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東京映色》- 生活是色輪的週而復始 with A7(圖多,後製)

前言

"Light is therefore colour."
- J.M.V. Turner


在彩虹的末端,我蜷曲在邊境之地,
我夢著色彩,在十指可掬之處,
我巴不得穿越這破碎的、彷彿萬花筒般的世界,
“是啊,那該死的護欄!”
 
此趟旅程是今年跨年時去的,
原文從Blog中搬運過來,若有格式跑掉再請告知,
以下照片皆有進LR後製,請見諒。
 
以下是這次使用器材
Sony A7 with 55mm f1.8 & Batis 25mm
Nikon D750 with Sigma 35 art
 

 

輕井沢


如果你問我輕井澤的顏色會是什麼,
我也曾經夢過,那是純粹的顏色
 

什麼是純粹的顏色?
我想像著山上滑雪的人們,
眼前或許就有答案。


 
然而白色是冬天的謊言,
我會形容雪白,並不是全然為了色彩,
而是為了描述那單純的美好,
就像霜雪般,在冷冽天氣下的初來乍到。


我嘗試著收集所有色光,
在細心地反覆交疊之下,期待獲得通往白色世界的鑰匙。


陰影在色彩之後,
任何的白色都帶著色彩,
而任何色彩都帶了點白,
像光與影子般形影不離。


 
 
冬休的輕井沢,
輕輕地入睡了,
 
 
我小心翼翼地不要吵醒她,
活似闖進後花園的孩童,
 

 
“這樣子就好”
我靜靜地吻別輕井沢,
正如這裡輕輕地撫慰著我心中的焦慮。


"I would remind myself to breathe"
傾刻之間,我想起了如何呼吸。
 

富士山


清早搭著富士急行列車,
半夢半醒之時,與市區漸行漸遠,
窗邊時不時穿來樹梢的斑斕光影,
陽光千里迢迢從彼方來喚醒了我。


 
 
 
“富士山的一百種觀看角度”
從車窗望出,
看著它在山岳間遊蕩,
時而隱密,時而展露無遺。
 

 
乘著環湖公車,
沿著湖畔摸索最適合的角度。



 
 
想眺望的遠方,
只是還沒到山頭。

 

 
 
富士山的藍,雪白的點綴,
這般的藍,人們沐浴其中,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卻在陽光中漸漸迷失,
像曲終時的fade out,
安靜且緩慢。

 

如果時間有餘溫,
會是幾度的色溫呢?

 
我惦記著富士山的顏色,
紫羅蘭色,是河口湖的海軍藍,
是這麼的歡愉明亮。

 
 

日光

 
清晨的氣色是這麼美好且恬靜,
我的視線卻逐漸模糊,
在搖著搖的列車上。
 

 

在冰封的早晨,
從日光車站坐著巴士向山上前進,
調皮的Frost Jack坐在車頂,
沿途的街景,樹叢,出生的嫩芽,
比雪還要蒼白,
是片失望的白。

 

只身迷蹤,
而煙雨無聲。
 
 


呼嘯的風雪是咆哮中的北極熊,
步履闌珊的我是搖擺中的企鵝,
沿途的山谷與樹林,彷彿都是幻覺,
 

日光,猶如在遙遠的北方。
 

 
 
 
 
 

能在白色中脫穎而出的,
是象徵希望的綠色。

 

古拙的綠,
沈穩的忍耐著,
在冰霜對大地失去興趣之後,
緩緩地替時間上色。
 
 

綠色是復活的顏色,
跟著四季漲退,
在冬天懷著人們的期待,
 
 
 
 

而在春天,
回應著旅人的召喚。
 
 

東京

 
東京市區可為薈萃之地,
但與此同時我卻掉入色彩的陷阱,
“失去色彩後,一切都是灰階”

 
 
我走入那昏暗,
黯淡且無光
他們從四面八方襲來,
color punch。


如果我失去視力的一半,
我的視野也會消失一半嗎?

思索盲目,成為盲者
我嘗試逃出窠臼,
從鏡頭中勾勒出,東京的色彩。

 

 

築地

 
橘色是樂觀的,
溫暖且友善,
橘色是人的本命色,
充滿著光澤。
 

 
 
 

 
 
橘色是剛好的顏色,
落日之際,與天空藍相稱,
微笑之時,讓皮膚透點紅。
 
 
男孩問:“Why's so crowded ?”
父親回答:"Ninja must love fish"
 
They smiled,
They both smiled.
 


原宿


藍色是城市的顏色,
恰如Electric Light Orchestra說的一樣:
 
Hey there Mr. Blue
We're so pleased to be with you
Look around see what you do
Everybody smiles at you
 
 
沒有藍色的粉飾,
城市就宛如一輪謊花,
 
 
表參道的鏡中世界,
映照著永不停歇的庸碌,
收納了城市每個人的步伐,
 
即使是色溫作祟,
藍色,沒有邊疆,
而暖色,沒有解答。
 
 

 
陽光灑過黃的地方,就是金色
 
 
東京藍,與杏樹黃
 
 
還有北方來訪的雪,
 
 
 
 
 
明治神宮的綠,
會是我最初的記憶,
 
 
 
 
 
在春天,倘佯在綠色的滋潤,
在夏天,庇蔭在綠色的祥和,
在秋天,細數著綠色的僅剩之日,
而在冬天,懷念著昂然的綠意。
 
 
 
 
即將告別藍色的城市,
格外令人郁悶,
 
 
因為我們總是將自己寄託給了城市,
在華燈初上之際點燃希望,
在熙攘的人流中沖走寂寞,
 
 
只是這時城市失靈了,
 
 
而藍天將不再微笑。
 

 

六本木


六本木的配色,
蔚藍打了粉底,
點綴著,Mimosa般的黃。

 
不若原宿的攘來熙往,
但Mori Museum與瞭望台仍是我心之所嚮,


 
秋去冬來,
楓紅依舊恰如時份。
 
 
當陽光的黃,潛入紅色時,
揚起的漣漪,是橘色的。

 
我仰著天,看著得來不易的楓紅,
在陽光之下,漸漸渲染成點。
 
 
永恆是藍色,
但紅色卻消縱即逝,像火焰般在黑夜燃起,
隨後慢慢熄滅成為灰燼,
 
 
在紅色離去之後,我在漫漫長夜試著讓自己暖活,
那就想想紅色吧,
因為他不屬於任何人,
紅色,是時間的引路人,
也是時間的切片。
 

一如往常,
不論瞭望台或是拍夕陽,
都是下午四、五點就去卡位。
 

東京鐵塔的紅,
在湛藍之下,在黑夜來臨之前,
 
 
 

我無法精確說出紅色,
任何色偏都會改變它的本質,
沒有一種紅色會是一樣的,
而日落,也是如此。

 

玫瑰紅,象徵著愛情,
那些歲月安好還有說不盡的故事;
 
給紅色加點亮度,
會是粉紅色,是青春的年華歲月;
 
給紅色遮點光,則是我乾涸的血,
劃開傷口會見看紅色的謊言。
 
 

給紅色加點冷調,是紫羅蘭色
 
 
紫羅蘭色的天空,
是藍色從夙願中提煉的紅色。
 
 

天空是一抹色階,
隨夜幕低垂,慢慢褪色,
吻別了與紅色的邂逅。
 
 

在彩虹的末端,我蜷曲在邊境之地,
我夢著色彩,在十指可掬之處,
我巴不得穿越這破碎的、彷彿萬花筒般的世界,
“是啊,那該死的護欄!”
 

"Light is therefore colour."
- J.M.V. Turner

我忽然能理解為何當年看到Turner的作品時,
會被這麼純粹的顏色而感動,
 

因為色彩是趟旅程,
在不同色度裡,我走進了色彩的迴廊,
尋不見盡頭,更是尋找不到自我,
 

因為任何事物都是光線,
而我只是五光十色中,
那一點篇折出來的結果。

《東京映色》- 終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到部落格好讀版:
《東京映色》- 上
《東京映色》- 中
《東京映色》- 下
 
或是可以來IG交流聊聊:
noyiaphoto

 

 
2019-09-04 21:29 發佈
不管照片還是文筆都非常有意境!
日本的色彩千變萬化~
推推
非常舒服自然的照片。同樣的地方,不同人會拍出不同的視覺。謝謝分享。
coolsteve wrote:不管照片還是文筆都非...(恕刪)
cool大的日本照片色調才是極致呀

lingccp worte:非常舒服自然的照片。...(恕刪)
攝影就是這樣, 大家都用自己的視角拍出屬於心中的世界, cheers
nono830209 wrote:
前言"Light is...(恕刪)


好看且觸動人心
勾起我的回憶
謝謝分享
onlinefred wrote:
好看且觸動人心勾起我...(恕刪)


謝謝您的賞圖
樓主拍得有感覺,文字更是一絕,身為文字工作者的我確定無法寫出如樓主這般文筆,在下佩服。
www.flickr.com/photos/kaorss/
迷人的色調,看得我好想去旅遊
kaorss wrote:
樓主拍得有感覺,文字...(恕刪)


過獎了,但謝謝您的欣賞
asiaship wrote:
迷人的色調,看得我好...(恕刪)


希望您也早日啟程
  • 2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