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萊七日

汶萊七日
 
在瘟疫蔓延之前,花了七天的時間走訪了汶萊,一個對我們而言相當陌生的鄰國。
這個國家的面積不到六千平方公里,但人口卻只有四十餘萬,
想像就是把中和市的人口放在北北基加桃竹苗的土地上那種感覺,很寬鬆。
 
汶萊七日
 
一般大家對於汶萊的印象,大概就是石油,與吳尊,沒了。
實際上這個國家與馬來西亞相同的種族、宗教及語言,有相近的文化、飲食、自然景觀。
單就旅遊來說,確實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人很少的馬來西亞那種感覺。
若上網查一下旅行社的行程,大概都是五天搞定,
以景點來說,兩座清真寺,一座博物館,東南亞最大水上人家,雨林看長鼻猴,逛夜市,
還有一年只開放幾天的皇宮,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汶萊七日
(傑米清真寺)
 
汶萊七日
(皇家富豪博物館)
 
汶萊七日
(奧瑪阿里清真寺)
 
但就是因為這樣人口稀少且觀光不發達,在汶萊的那幾天,非常悠閒讓人懷念。
尤其是那幾天正好是東亞疫情開始爆發之時,在這個國家倒是有種遺世獨立的清幽感。
 
汶萊七日
 
先來一些旅遊相關資訊吧,
眼見為憑,不要太相信網路農場文,尤其是互抄的每×頭條之類的。
 
機票:疫情開始前台北到汶萊是有直飛航班的,分別是汶萊航空與華航,
前者價格大約是後者的一半,若看準時間大概五六千塊就可以買到來回機票了。
 
住宿:這裡大抵上都是奢華的高級旅館,自助旅行者建議就住巴士總站附近,
可找到每晚約1000台幣附衛浴的套房,臨近碼頭、購物中心、奧瑪阿里清真寺,非常方便。
 
汶萊七日
 
交通:沒有地鐵,機場和巴士總站間有不少公車路線,從總站到幾個大景點也都算方便。
臨河的景點如夜市可搭水上計程車去。另外覺得等車麻煩也能使用DART,當地的Uber。
 
汶萊七日
 
物價:這是網路文章描述最浮誇的部份了,都說物價超高水比汽油貴,
實際上大約和台北差不多或略低,完全看不到奢侈品牌。
觀光客去的咖啡廳一杯拿鐵大約100台幣左右,1.5升的礦泉水一瓶大約15塊台幣,
一般用餐同樣100塊台幣可以吃飽,漢堡王肯德基等國際連鎖餐廳定價也和台灣相去不遠。
首都最大的購物中心裡最有名的服飾品牌叫佐丹奴,一件短Tee大約500塊台幣上下。
 
汶萊七日
 
貨幣:汶萊元和新加坡幣以1:1綁定,兩國貨幣共通使用,但新幣的硬幣不能在汶萊用。
 
汶萊七日
 
汶萊因為信奉伊斯蘭教且使用古伊斯蘭嚴格的律法,所以人權在國際上是具有爭議性的,
但撇開這些,汶萊當地的人民確實與其國名:「汶萊和平之國」是相稱的。
 
初抵汶萊,離出機場後決定搭公車進市區,然而巴士站旁停了好幾台不曉得是往那兒的遊覽車,張望了一下看見附近有位年輕小哥也在等車,就問他這些車能不能到總站。
 
「這些都不是。」他說。「待會跟著我就好。」因為他也一樣要搭車去總站。不久後一輛綠色的中型巴士開來,他喊了我,「上車吧。」
 
然而上車後我要買票時司機說我的新加坡幣不能用,但他不會講英文所以沒辦法和我解釋原因,我佇在那兒不曉得該怎麼辦。小哥見狀立刻遞了張一塊汶元的鈔票給我,他說新加坡幣在這邊確實可以用,但銅板不行。要我用他的錢買票吧。
 
後來我翻出兩塊錢的新幣要給他,他堅持不收,我只好用拍立得幫他拍了張照片送給他,謝謝他的幫忙。
 
汶萊七日
 
 
汶萊七日
 
汶萊七日
 
這些照片是我在參觀甘榜亞逸水上人家時,一間房子裡頭的小朋友們看見我就很熱情地和我打招呼,等我逛完回頭再經過他們房子時,他們看到我便跑出來開心地叫著。我拿高相機問要不要拍照,一個個都大方地擠到鏡頭前來,拍到連他們的媽媽們也出來一起。
 
汶萊七日
 
離開前,一位媽媽問我那裡來,我回答台灣,他問我會不會說馬來語,我說我只會講華語。他大概還是希望對我說一些什麼祝福的話吧,便笑著說,Happy Chinese New Year,然後又不好意思地補問一句,你們會慶祝農曆新年嗎。
 
汶萊七日
 
這個小底迪愛跟我玩,看見我就說要拍照,我一舉起相機他就跑掉,像在玩一二三木頭人。直到他媽媽出來一把把他抱起來,才終於拍到他一臉不甘願的樣子。
 
汶萊七日
拍了好幾張拍立得照片送給他們,一直到我離開後,他們還很開心地拿著照片仔細地看。
 
汶萊七日
甘榜亞逸的碼頭
 
汶萊七日
載我離開甘榜亞逸水上人家的船伕,單程一趟只要一塊錢汶元。
 
汶萊七日
 
這位是載我遊河的船伕,兩小時好像30汶元吧,有點忘了。他們從小就住在水上的高腳屋裡,這個水上社區裡就住了四萬人口,佔了汶萊總人口的十分之一,我不曉得這個國家的財富是否排除了這群人,或者他們只是單純喜歡這樣的水上人生。
 
汶萊七日
 
兩小時的遊船行程,會在甘榜亞逸水上人家裡繞一繞,然後經過皇宮,最後到雨林看長鼻猴。
 
汶萊七日
中途遇見一隻非常大的鱷魚,船伕開心地說運氣真好可以遇見牠,還一直把船開近牠要讓我拍照,我直說別再近了這樣看就好,船伕卻說這麼可愛的鱷魚靠近一點看呀。
稍後船靠在河岸邊遠遠看著樹上的長鼻猴時,有另一艘船靠近來,上面載了兩位旅客,我向他們打了招呼便問他們從哪來,他們一開始不太想回答,但還是說了:北京。我楞了一下轉頭看向我的船伕,他也微微露出驚恐的表情,兩個人互相使了個眼色,就把船默默地開離他們了。
 
汶萊七日
照例到哪都要在當地剃頭,汶萊剃頭技術真的很好而且也不貴,只要100塊台幣,但我還以為剪完我會變吳尊…
 
這趟旅行遇見的人不多,參訪的景點也很少,大多數時間都是很悠哉地發呆晒太陽,所以可以分享的故事也很少,最後就用離開汶萊前最後一個夕陽作結,希望疫情快點過去,人們都平安。
 
汶萊七日
2020-05-22 17:42 發佈
印象中汶萊沒有這麽漂亮。做足功課,抓准了最佳角度噢。
其實那邊的貨幣和新加坡一樣,好多東馬人每天進出関卡賺取汶幣改善生活素質。因爲富裕,很早就有衛星電視,造福了80后的小孩。坐車路邊可看到好多的”馬兒“在努力的抽取石油,挺新奇的。基本上大家都很早下班,沒夜店,沒夜生活,能呆 7 天真的很厲害。
Richie0703 wrote:
 在瘟疫蔓...(恕刪)


樓主圖文並茂,謝謝您的分享^^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