅遊業在長灘島火熱發展後,蝙蝠的族群就隨之巨幅縮減。2017年觀光業已發展得如火如荼,這時保育學家再次調查,卻只在日落時記錄到2425隻蝙蝠飛離長灘島。到了今年3月又再執行一次類似調查,但這次記錄到的數量卻遽跌至30隻。


「狐蝠之友會(Friends of the Flying Foxes, FFF)」是個由保育學家與環境倡議者所組成的非營利組織,從2004年開始就在長灘島調查蝙蝠族群狀況,該會會長勒維克(Julia Lervik)表示,「這個數字顯示的狀況很極端,長灘島上幾乎沒有蝙蝠了。」。


尤其2020年的數據是在長灘島暫時停止觀光、進行環境復育計畫之後蒐集而得,這讓情況更加令人憂心。


專家指出造成長灘島蝙蝠族群下降的兩大關鍵因素為:當地人捕捉蝙蝠並賣給外國或本地旅客吃,以及蝙蝠棲地與棲所受到快速發展的度假村和觀光基礎建設破壞。兩者都與觀光客數量增加有關。


失控的開發也污染了長灘島的沙灘與水體。2018年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把長灘島形容為「化糞池(cesspool)」,並宣布該年4月到10月暫停觀光業。封島期間杜特蒂批准成立由環境與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DENR)領導的「長灘島跨部會工作小組(Boracay Inter-Agency Task Force, BIATF)」,負責管理該島的復原計畫,然而將近兩年過後,長灘島的蝙蝠族群狀況卻只變得更糟糕。


長灘島除了以綿延11公里的細白沙灘聞名之外,也是果蝠(或稱狐蝠)的避風港,例如在IUCN紅皮書名錄中列為「極危級(Critically Endangered, CR)」的特有種鬃毛利齒狐蝠(又稱菲律賓果蝠,Golden-crowned Flying fox, Acerodon jubatus),以及原生種如全世界體型最大的馬來狐蝠(Giant Fruit Bat, Pteropus vampyrus)與小狐蝠(Small Flying Fox, Pteropus hypomelanus)。


近來隨著武漢肺炎(COVID-19)爆發,蝙蝠因為是潛在的病毒宿主而蒙受污名。但是長灘島的穴居型蝙蝠卻以好食登革熱病媒蚊,並有助於減少傳染病爆發而聞名。


牠們也幫助長灘島上的植物將種子傳播至鄰近的島嶼,有助於維繫該省的生態平衡。


「蝙蝠在長灘島興盛的觀光產業中扮演重要角色,因為牠們有助於該島的森林更新機制」,勒維克說。

「蝙蝠的存在讓長灘島更加美麗,特別是當飛機飛過,看見蝙蝠在空中飛翔的景象。長灘島的飲用水也來自於由狐蝠協助樹木更新的大陸森林。」


當蝙蝠族群量逐漸減少,蚊子的數量便開始上升,登革熱的確診數也隨之增加,這與長灘島所屬阿克蘭省(Province of Aklan)的整體趨勢相符。


光是2019年阿克蘭省的登革熱確診數就高達4680件,是2018年的3倍以上。「許多確診病例分布在長灘島,特別是在馬諾克-馬諾克自治市(Manoc-Manoc)」,阿克蘭省立衛生局的小古亞傳(Cornelio Cuachon Jr.)說。


「我們在長灘島也發現許多蚊子的孳生地」,古亞傳說。2019年長灘島的雅帕克(Yapak)、巴拉巴克(Balabag)和馬諾克-馬諾克市的村莊,都被認為是感染登革熱的高風險地區。


想了解更多長灘島好趣處住宿等優惠


狐蝠之友會的勒維克引用一份重要的系列研究指出,位於長灘島北部的雅帕克海灘一度是各種蝙蝠的重要棲所,但卻同時也是受到觀光業打擊最嚴重的地方。


有部分棲所座落在一個擁有219間房的高檔度假村內,由於屬於私人財產範圍,研究人員為了要定期監控蝙蝠狀態,必須向開發者取得許可。


長灘島上的其他商業活動也很少落實對蝙蝠永續的行為。勒維克舉例,有的船夫和導遊在套裝行程中,安排遊客到蝙蝠棲所附近觀光;有的私人企業甚至在蝙蝠活動範圍內提供直升機觀光行程。此外,也很常聽聞有導遊為了取悅遊客而捕捉蝙蝠再放飛。


勒維克指出,每日直飛航班也對蝙蝠造成壓力。「現在長灘島附近的卡提克蘭機場有日落和日出航班,飛機抵達卡提克蘭的時間正好是蝙蝠飛回班乃島覓食的時間。飛機航線在日落和清晨蝙蝠飛回長灘島時,都對牠們造成直接影響。」


2018年的強制封島政策還是有些具體成效。2018年4月以來,長灘島主要海灘上的大腸桿菌群數量少了100倍以上。封島期間也拆除了至少12家違反環境規範的度假村和住宅區。其他違規的企業也遭停業,但DENR尚未公布這些企業的名單。


儘管如此這些措施都還不足以提升狐蝠的族群量。狐蝠之友會還發現:菲國最大的航空公司菲律賓航空(Philippine Airlines),旗下子公司馬布海海運(Mabuhay Maritime Express, MME)在2017年破壞了蝙蝠的育幼棲所。MME在未獲許可的情況下,剷平了方圓500公尺內將近70棵樹。


該集團爭取要在長灘島的沙灘和度假村之間開發道路,以利他們在卡提克蘭機場與長灘島之間開展渡輪服務。狐蝠之友會表示,這對蝙蝠族群影響重大。「一般來說,蝙蝠會在這些樹上棲息和育幼。」


這家公司因此遭環境部門罰款。但一年之後,長灘島結束封島,MME的渡輪服務也正式開張,提供遊客從阿克蘭省到長灘島沙灘更加便利的交通方式。


班乃島上的風力發電也對長灘島的狐蝠造成威脅。狐蝠之友會表示,這座風場從2018年開始商轉,位置正好就坐落在蝙蝠的飛行路徑上,造成許多蝙蝠死亡。「在風場的地上時常發現蝙蝠屍體。」


回到長灘島,就算是在封島期間,蝙蝠面對的壓力依然不斷。長灘島當地人口數約有4萬,其中有些人的生計大幅倚賴觀光業收入,因此狐蝠之友會表示,據報在封島期間,為了維持收支平衡,有些當地人會捕捉狐蝠來吃。


長灘島的蝙蝠族群現況促使環境部門著手為全菲律賓各種蝙蝠制定管理計畫,且據環境部表示,這份計畫已進入籌備階段。


DENR生物多樣性管理局的塔塔格(Anson Tagtag)指出,全菲律賓總共有79種蝙蝠,38種為特有種。在這些特有種當中,有12種名列受脅物種,其中11種是果蝠。


「我們正要規劃的管理計畫,能夠指引我們確定該做哪些事情」,塔塔格在聲明中表示。「我們將能夠評估這些年來的進展,以及了解蝙蝠保育對於人類健康有什麼幫助。」


狐蝠之友會的調查也促使環境部長希瑪圖(Roy Cimatu)下令要求長灘島工作小組釐定政策,將該島特定區域劃設為狐蝠重要棲息地。


這個策略和蝙蝠研究先鋒加西亞(Harvey John Garcia)和洛莉卡(Ma. Renee P. Lorica)提出的建議一樣。他們在長灘島執行蝙蝠調查,以了解這些蝙蝠的棲所分布狀況。


考量長灘島的森林覆蓋面積減少,以及受到觀光發展威脅的蝙蝠族群變化,兩位研究者建議回顧島上現存的蝙蝠棲所分布,並盡快將這些地方劃定為重要棲息地。他們也指出,保護島上狐蝠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將鬃毛利齒狐蝠指定為該島的旗艦物種。


「這不只能夠提升民眾對於長灘島極度瀕危蝙蝠的保育意識,也能夠促使當地人對此感到驕傲,因為這個物種將會吸引遊客前來觀光。」


然而更令人期待的重要棲地劃設工作卻止步於構想。特定物種的研究早在2014年就已經執行,但狐蝠之友會表示,政府卻仍對於落實計畫有所遲疑。


一旦宣布劃設重要棲息地,長灘島的生態管理工作將會落到地方政府頭上。然而在封島期間,包括阿克蘭省的市長柯瓦陵(Ceciro Cawaling)與前馬萊市長亞普(John Yap)在內的地方官員,卻因為重大失政導致長灘島環境劣化,而遭到刑事判決與行政處分。柯瓦陵後來遭到免職。


「2018年DENR宣布將會公告重要棲息地的劃設結果」,狐蝠之友會在聲明中表示。「但當政府非常謹慎於落實其他措施,例如道路拓寬與沙灘地役權擴大等,為什麼遲遲不為全球瀕危物種劃設重要棲息地?」


在長灘島的重要棲地範圍公告幾無進展之時,武漢肺炎又對政府造成更多壓力,迫使會議紛紛取消。


地區級DENR的技術部門副執行長杜蘭(Livino Duran)表示提案仍在評估中。「就我所知,委員會已經同意提案中的指導方針,以作為劃設重要棲息地的進展」,杜蘭告訴Mongabay。


然而,長灘島跨部門管理復育組(Boracay Inter-Agency Management Rehabilitation Group, BIARMG)的貝納迪諾表示,工作小組至今尚未訂出提案的討論時程。該組表示,現在最重要的是,得先確定工作小組的運作時間是否可能再延長一年半。


想了解更多長灘島好趣處住宿等優惠


工作小組的任期原先預定在今年5月結束。


狐蝠的族群隨時間滴答流逝,狐蝠之友會要求菲國政府與工作小組正視長灘島的瀕危野生物。「保護棲所對於蝙蝠族群的維繫來說至關重要,但為何我們的保育行動這麼緩慢呢?」



【原文出處:環境資訊中心】以上內容為最經典、最簡潔有力的懶人文章,如果有不足的地方,請多多包含~
2020-06-06 9:01 發佈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