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 comment

[Eric的單車日記] 北埔峨眉 山城漫遊

person icon pulsar 2018-12-02





微風徐徐,天清氣爽,山野換上繽紛的秋裝,採上踏板,一起來Bike訪兩座慢活的山城 - 北埔、峨眉。這裡有濃濃的客家風情,有數不盡的開墾故事,古樸蜿蜒的街巷中還可感受近兩百年的歷史塵埃。

轉動龍頭,讓雙輪緊貼著起伏的丘陵舞動曼波,滑入稻香幽幽的田區,用全身感受金秋最美的豐收。當然,絕不能錯過那如詩浪漫的一湖山水,看那碧綠如鏡的波光粼粼,滿滿的空靈療癒。最後騎進綠意盎然的自然莊園,體驗人與土地共生的智慧,品嚐悠閒雅致的慢活步調。

高畫質原文請點擊北埔峨眉 山城漫遊
----------------------------------------

我們聚集在北埔慈天宮,從這裡開始認識北埔,慈天宮是北埔的中心,廟前的北埔街自古就是聚落最熱鬧的街市,地方上最熱鬧的慶典都是在這裡舉行,昔日的影像記錄也大都圍繞在這裡,認識北埔可以從四位代表性的人物開始談起,他們是姜秀鑾、姜紹祖、鄧南光、與姜阿新。


姜秀鑾是北埔的墾首,可以說北埔的一切都因他而起,慈天宮北側的金廣福公館就是姜秀巒拓墾北埔的指揮中心,一旁的天水堂是他的住所,慈天宮後側的秀巒山更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北埔與峨眉是新竹南方兩個純樸的客家鄉鎮,昔日與寶山合稱大隘,原是賽夏族與平埔族的居地,直到1835年,漢人才有金廣福墾號奉官方之命入墾,粵籍墾首姜秀鑾率數百墾戶由三角城(竹東)進入此地,在北埔、峨眉及寶山設立了36座隘寮,武裝的隘丁駐守成為龐大的墾隘防線,所以俗稱大隘。


金廣福公館建於1835年,是大隘的防衛指揮中心,也是招收墾佃及徵收隘租的辦公室。「金」代表好彩頭,「廣」代表入墾的粵籍客家族群,「福」代表竹塹城內提供資金的閩南商人,金廣福公館為兩落的四合院建築,兩側護龍牆壁以石條與卵石為基礎,門板及牆面上設有銃孔。



抗日先烈姜紹祖是姜秀鑾派下第四代,1895年日軍接收臺灣時,各地民眾揭竿反抗,19歲的姜紹祖散家財,募得三百多人加入義軍,受新竹知縣任命為敢字營領導人,該年七月被俘,隔日於獄中吞食鴉片膏自盡,死前留下斷頭詩明志:
邊戍孤軍自一枝,九迴腸斷事可知;
男兒應為國家計,豈敢偷生降敵夷。


日軍曾到天水堂搜尋敢字營餘黨,姜紹祖遺孀陳滿妹絲毫不畏懼,怒斥日軍,日本軍官面對客家婦女如此的膽識,深為動容,乃撤出天水堂。姜紹祖殉難32天後,遺腹子姜振驤出生,是新竹國際商業銀行前身-新竹區合會儲蓄公司的創辦人。

1978年,姜紹祖靈位入祀台北圓山忠烈祠,姜紹祖在成仁前的1894年,曾在峨眉隆勝宮門楹落款:「忠貞偕日月增長,義氣與山河並重」


鄧南光是台灣的攝影先驅,今日我們可以見到這麼多北埔的老影像紀錄,都是拜鄧南光之賜,鄧南光是姜秀鑾之弟姜秀福以下的第五代,江秀福這一系原在芎林發展,第三代的姜滿堂幼年失親,十幾歲隻身來到北埔奮鬥,漢文老師鄧吉星將女兒許配給他,並約定長子姓鄧,就是鄧南光的父親。鄧吉星還出資讓兩人做雜貨生意,店名「榮和」,經營得當,迅速的累積大量的財富,地方人士稱之為新姜,以別於姜秀鑾這一系的老薑。榮和商號的洋樓建築目前還屹立在廟前的北埔街、南興街口。
(這建物就是榮和商號,鄧南光攝)

(對照現地)


鄧南光本名鄧騰輝,在留學日本法政大學經濟系時期開始接觸攝影,走寫實攝影路線,返台後就以攝影為業,足跡遍全台,留下將近6000張的底片。



在日本留學時,鄧南光最初使用傳統的120大相機,1925年,使用35釐米底片的萊卡相機問世,因為體積小,攜帶方便,成了寫實攝影的利器。鄧南光屢向父親要求購買,始終無法如願,因為當時一台萊卡相機的價格,已經可以在台北市區買下一棟房子。鄧南光在1929年才湊足2000元,購得一台二手的萊卡A型相機,當時台灣日本單程船票約70元。現在人稱攝影為敗家,與90年前相比,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慈天宮南方的鄧南光紀念館就是新姜家族昔日的居住地柑園,目前的建物曾經是鄧南光後人所經營的醫院。



同樣的門口,1942年的柑園,鄧南光弟娶媳,鄧南光攝。


姜阿新是老姜這一系的第六代,是北埔有名的茶商,擁有永光公司及多間茶廠,與香港怡和洋行及日本三井株式會社往來密切。最初以紅茶為主力產品,兼作綠茶與膨風茶,後來膨風茶美稱東方美人茶,成為北埔特有的名產之一。


姜阿新洋樓於1949年完工,是居住兼接待外賓的住宅,大門入口挑高氣派,正立面洗石子工法,並有古典的巴洛克裝飾,突顯出當時日洋混合的建築風格。



鄧南光也為姜阿新留下了影像紀錄,這張老照片隱含著許多無奈,1938年五位北埔的望族子弟應召出征,最年長的是右邊第2位姜阿新,當時他已經是北埔製茶業的頭人。造化弄人,姜阿新的叔公是抗日名將姜紹祖,1895年,19歲於獄中自盡成仁,43年後,孫子輩卻必須替天皇效命。


慈天宮主祀觀音菩薩,神像據傳是姜秀鑾自大陸迎來,最初是建草寮奉祀,因武力開墾,與原住民爭戰屢有傷亡,墾民隘丁都會前來祈求平安。1846年改建木造廟宇,同年底姜秀鑾逝世,當時北埔與月眉兩庄開墾面積達千餘甲,人口有千餘戶,已形成市街,北埔更在道光末年建城,以刺竹圍成城牆,並有數座城門,北埔城的西門就位在慈天宮前,今日的北埔街與南興街口。

三個時間比一比,這是1903年的慈天宮前,鄧南光大叔姜瑞昌拍攝。


1935年的慈天宮,鄧南光攝。


2018年的慈天宮


因為武力開墾的源流,中元普渡是慈天宮最盛大的慶典。鄧南光留下了許多40年代的慶典紀錄,從老照片中,我們還可以辨識出許多廟前還存在的老建築。



我們騎在無數先民踏過的石板路上(鄧南光攝)


1936年正月初四,庄民在慈天宮迎接從北港回鑾的媽祖隊伍,鄧南光攝。


對照今日


慈天宮右門被撫到凹陷的石板,階梯邊飽受風霜侵蝕的石條,都是歷史留給我們的訊息。



往南走,在鄧南光紀念館旁可以找到不太起眼的忠恕堂,這是曾氏堂號,源自每日三省吾身的曾子,曾家子孫以孔子忠恕之道為律。忠恕堂為一堂二橫屋格局,坐北朝南。但北埔大部分老建物都是坐東朝西,背倚秀巒山之勢,忠恕堂完工後諸事不順,曾氏家族第24代前均為單傳。風水師判斷與鄰近的姜氏家廟燕尾脊相沖,曾家乃改大門成西南向,使其屋頂軸線交於秀巒山頂,改建後就有五子傳宗。


認識了北埔的歷史與代表性人物,瀏覽了北埔的古蹟,接下來當然是要逛逛老街道,慈天宮前這段北埔街一直到南興街,昔日稱為上街,一直是北埔最熱鬧最繁榮的街市,後來發展到了一個瓶頸,也不再有安全顧慮了,居民就拆除了城牆與城門,街市就繼續往西邊發展,南興街西側到北埔國小這段北埔街,發展成新的市集稱為下街。對照鄧南光在1930-1940年代拍的老照片,還可發現許多老建築,經過時光的淘洗後依然屹立。


對照1930前期,當時的中元節慶典,鄧南光攝。


同一個路口,1930年代的下街,圖中小女孩所站位置就是原來北埔城西門所在地,鄧南光攝。


比較一下2018年的狀況,有著高聳山牆的那棟老厝還在,只是有拉皮了。



下街還保留著許多棟老厝,還有一些老店鋪。



騎進慈天宮南邊古老的街巷,狹窄又迂迴的巷弄,彷彿時光隧道。



紅磚牆、竹編夾泥牆、水井、給水幫浦等,讓人在古今之間跳耀。



老厝、木格窗、老店鋪,漫騎北埔,你也會有許多驚奇!




走大林街出北埔,路邊有一座洗衫坑,當地的居民還在使用喔,這不是沒有生命力的觀光道具,是真實的在地生活文化。


右轉竹45鄉道前的陡坡,今日的第一個震撼教育。


風和日麗的初冬,最美好的騎車日!


竹45鄉道閒適靜謐,綠意環繞,我們御風前行,一路順暢快意的進入黃金水鄉南埔村。



在一處髮夾彎,有一座百年水車的圖騰,沿著田邊的小徑進入,這裡蘊含著南埔村一百多年來的水文化。


進入樹林後,左側有指標『水頭河底伯公』,這是客家人的土地神信仰,類似閩南人的土地公,水頭河底伯公是守護水圳的土地公。


回到岔路處往右邊,循著南埔水圳旁的小徑前進,南埔水圳建於1845年,至今有170多年的歷史,是造就黃金水鄉的主要功臣。


南埔百年水車位於水道的末端,用來調整水位差,在水圳通水後就已建置。



觀看水車的運轉,水車是利用水圳的水流帶動葉片轉動水車,竹筒同時汲水,到了頂點再順勢倒入梯田旁的集水槽,真的是先民的智慧結晶。



轉入河背一號農路,錯落的農舍、搖曳的黃金稻浪,南埔村的悠閒對照北埔的熙來人往,真是天壤之別。



農路左側有一棟精緻的四合院 - 南埔金鑑堂,由張萬史於1908年起造,目前的房舍是由其三子張煥元所設計,張煥元出家後名妙禪法師,是當地金剛寺的創寺法師。妙禪法師棋、琴、書、畫樣樣精通,金鑑堂的堂號就是妙禪法師落款,建物上的泥塑、剪黏、彩繪,也可能出自妙禪法師之手。


越過台三線後進入峨眉,峨眉原稱月眉,因為最初開墾是在峨眉溪曲流凸岸的半月形河階上,以地形而得名。
(1950年代的峨眉,鄧南光攝)


騎進峨眉街,第一個目標是峨嵋天主堂,天主堂翠綠的草坪讓人心情舒暢,草坪上最吸睛的是一旁的油桐花籽茶屋,油桐花籽茶屋是藝術家林舜龍老師創作的大型公共藝術,是利用漂流木製成板片搭建而成,周圍懸吊者峨眉國小學童陶捏創作的桐花風鈴,微風輕吹,自然光滲入茶屋內,聞著濃濃的松木味,聽著沙沙的樹濤聲,六感全部集中體驗,整個人心曠神怡!



四十多位北中南的車友聚集在一起共騎,真的是一騎一會!


竹屋旁的原住民木雕椅也很吸睛,濃濃的原民風情,這讓我們想到台東卑南的原住民,卑南天主堂的原民木雕椅有異曲同工之妙。


峨嵋天主堂原名萬有真原堂,立面採鏤空紋樣磚牆,輔以洗石子梁面,門上有馬賽克拼貼壁畫,畫的主題是天主創造萬物,算是呼應教堂名稱,畫中有水牛耕田,是很在地化的思維與設計。


峨嵋民眾與天主教人員的接觸始於1954年,當時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不久,民生窮困,蘇雲望神父來到峨眉,接受國外援助單位的委託辦理民眾的濟助工作。到了1956年,高伯龍神父開始在峨眉宣教,陸續有不少人受洗成為教友,1963年興建峨眉天主堂。

教堂內聖壇也有大型馬賽克壁畫,自然光從格狀玻璃窗流洩進來,營造出肅穆的宗教氛圍。


剛剛進入天主堂時,就隱約聞到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麵包香,原來教堂的側翼有一座大型的窯烤爐,剛出爐的窯烤麵包秀色可餐,這是由新竹縣峨眉鄉月眉觀光休閒產業文化協會附屬的野山田工坊所經營,有創意的多元就業方案,烤出峨眉最好吃的公益麵包,不只口齒留香,更是甜在心裡。



剛出爐的麵包香氣誘人,讓人食指大動!


創立於1898年的峨眉國小,舊稱月眉公學校,見證了峨嵋的發展。峨眉鄉圖書館內保留了峨眉公學校前幾屆畢業生的老照片,從老照片中可以看出當時的校舍建築、畢業生的人數、與男女比例。


官方的老文獻中少有峨眉的照片紀錄,1936年台灣中部大地震,台灣總督府留下了震災的照片紀錄,當時峨眉有輕便軌道,震災後許多房屋倒塌,峨眉庄役場也搬進峨眉公學校的空曠地上辦公。



帶著車友們爬上峨眉國小操場東側的山坡,我們要來尋找兩項見證峨眉發展的古物,泛黃的記念碑立於1928年的30週年校慶,紀念創校的第一任校長日籍的氏家楨治,及第一任訓導台籍的宋進老師。峨眉公學校創校前,宋進已在月眉街的山河書院學堂擔任老師,創校後,宋進先生帶領學堂的三十餘名學生進入就學,可說桃李滿峨眉。


紀念碑旁還有一座日治時代的老升旗台,大約建於八十年前。當年朝會時,師生必須面東向日皇遙拜,所以把升旗台建在東邊的小山坡上,可以想見,旗手一定練就了飛毛腿。


一群人好像學生返校,又回到年少的青春時光。



老校園就是會有驚喜,木質的單槓已不多見,榕樹溜滑梯更是絕無僅有!



峨眉國小校門右側有一口百來年的古井,古井在峨眉開發早期即已鑿成,終年見水,昔時是庄民最重要的水源,後來因為街市的開發被封於地下,1988年新建鄉圖書館時,載運砂石的鐵牛車壓過,車輪陷入井中,才讓古井重見天日。


峨眉國小校門口有一家百年餅店 - 建成餅行,品嚐鄉土美味的糕餅,真的是傳承百年的古早味。



生活多一點幽默,處處有樂趣!


離開峨眉街,回到台3線,Maggie竟然在省道旁發現人臉兩倍大的絲瓜!



在湖光大橋候車亭旁離開台三線,轉入無名的農路,湖光大橋果然橋如其名,北側碧波蕩漾,綠意沁脾。



南邊水光雲影,青山恬靜


農路幽靜,一路綠意盎然,除了我們這一團,幾乎沒有遇到任何車輛,只要離開慣常的交通動脈,到處都是單車探索的好路徑。



馬山大橋,橋上的翠綠湖景讓人驚艷!


但是,為何大家都停在橋上!?


原來,橋後方的有一睹牆,怎麼過?就騎啊!


衝吧!起伏的丘陵地形,讓騎行充滿各種樂趣!


爬上陡坡後,綠色隧道是最美的回報。



進入峨眉鄉的富興村,本地以曾姓為主,時間在這裡走得特別緩慢,居民利用冬陽曬菜乾,村裡一派悠閒,老雜貨店、老麵店、老茶廠、樟腦寮等,許多活的歷史在這裡被保留下來。



看顧村子100多年的榮勝宮就在村子口,北埔抗日先烈姜紹祖,赴義前一年還在榮勝宮奉獻了一對樑柱,當時題字為:義氣與山河並重,忠貞偕日月爭光。


老街上,兩棟不起眼的建築中間夾著一道狹小的門樓,門前還擋著一顆老樹,若不是刻意尋找,一定會錯過這處富興村最有看頭的古蹟,裡頭有曾家的古厝魯國世第,還有一座超過一甲子歲月的老茶廠。


曾氏先祖原居頭份,因人口繁榮遷至當時的大隘富興庄,1883年向金廣福墾號承給獅頭山八寮附近開墾,陸續又投入油、樟腦、米穀、糖、茶等產業,魯國世第是開基宅。1935年關刀山大地震,原建築震毀,改建成今日樣貌。


魯國世第旁邊是曾家昔日經營的富興茶工廠,建築古樸幽雅,讓人直觸先民走過的溫度,更難得的是,內部還保存歷史悠久的製茶機具,昔日的榮景彷彿重現在眼前。曾家子弟表示,工廠約於清末設置,初為土角厝式建築,是富興庄第一家茶工廠。



木格窗、木格門,有溫度的老工廠最適合拍人像,是否覺得這裡有一點熟悉呢?有一支茶飲料的廣告片就是在這裡拍的。



白毫烏龍是這裡的特產,它有個很雅致的別稱「東方美人茶」,獨具的熟果混著蜂蜜的香氣,來自小綠葉蟬的叮咬,所以茶園絕不能噴農藥。東方美人茶一名有兩說:一說百年前,英國茶商將此茶呈維多莉亞女王,沖泡後猶如美人漫舞在杯中,女王品嘗後讚不絕口而賜名。二說,1960年左右,白毫烏龍在英國的世界食物博覽會上得銀牌獎,獻給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品嘗後賜名。



我們一行40多人午餐就在富興村覓食,這裡有客家老餐館、有老阿嬤經營的麵店、還有年輕人最愛的咖啡館輕食。


魯國世第斜對面有一家樟腦寮,樟腦曾經是台灣的重要產業,樟腦油可驅蟲,也是火藥的原料,有一段時間,台灣各地都在砍樟樹焗腦油,峨眉曾有二十幾座樟腦寮,化學工業發達以後,樟腦寮很快的沒落,富興的阿良頭樟腦寮是目前新竹地區僅存的。焗腦先將樟木刨削成小片,把木片放入炊桶中,經七、八個小時的蒸焗,100公斤樟樹片約可提煉1.2公斤的樟腦油。




順著富興國小一路往下滑到峨眉湖(大埔水庫)邊,來到有張力又古樸的細茅埔吊橋,大埔水庫興建後,為了方便湖岸居民交通,曾經興建了多座吊橋,目前就只剩這一座了。漫步橋上,湖面如鏡,波光粼粼,遠眺獅頭山、五指山,展望極佳。



騎行在湖邊,天光水色,寺院莊嚴,靜謐的氛圍讓人一洗塵埃。


繞行峨眉湖,大自然文化世界融合東西方元素的建築,始終是視覺的焦點。高達57公尺的彌勒佛腰身粗大,笑口常開,慈祥開朗的引導人心。



開始繞行水庫,北側是曝光較少的區域。


進入十二寮休閒農業區,昔日,金廣福墾號在這裡設立第12座的隘寮,這是十二寮地名的由來。十二寮緊鄰峨眉湖,三面丘陵環繞,倚山傍水,大小埤塘散佈,獨特的休閒農業景觀,騎行在綠意盎然的農莊間,格外開朗愜意。



十二寮休閒農業區佔地廣闊,單車是最佳的漫旅工具,穿行在無人的小徑中,深入的體驗農村的悠閒與靜謐。



還有各式各樣的綠隧道,遊客很少到這裡,我們可以慢慢的擺 pose,盡情的拍照。



處處都是無人小徑,我們專屬的單車天堂。



十二寮大埤是休閒農業區內的亮點之一,我們先沿著埤塘騎行一圈。湖邊涼亭的竹編裝飾藝術引人駐足,細細瀏覽,頗見巧思。



停下來,在池邊喝杯咖啡,讓心停駐在徐徐的風中,從埤塘上的流光雲影洞悉世事的流轉。



離開十二寮,轉入竹42。



駐足凝視 - 框起這一片山水的大埔水庫大壩。


把車停在湖邊,步行進入峨眉湖步道,步道引領人們穿梭湖邊的森林,步道下方還有立體彩繪。



這麼美的地方,當然要來張團體照,只是高空的天線,有點可惜了!



高架的棧道展望極佳,寬廣的湖面盡入眼底。


走在湖邊,雲淡風輕,一片靜謐和諧,不自覺的抖落一身紅塵。


緩緩的騎,細細的品味這一片山水,讓水流過身軀,讓鮮活進入心裡。



前世修得的緣分,一起騎過這片美麗的山水!



從早上一路起來頗為輕鬆,想要拉拉筋伸展一下筋骨,我們轉進竹49鄉道,赤科山農路,這段高低起伏的丘陵之路,有長陡坡、有展望點,專心地大口呼吸、大力踩踏,過癮極了。



如何?全身細胞都張開呼吸了,經過了一天,知性、感性、運動都有了!



回到南埔,特地來到單車人開的BK坊。


與老闆夫婦聊單車、聊人生,再帶條柴燒天然酵母麵包,心滿意足,能量飽滿地回家!



回到北埔慈天宮前,廟前廣場滿是遊客,我們能量飽滿的牽車進入廣場,格外引人側目。許多遊客向車友詢問騎行的細節,詢問單車,詢問如何參加活動,大夥兒成了推展單車旅行的大使。好不容易滿足了好奇心,拉開布條,記錄下我們一騎一會的有始有終!


地圖、路線、軌跡、航跡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ricchen.tw
Eric的單車日記
新聞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