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這是西方澤鵟第二度在龍鑾潭出現最精彩的一天(1月10日)無裁切全程記錄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以上照片挑幾張裁切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首發以Z7+16-50mm DX所拍照片,顯示以上拍攝過程西方澤鵟的飛行及降落路逕圖。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同樣是首發,1月16日以Z7+16-50mm DX所拍影片。


這是Z7+600mm+1.4X以動態區域AF對焦的拍攝結果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動態區域AF對焦是Z系列相機拍飛羽最理想的追焦方式(1月9日Z50+600mm+1.4X)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可靠穩定(東方澤鵟1月16日Z50+600mm+1.4X)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記錄到2隻東方澤鵟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並拍攝非常遠的天空上2隻東方澤鵟打鬥或嘻戲情形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原本在1月10日以Z7順利拍下西方澤鵟俯衝畫面後,想以Z50另拍對照組。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但發生有趣的事,現場有Canon、Nikon、Olympus、SONY,竟然在拍攝以下西方澤鵟飛行路徑的過程中,全部迷焦。是我右邊北部專程下來2天以Nikon D850+800mm拍攝的鳥友抱怨迷焦無法對焦後,大家才發現每個人都一樣。請問大家是怎麼樣情形才發生這麼難對焦情形,而且是涵蓋各大相機品牌都發生這問題。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還好之前可能陽光角度稍不同,我已記錄了幾張飛過芒花叢照片。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不過,背景卻有非常不自然的光,是正常的嗎?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當天在三點離開,幾天後西方澤鵟又飛離恆春,無法以Z50拍追焦的對照組,但在1月9日有以Z50+600mm+1.4X拍了西方澤鵟的影片。當天落山風非常大,所以相機搖晃厲害。雖然如此,這段影片是相當棒的資訊,不少鳥友因為這段影片在youtube的發表,而特別到恆春龍鑾潭來拍西方澤鵟。我會知道,是因為旁邊鳥友向我說他是看到影片,才專程來拍。經我說明,他才發現原來我就是發影片者,真的有趣也很榮幸。


是因為後來我再到龍鑾潭都沒有再拍到西方澤鵟後,才決定到新店灣潭拍魚鷹。<<<Z7和Z50到新店灣潭拍魚鷹>>>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不過,我倒是沒閒著,特別以Z7+16-50mm DX拍南迴車光軌。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把P1000架上拍鳥專用腳架拍對照組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也是首發Z7+50-250mm DX的拍鳥照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也是首發Z7+50-250mm DX的夕陽照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夠美吧!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知道在那裡嗎?來墾丁,不要忘了車城海口港的夕陽與黃昏。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肯定有人猜到了,我肯定會想以Z7+16-50mm DX拍銀河。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但當天車城天空狀況不佳,只拍到這樣。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以Z50+16-50mm和50-250mm在昨天枋山愛琴海岸所拍黃昏,祝大家新年快樂!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Z7動態區域AF追拍西方澤鵟,Z7+16-50mm和50-250mm的DX鏡首拍。
2020-01-23 10:29 發佈
迷焦應該是熱擾,最近太陽很大天氣熱
chenjihan wrote:
迷焦應該是熱擾,最近太陽很大天氣熱
謝謝chenjihan大大,新年快樂!

應該是,因為當天陽光真的很強烈。
評分
複製連結
Mobile01提醒您
您目前瀏覽的是行動版網頁
是否切換到電腦版網頁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