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台司令




第一次聽見radiohead是在當兵的時候。
深夜就寢前,在軍艦小小臥舖上我聽著radiohead的ok computer。
一開始並沒覺得很好聽。 就這麼聽著聽著在海浪的擺盪中沉沉睡去。
聽過後也沒把這團放在心上,陸續聽了幾種音樂類型後。
某一天,我回頭去聽radiohead。
然後我就愛上了。
也因為radiohead讓我了解到一件事。
真正好聽耐人尋味的好音樂,是需要花時間去沉浸在其中的。
聽音樂這檔事是要專心的,跟看電影一樣。
如果你只是漫不經心的把音樂當作空間中的背景音樂。 那麼音樂也會把你當作背景,匆匆流過。

U2主唱Bono曾說過radiohead是世界上最不快樂的樂團。
我想正是因為這最不快樂深深吸引我吧。
早期radiohead的作品Pablo Honey與The Bends表現出赤裸的憤怒。
最為人讚賞的就是, 主唱ThomYorke與Jonny Greenwood的人聲與電吉他的對決,
像是渺小的人類與巨人歌利亞,史詩般的對抗。
粗魯的電吉它一再的壓過Youke虛無飄渺的聲音,像極了你我被巨大的體制壓得喘不過氣的模樣。
每個不快樂的人都能在這對決裡找到一點快樂,拾獲一丁點的慰藉。

接著ok computer與Kid A更是把Radiohead在我心目中提升到神的地位。
我非常欣賞他們在取得成功之後,並沒有緊抓著成功不放。
依著相同的受歡迎脈絡打造接下來的專輯。 反而是打破原有的框架,進入電子搖滾的領域。
這時radiohead帶給我的心境,從赤裸的憤怒提升到漠然的冷暴力。

Ok Computer 敘述了網路科技雖然讓人們更容易連繫彼此,
卻也更加強化了現實中人們彼此的孤立。
特別提一下專輯中Climbing up the Walls 這首歌。
敘述精神病院對患者實行後腦重擊的恐怖療法。
整首歌透露出徹底的粒子粗糙的失真畫面。
呆板凝滯的鼓聲,詭譎的貝斯Yorke變調的歌聲。
再再透露出這是一首多麼不祥的歌。
尤其是若有似無鬼魂般遊盪的弦樂,相當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效果。
貫穿全場的弦樂部份是由jonny 以16把小提琴分別奏著不同的四分音符後製堆疊而成。

KID A 則述說著復製人的哀傷與冷洌。 整張專輯完全見不到radiohead以前的影子。
大量的電子音效取代搖滾樂團常見的吉它主軸。
這張專輯讓radiohead完全蛻變成另一支樂團。
全新的曲風依然讓人驚豔不已。
後續的專輯聽得見radiohead一再的進化。
最新的一張The King Of Limbs 人聲已經不在是詞意的表達,而是另一種樂器聲響的呈現。
期待下一張專輯radiohead能帶給我什麼樣的音樂國度。
我從沒看過演唱會,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但radiohead台北場的演唱會我有去。 當然演唱會很棒!
但更棒的的是他們的用心。
在 the national anthem 這首歌radiohead特別收音了台灣的台語廣播電台的調頻音效。
這首歌讓我感動到差點飆淚。
2014-01-19 0:16 發佈
個人是非常喜歡彩虹裡

2-6首芭樂連彈,大概是電台最連串的芭樂歌了


推薦可以去聽

Atoms For Peace - Austin City Limits Festival, 13.10.2013 FULL SHOW HD

簡直跟原電台沒有不同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