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

2013.6.11更新鑑定結果出爐..見怪不怪的獅子大開口? (文長+補圖)

2013/06/11

因為偵查庭之後才由檢察官送肇事鑑定,所以拖到現在才終於收到鑑定報告書

最後結果就是,對方(行人)為肇事主因,而我這樣算是所謂的應注意未注意嗎?所以為肇事次因。

但是內容並為提到過失比例為多少,請問這樣過失比例分配是如何分配?

肇事鑑定會議我有到現場有親眼看過完整監視錄影畫面

對方一開始有沒有走斑馬線我騎車是不知道,至少事情發生當下是在雙黃線旁,且畫面的確很清楚對方一陸都在和友人聊天,沒有往右看是否有車。







--------------------------------------------------------------------

2013/01/25 因為對方提告過失傷害,偵查庭開庭。

偵查過程就不冗述,只針對一些我比較有疑問的部分提出來請教。

被害人(傷者)因為未滿十八歲,因此是爸爸以監護人身分代為提告,因此傷者是以證人身分出庭。

在敘述車禍當時狀況時,說他自己是走斑馬線被我擦撞到的。

這中間過程爸爸一直想插嘴,疑似引導兒子敘述,不過檢察官當然是有要求爸爸不要插嘴。

後來問到我這邊時,我也針對我在的路權上,對方穿越雙黃線,向檢察官提供監視器畫面照片

檢察官也當庭確認的確沒走斑馬線,接著訊問證人對於的確沒走斑馬線這件事有何意見?

對方當時說不出話。

檢察官也有詢問他們是否看過這監視器畫面,爸爸就說,沒有,他們連筆錄都沒做?!!!

不過檢察官倒是沒對對方為何沒做筆錄多問。

(沒做筆錄現場圖上怎麼會有"B人自述方向"?)

針對以上,當事人(證人)自己明明沒走斑馬線,卻說自己有走。

而我也有提出事證證明對方確實沒走斑馬線

整個程序上除了沒走斑馬線說有走,又欺騙檢察官未做筆錄,又說我沒去給他關心(謊話連篇)


想請問這樣算涉及偽證罪嗎??

應該只有斑馬線這部分有牽涉到偽證的部分吧...





對了,差點忘了說,後來問到爸爸有什麼意見。

爸爸對檢察官說,他兒子一開始是有走斑馬線的,只是走到快到??才被我撞的

(我們發生碰撞的地點明明就是在雙黃線旁)

且一再強調,他兒子一開始有走斑馬線,是走到快到才走斜的
(意思是走過雙黃線才走斜的??但是監視器畫面還沒過雙黃線就在停止線的另一端阿...)


最後當然就是問是否願意調解,對方竟然對檢察官說事情發生到現在我們完全都沒去探望過他?

不過檢察官說,有沒有去探望,這跟過失傷害是否成立並無關係,所以他不需要知道...

所以,就由於有一方不願調解,檢察官就要求對方自費去做鑑定。

我現在是等鑑定結果?我會收到鑑定結果嗎?還是只有檢察官和對方收到?

友人是要我針對他違規穿越雙黃線導致我摔車這部分也去對他提告過失傷害....?

追溯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現在提告應該也是過完年後才會處理吧?


總之走到這一步就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當初這位爸爸確實是扮白臉,請人扮黑臉,拿不到錢就翻臉吧?




----------------------------------------------------------

11/27更新:
今天聽家人轉述

由於家人有請里長去溝通,願意賠償2~3萬。

對方爸爸竟然說:怎麼差這麼多?!!

看來也是很想撈一筆只是扮白臉而已,聽到這樣那我想也不用再浪費精神再去申請第二次調解談和解了

請問是否還是要到調解委員會開立調解失敗的證明書之類的呢?

事後想想,也是拉~如果真像他一開始說得不用賠償,幹嘛還要去調解委員會調解??

我真是太單純了,平常都很小心沒遇到什麼事故就真的沒見過世面,不知道這個社會有多陰險

被刀割一條就可以賺20萬??

真的這麼好賺改天我是不是在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上衝去給車撞就可以海撈一筆?(他還沒有走在斑馬線上,是穿越雙黃線!!

這是什麼心態阿?



--------------------------------------------------



簡單的敘述一下事故原因:

我騎車,對方行人(高中生未滿十八歲)和朋友兩兩前後並排穿越馬路

沒走斑馬線,以現場來看是穿越雙黃線,但附近有斑馬線,就在旁邊約五公尺左右而已

中秋節當天晚上約六點半左右,回家的路上(直行、法定限速內)

對了該路口算是一個小型的十字路口,但是無任何號誌(紅綠燈、閃紅黃燈都沒有)

行經該路口時正巧有同向車準備左轉,因而擋住視線,一直到我和該車並行之後才看到有人在我眼前

當時距離剩下約兩三公尺,煞不住,當下反應就是按喇叭並往右閃,對方聽到喇叭也有停住,後排的同伴也將前排的拉住。

因為要閃人,我還是摔車滑了出去..原本認為車身是有閃過了

但是對方疑似被車子的側柱劃到腳,傷口還滿大留了不少血...當下馬上就是跑去查看傷者並報警叫救護車。

奇怪的是當時在土城,但救護車卻不是送最近的亞東醫院,而是到比較遠的雙和醫院,聽對方爸爸說是那邊有認識的主任之類的。

這方面不曉得是否對方會要求該認識得主任醫師把診斷書寫得很嚴重??

事發當天,現場處理完馬上就跟父母到醫院探視,我也同時在醫院完成筆錄。

因為傷口很大所以要隔天早上才能觀察進行手術縫合,原本說擔心會傷到韌帶等等

讓我擔心了一個晚上,怕會很嚴重。還好後來是說可能當事人體型比較大,所以肉比較多沒有傷到很裡面。

事發隔天,就是動手術當天我晚上也是馬上趕到醫院探視,當時爸爸在,當事人和爸爸都說只是皮肉傷狀況還可以,三天後就可以出院了,一個禮拜後拆線。

當然知道對方出院後,也有到對方家探視傷勢,當時有稍微談到賠償部分的問題。

對方和其爸爸都是說。只是皮肉傷而已,沒什麼大礙,機車一定有強制險就交由強制險理賠就好。

以上都還處理得算順利,但是重點來了.....



就在昨天早上到調解委員會進行第一次調解。

因為爸爸是說,兒子出院後的下一個禮拜(第二個禮拜就有回到學校上課了)所以當事人未到場,是爸爸(監護人)以及其姑姑陪同。

一見面我就馬上像爸爸問當事人傷勢,拆線後復原的情況等等,爸爸都是說還不錯,明天(就是今天)要再去醫院複診檢查。

聽到這些我都很放心,殊不知...

開始調解後,調解委員竟然什麼資料都沒有,手上只拿著一張簽到單,問了誰是誰,我是騎車嗎?對方路人嗎?就這樣就叫我們開始講...

結果令我傻眼的事就發生了:我跟爸爸都沒講話,姑姑就先開口了!

劈哩啪啦講了一堆,說當事人半夜再哭,之類的,這些我都還可以接受。

但是他又把傷勢嚴重化,說傷口很深到骨頭那邊,又說傷口又裂開了等等。

委員這時也詢問是否有診斷證明,姑姑說沒帶,所以當時都是他在說...

重點是!!!她說因為都是她在照顧他,所以要我們賠償她新水的損失:20萬

當下也直接表明了,我們付不起。該名姑姑還是堅持(這時爸爸表情是有點無奈)

後來委員有把該名姑姑叫到外面講話,事後聽委員說是要他放軟一點,但她堅持!

在這段期間,爸爸跟我們說,他請調解委員會安排在早上就是不想讓當事人姑姑跟來,但是她還是堅持要跟來...

當中爸爸也有表明希望這次就能解決,但是爸爸一開口,當事人姑姑就像是語帶恐嚇的語氣對爸爸說:那我的薪水你付給我!!!

爸爸整個就被吃死死,後來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有關係人是在公所上班,跑來關注,姑姑就說,姑丈也說不要和解!我們回家!爸爸本來還想繼續談,姑姑又說了一次,好啊!我的薪水你負責!

爸爸就很無奈的對我們說,沒辦法我的錢掌握在她手上....



想請問這是什麼情況...受傷的應該不是姑姑吧..為什麼要付她新水?就算是賠她看護的費用,了不起算兩個禮拜,有辦法到二十萬嗎?


調解委員事後告訴我們,爸爸應該是有意思要和解,但是被姑姑吃死死的,要我們私底下再去找爸爸談談說服他,畢竟監護權是爸爸...但是我感覺爸爸一整個就被姑姑吃死死的,就算趁姑姑不在私底下去找爸爸談應該也很難有結果...

也有認識算有點人脈的鄰居是叫我們別理對方,也不用再去給他們看了,前面已經很夠誠意了。

鄰居說對方敢開這個價碼就走法院,而且要反過來要求他們賠償我醫藥費跟修車費。

理由是對方不是走在斑馬線上,事故現場圖有畫出血跡也是在雙黃線旁,所以絕對路權在我...

其實之前我都是覺得,附近有斑馬線,所以我過失比例較大,但是聽鄰居這樣講,我查了過去一些相關新聞...似乎這鄰居說得很有道理。她說在斑馬線上跟在附近,法律上判定是不一樣的...

所以我接下來...我認為我還是道義上應該會在去探望對方,但是要如何談??還是向鄰居說的,不再理他們並要求賠償?


補個圖,因為當時顧著報警和連絡親屬後來在做筆錄及酒測自己沒拍到照片....今天下午會在去向警方申請現場照片

如圖當時對方和朋友四人,在斑馬線附近(不超過五公尺吧),但非斑馬線上,我也是差不多在斑馬線上才看到,當下就按喇叭警示並往右閃摔車...




從血跡位置來看,對方應該是說謊沒錯吧?怎麼可能人在斑馬線上,血跡在雙黃線邊?



監視器是和我車型方向相同,從前兩張看起來打從開始過馬路到過雙黃線,頭都沒有往右邊轉過來看過是否有車...


監視器角度好像比較低一點,但是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並沒有在斑馬線上而是雙黃線上吧??



最後一張是第一現場的血跡,很明顯就是在雙黃線旁邊,我避開了正面撞擊所以畫面應該也能看得出來我並沒有將對方撞飛,所以應該不會有我將對方從斑馬線上撞飛的疑慮吧??

2012-10-19 11:57 發佈

m0663 wrote:
所以要我們賠償她新水的損失:20萬

他有提出他的薪資證明嗎???20萬???嘴砲亂打誰不會
I come from the Republic of China,ROC Army AirBorne Paratroops 忠義驃悍 勇猛頑強
a750828 wrote :

m0663 wrote:
所以要我們賠償她新水的損失:20萬


他有提出他的薪資證明嗎???20萬???嘴砲亂打誰不會...(恕刪)


當然沒有
我覺得談不攏 就上法院吧
上法院前把自己能收集到的證據 準備好吧

我個人覺得與其被人獅子大開口 還不如讓法院判還甘願點
告那個高中生吧
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車子等財物損失跟人的精神損失)

至於那個姑姑呢
不要理她
等她提告也不遲
到了地方法院民事求償的時候
每樣求償項目都要有憑有據
對你反而比較有保障
她的薪水?拿出證據再看看吧~

他姑姑應該很缺錢 體諒她一下
不過聽聽就好..
腳割一條就要20萬 前幾天新聞 酒駕撞死人都被判免賠了
叫他慢慢等
有時候出車禍 不要當下承認是自己的錯
都是要由鑑識科去判定
在判定還沒出來之前不要做太多讓對方感覺是你錯的舉動
不然他們就是認定 就是你錯 就想把你吃死死
會送遠的是因為救護車都有合作醫院

有合作的才有賺



看護好像一天1200而已

並不是以他姑姑薪水計算
遇到瘋子就是用法律釘他
尤其看起來又是樓主比較站的住腳
所以最後說不定還是對方要陪你錢
不過樓主請從現在好好蒐證
走法院最重要就是證據
薪資賠償要有在職證明跟薪資單,沒有什麼都不用說,
如果他要提告,你也不一定會輸
  • 20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