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楠梓天后宮 — 擁有「全臺灣最大文字交趾陶」及諸多有故事的交趾陶燒的近300年歷史老廟,外掛楠梓禮拜堂

以前去義大常經過這間廟,我以為只是一間路旁小廟,原來是有歷史的古蹟廟宇
從來沒有到過楠梓的人
感謝你的介紹才知道有這個地方
老狗5550 wrote:
1970年代以前,很多南部的小朋友都是這樣,在還沒上學前根本不會講華語。
那個年代的長輩們可能還受過幾年的日本教育,完全沒受過正規的華語教育,怎可能期待他們會講華語...

我是六年級前段班,還沒那麼資深,呵呵...

那個年代的南部、至少在楠梓、閩南族群,只有在學校才會講華語,在學校公開講方言是會被處罰或罰錢的,通常是男同學間才會私下偷偷講台語,其他日常生活時間都是講台語。並不是討厭講華語,而是家人、大環境中大都是講台語,似乎沒需要講華語。

我國小注音至今都很差 ( 我一直都是用倉頡打中文 ),有幾個注音符號發音至今還是搞不清楚它們之間的差異,一直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自從跟太座 ( 半河南人、半客家人,她自小只會講國語,還是字正腔圓的那種 ) 結婚後幾年,才猛然懷疑可能是我沒上學前根本不會講華語的關係,台語的發音與華語不太一樣。太座則表示,牽拖~~ 明明是我國小很混、不用功唸書的關係。

對於小時候的我來說,楠梓國小對面、講家鄉話、講華語的眷村則是另一個不熟悉的世界...

老狗5550 wrote:
老狗臺南老家附近的派出所,差不多也是這個樣子。
有沒有彈孔沒印象,但是門外有個半地下的防空洞,也可以說是碉堡,倒是沒錯!
後來派出所拆除重建,但碉堡留到現在,因為派出所路沖,要靠碉堡擋煞氣…

當時派出所的牆壁是類似碉堡的射孔 ( 像下圖那種 ),不是彈孔喔。


以前楠梓國小校園中也有兩個很像是墳墓的大型防空洞,印象中防空演習時有進去過 1 次還是 2 次。

我曾跟太座指著 Google Map 上、楠梓以及附近地區的衛星照,說起以前小時候這裡以前是如何如何、以前是什麼什麼,今昔之異同,滿滿的回憶可以說上個一整天...

比如說,楠梓國小的大門口幾十年來如一日,目前還沒被改建。

( 截自 Google Map 街景 )

傑洛米168 wrote:
以前去義大常經過這間廟,我以為只是一間路旁小廟,原來是有歷史的古蹟廟宇

全台這類古色古香的小廟反而通常是很有歷史的廟宇,能撐到現代而不被改建真的是很罕見了。
把在地特色拍得很突顯.
寶貝:)開心最重要.嘻哈!
ariocarpus wrote:
我是六年級前段班,還沒那麼資深,呵呵...


那老狗虛長A大您幾歲,經歷過的事情就有點不同了!
ariocarpus wrote:
那個年代的南部、至少在楠梓、閩南族群,只有在學校才會講華語,在學校公開講方言是會被處罰或罰錢的,

老狗念的國小沒有講方言罰錢這回事,如果有的話,那被罰的不止是講臺語的,可能會有講廣東話的、四川話、山東話……等等,因為有一半的國小同學是眷村小孩……

ariocarpus wrote:
並不是討厭講華語,而是家人、大環境中大都是講台語,似乎沒需要講華語。

沒那個環境,自然不容易學會講,這是中南部小孩很常見的學習現象。
老狗在還沒進幼稚園時也不會講華語,但進了幼稚園後,一星期時間就很會講了。
因為幼稚園在眷村裡,同學都是眷村小孩。
後來在臺北念大學時,從華語的腔調就很容易分辨出北部和來自中南部的學生。

ariocarpus wrote:
用倉頡打中文

老狗也是倉頡一派,現在被視為LKK的象徵。
連手機上的中文輸入也用倉頡。
好處是同事用注音打不出字時,可以靠字形打出來。
壞處是很多公用電腦都沒裝倉頡輸入……

ariocarpus wrote:
當時派出所的牆壁是類似碉堡的射孔 ( 像下圖那種 ),不是彈孔喔。

老狗老家附近的派出所外也有一座類似的碉堡,現在被美化成石敢當。


去年去澎湖玩,在縣政府前也發現一個碉堡。後來一查才發現,這座碉堡是有文資身分的!



ariocarpus wrote:
全台這類古色古香的小廟反而通常是很有歷史的廟宇,能撐到現代而不被改建真的是很罕見了。

現在的觀念漸漸朝向把廟宇建築保留,
不再像數十年前,信眾們紛紛把舊廟拆了,蓋座富麗堂皇的新廟,活像是從模版仿製的一樣。
古蹟最大的價值,它本身的藝術水準是一小部分,但更大一部分是它已經成為在地人成長經驗、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甚至是生活核心。建築本身是死的,帶給在地人們的回憶才是活的,有溫度的。保護這些老建築,認真說來,就是保護在地人的回憶與生活經驗,讓遠走他鄉的遊子他日返鄉時,還有那麼一點點線索,可以回想過去生活的點點滴滴。
以前有住過那附近 都沒好好去看看
只記得有一個阿婆都會在那邊賣豆花吧
老狗5550 wrote:
現在的觀念漸漸朝向把廟宇建築保留,
不再像數十年前,信眾們紛紛把舊廟拆了,蓋座富麗堂皇的新廟,活像是從模版仿製的一樣。
古蹟最大的價值,它本身的藝術水準是一小部分,但更大一部分是它已經成為在地人成長經驗、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甚至是生活核心。建築本身是死的,帶給在地人們的回憶才是活的,有溫度的。保護這些老建築,認真說來,就是保護在地人的回憶與生活經驗,讓遠走他鄉的遊子他日返鄉時,還有那麼一點點線索,可以回想過去生活的點點滴滴。


說得好。

ariocarpus wrote:
後街往大社的建楠路上剛開始也是一整片的甘蔗田,只有東門公祖的小廟在路旁。


往大社的建楠路上有間東門公廟,小時候當地人都稱之為「東門公」或「東門公祖」。聽長輩們說,是因早期往大社的那段路剛開始也是一整片的甘蔗田或荒地、很大一片地並無人居住,曾有「捫算耶」( 台語,魑魅魍魎之類的山精鬼怪就是了 ) 以及魔神仔在作弄經過的路人,後來才請東門公在該處蓋間小廟並鎮壓才逐漸安靜。若有路人經過皆會往小廟朝拜一番,祈求路途平安。

我小時候的東門公廟是佔地長方形一間的小廟而已,如今已是具有相當規模的廟宇了。


後註:
後來我有找到東門公廟歷史的記載,如連結所示,內容與長輩口述相差無幾且更詳盡。
ariocarpus wrote:
「捫算耶」

這應該只有南部人看的懂是什麼意思吧?
到臺北念書工作,發現北部人講「魔神仔」,意思差不多!


ariocarpus wrote:
「東門公」或「東門公祖」

老狗那次出差時,在到天后宮前步行經過這座廟。
不過,當然不知道原來有這段歷史。
謝謝分享!
mhnl wrote:
應該是有翻修&nbs...(恕刪)

這10~20多年間確實有翻修,但時間已忘,不知道後面有沒有固定維護,小時候印象也是很老舊,只記得天后宮隔壁常有海關沒收品拍賣。
ariocarpus wrote:
我是六年級前段班,還...(恕刪)

滿滿回憶,防空洞有印象
  • 4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