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7

親身經歷之北宜公路怪事

看來有靈異體質的人還滿多的,是否找到了靈異體質之家了呢?
先說一下我的好了.....
我也覺得我是靈異體質,從小只要是在環境不安穩的期間,都會做一些有圖的夢境,只是當下不清楚夢境的意義,但是日後總是會在生活中,看見跟夢境一模一樣的地方。
有人也許說那是幻覺,不是真的夢到....可是我是有對照組的認證喔~我曾經跟朋友同時夢見同一時間場景,等到場景發生時,才發現彼此有相同功能。

也來貢獻一下我的事件--濱海的白色前進人形
=======================================
8~9年前有一陣子因為陪老婆回家,總是開著銀色喜美來回宜蘭,那時還沒有雪隧;夏日晚上開車總是比較舒服,所以都開晚上9點以後,一年有十幾次都是走北宜,也都相安無事;不過因為車子年紀大了,怕有激烈駕車搞到顧路就不好了,加上家裡位置離汐止不遠,所以有時候陰雨的晚上,總是開北濱,覺得比較安全。
那是一個農曆七月的晚上,有點飄著毛毛雨,所以晚上8點多就想說還是走北濱好了,一路相安無事,也閃過幾隻相機的位置,記得是在接近大溪車站附近,有一段約5~10公里的直線路段,小弟我都是一律加速前進的;可是那天有點不尋常,視線有點昏暗,通常濱海的路燈都不太靈光,那一晚很不幸的那一段都沒有開路燈,所以我就開啟遠光燈,準備油門踩到底了.....

就在遠光燈一開的時候,遠遠的地方似乎有一件白色物體在路邊逛阿逛的,本來想說是競選旗幟之類的,也沒特別注意;隨著車子速度越快,物體由米粒般變成像A4大小時,開始發現不太對.....

那個的物體居然會前進,但是速度相對非常慢,而且離地面約1米半,大小跟人的比例差不多,看似一件白色上衣,像極了傳說中的阿飄...

右腳的熱血一股腦地回到了頭部,車速由90幾一路降到60不到,有點不知道是否該往前開,這時候跟坐前座的老婆對望了一下,2個很有默契地想到,他也看見了;雙方不發一語,硬著頭皮讓車子慢慢接近,此時物體越來越清楚,的確是人型白色有點透明的物體,浮在離地一米半的位置前進,比正常人行走再快一點點速度緩緩前進....

此時再度對望,心理只想來個流氓大迴轉,可是後面5KM內無住家,也不知道往哪邊繞路,只好再繼續維持50幾公里速度前進,並且準備接近後,油門一路踩到底加速逃逸.....

接近至20M的時候,靜靜的夜裡除了我的小喜美的聲音,有夾雜著破爛腳踏車一歪一歪的聲音,感覺有點怪怪的....

忽然2人對望笑了出來.....那是2個年輕人,騎著腳踏車,因為腳踏車無後座,所以是站在火箭砲管上,騎車的穿著深色衣物墨綠色雨衣,站著的穿白T著黑褲,加上生鏽的腳踏車,無任何反光片....你是要把我給嚇屬喔,夭壽死小孩....
常聽到有人是帶天命, 所以有在修行...
請問 , "修行" 到底是修什麼內容?????


ps.一天一天慢慢看,太刺激了~

jiunyiu wrote:
也來提供一些小弟的軍...(恕刪)


╔════════════════╡門╞═════════════════╗
║┌──┐┌──┐┌──┐┌──┐   ┌──┐┌──┐┌──┐┌──┐║
║│   │ │   ││   ││   │   │ 3│ │2 1│ │   ││   │║
╨└──┘└──┘└──┘└──┘   └──┘└──┘└──┘└──┘╨
門                           門
╥┌──┐┌──┐┌──┐┌──┐   ┌──┐┌──┐┌──┐┌──┐╥
║│   │ │   ││   ││   │   │   │ │ X││   ││   │║
║└──┘└──┘└──┘└──┘   └──┘└──┘└──┘└──┘║
╚════════════════╡門╞═════════════════╝

繼續昨天那個連續鬼壓床的故事.

我一直以為這只是一個爆笑劇,直到結訓前.......

在鬼壓床事件發生之前,睡我下鋪的同學,榮譽假回來不知怎麼紅了眼.......不是大事,結膜炎.但是在我們封閉的寢室內成了大事.我後來認為是某人幹的好事,總之結膜炎在我們寢室野火燎原,一堆人都紅了眼,最嚴重的甚至搞到全休,白天上課時他只能在寢室休息.結膜炎搞到全休......沒錯,如果弄到眼睛兩隻眼睛發紅會痛都塗藥而且用紗布包起來,也只有全休了.大概就是上面的圖裡那位睡在X那個位置的同學.喔,對了,上面的1,2,3裡,3就是我們的實習副連長.1,2就分別是第1跟弟2位被壓的同學.

因為有這麼嚴重的一個同學在,即使不認識他也知道他是誰.還好他睡的是下舖,如果是上舖就更麻煩了.我對他之前的印象也只有這一件事,直到.....結訓前一天.

那時單位已經抽完了,課也上完了,在學校做的事就剩下出公差清潔環境.我剛好跟那位X同學被派去清一間教室,邊清,邊聊,我們當然沒有精實到整理完了就回去等待新的任務分配,坐在教室裡聊.

聊八卦.....我們實在不熟,共通的八卦就只有單位的分發,例如三排的那位練健美的剛好抽到333師(我們那時的天下第一師),對他而言精實的訓練無差,最重要的他家在南部,老婆要生了,333師剛好是離他家很近的單位......或是我們隊參加留校教官甄試每個沒選上的全部抽到野戰部隊之類的.

講到這些有點奇怪的話題,他說,他得結膜炎最嚴重的時候全休時眼睛會痛,有天晚上他睡一睡眼睛把他痛醒了,一時睡不著膀胱有些發脹就想去上個廁所.眼睛塗了藥再加上紗布包起來,看得雖然不清楚不過摸索著去廁所倒沒問題.就睜開眼睛準備下床.......啊?!怎麼對面的上舖有個白色的人影?!

我們那時穿的不是綠色的陸軍內衣,就是草綠服,沒人會在睡時穿著白色的衣服!他看的不清楚,隱約可以認出是個白衣長髮人坐在上舖的那位同學上.他嚇了跳想再看清楚點,就看到那個白衣人把頭轉過來,他雖然只看得出輪廓(眼睛蓋了紗布和藥膏),卻認得出對面那位的眼睛發出綠色的光而且在瞪他!廁所當然不敢上同時眼睛閉起來不敢再看!閉著,閉著就睡著了.

隔天,他起床後聽說他看到的那人被鬼壓床了,就是圖上寫1的那一位...........
先下個標籤~在說小時候碰過的~
-------------------------------------------------------

大約是剛上國中的時候,大年初二老爸心血來潮要帶全家跟表姐們一起去中橫玩耍,
晚上到了梨山的時候,天兵老爸跟本忘記過年期間是要先訂房的這件事,
當每間旅館都因為額滿而碰壁時,最後只剩下超有年代的建築,梨X賓X,很湊巧的剩下兩間房

他那邊的房間還蠻特殊的,陽台是所有同一側房間共用,大的能讓小孩在跑鬧還很安全的露台,
兩個都大學畢業的表姐住隔壁,小妹跟老爸老媽塞一間

房間一進門,右手邊是廁所,雙人床鋪一邊靠著走到,一邊抵著廁所的牆面,
因為一路都在車上,大家也累了,早早盥洗就上床睡覺,
當時的位置分配是,老爸靠牆睡,老媽靠走道睡,我被擠在中間睡

基本上,我被老媽形容成,一睡著連小偷把我扛走都不會醒過來的小睡豬.....

印象還很深刻,那晚一直睡得不是很安穩,但睡豬就是睡豬,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何事,
只是很疑惑的,當我被搖醒時,為什麼我睡在靠走道?為什麼老爸很兇的盯著我旁邊的走道,
為什麼老媽縮在靠牆發抖.....為什麼,鬧鐘剛剛好顯示4點......

搖醒之後,老爸也不准我睡,要我乖乖的去盯著電視,啥問題在日出之前都不准問....

一直到大家離開梨山,在中橫的馬路上頂著中午的暖陽啃著蜜蘋果時,
老爸才說....

靠走道睡得老媽,是敏感的體質,她在快睡著時就會被搖醒,搖她的那個它一次比一次粗暴不耐煩,
很顯然的在趕人的意思,先前幾次老媽當她自己錯覺沒多理會,但超過3-5次越來越兇時,
老媽會害怕了,只是老媽居然是很害怕的,把睡到在說夢話外加磨牙的我,推到她位置,
然後很鴕鳥的擠到中間,開始睡.....

剛開始,因為我睡得很沉,老媽以為沒事了,正準備放心睡去時,突然發現我的右手在亂揮,
動作看起來就是要撥開人家再碰我的手一樣,老媽一驚嚇,不敢動了,
揮一揮,我又睡著了,但沒過多久,老媽說,我又出現那種趕人家手的動作,
而且隨著一次一次吵我睡覺,我已經在睡夢中嘟噥著罵髒話了,還喊著不要吵我啦!

就在老媽自我安慰,反正我家小睡豬只是被吵還事一直在睡,應該沒關係,
準備撤底當一隻鴕鳥,並已經努力往老爸那邊挨過去差不多要睡著的時候,恐怖的才來哩!

老媽快睡著時突然覺得,怎麼我動作好大一直在動床,一轉頭看我整個嚇傻,
根據老媽跟老爸形容,老媽呆滯了一下子,緊即把老爸也挖起床,
因為當時,我的脖子被一雙無形的手掐住,我的雙手在努力拉開那雙無形的手,
雙腳因為掙扎一直在亂踢,最可怕的是,我脖子上出現被掐住而凹陷的指痕....

後來老爸起床時做了啥處理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全家醒了都不敢睡了....

而那時候,外頭大露臺還有好幾組旅客在放煙火呢!!!!


JEFFiso wrote:
[69er] 51[...(恕刪)


page14 做記號先

sihsiao wrote:
8~9年前有一陣子因為陪老婆回家,總是開著銀色喜美來回宜蘭,那時還沒有雪隧;夏日晚上開車總是比較舒服,所以都開晚上9點以後,一年有十幾次都是走北宜,也都相安無事;不過因為車子年紀大了,怕有激烈駕車搞到顧路就不好了,加上家裡位置離汐止不遠,所以有時候陰雨的晚上,總是開北濱,覺得比較安全。
那是一個農曆七月的晚上,有點飄著毛毛雨,所以晚上8點多就想說還是走北濱好了,一路相安無事,也閃過幾隻相機的位置,記得是在接近大溪車站附近,有一段約5~10公里的直線路段,小弟我都是一律加速前進的;可是那天有點不尋常,視線有點昏暗,通常濱海的路燈都不太靈光,那一晚很不幸的那一段都沒有開路燈,所以我就開啟遠光燈,準備油門踩到底了.....

就在遠光燈一開的時候,遠遠的地方似乎有一件白色物體在路邊逛阿逛的,本來想說是競選旗幟之類的,也沒特別注意;隨著車子速度越快,物體由米粒般變成像A4大小時,開始發現不太對.....

那個的物體居然會前進,但是速度相對非常慢,而且離地面約1米半,大小跟人的比例差不多,看似一件白色上衣,像極了傳說中的阿飄...

右腳的熱血一股腦地回到了頭部,車速由90幾一路降到60不到,有點不知道是否該往前開,這時候跟坐前座的老婆對望了一下,2個很有默契地想到,他也看見了;雙方不發一語,硬著頭皮讓車子慢慢接近,此時物體越來越清楚,的確是人型白色有點透明的物體,浮在離地一米半的位置前進,比正常人行走再快一點點速度緩緩前進....

此時再度對望,心理只想來個流氓大迴轉,可是後面5KM內無住家,也不知道往哪邊繞路,只好再繼續維持50幾公里速度前進,並且準備接近後,油門一路踩到底加速逃逸.....

接近至20M的時候,靜靜的夜裡除了我的小喜美的聲音,有夾雜著破爛腳踏車一歪一歪的聲音,感覺有點怪怪的....

忽然2人對望笑了出來.....那是2個年輕人,騎著腳踏車,因為腳踏車無後座,所以是站在火箭砲管上,騎車的穿著深色衣物墨綠色雨衣,站著的穿白T著黑褲,加上生鏽的腳踏車,無任何反光片....你是要把我給嚇屬喔,夭壽死小孩.......(恕刪)


人嚇人還是最恐怖的

mearcho wrote:
先下個標籤~在說小時...(恕刪)


這個X山X館的故事在我家也發生過...

發生的情況很像(我也是睡中間 我也是睡著就像昏死的狀態)

但我爸看見的是在天花板一張青綠色的臉

時有時無 讓開了10多個小時車的老爸不敢睡

深怕這張臉會做出什麼事

直到清晨天一亮就馬上辦退房 趕快找個地方再讓我爸休息

前陣子小弟出遊有經過梨山

目前梨X賓X正在整建中 未來我想我寧願睡車上也不願再光顧了...
Confidence in motion
我有2個朋友 共騎一台車 從台北往宜蘭

快到宜蘭的時候2個就停車看夜景拍照

差不多過了30分鐘 決定繼續出發去礁溪洗溫泉

等到了快到礁溪的7-11時候騎車的朋友才發現

後座沒有人.........

又趕快上山去要把另一個朋友載下來

在山上等的那個朋友一看到他騎過來 二話不說就上車

也沒有多問啥 就趕快下山了

根據騎車那個人的說法 他感覺到有人上車才開始騎的

還信誓旦旦的說 他的屁股真的有被大腿夾住的感覺

而且下山路上也有跟後座的"??"說話

而在山上等那個朋友卻說 他看到他發動要騎走的時候還有大吼

可是他卻好像都聽不到一樣 他就知道有問題了

也只能在原地一直等 手機也都打不出去

反正後來他們是走濱海回台北的

而在山上拍的夜景照片 也全部讀不出來

我剛聽到時候還大笑 覺得他們虎爛

可是看到他們一臉鐵青+超認真的表情 就不得不相信了..


primigemia wrote:
他的眼光,他的眼光好...(恕刪)

原來還有這棟樓啊=.=|| 以前在台北工作 總是下班後假日騎車回花蓮 一定都是晚上或半夜經過北宜

只有一次遇到很怪的現象 平時騎車40~45分鐘內ko整個路程,但卻實際遇到一次騎了一個小時半還沒

出北宜.......只好停在路邊小個便 休息一下,說聲 不好意思這麼晚了打擾了。也很快 十分鐘左右

看到蘭陽平原準備下山=.=||
使用機種Nikon D80、D90、Konica AUTO S2快樂拍照 並持續找尋屬於那種鄉下小
  • 317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