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過時了

Sheng168 wrote:
要找的是這個事件的新...(恕刪)


事發當時的年代,好像還沒有網路
不過當時確有此事,記得報紙電視都有

事隔多年不都相安無事

不知樓主所說罷免一事,是往事重提
還是今天新發生的事件

peipj wrote:
往事重提



最近回家的路上看到她的海報一堆

才想到這個新聞

想說當初沒仔細看內容

現在都找不到完整的報導

只有blog上的自述

@@
Sheng168 wrote:
最近回家的路上看到她...(恕刪)


不過我記憶中沒有罷免這事耶~~!!

但是這樣子還能相安無事,也算是無敵了

不多說了,免得被貼標籤炮轟
茶黨的版上找到了敘述~

明年又要出來選立委了~

就饒了台灣的選民吧~ @@

[轉]給台北市議員顏聖冠的公開信
[ 相關文章 ] [ 我要回信 ] [ 口無遮攔 ]
這篇文章是 路見不平就斬的人 在 May 09, 1999 at 22:01:45 發表的:

作者: massy (眼紋) 看板: Politics
標題: 給台北市議員顏聖冠的公開信
時間: Sun May 9 21:16:47 1999

給顏聖冠議員的公開信:
綠黨明天下午兩點半將前往台北市議會遞交此一公開信,歡迎青年朋友聲援

不辭職‧就休學,不要再侮辱市民尊嚴

顏議員妳好:

早在去年競選期間,我們就注意到妳的無奈。為了讓父親可以放心的「更上一層樓」,
為了讓家族政治肥水不落外人田,妳忍痛休學從美國回來,披掛上陣參選市議員。果
然,靠著父親的庇蔭,妳不需要太多經營與努力,就很順利的當選了。

出生在政治家族不是妳的錯;為了成全父親而犧牲自己的學業,美其名也可以稱做「孝
順」;但是,當妳背負著兩萬兩千多位選民的付託而當選,開始每個月領取40多萬
台北市民的血汗錢時,妳就應當對自己的新角色有所認知與警惕。

妳已經不只是個女兒、學生,妳是民意代表,而台北市民就是妳的老闆。

我們非常遺憾地看到妳號稱攻讀法律博士,卻如此缺乏民主素養。一個市議員最基本
的責任就是監督市政府,但是妳卻跑到美國,全心為自己的博士課業衝刺,缺席一個
多月還不知請假,甚至不願回國,這種態度如何談得上監督?

台北市民每個月花40萬元,不是為了幫助妳完全學業、成就個人。妳嚴重失職卻不
知反省,還理直氣壯的強辯自己是「出國蒐集資料」,侈言「把美國的法治精神帶回
台灣」。說真的,一想到妳在美國法學院的老師學生,可能因為妳而覺得台灣的民意
代表可以如此的「輕鬆當」,我們就覺得非常汗顏。當被妳質詢的市長都可以嘲諷妳
的時候,妳還覺得問心無愧,這樣的民意代表,實在是侮辱台北市民的尊嚴。

我們總是批評台灣的民意機構黑金充斥、水準極差,沒想到今天妳身為知識份子,卻
也只學會用荒謬的藉口為自己掩過飾非。我們必須沉痛的指出,妳的失職與欠缺自省
能力的表現,實在為女性參政、為年輕人參政,都做了最壞的示範。為了端正視聽,
避免市民對女性、對年輕人失望,我們必須向妳提出最嚴肅的呼籲:不要再當父權的
傀儡了。既然要讀博士,要「充實自己」「培養國際觀」,就不要一心二用。如果當
初的休學參選並不是妳自主的決定,那麼現在是妳重新找回主體性的機會。

這封公開信也是我們對妳的最後通牒:請妳先為自己的失職向市民道歉,然後以最短
的時間,做出辭職或休學的決定。相信妳也知道,台北市民現在都在等著妳的表態。
如果妳仍然模糊以對,企圖等大家注意力稍減之時跑回美國,以求兩邊兼顧,我們一
定會發出市民的聲音,對妳展開罷免的行動。

綠黨台北市支黨部、綠黨女性支黨部 謹誌



1999//05/11(05:19:04);-)



Sheng168 wrote:
要找的是這個事件的新...(恕刪)

這還不是政治文嗎 ? 你不就是看顏聖冠不順眼希望找一些負面的消息給大家看不是嗎 ? 你如果真的只是要找這則 "新聞"自己看, 又何必把它完整貼出來呢? 唉!
  • 2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