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自娛玩修錶 - 情傳三代的雙梅花嘜Titoni Cosmo-King (Ref. #: 737-SC cal. ETA-2834-2)

[楔子]
 
今年三月中旬,板上錶友YA閒大來訊提到他手上有一支爺爺的梅花錶(Titoni),因爺爺年邁不再配戴,就傳到了孫子YA閒的手上了。這錶走時正常,唯有星期跟日期似乎故障,YA閒大希望我能幫他看看有沒有修復的可能。我向來對有濃厚情感價值或是有歷史脈絡的老錶充滿興趣,再加上Titoni也是我非常懷念的老牌子之一(小時候最好奇錶店招牌上寫的梅花"嘜"要怎麼唸),當下就回覆YA閒大我非常樂意借來試試看。不過因為星期和日期功能有問題,我也有先提醒YA閒大如果是因為零件損壞造成的話可能會無法修復,因為我手邊並沒有備料。沒想到YA閒大隔天馬上又回覆我說他的父親也有一支一模一樣的老梅花,而且已不會走動也沒有在戴了,YA閒的父親說可以把這支拿來殺肉當作零件錶,盡可能讓爺爺的錶可以恢復功能。其實看到這兒我就已經覺得YA閒大的父親和爺爺一定有深厚的情感,常見情侶買對錶,但父子倆買一模一樣的錶來戴好像不多見,雖然我沒有多問但我猜想這其中一定有很多感性的因素,而也使我萌生一定要全力讓兩支梅花錶都復活的念頭。
 
兩天後,YA閒大爺爺和父親的梅花嘜一起來到了我的工作檯上,YA閒大還清楚在包裝袋上寫明了兩支錶的狀況:
 

 
既然這次主角是爺爺的錶,我當然就先從爺爺的錶開始吧!
 
第一章: 爺爺的錶
 
[評估]
 
打開包裝袋,這款是Titoni的Cosmo King,時標和秒標都有鑲鑽,外觀基本上是仿勞力士的風格,搭載的是ETA2834-2自動機芯。
 

 

 
第一眼就發現錶冠已非原裝,八成也已失去旋入鎖牙的防水功能;鏡面刮痕不少,有一道很深的刮痕就在日期放大鏡上:
 

 

 
原裝錶鍊:
 

 
搖一搖正如YA閒大所述錶可以走時,轉了一下錶冠果然已完全沒有鎖牙功能,而且換上的白牌龍頭內外徑和錶殼上的龍頭管吃得很緊,龍頭轉起來很緊,拉出時檔位也很不明確,讓上鍊、調時和調日期的操作都變得不太順暢;而測試之後上鍊和調時功能正常,但日期和星期果然都不會動,不論是用日期快調檔或是調時24小時都完全不會動,很像是撥日輪和快調輪斷牙造成的... 但2834機芯沒有塑膠零件,理當不容易出現這種狀況,真像如何要等整個日期面拆開後才會揭曉了。
 
[拆解和診斷]
 
首先把原廠的錶鍊拆下,錶鍊非常髒污,兩側的耳針都有因外力造成的嚴重彎曲,裡面的彈簧也因此卡住完全失去伸縮性,要不傷到耳蓋取出非常困難,這讓第一個拆解的步驟就進行得十分棘手:
 

 
花了很大的工夫才在不破壞耳針的情況下取下錶鍊,雖然這兩根耳針都已明顯報廢,但還是希望能夠完整拆下來:
 

 
鏡面很多刮痕勢必要再打磨和拋光,而面盤看來情況很好,鑽石鑲得很工整:
 

 

 
背蓋的情況也不錯,這款外殼的編號是737-SC:
 

 
最可惜的就是原廠錶冠被換掉了,不但少了經典的梅花標,更少了原廠的旋入鎖牙防水功能,這個白牌錶冠幾乎沒有防水性,也等於宣告這支梅花錶未來完全不能碰水:
 

 
開背蓋:
 

 
ETA 2834-2現身:
 

 
背蓋內側有先前的維修記錄,果然有註記105年7月6日換過頭管,應該就連同龍頭也一併換掉了。我猜是當年錶冠或頭管崩牙導致完全無法鎖入,送修後師傅在叫不到原廠料件的現實下只好把頭管和龍頭整組換成白牌非鎖牙式的。
 

 

 
取出機芯:
 

 
插回龍芯,把指針調成一直線以便取針:
 

 
取下指針:
 

 
取下面盤:
 

 
面盤狀況十分完美:
 

 
接下來就要來診斷為何換日期和星期功能會失效了:
 

 
小心取下中心扣片:
 

 
就在取下星期盤的那一刻,日期馬上自己跳到了定位:
 

 
星期盤從正面看來很完美:
 

 
但一翻到背面馬上就看到無法換日問題的癥結了,各位看到了嗎? 容我先賣個關子:
 

 
目測撥日輪、日期快調機構都十分完好,看不出有任何損傷:
 

 
取下塑膠間隔環:
 

 
因為這顆機芯原本就還會走時,所以先來測一下走時的數據。先上滿鍊後跑一晚,然後第二天再上滿鍊用測試軟體檢測,先測面盤向上:
 

 
測面盤向下:
 

 
測出的數據不佳,面盤向上時每天慢約50秒,誤差還不錯不到0.5ms,但擺幅非常低:
 

 
面盤向下時數據更差了,每日慢約一分半,偏差倒是比向上時好一些,擺幅則更差了:
 

 
總之這顆機芯也該洗油了,上維修座準備徹底拆解:
 

 
自動盤鐫刻"TITONI ROTOMATIC 25 JEWELS SWISS MADE":
 

 
這顆ETA 2834-2相對比較冷門,但其實和2836-2幾乎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星期盤是在外圈顯示,也因此星期盤比2836大很多而且中間有孔洞讓日期可以透過顯示。我想會有2834機芯主要還是為了當年很多廠家效法勞力士的星期"天窗"設計,ETA也就順應潮流推出這款設計(反正也只有星期盤要重新設計生產)。因為這顆機芯的主要機構和之前分享多次的2836-2零件完全相同,所以這篇會用比較精簡的方式分享拆解過程。
 
機芯上有很多地方刮花,可能是先前的師傅留下的:
 

 
自動盤中央螺絲的一字牙也有點崩掉,拆解時要非常小心:
 

 
順利取下:
 

 
取下自動上鍊模組:
 

 

 
釋放完發條動力,取下擺輪模組:
 

 

 
游絲狀況很好:
 

 
續拆擒縱機構:
 

 
擒縱叉和橋板:
 

 
拆發條傳動齒輪組:
 

 
上鍊惰輪、止逆片和其彈簧:
 

 
大捲車:
 

 
再來拆下主橋板:
 

 

 
取下秒輪、三輪和擒縱輪:
 

 

 
拆發條盒橋板:
 

 

 
取下發條盒、二輪和停秒桿:
 

 

 
傳動走時面拆完:
 

 
翻面續拆:
 

 
拆下日、星期盤定位扣片和擋板:
 

 
拆撥針機構擋板:
 

 

 
取下時輪、撥針和撥日惰輪及日期盤:
 

 

 
取下分輪、撥日輪和日期瞬跳機構擋片:
 

 

 
取下瞬跳扣片和彈簧:
 

 

 
拆下快調換日撥片和轉換輪:
 

 
至此確定所有換日零件完好,可以確定無法換日的問題不在傳動機件上:
 

 
拆撥針離合機構:
 

 

 

 
最後取下龍頭、冠輪和立輪,這面也拆好了:
 

 

 
主底板日期撥針機構面:
 

 
主底板傳動走時面:
 

 
大部零件合照:
 

 
[細部分解及清洗]
 
清洗前要拆細部零件,首先拆自動上鍊模組:
 

 

 
拆發條盒:
 

 
手工一圈圈取出發條:
 

 
左右手互換就可以順利取出:
 

 

 
取下擺輪寶石座:
 

 
Incabloc系統實在是太好用了:
 

 
寶石座和寶石蓋:
 

 
進超音波機清洗前一樣先把擺輪模組裝回主底板,同時取下另一組擺輪寶石:
 

 

 
細部分解後零件合照,準備裝籠裝瓶清洗了:
 

 
小零件分類裝進清洗籠:
 

 
全部零件用超音波機和去漬油清洗兩道,各20分鐘:
 

 
所有零件清洗完合照:
 

 
[組裝上油及問題排除]
 
組裝過程也一如往常,先從主底板的擺輪寶石上油開始,我照常在所有寶石軸芯上用Moebius 8000油:
 

 

 
主底板擺輪寶石裝回:
 

 
手工捲回發條,先在發條盒外圍內側等距點上Moebiuos 8300脂:
 

 
在折成小片的影印紙上塗8300脂,再將紙片夾住發條從頭到尾來回順兩次上油(可參考我以前分享的文章):
 

 
手工捲回發條:
 

 
發條盒組裝完成:
 

 
接下來就是和拆解反過來的過程組回所有零件,組裝時一樣在寶石軸上8000油,金屬軸上8141油,高磨擦處上8300脂:
 

 
裝回發條盒、走時和擒縱輪組,裝回主橋板,忍不住再贊一次ETA的主橋板實在很好裝:
 

 
裝回發條盒橋板和上鍊輪組:
 

 
裝回擒縱叉,這時上鍊幾圈,用鑷子輕輕撥動擒縱叉,會自動向兩側跳回就代表走時機構安裝無誤:
 

 
給擺輪模組上的寶石上油:
 

 

 
裝回擺輪模組和寶石,馬上就開始擺動了:
 

 
翻面續裝:
 

 
先裝回龍頭、冠輪、立輪和離合機構:
 

 

 
裝回撥針惰輪、分輪和時輪:
 

 
鎖回撥針離合機構擋板:
 

 
裝回自動換日、瞬跳和快調機構:
 

 
裝回日期盤和定位扣片:
 

 
這時重點來了,眼尖的各位之前可能就已發現星期盤的背面可明顯看出不平整的折痕,很可能是之前拆解的師傅不小心凹到星期盤造成的。這種外圈顯示的星期盤很大片又很薄,非常容易碰壞,而且只要稍有不平整就會直接磨擦到下方的日期盤或外圈間隔環,當磨擦阻力過大時就無法轉動,連帶日期盤也會卡死,難怪爺爺的這隻老梅花日期星期功能會失效:
 

 
這時要用一些特別工具(抱歉我實在不知如何稱呼這個工具)把不平整的地方小心碾平,有點像是修汽車鈑金的感覺....
 

 
裝回塑膠間隔環:
 

 
裝回星期盤,這時馬上試了一下日期和星期功能,全部都恢復正常了!
 

 
這是有日期瞬跳和停秒的機芯,因此我習慣裝回面盤之前先把瞬跳撥日輪轉到快要跳的方位,這部分我稍後分享爸爸的錶時再一併說明:
 

 
裝回面盤之後就容易裝上維修座,這時便可把自動上鍊模組也裝好組回:
 

 

 

 
安針前要先裝回自動盤,不然無法平放且會傷到凸出的自動盤軸心:
 

 
安針:
 

 
測試功能:
 

 
接下來要把機芯放著跑一整天才能來校速,這段時間便可來清理錶殼和鏡面:
 

 

 
錶殼積了不少污垢:
 

 

 
這就是先前維修時師傅替換上去的龍頭管,這需要很好的工夫和適當的工具,我還沒辦法做到這種替換工程:
 

 
先稍微用沙拉脫和牙刷清洗一下,取下外圈:
 

 
外圈和鏡面之間也都是髒污:
 

 
這裡可以看到後來換裝上的龍頭管裡是沒有牙的:
 

 
取下鏡面和內襯銀圈:
 

 
全部用加水稀釋過的沙拉脫和超音波機反覆清洗到水變清澈為止:
 

 

 
接下來是件我還蠻怕的工作-拋光鏡面:
 

 
日期放大鏡上有兩道很深的刮痕,我想了一下決定要留下這兩道痕跡,一方面是刮痕實在太深如果硬要去掉就幾乎要把放大鏡也全部磨掉;另一方面是我覺得那兩道"刀疤"非常酷,很有漫畫或卡通裡勇猛角色臉上一道刀疤的威風(嗯~ 我就是在說索隆),也保留了這支錶陪伴爺爺打拼歲月的忠實銘記:
 

 
開始打磨地獄... 從800號水砂紙開始打磨,去掉大部分的刮痕:
 

 
1500號:
 

 
2000號:
 

 
牙膏:
 

 
用牙膏和拭鏡布已可達到一定程度的拋光:
 

 
清水洗掉殘留的牙膏:
 

 
最後用Polywatch做最後的拋光:
 

 

 
放回內襯銀圈,壓回鏡面和外圈:
 

 
裝回機芯,先取下龍頭:
 

 
在絨布上將錶殼從正面蓋上機芯,再把絨布折起夾住整個錶殼和機芯翻面:
 

 
裝回龍頭:
 

 
裝回機芯定位片:
 

 
準備進行校速,我習慣在把機芯裝回錶殼後才進行最後的校速:
 

 
面盤向上校速:
 

 
面盤向下校速:
 

 
面盤向上校正到每日正負約1秒,誤差和洗油前一樣都是穩定的0.4ms,但擺幅大大提升了:
 

 
面盤向下時校正到每日穩定負7秒,偏差幾乎保持在0比之前好,擺幅也突飛猛進:
 

 
校速完畢,防水圈上油,鎖回背蓋:
 

 
爺爺的錶算是完工了,只差要裝回錶鍊,但我決定要把爸爸那支錶的耳針拿來裝到爺爺的錶上(稍後詳述),所以還沒裝回錶鍊:
 

 

 
第二章: 爸爸的錶
 
[評估]
 
YA閒大父親的老梅花是和爺爺的相同型號,因為保有原廠的鎖牙旋入龍頭,錶本身的完整度比爺爺的好,但錶鍊卻是後換的"勞力士"錶鍊。不過爸爸的這支完全無法走動,上鍊功能和調時、調日功能則都完好。
 

 
錶面上有一個髒點,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清除:
 

 
這支梅花嘜居然裝了條勞力士的錶鍊.... 而且這錶鍊的耳蓋根本就不能裝在這錶殼上的:
 

 
從這個印記可以看出錶帶是仿的,並不是真的勞力士:
 

 
這仿勞的錶鍊耳蓋與錶殼的形狀明顯不合,之前的師傅應該是硬裝上去的:
 

 

 
但最重要的是這耳蓋是封閉式的,必需要配錶耳有側孔的錶殼,沒有側孔的錶殼可以硬裝上去,但之後如果要取下就十分的麻煩:
 

 
從耳蓋背面可以看到很多工具的刮痕,之前裝這條錶鍊的師傅因為規格不符所以有用鉗子之類工具硬是把耳蓋夾緊。此外還可以看到背蓋有很多刮痕,之前開背蓋時應該有滑過牙:
 

 
耳蓋的正面也可以看到鉗子夾過的痕跡:
 

 
[拆解和診斷]
 
花了很大的工夫才取下錶鍊,我建議YA閒大不要裝回這條勞力士錶鍊,畢竟品牌本身就衝突,而且一旦再裝回去未來想要換別的錶帶時取下來又非常麻煩,不如另外再買一條高品質的真皮錶帶來配,然後把耳針移到爺爺的錶上來用(這兩根耳根的品質和狀況都非常好,而且爺爺的梅花錶是原廠的錶鍊):
 

 
開背蓋,可以看到93年1月6日有洗油過,應該還換過中心輪(二輪):
 

 

 
機芯內部雖然很髒而且有鏽,但肉眼看來並沒有太嚴重:
 

 
不過用高倍目鏡看過之後發現擺輪上有很多奇怪的圓型的凹痕:
 

 

 
這些刻痕不太像是鏽蝕,我懷疑是專業師傅用專門的工具鑽的,目的是調整擺輪的平衡配重,只是我沒有見過鑽得這麼多這麼密集而且不規則的... 這是非常精密專業的工夫,一般師傅不會特地為定期保養的客戶做這種校正,如果真的是為了校正而鑽我認為有可能是梅花嘜原廠師傅做的。不過這顆機芯之所以不會走應該是因為有泥水從錶冠和龍頭滲進機芯,然後水垢和變質的油黏住了軸芯導致阻力過大,動力不足以帶動擒縱輪造成(另一個可能是發條或發條盒的問題,但我認為可能性不高):
 

 
旋入式錶冠的鎖牙轉起來還很順,我想大概又是之前某次忘了鎖回而導致進水:
 

 
取出龍芯:
 

 
取下機芯:
 

 
錶殼和鏡面的狀況比爺爺的那支好些,也比較乾淨:
 

 

 
插回龍芯,指針調成一直線,取針:
 

 

 
面盤就四點和中心間一個不明髒點,其它都非常完美:
 

 
開始拆機芯,因為過程和爺爺的錶完全一樣,不再贅述:
 

 

 

 

 

 

 
擺輪上的凹痕到底會不會造成走時的問題要等最後上測速儀才會知道了,擺輪的橋板非常髒,而且連和底板接觸的反面都有泥水,之後清洗時不能鎖在底板上洗(不然反面的髒污就洗不到了):
 

 
一面拆就一面很多髒東西掉出來:
 

 
拆到這裡上鍊幾圈後試著撥擒縱叉,結果擒縱叉完全無法自行跳回到一側,表示沒有動力從擒縱輪傳來:
 

 
拆掉擒縱叉和橋板來做下一個測試:
 

 
一拆掉擒縱叉齒輪就動了,這表示我的預測應該是對的(純萃是太髒了所以走不動),上鍊了幾次可以看出傳動非常不順:
 

 
總之就是需要徹底清洗,繼續拆解:
 

 
用顯微鏡檢查所有的輪軸,還好都還完整:
 

 
傳動面拆完:
 

 
翻面再拆,這面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龍芯明顯有生鏽,之後會用鐵鏽轉化劑把鏽穩定下來(如果硬把鏽去掉的話龍頭以後容易斷):
 

 

 

 
[細部分解和清洗]
 
這部分和先前爺爺的錶也一樣,不多描述過程,不過發條盒裡面非常髒,看來原本的發條油遇水氣變質後不但不能潤滑還成了"黏劑",這也造成了動力上的損失:
 

 

 

 
取下擺輪寶石:
 

 
取下擺輪橋板上的擺輪寶石。前面提到擺輪因為兩面都很髒,不能鎖回底板一起清洗,只能小心為上了:
 

 
寶石非常髒:
 

 
零件合照,準備清洗:
 

 
裝籠裝瓶進超音波機,因為這顆機芯實在很髒,我換了三次洗劑共洗了三道,每道也是20分鐘:
 

 
超音波浴完畢:
 

 
洗完三道後再次檢查寶石,寶石中心的油垢用超音波還是洗不下來:
 

 
這時只能手工用火柴梗和圭筆仔細清洗,一定要洗到完全乾淨才行:
 

 

 
[組裝和上油]
 
先用相同的方式給發條上Moebius 8300脂,然後手工捲回發條盒:
 

 

 
組回的過程很順利,一裝回擺輪馬上就開始擺動,爸爸的老梅花正式復活!
 

 
翻面組回日期和撥針機構:
 

 

 
前面有提到有日期瞬跳和停秒功能的機芯我習慣先看撥日輪的方位,把時間調到正好跳日的位置才裝回星期盤和面盤,下面這三張就可看出跳日的方位(注意箭頭指的撥日針位置):
 

 
之前試轉過幾次大約知道轉到這裡就要跳日了:
 

 
這時只要再轉動一點點馬上就跳日:
 

 
把撥日輪調到跳日的方位後裝回星期盤:
 

 
面盤上的髒污用顯微鏡看似乎是某種乾固後的膠水,面盤上千萬不能用有機溶劑,不然表面的漆很容易傷到,只能小心用牙籤沾水刮除:
 

 
還好不難清除,面盤這樣就完美了:
 

 
一樣裝回面盤後再鎖上維修座以便安裝自動上鍊模組:
 

 

 
安針:
 

 
仿勞的錶鍊我還是有仔細清洗過,另裝一袋到時一起寄還給YA閒大:
 

 

 
鏡面一樣打磨拋光過,錶殼也用超音波機清洗,裝回機芯:
 

 
龍芯生鏽的部位塗上鐵鏽轉化劑,這樣就會形成保護層不會持續氧化:
 

 
裝回龍頭,鎖回機芯定位片:
 

 
測試所有功能:
 

 
爸爸的錶也完工復活了!
 

 

 

 
跑了兩天後進行校速,面盤向上:
 

 
面盤向下:
 

 
這個數據沒有之前爺爺的梅花錶好,但也不算差,可以看出擺輪上的凹洞應該沒有造成太多負面的影響。
 
[完工]
 
爺爺的錶也裝回原廠的錶鍊,和爸爸的錶一起合照:
 

 

 

 

 
說實在我好羡慕YA閒大有傳家的好錶,而且從這"父子對錶"裡看得到一個緊密的傳承和情感上的連結。這些年常聽人說錶已不是看時間用的,戴手錶是品味是時尚,但如果戴的是一支承襲血脈的錶,這時錶便成了家族的使者,一個守護者。生命會隨著錶上的時間流逝,但當每一次傳到下一代的手中,時間的概念就可以透過手錶不斷重啟,生生不息。很榮幸自己能稍微參與到YA閒大一家三代的遞嬗歷程,謝謝YA閒大給我這個機會,也在此祝福YA閒大的爺爺和父親身體安康,事事如意。
 

 
再次感謝各位耐心看完這篇文章,也再次感謝YA閒大對我的信任和支持!
---Grusfaux yui Chu, 2007--- *嗯... 小弟既不姓俞也不姓朱,而世上也沒有鶴頸蛙這種生物
2020-05-26 22:30 發佈
看的目瞪口呆又津津有味
嘜其實係mark嘅廣東話譯音,嘜頭就係解商標,標誌,廣東話讀mug 國語我就唔識讀了。
俞氏鶴頸蛙 wrote:
爺爺的錶也裝回原廠的錶鍊,和爸爸的錶一起合照

感動

俞氏鶴頸蛙 wrote:
[楔子]
 
今年三...(恕刪)


蛙大的好手藝總是令人讚嘆阿
俞氏鶴頸蛙 wrote:
再次感謝各位耐心看完這篇文章,也再次感謝YA閒大對我的信任和支持!

感謝分享
我朋友在日本東京上班時為了想要設計自有品牌的機械錶
而上專門學校學習
不知您是自修學的還是有跟師父學?
樓主真是太厲害了, 好手藝
這篇看的我嘴巴開開又覺得很溫暖, 能有傳家的錶真的很棒!
Aspire to inspire before expire.



真的很感謝蛙大的幫忙!
看到原本死氣沉沉的手錶煥然重生,家裡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早在幾年前我有po過老表不死只是凋零的文章,只是後來家人覺得不曉得維修要花費多少,而且也不曉得能不能修復,甚至於零件會不會偷換(老一輩的人好像都會這樣覺得)
就這樣拖過一年又一年,在看到蛙大修錶的每一篇文章後,就想請蛙大幫忙,所幸蛙大願意接受!
一開始家人也抱著懷疑的態度,但是慢慢的看著蛙大的回覆,還有看著錶一步步的變好,我們真的很感激!

謝謝蛙大讓這兩隻老表有繼續創造更多回憶的生命!
真的是太厲害了, 第一次看到這麼詳細的解說與修復過程!!

要搞活一支錶真的要有巧手 耐心 跟豐富的經驗才行!
俞氏鶴頸蛙 wrote:
[楔子] 今年三月中(恕刪)

再續祖孫爺三代情
  • 3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