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無牌年代


tansywen wrote:
這就是無法理解政府重機禁止進口的作法,
從頭到尾就是不讓150CC以上的機車在台灣合法上路,

你錯了

在更遠之前重機是可以進口有牌的

像R50的最多BSA,CB350的都有看到

後來8.90年代又禁止進口了

直到要加入WTO後再開放
逃亡篇:

(部分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請大家原諒曾年少輕狂也洗心革面的大叔)


基隆:

有回同事休假在碧砂漁港旁海釣~我騎vfr走基金路要去會合

被一輛切內車道不看後面的老全壘打擦到整台車滑出去!

那個老頭對趴在地上的我小聲地問:有要緊某?? 然後就上車開走了.......(暗)

忍痛扶車起來 前煞累把斷 後煞腳踏斷~

靠!等於沒有煞車了!

於是取消碧砂行程走原路萬里回去

在金山找車行說無法焊接鋁合金只用鐵絲稍為固定住

沒想到一進石門洞前那個左彎~

迎面兩個警察把半個車道擋起來吹哨要攔停!

老天大概可憐我人殘車也殘 旁邊剛好是個安全島缺口

衝對向車道沿著安全島逆向一兩百公尺

接著就是北海岸一路狂奔~

用檔煞控制在郊區還可以

進到市區就會變的沒有足夠滑行距離

兩隻腳下來嚕也停不住~

最後跟在公車左後方 它一停下來我就用右手伸出來推它

各位電視機前的小朋友!!壁咚不算什麼~ 叔叔二十年前就用公車咚給你看....




林口:

圈內人都說林口交通隊有位瘋狗隊長聲名遠播!

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相見不如懷念...

十二台車趁著交通繁忙想混水摸魚過橋往長庚

卻難逃隊長法眼!! 路口通通被攔下來~

在他還沒呼叫支援警力前一定要想辦法脫身:

長官 我們的證件都交給你 跑不掉的!

先讓我們把車推到前面路邊好嗎? 以免阻礙車流...

隊長一點頭 我們開始默默推車過路口

頭也不回地推了大概快兩三百公尺~

確定他發現上當也來不及的距離時再發動

騎到一處隱密的地方藏好

最後那天回去講了超過半小時才把證件拿回來~




南港:

這是我認識二十多年車友魏董的故事

某天他騎著cb400在路上被警用速克達從後方拔走車鑰匙

這時他做出一般正常人不會做的動作!(反正我覺得他本來就不是什麼正常人)

他把警車的鑰匙也拔走了.....

然後往對面的樹叢用力一丟! 阿sir怒斥:你幹什麼!你幹什麼!!

隨即衝向樹叢找鑰匙!

各位同學~

為什麼我們出門騎車 腰包要放一把備用key?

就是這種緊急時刻掏出來發動落跑用的....



淡水:

原本當天要跑陽金 在西歐加油站被士林交通隊堵到

帶回隊裡寫資料

感謝副座看我玉樹臨風年輕有為要承辦員警放車

但是原廠cbr1100xx鑰匙被沒收..要我借小貨車來載

這麼折騰兩三小時後 大家改跑北海岸接陽金

想不到才過關渡又有攔檢

前面帶頭決定衝過去~ 四五百公尺海中天那頭竹圍分局已有佈署

警方開始雙向燈號管制!

我們等於是困在兩個路口中間~

十多分鐘後開始放行 我在車與車中間尋找掩護

一台冷凍車司機叫我騎在他旁邊通過路口

我眼角掃過去已有cb1300與cbr400rr兩輛車被攔下開單

後續大概一個禮拜左右才從竹圍所拿回這兩台車~



東北角:

說實話不是我們好大膽子衝臨檢站!

在出隧道口設點揮旗子誰反應的過來?

兩三個車隊的車都混雜在一起

前面沒人停 後面誰敢停...

我負責押後照顧兩位老友但是車界的新手

速度慢沒有關係 目色一定要好!

就這樣騎往金瓜石路上

對向過去一輛警用r850 沒有多看我們一眼

從後照鏡裡卻遠遠看他靠右準備迴轉

我狂按喇叭帶頭加速示意跟著我跑!

三輛車彎進一處漁港小村落躲了一個小時

此時大隊人馬還在加油站休息!

緊急電話聯絡後大家轉移陣地上九份後山夜總會小空地會合

歸隊重逢那刻的感覺很難形容

不至於泛淚 但是非常激動!!



重陽橋下:

有次在社子要往延平北路方向的橋下等紅燈

一輛紅色野狼用前輪抵住我的排氣管:

來!車輛熄火!行照駕照~

我隔著安全帽電鍍鏡片假裝聽不清楚

眼睛還在盯著紅綠燈

終於拖到變燈那一刻半離合衝出去

到了葫東街拉開一段距離要左轉走重慶北路

人在背的時候什麼事都給你遇到!

我內側是一排迎娶車隊死都不給我過~硬是等最後一輛過完

(多年後知道插車隊不吉利幸好沒硬切!)

轉頭一看不是紅色野狼 變成兩部白色警車包抄!

左轉去路被擋 只能硬著頭皮回轉衝回社子

路口沒人! 先右轉衝過百齡橋下承德路再做打算

騎了兩個路口都有站警察!越想越毛

繞進小路旁邊看到大樓地下停車場就騎進去躲

管理員阿伯嚇一大跳!

我說伯伯我坐地上借我休息一下



水源快速道路:

從北宜下來拖的太晚 天都快黑了

歸心似箭的我們彷彿說好了般

一台一台騎上高架!

還沒有路權 連大牌都還沒開放~

每個人心裡都七上八下

一上去中間分隔護欄旁就站一個交通隊員警拿著公文夾揮舞

應該就是要我們停吧~!?

也或許只是祝我們一路順風吧!!?

純真善良的我們寧願選擇相信後者...

不過右手不自覺地也灌下油門

事跡敗露之下還是盡早離開高架

從師大路出口下來只剩我一輛車了!

只記得後方突然就響起警笛聲

那次真的很瘋狂! 根本也不知道追的是不是我

就這樣狂衝了幾個路口 回過神已經在南昌路口台銀總行

沒什麼路燈 行道樹下黑漆漆地

車靠牆放 人坐在樹下 開始沉思...

我這樣到底是搞什麼東西?? 要逃到民國幾年!!

挖勒看.... 看...看時候也不早了~

再躲個半小時回家洗澡去!







































napd wrote:
年後的悠閒下午 看...(恕刪)

napd wrote:
逃亡篇:
(部分內容...(恕刪)

我還碰過更詭異的

就加油時被拔鑰匙然後被叫到旁邊說要扣車的

結果我就一直跟他拖一直跟他拖

後來他就要把車騎走的

而不是帶回局裡處理或開三聯單的

我就問社團裏的網友

他們說我遇到了,,,,,,,,,,
01小十字 wrote:


你錯了

在更遠...(恕刪)

哈~我知道呀,民國68年以石油危機為由最後一次禁止,直到2002年wto再度開放,也因為開放後必須考大型重機駕照,變成擁有早年合法重機的民眾在開放後瞬間變成無照駕駛的怪異現象。
tansywen wrote:
哈~我知道呀,民國68年以石油危機為由最後一次禁止,直到2002年wto再度開放,也因為開放後必須考大型重機駕照,變成擁有早年合法重機的民眾在開放後瞬間變成無照駕駛的怪異現象。...(恕刪)


我都不知道我沒駕照!
看一下發照日期吧!我是第零期的,
板橋監理所2002年7月1日當天發了六張駕照,
2002年wto再度開放前禁止日期是1982年一月一號零時起,
那時我還在板橋分局旁的聯合機車看過蓋禁止領牌的海關報單,
因為貨船靠港延遲整批進口機車差一天到全部都不准領牌。





unochenn wrote:


我都不知道我沒駕...(恕刪)

喔喔~所以當年因為大型重機必須再重新考照時所引發老車車主駕照問題,當時據我所知是以免考直接換照來解決,前輩真是如此吧?
真是太威了,當年也騎過同學的Steed 400
笨笨的沒閃警察結果就被扣車了........
原本警察還認不出這車,後來越看越奇怪...
還好車有拿回來不然就賠死了
我的模型部落格---必噹必塞小地方 http://blog.xuite.net/mia1982323/wretch
聽當年玩重車的人聊 當時好像連憲兵野在幫忙抓
幾乎騎出去都帶兩把鑰 第一把被拔 第二把找機會插了一發動就跑

我也是喜歡80年代以前的車 也有一台禁止前就領牌的重車 當年風火輪幾乎每期都買
早年不能進口錯過了好多經典 現在五六年級生 會去買完稅車圓一個當時的夢
結果又因為世界第一的環保法規 當年的車又上不了路 真的蠻悲哀

也衍生出全世界只有台灣會出現的"亞種生態圈"
有牌的擁車自重 大咖有錢更是的大量收購 比經典 比新舊 比誰的最原等等
奇裝異服的在各大路口出沒 享受著讓人讚嘆的驕傲
這種只有在台灣才有特殊文化 真是讓人難以消化

陶瓷加溫 wrote:
開放前,國內只要有較具規模的重機會師,日本運輸省都會會同台灣警方一同“協尋”失竊車輛……!

日本原車主與歐洲原車主有夠衰小,愛車被幹來台灣當黑車賣,
嚴格說起來買黑車的也算是共犯,
所以在台灣騎黑車再被幹走也是剛剛好而已.

當年台中海線專門進口黑車的劉老闆,曾經削了不少新台幣,
最後也是栽在黑車上,被衝康全部夾掉虧了好大一筆,
目前人已改邪歸正,賺自己所該得的.

napd wrote:
逃亡篇:(部分內容...(恕刪)


無比精彩的無牌重機逃亡記啊.....

只能說逃出的那一刻筆墨難以形容........
身為騎士~就是騎下去就對啦~
  • 8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