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自娛玩修錶 - 大體老師與轉生MIDO Commander (Ref. #: m014207 cal. ETA-2836-2換2824-2)

[楔子]
 
去年年底,就在向porsche run大大商借老Grand Seiko來研究之後不久,另一位01錶友nrsjdje也來訊提到願意提供一支水傷的MIDO 指揮官(Commander)女錶給我拆解研究,而他也很想知道這支錶到底還有沒有救回的可能,因為那是非常珍貴的定情錶。每年年底都是我工作最繁重壓力最大的時刻,而拆修手錶是我這兩年排解焦慮和壓力最有效的方法(騎單車也是,不過現在不能常騎了...),能多一支錶幫我紓壓是件好消息。雖然我已拆修過多次ETA機芯,對於有深刻情感價值的錶又特別熱血,但自己並非專業師傅,且過去處理水傷錶的經驗"預後"都不好,很怕搞砸辜負錶主人...。於是向nrsjdje大表明沒有把握可以修復,甚至可能拆了就裝不回去了(過去處理水傷錶多半都裝不回),不過nrsjdje大回覆願意完全讓我放手來做,不但不求修復甚至不介意裝不回原樣,重點是在於想確確實實瞭解這支錶到底受到什麼程度的損傷,以及到底有多少修復的可能,就算最後我認為完全無法修理都沒有關係。於是我便接受nrsjdje大的好意和請託,而且心裡暗暗立下心願: 我一定要盡力讓這支錶復活。就在porsche大的GS寄到後一週,這支MIDO Commander也出現在我的工作檯上了: 
 

 
[初步評估-非侵入]
 
拿出手錶的那一刻其實我有點驚恐,因為我事先並沒有看過錶況,不知道進水的嚴重程度,但從藍寶石錶鏡內側和珍珠母貝面盤上的水珠和鏽水我直覺非常不妙:
 

 
我完全不敢拉錶冠或轉錶冠,也不敢搖錶(但可以感覺得到自動陀在轉),深怕如果內部零件鏽蝕嚴重的話會因為轉動而直接斷掉:
 

 
如果鏡面內單純都是清澈的水珠那可以期待此錶剛進水沒多久,可原件修復的機會就很高;但如果出現像上圖7:35左右位置的褐色鏽水(或鏽斑)就不太妙了,表示已進水一段時間,內部零件可能已經生鏽,若是車芯生鏽勢必影響到走時準度,甚至完全無法走時,只能靠更換零件維修。由於情況比預期糟糕,而且拖愈久生鏽會更嚴重,我決定先處理這顆MIDO錶,GS就先暫時停工,事後也向porsche run大說明並得到理解,不過最後MIDO錶還是比GS晚了很久才完工(原因還請各位往下看)。
 
小心拆下特規的錶鍊準備開蓋:
 

 

 
背蓋是壓入式的,這種背蓋的防水性都不太好:
 

 
開蓋後心頭一涼.... 這支美度算是"OHCA"狀態了:
 

 
目視即可見進水和生鏽的情況非常嚴重,而且一開蓋就有很重的鏽味,鏽水流得到處都是:
 

 

 
蛤? 這支沒有星期視窗的指揮官為什麼會用2836機芯??? (黑人問號):
 

 
自動盤轉動自如,但無法帶動上鍊輪,也完全沒有帶動齒輪的阻力,這幾乎宣告了自動上鍊機構已無法修復,因為機構裡的齒輪有可能已經鏽壞缺齒導致空轉;擺輪也很不樂觀,可些微撥動但有明顯阻力不敢多碰,而上方避震器簧片亦明顯生鏽且鏽垢甚多,簧片很有可能斷裂軸芯尖端也有可能已經鏽光:
 

 

 
此外看到內部鏽水十分濃稠,這是零件氧化後與水混合的產物,因此看不到的地方也很可能有鏽壞的零件:
 

 

 
單開背蓋目測後的評估如下:
  1. 因為可能有嚴重鏽壞的零件,一經拆解零件就會直接分解,繼續拆解很可能最後無法原狀組回
  2. 如果有損壞需更新的零件,我手邊並沒有備品,除非再購買新的零件替換不然無法修復,而購買新零件多半不便宜,運費也貴,很不划算
  3. 即使所有零件都能完整取下也還堪用,延用原始零件最後可能無法達到原有的準度,甚至無法正常工作(如自動上鍊效能不佳或無法自動上鍊)、嚴重慢秒(一天慢數分鐘)或走走停停
  4. 日期盤目視已被鏽水污染,很可會有印刷字掉漆或染黑到無法辨識的程度
總結來說我完全沒有把握以原件修復這支錶,如果拆解下去甚至會無法裝回...。向nrsjdje大據實以報並請他決定是否要繼續拆解,或是直接蓋回背蓋裝回錶鍊原況寄還,nrsjdje大回覆希望能繼續拆,就算無法裝回也無所謂,於是決定繼續往下"拆一步算一步",視情況再決定下一步。
 
[深度評估-部分拆解]
 
這顆美度指揮官的設計是要同時開背蓋和鏡面才能取出機芯,因為狀況實在不好,我打算先從背後拆傳動走時面,看一下是否還有機會恢復走時。
 
首先取下自動盤,正如我先前所料,自動上鍊機構的所有齒輪都已嚴重鏽壞:
 

 

 
初步目測兩組差動齒輪都毀了:
 

 
取下自動上鍊機構橋板,螺絲因為被鏽水滲透乾固,要使很大的力氣才能取下,也非常容易滑牙:
 

 
翻到背面一看,不妙....
 

 
拆解完自動上鍊機構,確定整組都要換掉: 不但差動齒輪完全被鏽阻塞損毀,另外兩組棘輪甚至鏽到車芯都掉下來,其中一個更誇張已完全"無心",整個車芯都化到鏽水裡了:
 

 

 

 
勉強從鏽水裡撈出一小片疑似棘輪車芯的殘骸:
 

 
拆到這裡可以確定自動上鍊功能完全失效,當初心裡想要讓這支錶復活的念頭也灰飛煙滅... 除非更換整個自動上鍊模組,不然就算後續沒有更多損場也頂多就是成為一支手上鍊錶了。先不提能不能恢復走時,我幾乎已經可以確定繼續往下拆是無法原狀組回,自動上鍊機構就算組回也只是為了讓有MIDO廠徽的自動陀留在那兒空轉了。
 
我再次向nrsjdje大報告情況,nrsjdje大不介意最後變成純手上鍊錶或是無法組回,並完全交給我來決定接下來的處置。在此真的很感謝nrsjdje大對我的信任,我猜nrsjdje大聽到我的回報是很失望的,但他應該希望就算這支錶已完全報廢,也能夠當"大體老師"給我當作研究和學習的教材;而我心裡其實也很希望把這顆錶完全拆解,把嚴重生鏽的機芯完整拆解難度頗高,是個不錯的挑戰。於是我抱著面對大體老師的態度以一個尊敬的心意來對待和拆解,只要能在拆解的過程中學習到一些經驗,這位"指揮官"也就不枉此生了,功成身退。
 
[正式拆解]
 
和nrsjdje大取得共識之後旋即開工拆解,目標是盡可能修復原件恢復走時,雖然希望極其渺茫。
 
首先要把機芯取出,從背面壓下龍芯釋放桿取出龍芯:
 

 
再從正面把外圈和鏡面總成取下:
 

 
這時就可以把機芯從正面取出了:
 

 
取針,可以看到有鏽水自中央孔滲到珍珠母貝面盤上,而且已有點吃進表面了:
 

 
取下面盤,從鏽水漫延的痕跡來看龍頭應該是進水點,有可能是龍頭沒有壓回就泡到水造成的。這裡馬上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這支沒有星期功能的指揮官搭配了有星期功能的2836-2,而2836原本的星期盤就原封不動地被沒有星期顯示窗的面盤蓋住... 成了這支錶的隱藏功能。這錶根本就該配2824-2的不知ETA集團在選配機芯時的考量是如何? 是不是當時2836-2生產太多為了消耗庫存?
 

 
這面盤很美! 即使是男生都會喜歡! 時標上的每顆水鑽都很完好,螢光點雖然不太有效果了但至少都還在,清潔一下應該可以回復亮麗:
 

 
裝上維修座開始拆解! 先把日期星期盤拆下,從日期和星期圈上的鏽水紋看來這一面的狀況也不樂觀:
 

 
取下面盤之後可以看到撥針機構檔板表面嚴重鏽蝕,這會直接影響到星期盤的轉動,如果表面已鏽到凹凸不平星期盤甚至可能轉不動,雖然這支錶本來就沒有星期窗,但因為2836的日期和星期是瞬跳機構,如果星期盤卡到也會影響到日期盤的轉動:
 

 
這片擋板是修復的重點之一:
 

 
星期盤: 這片星期盤完全無法顯示,但如果不裝的話又會影響到時輪的緊密度,我猜原廠也懶得再多做一組專用檔片來取代,就干脆直接用原本的星期盤(還是搞不懂為何不直接用2824-2機芯呢?)...
 

 
取下星期盤後馬上可以看到時輪和日期惰輪都有生鏽,金輪相對比較有機會完美去鏽,因為鏽多半不會吃進材料裡,但那枚惰輪看來就不妙了,不過重點還是那個2836特有的換日/星期撥輪、瞬跳機構和日/星期快調桿:
 

 
取下日期盤,看到瞬跳機構裡的主彈簧被嚴重鏽蝕,這真的很不妙:
 

 
先取下時輪,這鏽斑應該清得乾淨:
 

 
這星期盤很難清理乾淨,到時只能盡力而為了:
 

 
這個快調撥桿也是2836特有的,這也是少數完全沒有生鏽的零件之一:
 

 
要取下日/星期瞬跳機構時發現檔片鏽死,完全板不開(這個零件是卡榫扣接的):
 

 

 
不但如此,前面提到的星期傳動惰輪也鏽死取不下來,撥針離合押片上的螺絲也扭不動....
 

 
情況嚴峻,先把能取下的都取下,翻面看一下傳動走時面是否也有相同的問題(預期只會更嚴重):
 

 
結果這面果然更慘,只有擺輪橋板拆得下來,而且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解下螺絲,擺輪車芯也鏽死在主底板避震器上,為了避免尖端損壞用高倍顯微鏡搞了一陣子才安全取下(後來證明這也是白費工夫...):
 

 
可以看到游絲圈內塞了很多鏽,游絲八成也有鏽斷或隨時會斷的地方,就算沒斷大概也打不出可接受的擺幅,更無法走準,這是最關鍵的零件,如果不能正常工作的話就確定這顆機芯無法走時,也等於報廢了:
 

 
其它的螺絲全部都無法轉動,為了避免滑牙力道又不能過大,但為了保有這片2836-2主底板,這時只能採取非常的手段 - 把整顆機芯在未拆解的狀態下浸入去漬油用超音波機清洗(還好這顆機芯沒有塑膠零件):
 

 
清洗半小時後,去漬油變得非常混濁。:
 

 
取出上維修座,再次挑戰!
 

 
順利取下大捲車、上鍊惰輪、止逆片和其彈簧:
 

 

 
這幾個零件和準度比較無關,清理一下應該可以延用,大捲車有幾齒鏽得有點嚴重,比較可能在清理的過程中斷齒:
 

 
這次終於可以旋開擒縱叉橋板了:
 

 
擒縱叉也有生鏽,這也和走時穩定度和準度有關,如果軸芯鏽斷也等於走時功能廢了:
 

 
接下來拆傳動機構橋板時,三顆螺絲都還是完全轉不動,試了半小時手指痛到受不了了,只好先放棄:
 

 
先翻回日期面看看這次是否能拆下撥針離合押片上的螺絲:
 

 
這次成功了!
 

 

 
離合機構裡除了最左邊的離合桿之外狀況也都不好,尤其是最右邊的連動桿看來隨時會斷,真是愈拆心情愈沈重:
 

 
終於拆下瞬跳機構擋片了! 馬上看到瞬跳彈簧鏽得一塌糊塗,深怕已經鏽到快斷了...
 

 
瞬跳機構全部取下:
 

 

 
這面終於拆完了,但另一面還差得遠... :
 

 
這次我用了更極端的方式,把機芯整顆泡進LiquidWrench強力滲透油裡,然後用超音波機洗半小時:
 

 
第二回合開始!
 

 
這次總算把傳動機構橋板上的兩顆螺絲取下來了,但還有一根不管如何用力都還是不動如山:
 

 
好~ 沒關係,再泡LiquidWrench,超音波機再洗半小時:
 

 
第三回合一樣不動如山,好~ 再用超音波加洗一小時.... 第四回合還是不動如山,再用超音波機加洗一小時....就這樣重覆了無數次、N回合,我的起子刀肉尖端甚至斷了好幾次,斷了再磨磨了又斷,那顆螺絲打死就是分毫不動。真的取不下只好用破壞螺絲的方式了,而且這樣也只能確定取下橋板,螺絲仍未必能取出。
 
只好先轉戰主橋板,還好主橋板的兩根螺絲沒那麼固執,而且已經用慘透油+超音波一整天了,努力半小時後順利取下:
 

 
主要的兩枚走時齒輪和擒縱輪終於可以取下了!
 

 

 
三輪鏽成這樣:
 

 
但要命的二輪(Intermediate wheel)是被發條盒擋住的,而旁邊就是那根頑固的橋板螺絲(這張照片是奮戰四天之後拍的,這顆螺絲鏽死的程度已超過我目前工具的強度(所以起子的刀肉會斷掉),可以看見螺牙也已經在長時間的高壓下開始變形,我估算螺孔內鏽死的硬度已大過螺絲本身的硬度,再用更大的扭力也只會加大變形甚至會滑牙。這時最極端的做法是把螺絲頭磨掉一圈,先把橋板拿下來,再一面火烤加溫,一面用鉗子從側面夾住螺絲凸出於主底板的部位扭下來,如果成功的話可以只犧牲一顆螺絲同時保住橋板和主底板(失敗的話就要動用一種昂貴的特工,但我手邊並沒有... 而且即便買來用了也還未必會成功):
 

 
就在我已經把刻磨機準備好,要來磨螺絲頭之前,我做了最後一次嘗試,說來有趣,這顆螺絲似乎感受到我這次是鐵了心來索它的命,居然就在我努力到第四天的下午就範 - 終於轉下來了!!
 

 

 
如今再回想這四天的過程真是白費力氣(原因往下看就會明白),但老實說扭下來那一刻的成就感還是多少彌補了做白工的遺憾。
 
這片橋板拆下後就等於確定可以完整拆解了! 剩下的發條盒和二輪輕鬆取下:
 

 

 
二輪看來也很不樂觀:
 

 
二輪如果無法修復等於也宣告走時無望:
 

 

 
不過主底板看來是完好的,只要清洗乾淨,再用顯微鏡檢查一下每一個軸孔是否完好、寶石是否完整:
 

 

 

 
發條盒不用拆大概也知道裡面狀況不佳:
 

 

 
果然發條盒內側已鏽蝕,不過沒有我想像中的嚴重,如果能夠徹底去鏽並把表面拋平整應該可以續用(發條盒內側如果凹凸不平會影響發條釋放動力的順暢度,進而影響穩定度和準度):
 

 
大體解剖任務完成,向指揮官大體行禮:
 

 
[清洗零件和三度評估]
 
但我和nrsjdje都不想就此停手,想測試是否能以原件恢復走時功能,於是我優先清洗最重要的擺輪總成,如果無法成功清理就可確定原機芯報廢了:
 

 

 
泡進去漬油之前再仔細檢查一次,發現游絲很可能已經鏽斷了(左側箭頭處),用吹球輕吹竟然吹出一小斷疑似游絲中的一小段(右側箭頭處):
 

 
總之先泡去漬油看看,我先清下面這幾個零件,除了擺輪(左一)和時輪(右二)之外,其它的幾個齒輪之前因為橋板鏽死拆不下,都已泡過至少一次去漬油和很多次的滲透油:
 

 
泡了一陣子之後用超音波機洗:
 

 
就在洗了七分鐘時,看到擺輪出事了:
 

 
擺輪游絲明顯有生鏽,在超音波振盪之下直接斷掉;此外游絲和快慢針的接榫也鏽斷,整個擺輪總成等於報廢,這下完全確定無法以原件恢復走時了... 這個擺輪和2824機芯是共用的,可以直接買到零件來更換,此外二輪三輪清洗後狀況沒有改善,真要恢復走時也得買新零件替換,但這些新零件買起來不便宜,甚至連二手狀況不明的2824或2836也不便宜(而且買來後裡面的重要零件可能還是壞的)...幾乎都可以買一顆全新的大陸海鷗高仿2824-2了。
 
我花了一點時間上網找各種替代的方案,我最終給nrsjdje大的建議有兩個:
  1. 直接放棄所有功能,只留下外觀和大部分的機芯零件: 把所有橋板和自動陀裝回,也把時輪分輪和秒輪和撥針機構裝回,這樣便可以照常安針,且雖無法走時仍可以手調指針和日期盤,也可以上鍊(當然只是體會上鍊的手感,上了鍊也不會走時,自動上鍊機構也不怕上鍊過頭),依然有賞玩的樂趣;而背蓋打開時可以看到所有的橋板、自動陀和大部分的齒輪(游絲雖然斷了但擺輪尖端還在仍可裝回橋板上)。此外將鏡面和面盤做基本的清理及去水氣組回,並把髒污清理好直接寄還,這樣至少可以保有一個完整的外觀長久保存,讓這支指揮官成為博物館型態的展示品
  2. 因為大部分的零件都損壞或已無法可靠使用,不如從瑞士買一顆全新的2824-2機芯來替換零件(台灣雖然也買得到全新2824,但比從瑞士直接買加上運費還貴上兩倍),當然最好是能買全新2836機芯來整顆更換,但2836機芯新品遠貴過2824,而且因為這支錶並沒有設計星期功能,理當配2824才是最恰當的。當然也可以考慮買對岸高仿的2836或2824零件來更換,但加一加也不會比從瑞士買一顆正廠2824便宜多少,個人覺得划不來(而且用大陸仿的零件有損這支錶的紀念價值)。2824和2836有七、八成以上的零件可以共用,有機會重組出一顆完好的2836。如果最後真的無法整理出完整的2836,也可以直接把2824整顆替換上去,只是這樣就和這支MIDO Commander M014207原始官方配置有了差異,雖然一般人看不出來,但店家和內行人只要開背蓋(甚至只要轉龍頭或銔重量)就可以認出裡面不是2836-2,而是換成2824-2,勢必影響未來脫手的價值(但我不認為這麼有意義的錶會被變賣)
nrsjdje大立刻就決定採取我的第二個建議,並且由我提供瑞士賣家的資訊給nrsjdje大,由他直接跟賣家訂購一顆全新的2824-2並寄給我做後續的處置。再次感激nrsjdje大一直對我完全的信任並支持,我心裡也不希望這次的過程只是個"大體解剖"記錄,我想要復活這支錶的心情和nrsjdje大是一樣的。
 
於是最後一個嘗試便是盡可能修復2836-2主橋板和特有的幾個零件(主要都在日期機構上),這樣之後拿到全新2824時只要把2824的零件換到2836主橋板上,再裝回2836特有的日期機構零件,這樣就可以100%復原2836,也得以完美回復這支MIDO Commander的原始設定。(但終究事與願違... 還請繼續往下看)
 
從瑞士訂購機芯寄來台灣是一段漫長的時間,一面等待的同時我也著手進行必要零件的清理,希望新的機芯寄到前可以完成更換零件前的準備。以下這些就是是否得以重現2836-2的關鍵零件,只要有任何一個無法復原就只能宣告失敗,直接換整顆2824機芯了:
 

 
先來清洗主底板,取下擺輪避震器和寶石:
 

 
清洗前正面(日期撥針面):
 

 
清洗前背面(走時傳動面):
 

 
為了去鏽,首先在白醋裡浸泡一下:
 

 
一面泡一面用牙籤和火柴梗刮去比較頑固的鏽:
 

 
清水徹底沖洗後再照常用去浸油和超音波機清洗,清洗完畢後的正面:
 

 
清洗完畢後的背面:
 

 
用顯微鏡檢查了所有的軸孔和寶石,這片裡底板是完好的!
 
就在清好主底板後,從瑞士來的包裹到了! 從下訂到寄達足足花了一個月又兩天:
 

 
我還是先繼續清理2836裡的零件,這片自動陀是這支錶內在最重要的部分,也是這支錶的"招牌":
 

 
中央的軸承鏽得很嚴重,可能要換新...
 

 
清理工序和主底板一樣,先浸醋再用去漬油和超音波機清洗:
 

 
洗完後的自動陀:
 

 

 
果然,中央軸承的棘輪已經被鏽到缺齒了(箭頭處),這得拆2824上的自動陀軸承來換掉:
 

 
接下來這幾個零件很關鍵,只要任何一個救不回來就無法完美回復2836機芯了:
 

 
日/星期和撥針機構擋板鏽得十分嚴重,這零件不適合用醋,我用去鏽劑和火柴梗盡可能把鏽磨掉:
 

 
努力了一整天,這是我能做到最好的狀態了,兩片擋板雖然已被鏽吃進表面,但功能上還可接受(星期擋板上的鏽有可能會讓瞬跳時的阻力變大,但我可用2000號水砂紙打磨來減低阻力),最糟糕的是左邊的瞬跳彈簧,至少有三處鏽得很深(箭頭處),而且都在最細的部位,就算裝回的當下可以正常運作,難保過一兩個月之後就直接斷掉(日期機構是每天都要跳一次的,也就是每天這根彈簧都會受到三個小時左右的壓力):
 

 
這時我萬分糾結陷入長考: 目前看來是有機會完美回復2836-2的,所謂完美回復就是所有零件都和2836-2的官方手冊所列一致,功能也都沒有任何損失。而那根瞬跳彈簧卻是可能造成不完美的癥結,硬是裝上可能完全沒事,但也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後斷掉而使自動日期功能失效。再三檢視彈簧鏽蝕的狀況後,我認為後者的機率是大於前者的,而且換裝的工程和風險其實不小,不但要把全新的2824徹底拆解,也要小心零件和橋板間的密合度(新舊零件搭配混用時的關鍵,不過ETA的工藝品質多半可以過關)。
 
最後一個考量點就是這顆全新2824-2的功能表現了,如果走時的穩定度和擺幅不夠好的話那橫豎都是要重新拆解洗油,那我就會傾向冒瞬跳彈簧未來斷掉的風險,把零件換裝到2836底板上完成2836回復。
 
[測試新2824-2及四度評估]
 
原廠ETA 2824-2,拆掉外包防護膠膜:
 

 
時輪和檔片在運送時掉下來了,不過這兩個零件在沒有面盤卡住的狀態下本來就隨時會落下:
 

 
原廠保護盒會刻意卡緊自動陀不讓它旋轉:
 

 
亮晶晶的全新2824-2! 
 

 
自動陀軸承的換裝是之後的技術重點(不論是否要直接換2824這件工序都要做):
 

 
這時也發現MIDO並沒有客製化星期盤,不論印刷墨色和字體都完全是和2824相同的,完全不必擔心日期顯示會有差異:
 

 
再比較一下:
 

 
重點來了! 手上鍊30圈來測穩定度,因為是全新的機芯,先讓它走了半天(約六小時)再來測試:
 

 
這數據讓我無話可說(面盤向上):
 

 
面盤向下:
 

 
更不用說裡面用的是原廠正規的油品和原廠技師的組裝技術,我來重洗只會讓這顆2824的表現變差,任誰都不會認同的。
 
最後決定直接把這顆新的2824-2換裝上去,雖說這讓機芯不再是原配的2836,但其實這支沒有星期功能的指揮官理當是該配2824機芯的,因為2836只是在2824上加了星期功能,而這款錶的設計只有日期功能,所以搭配2824之後不但功能完全相同,只開背蓋看的話外觀也完全一樣(除非用放大鏡仔細看底板上的編號),而且重量也會減輕一些(少了星期盤和好幾個零件)。
 
[換裝全新自動陀軸承模組]
 
接下來要用2824的自動陀軸承替換原本2836自動陀上損壞的軸承,首先把2824的自動陀拆下:
 

 

 

 
工作內容就是把兩片自動陀的軸承模組都從自動陀上逼下來,再把左邊2824的軸承模組壓到右邊原本的2836自動陀上:
 

 
這個工序需要一些特殊工具,而且妙的是幾乎沒有廠家生產正式的工具,大部分的錶匠都得自製。我用一個舊雲台上的旋鈕當成ETA專用的承接底座,這個旋鈕的中心螺絲孔剛好可以放進ETA的自動陀軸承模組,也可以完整抵住四週的平面。墊上夾鍊袋作為防護,再小心用口徑相同的起子柄(取下刀肉)作為頂桿,然後從上方用小鎚輕敲即可安全取下:
 

 
其中一側有填上除塵泥固定:
 

 
2824的自動陀和軸承模組:
 

 
同樣的方式取下原本自動陀的軸承模組:
 

 

 

 
把軸承壓回是這個工作裡最困難的部分,主要是要能保持整個接合圈平均卡入。我也找到一個螺絲起子的螺頭口徑和ETA的模組吻合,確保水平放定位後小心敲入中央孔裡:
 

 

 

 
新的軸承閃亮完美!
 

 
換好後把自動陀裝上新2824-2機芯,如果不仔細看底板上的編號,這一面在外觀上是和2836-2毫無二致的:
 

 
換裝自動陀軸承的重點就是迫入時是否平均壓入,最直接的檢查方式就是裝上機芯後把機芯放直,從正側面看自動陀和自動上鍊機構橋板之間的間隙是否剛好能讓自動陀在任何角度時自由旋轉(不能碰到任何橋板),還必需完全相等(下圖A和B的距離需相等),而且要轉到任何一個角度時都需相同:
 

 
[面盤外殼清理]
 
剩下的工作就是面盤和錶殼的清理了,先來清這片美麗的珍珠母貝面盤:
 

 
先把背面的鏽盡可能用去漬油和異丙醇擦掉:
 

 
面盤的清洗則不能使用任何有機溶劑,只能非常小心地用面相筆和小毛筆沾清水擦洗。擦洗時發現外圍秒刻度的印刷油墨已因為滲水太久浮起和脆化(下圖藍色箭頭處),我一開始清時沒料到,毛筆輕輕碰到浮凸的部分就脫落了(下圖紅色箭頭的部分),之後再也不敢碰到這些印刷的部位:
 

 
錶殼內的鏽也很多,這可以整個用超音波機和去漬油來清:
 

 
龍頭孔的內側鏽得很明顯,這裡肯定是進水點:
 

 
藍寶石鏡面用清水和沙拉脫清洗就可:
 

 

 
背蓋的鏽比較嚴重,超音波機和去漬油伺候:
 

 
防水膠圈千萬不能碰有機溶劑,拆下來用水和沙拉脫清洗:
 

 
錶殼去鏽完成:
 

 

 
最後全部再用清水和沙拉脫洗一遍:
 

 
[安裝2824-2機芯及完工]
 
裝回面盤:
 

 
安針:
 

 
裝回錶殼前先翻面按下釋放桿取下龍頭,原本的龍芯很辛運地並沒有受到嚴重的損傷(龍頭是進水點),可以直接延用不必裁新機芯的龍芯來用:
 

 
鏡面防水圈上防水油裝回:
 

 
裝回機芯:
 

 
壓回鏡面外圈總成:
 

 
翻面裝回龍頭,這時看起來和原本配2836-2時完全一樣(只要不去看底板上的編號是完全看不出差異的):
 

 
背蓋防水圈上防水油並先裝上背蓋內圈上,這裡也可以看到背蓋內側清理完的狀況(前面忘了獨立拍一張了):
 

 
壓回背蓋:
 

 
原本是大體老師的MIDO Commander在一波N折之後換心轉生復活了!
 

 

 

 
重生的MIDO Commander和原本被拆下的2836零件:
 

 
裝回錶鍊,完工:
 

 
所有拆下的零件分類裝好一併寄回給nrsjdje大大,每袋上分別標註: 已清理可延用零件、清理後可延用零件(未清理)、已損壞零件,新買2824-2機芯未用到的龍頭和自動盤也都一拼放進發條的夾鍊袋裡,未來如果再有後續的保養維修需求時這些零件都有可能派上用場(甚至已損壞的零件也可能有用):
 

 
[結語]
 
在寫這篇文之前我掙扎了好久,因為我實在不知該如何下筆。從頭到尾我根本沒有修好任何東西,只是不斷地重覆原本就知道會失敗的試驗,回頭看來90%全是白工,既沒達成任何一個目標也沒有任何值得參考的技術分享。其實玩錶稍有經驗的朋友都可以第一眼就看出這支錶除了更換整顆機芯之外別無救贖,而專業的錶師在第一時間就會採取更換機芯的處置,絕不會浪費自己的精力和客人的時間,我的處置真是挫到了極點,像是拼了很大的力氣去證明一件原本就是秒懂的事情,一篇完全沒有專業性、又臭又長的文章到底能分享什麼呢?
 
時間是最執拗的概念之一,它只會不斷地前行,完完全全沒有回頭的可能。每一位修復者都是與時間為敵,硬是要把時間在事物上留下的痕跡除卻,讓事物跳脫時間的印記來造成時光回復的假象。而鐘錶正是時間概念具現化的工具,它不斷地告知人們時間,也同時宣示時間一去永不復返,當一支錶隨著時間老化逝去的同時正是它在功能上圓滿的證明,一支錶的逝去正是時間以自身的型態向世人宣告勝利。這次拆修這支MIDO Commander一如往常的修錶分享文,是一場與時間抗戰的過程記錄: 我花下時間想要抹去時間在時間本身(錶)上所留下的傷痕,而這次我覺得我失敗了。我無法救回2836,終究還是換了一顆全新的2824,再次證明了時間無法回頭,而換了不同機芯的MIDO Commander還是原本的那支MIDO Commander嗎? 這應該不算是老外最瞧不起的"Frankenwatch"式修復,但我心裡卻有不少遺憾。終究這支原本應該順著天理安息的錶被我硬是喚醒了,只是我好奇如果它過去有意識的話,如今醒過來時還記得是"自己"嗎? 我那90%的白工其實就是在尋找這支美度那或許存在過的"自己",而我終究沒有找回來。
 
醫學系的學生靠著解剖大體老師換得精純的技術和知識;修錶的師傅也是從拆解"大體錶老師"獲得知識和技術。每個醫學生心裡應該都有些想對大體老師說的話,而上面那一大段看似廢文就是我想對這支MIDO Commander講的 - 說給它原本還是2836時的靈魂聽,也說給現在復生後的MIDO Commander聽。我可以感覺到兩個不同的聆聽者,但對nrsjdje大大伉儷來說這支美度還是原本那支充滿情意的美度,不論它是生是死都不會有改變。
 

 
再次感謝nrsjdje大大慷慨提供愛錶,並特地採購機芯讓我有機會精進和分享,也感謝大家撥冗讀完這篇文章。
---Grusfaux yui Chu, 2007--- *嗯... 小弟既不姓俞也不姓朱,而世上也沒有鶴頸蛙這種生物
2020-03-12 15:51 發佈
好文,五分奉上
知其不可為而為,過後想必功力大增
問個笨問題,為何平常在錶殼錶帶上的水不會鏽蝕成這樣,但機芯一進水就這麼嚴重?是因為不容易乾嗎?
三月魚 wrote:
問個笨問題,為何平常...(恕刪)


算是對了一半
開放空間,跟相對密閉空間
水不容易消失

材質的不同,甲板大多都是銅質
螺絲齒輪有的是貴金屬,不鏽鋼...
電位差腐蝕,尤其是在進水後
電鍍的塗層剝落
更容易發生腐蝕現象
FSXSP wrote:


算是對了一半
開...(恕刪)

原來如此,感謝您的回覆,
採用銅做夾板會有什麼好處嗎?
三月魚 wrote:
採用銅做夾板會有什麼好處嗎?


銅質硬度低在精密加工切削時比較有利,也因此容易把硬度相對較高的寶石或不鏽鋼椎柱逼入孔內,也容易鍍層

其實橋板的材料不是單純的銅,老錶有合金的(如Maillechort),現在則常見鍍鎳(如ETA 2824),這些都是銀白色的,不是銅色。鍍層的目的一來是美觀一來是防氧化

機芯裡的零件材料非常複雜,每家都有獨門的做法,主要目的都在達到加工時良好的精度、耐久度和磨擦系數,也要考慮潤滑油的質性,這也是為什麼車心的材料會和齒輪不同,而且油不能誤沾到齒輪上;防氧化對機芯零件而言只是次要考量,重點還是外殼的材質和結構設計能夠防止水氣進入
---Grusfaux yui Chu, 2007--- *嗯... 小弟既不姓俞也不姓朱,而世上也沒有鶴頸蛙這種生物
俞氏鶴頸蛙 wrote:
[楔子] 去年年底,(恕刪)

妙手回春,起死回生!5分奉上!
俞氏鶴頸蛙 wrote:
[楔子] 去年年底,(恕刪)

蛙大巧手巧思,讓愛的見證在時光流中恆久遠!
機芯死狀最慘的方式就是這個
尤其還是濕的.......

鐵的活性大於銅
尤其是銅齒跟鋼輪軸是導電的緊配
碰到大量水鋼鐵軸心一下就會先鏽
你若是鋁製品那鋁的就會先犧牲了
所以錶進水最好當天處理
第二天一定會有鏽
有次我父親帶了隻老撞鎚錶洗溫泉
結果進了硫磺水
我隔天馬上請一天假拆了它
結果還是有彈簧鏽壞了
俞氏鶴頸蛙 wrote:
[楔子] 去年年底,(恕刪)

既然此錶是因為進水且時間拖太久才嚴重鏽蝕而失效,經蛙大巧手雖未能完全復原,至少可讓原物再次運作。
但不知蛙大是否有針對防水性能做檢測?!否則萬一再次進水不就又得再死一次!
在此提供我個人的檢測方式就是:
先不放入機芯只單純外殼部件及所有龍頭及或按鈕裝好後直接放入水中,如果還有漏水也可以從鏡面看到洩漏點是在何處,處理完成後再將機芯正式組裝進去。
如此才可確保高枕無憂。
  • 4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