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酷吏的作為

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E9%80%9A%E9%91%91%E7%B4%80%E4%BA%8B%E6%9C%AC%E6%9C%AB/%E7%AC%AC%E4%B8%89%E5%8D%81%E5%9B%9B%E5%8D%B7

初,田弘正受詔鎮成德,自以久與鎮人戰,有父兄之仇,乃以魏兵二千從赴鎮,因留以自衛,奏請度支供其糧賜。戶部侍郎判度支崔倰性剛褊,無遠慮,以為魏、鎮各自有兵,恐開事例,不肯給。弘正四上表,不報,不得已,遣魏兵歸。倰,沔之孫也。

弘正厚於骨肉,兄弟子侄在兩都者數十人,競為侈靡,日費約二十萬。弘正輦魏、鎮之貨以供之,相屬於道,河北將士頗不平。詔以錢百萬緡賜成德軍,度支輦運不時至,軍士益不悅。

都知兵馬使王庭湊,本回鶻阿布思種也,性果悍陰狡,潛謀作亂,每抉其細故以激怒之,尚以魏兵故,不敢發。及魏兵去,壬戌,夜庭湊結牙兵噪於府署,殺弘正及僚佐、元從將吏並家屬三百餘人。庭湊自稱留後,逼監軍宋惟澄奏求節鉞。八月癸巳,惟澄以聞,朝廷震駭。

唐朝安史之亂後河北基本就非朝廷所有
不容易有收復一些
節度使田弘正因為在當地征戰很久跟地方勢力不合
當節度使帶了不太合體制的親兵保衛自己
跟朝廷請糧被酷吏所拒
不得已就把兵散了
之後被他人利用
整個河北要地就丟了

為了幾塊錢不知變通
要不要引以為戒?
2020-03-25 11:17 發佈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