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想這一陣子會上來01相機版,主要就是為了找尋合適自己的鏡頭.但後來總覺得與大家格格不入,主要是因為大家接觸攝影的目的不同.但01上有太多器材達人,也幫助我找到自己的方向,跟各位道個謝.上來簡單發表,也是貢獻一點心意,也希望對攝影有跟我同樣需求的人,提供一點方向.

最近於網路上購得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這幾天使用下來,心情是憂喜各半.怎麼說呢,喜的是這顆鏡頭真的符合我的期待,全幅的超廣角鏡,近距離的空間輕鬆入鏡,12mm廣角端的低桶狀變形率更是變焦鏡裡打遍天下無敵手!憂的是,這顆鏡感覺起來很冷門,甚至其二代鏡的桶狀變形的抑制也失守,往主流的方向靠攏,讓想記錄建築空間的使用者面臨無鏡可用的窘境.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或許用軟體修正可以調整相片的桶狀變形,但我們的領域裡,拍相片重點在於記錄空間幫助記憶,並作為啟發設計的依據.給自己看的紀錄,哪有那個閒工夫還在那裏一張一張調整變形.建築設計有個習慣就是隨手畫透視圖想外觀,而建築的透視一般以等角透視或二消點的透視為主,室內透視有時會以一消點的方式呈現.但無論何種透視,重點是:直線就是直線.

各位應當也看過建商賣預售屋的大樓外觀透視,會不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畫大樓百分之九十九垂直線都要畫成平行(二消圖),因為二消圗的基準很簡單,只要視角保持水平就可得,就像把水的沸點定成100度C一樣.而我們近拍大樓,只要頭一仰,拍出的大樓遠距離的樓頂一定變小.有人講,拍大樓要拍出建商透視圖的效果,要用移軸鏡.沒錯,移軸鏡是可以拍出最接近完美的二消透視,但這其實不是移軸鏡的專利,任何鏡頭,只要直線的變形率控制得當,都可以拍出漂亮的二消點建築,而鏡頭越廣角,拍出來的建築透視愈犀利!而這也是我把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當寶的原因,透過裁圗,這顆鏡頭已經有相當程度可以取代移軸鏡拍建築.

焦距越長的鏡頭,拍攝的物體越接近等角透視.

透視的技法,應當是緣起於歐洲中古世紀的壁畫,當時的教堂為了重現宗教的場景,發展出嚴謹的透視圖法以重現空間,像達文西"最後的晚餐",就是利用透視圖法讓現場展現出震撼的臨場感(抱歉,我沒有現場看過,但如果是我畫壁畫我會這麼作).放幾張十多多年前的手繪透視:

室內廁所配置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社區通路關係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十幾年前的建築外觀設計手稿(尚未施工)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色鉛筆上色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完工十多年後再用12-24mm拍攝垂老照片,像移軸鏡的構圖: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不需移軸鏡,只要夠廣角,就能拉出建築犀利的天空線(原圖地面未裁切)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再附幾張地面裁切掉的照片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紀錄室內狹小空間,有時沒它還辦不到哩(狹小的樓梯轉台取景):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垂直走廊輕鬆入鏡: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俯角拍攝街腳,周邊景物,天邊都入鏡:
Sigma 12-24mm f/4.5-5.6 DG EX HSM 停產一代鏡

這顆鏡頭,或許畫質各方面的表現不理想,連其第二代都不再延續一代低變形的特色,讓我們更顯孤獨.越少人重視變形,廠商就越不往那個方向發展,於是就讓我大聲叫一叫吧,希望有更多人重視這一塊!

---------------------------------------------------------------------------------

以下是我在別篇文寫的,覺得很重要,拿來這裡重貼:

變形,應該區分成兩方面,一方面是鏡頭光學的變形(這不在透視學的領域內),另一方面,所謂的"透視變形",其實是人偏離視點後(這一點非常重要),對於平面圖像觀察所產生的變形.

鏡頭能追求的,只能盡量修正光學變形.而平面攝影(一般平面相片)的鏡頭,光學變形追求的極致,就是無桶狀及枕狀變形,直線無彎曲.

平面透視的變形,就是觀察者偏離原視點而產生的,這不是靠鏡頭的光學能修正的,而是靠觀察者盡量回歸原視點而修正.所謂的原視點,可以約略簡化成相機拍攝的位置(嚴格來說應該是鏡頭焦點的位置).超廣角鏡拍攝的相片,因為相片縮的太小,觀察者很容易就偏離原視點太遠,所以會感受很強烈的透視變形.不信的話,把超廣角透視變形嚴重的照片放到60吋以上的平面電視上放大看,然後以看電腦螢幕般的近距離眼睛擺在螢幕的正中心看(接近相機拍照取景的位置),相信對所謂的透視變形會有另一番感受!

超廣角鏡拍攝建築東倒西歪,其實不過是鏡頭仰角產生的透視消點,要消除不是靠鏡頭修正(移軸鏡用Tilt是可以修正一部分仰角透視,但不是正辦,移軸鏡拍建築最好是擺水平,靠Shift來取景),只要鏡頭擺水平(讓垂直地面線與相機成像面呈平行),自然就可以修正消點.離開原視點,不能夠接受透視變形產生的延伸,其實只有一條路:避免使用超廣角.

---------------------------------------------------------------------------------

再提出一個從相片中找出"消除透視變形的最佳觀看距離"的簡略算法,其實就是找出相片中相機擺放的相對應位置:

拍攝鏡頭焦距視角(對角): A (16mm約108度,12mm約122度,...)
觀看相片之對角尺寸: B (須為未經過裁切的尺寸.如果是在螢幕上看,拿個捲呎量一量相片對角,螢幕比例常和相片不同)
相機擺放相對應距離: C 則 C=(B/2)/tan(A/2)

舉個例,如果用16mm鏡頭拍的相片,拿到電視螢幕上放大到對角線長達100cm時,則相機相對應位置約在螢幕正中心退後36cm的位置,從這個位置觀看,所有的透視變形都會打回原形,讓人有重回現場的感受.如果在電腦螢幕上看,假設相片未裁切對角尺寸是50cm,那拍攝相機位置只剩18cm,我們很難貼螢幕18cm的位置觀看,所以只會看到透視變形.越廣角,越難回到那個原始視點,而偏離視點的結果,就是越廣角越難忍受的透視變形.

依據透視圖法,平面透視的延伸變形會隨視角作等比級數的增加,當視角來到180度的時候,邊角的延伸就會變成無限遠.這就是平面透視的必然現象,能接受多少延伸變形就選擇多大的視角.

這個觀念也可以反過來推算,如果我們電腦螢幕顯示的相片對角線長50cm,觀看距離約60至70cm(我有老花),則選擇鏡頭視角約45至40度最佳,換算焦距約50mm至60mm之間的鏡頭,最符合透視的視角,看起來最真實接近肉眼所見.這結果大致上也符合所謂標準鏡頭的焦段.

---------------------------------------------------------------------------------
2014-07-09 10:01 發佈

2003大叔 wrote:
想這一陣子會上來01...(恕刪)


這管變形的有夠離譜的

無賴漢 wrote:
這管變形的有夠離譜的...(恕刪)


這管是變形控制最佳的超廣角鏡.
魯獅相簿 http://www.flickr.com/photos/lu_s/
T116跟T124變形程度比這管多許多~

S124算是可以接受的超廣角鏡頭了...

自己用T116都要進軟體修正...
這管變形量算不錯了

我前陣子也入手了

不過是for PENTAX

相較於C家

P家要找到才有鬼 = =
多貼幾張,讓更懂攝影的各位自行憑斷這顆鏡頭特性:

邊角暗角與透視變形(超廣角的特性):


12mm端的酒桶狀變形程度(16mm時幾乎看不出變形,24mm端呈現輕微枕頭狀變形):


六角掃把星:


12mm現場構圖有時是16mm無法做到的:


挑高空間表現:


臥室空間表現:


開放性空間表現(小學):


如果嫌12mm端的透視延展變形太嚴種,這顆是變焦鏡,退後幾步,轉到24mm端就會改善很多.

我不會想用這個鏡頭去拍人或旅遊.超廣角拍近會變大拍遠會變小,畫面中的尺度感很容易混謠,且不從鏡頭中看出去,很難預測您拍到的畫面是成什麼,但實在有趣.

不知道有沒有完全沒有酒桶狀變形的12mm定焦鏡?有點玩上癮了.
這顆Sigma 12-24mm幾乎是目前全世界最廣且變形控制最好的一顆變焦鏡了.

我常用它的12mm端拍室內空間,只要站在椅子上,讓鏡頭儘量保持在畫面中央位置,幾乎看不出有任何變形,四周的柱子全部都是直挺挺的.

拿其它鏡頭試過,多少都比它變形嚴重些.

當然,拿它仰拍或俯拍,還是看得到嚴重變形,這是超廣角鏡頭的特性.

只是這顆鏡頭不方便裝偏光鏡(買特殊轉接環裝135mm偏光鏡貴又太龐大很不方便),讓只接收直射光的數位機CMOS/CCD拍風景想有漂亮藍天白雲照片大大打了折扣.
魯獅相簿 http://www.flickr.com/photos/lu_s/
畫建築圖的,自己的房子自己疊磚!今天早上照的(裁圖,銳化,明暗對比調整).

旁邊都是威武雄壯的大樓,這幾戶透天可不能被四周大樓的高壓壓死:


超廣角鏡拍建築天空線,透視感實在夠尖銳而強烈!自己估計可比擬20mm移軸鏡作12mm shift的程度,意思是,能贏它的,只剩17mm的移軸鏡:


再來一張,儘量避開周圍大樓的干擾:


超廣角仰角拍攝,把另一面的大樓也帶進來:


希望以後有機會畫些像樣的大樓來拍照.



久久來疊一塊磚.

最近很喜歡用這個鏡頭來拍生活照.平凡的日子用太正常的鏡頭反而沒什麼趣味:


體育場一景:


我的日子單調,不斷重複.星期天早上固定帶狗狗去的小學,12mm端的大頭照:


超廣角的畫面,由於四個角方向透視變形強烈的延伸,在對角線方向會形成特殊張力.利用這種斜向張力來構圖,會產生別種鏡頭沒有的趣味:


用12mm來紀錄一個小場域發生的生活故事,非常有趣(學校暑假維修停水,狗狗無奈的趴在水槽邊).當然啦,如果要拍美美的正妹相片,用這顆鏡頭包準是皮在癢:


再來一張較正常的方式取景.校園一角:


12mm比較少人用,在01上留些紀錄,供有興趣的人參考參考.
上01相機版逛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寫的這篇文我覺得很重要,但放在這裡似乎也沒幾個人看,一下子就沉到了海底躺著.

有時候在想,當我們拿起相機的時候,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撇開執業的部分不講,驅使我們按下快門的動力是什麼,是想留住這一瞬間的感覺?為世間存在過的留下證據?自己爽?還是要獲得讚賞.

我按快門絕大的動力是想留住自己曾經存在的記憶還有自己爽,所以我的鏡頭是秉持著對生活的真誠,別人怎麼說,倒也不是那麼重要.很多事情自己想清楚,路該怎麼走也就清楚了.
  • 14
評分
複製連結
請輸入您要前往的頁數(1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