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祥銓肇逃被吊照 抗罰輸了「有夠衰只好改搭捷運」

gn00448694 樓主 #1
2019-01-12 17:36
余天兒子余祥銓2017年間,開車撞倒停在路邊的機車,但沒發現異狀就駛離,事後遭機車車主報警提告,他承諾會賠償後獲對方撤告,原以為事件到此落幕,沒想到隔年台北市交通事件裁決所仍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不僅裁罰他3000元,還吊扣他駕照3個月,他收到後當場傻眼,決定自己查資料打行政訴訟抗罰,沒想到,卻因他超過提起行政訴訟1個月的時效,而吞下敗訴,余祥銓感嘆:「真的有夠衰」,但他坦然接受法院判決,不再上訴,吊照3個月期間,他將改搭捷運。

提起這件事,余祥銓無奈地說:「當時天色很暗,車內音樂又開很大聲,真的沒注意到,不然我一定會下車,啊後來人家也撤告啦,警察還是要開單,我覺得有一點被針對的感覺,真的有夠衰」。
他回憶事故發生當天,是在2017年5月清晨約5、6點,天還沒全亮,他想幫全家人買早餐,便駕車到早餐店,買了早餐就回家。沒想到幾天後接到警察局電話通知,才知道買早餐的路上,停放路旁的機車被他撞倒,機車車主告他肇事逃逸,「我那時候立刻跟警察說,幫我跟車主轉達,我願意賠償機車修理費用,但後來對方就撤告了」。
沒想到去年10月他接到一張罰單,指他2017年5月間發生無人傷亡車禍肇事逃逸,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不僅要裁罰3000元,還要吊扣駕照3個月,並應參加道路交通安全講習課程兩次,他收到罰單當場傻眼,因為對方已經主動撤告,卻還對他開罰不合理。
余祥銓說,他因不喜歡外面的人往車內看的感覺,因此車窗隔熱紙貼的很黑,加上當時天色又還沒全亮,他獨自開車時習慣將音樂開很大聲,「我真的是沒有注意到,不然我一定會下車,我懂法律又不是不懂,但後來對方也撤告了,我以為這樣就沒事,怎麼隔年又收到警察的罰單咧,這不太合理吧。」
余祥銓詢問過律師好友後,得知在當事人已撤告不計較的情況下,警察其實擁有開單或不開單的選擇空間,他因此先到裁決所提出申訴,被駁回後,又到士林地院提出行政訴訟,「我都自己查資料,自己寫,自己跑程序,完全沒有跟家人說,都自己搞定。」
不過顯然余祥銓資料查得不夠詳細,因為當他寫完訴狀提出行政訴訟時,已經超過法定1個月的期限,因此最後被法官駁回,判他要繳罰緩還要吊照3個月。
對於這樣的結果余祥銓苦笑地說:「當時裁決書是我媽咪簽收的,不是我,我拿到的時候是隔很久了,但沒辦法啦,就來不及了,只好坦然接受,也只能這樣了,但是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合理,有一種被針對的感覺,有夠衰」。
余祥銓近日愛上游泳,時常到住家附近的公立游泳池游泳運動,還因此結交許多忘年之交,「我現在都早睡早起,然後就出門游泳,那些阿伯(泳客)都很喜歡我」,他的生活除了上通告之外,就是游泳、運動,「沒想到出門買個飯也會出事」









寶傑,你怎麼看
文章人氣:5,060
2019-01-12 17:50
gn00448694 wrote:
余天兒子余祥銓201...(恕刪)

祝他豬事平安!
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
2019-01-12 18:15
行政裁罰跟民事賠償是兩回事

一般車禍案件很少對肇事者違規開單,就只能說算他衰過了申訴期
2019-01-17 17:17
都幾歲了 第一天出社會嗎
很多事情要注意 要扛責
他爸媽都沒教他嗎?
還是說只忙著做秀賺錢?
2019-01-18 10:21
感覺公眾人物很多事或多或少也被放大檢視
不過按照他過去的行徑,其實也不太意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