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 comment

「一生中一定要參與一次的台灣傳統文化祭典」戊戌正科東港迎王騎記

person icon 用力騎 2018-11-11
2018戊戍正科東港迎王平安祭典在送走王船後結束,雖然地方選舉將近,東港人仍堅持百年迎王平安祭典傳統,把台灣三大宗教祭典之一的「東港迎王」辦的有聲有色。從東港人阿公的阿公的阿公就開始的迎王與在地文化結合,每一科都有讓人難忘的特色相持,也讓東港人懷念與期待每三年與「千歲爺」的約定。


隨著三年一科迎王到來,東港大街搭起牌樓。矗立街頭的雄偉牌樓提醒大家,三年之約又到了。


上一科曾向千歲爺許諾下一科再次騎訪東港,於是「大千歲」要來的這一天,我又來到東港…


騎過東港橋頭發現迎王專有設施-榜文。


當代天巡狩千歲爺蒞臨後,放榜安民,讓信眾知道此次代天巡狩的目的,從文中就可得知是在教化人心;榜文張貼共有五處,分別於東,西,南,北門及代天府前。


三年一次的「東港迎王平安祭」是國家級的重要民俗文化資產,被視為台灣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本科有超過二百支宮廟隊伍參與,東隆宮已先行完成迎王隊伍抽籤,網路直播當道的現代隨時能在線上看迎王直播。


不啻迎王直播,今年採抽籤線上直播,連繞境路線也能掃描QRcode行動條碼,遠方信眾每天掌握繞境進度,堪稱「老廟古禮有新意」。


迎王前夕中央氣象局發佈玉兔颱風警報,很多人憂心與「千歲爺」的三年之約是否會受到影響?


今年八月南部豪雨成災,接連幾個威力強大的颱風都轉向日本造成損害,迎王前面對來勢洶洶的結實颱風,東港人都信心滿滿說:「早就知道颱風會轉向」!


東港迎王是東港人最重要的活動,上一科年(2015)在颱風威脅之下,東港迎王平安祭典依然如期舉行。


東港人為什麼自信滿滿?這是奉旨代天巡狩五位千歲爺讓「風雨免朝」的傳統,印証東港人深信不疑的「颱風怕王船」的傳說果然不假。


迎王前証實「颱風怕王船」的傳說果然不假。迎王前夕各大路口搭起巨型牌樓,小巷民居前掛起祈求國泰民安的掛燈,只要用心祈善千歲爺總是認真的保佑每一個人。


東港迎王有「一生中一定要參與一次的台灣傳統文化祭典」之稱,第一天的迎王程序是「請王」,充滿期待值的新鮮感,讓為期八天的活動在第一天就達到高潮。


迎王期間東港鎮上公務機關或學校配合暫停業務或課程,畢竟這是鎮上大事,千歲爺考量學生課業繁重,本學期提早一星期開學,讓學校及家長都放心讓學生參與在地宗教活動。


每科迎王都有亮點,看過遷船、繞境等迎王程序,本科迎王趕第一天早上來參加最有人情味的「接客隊」活動,這是每科開始「請王」前的特別程序。


一早來到東港高中前觀禮「請王」,八點剛過遠從車城及恒春來參加祭典的中隆宮及恆隆宮隊伍已經到場整裝待發。


車城中隆宮池王爺來的最早。


高雄、台北東隆宮都是溫府千歲的分靈,也趕早前來參加接客隊活動。



接客隊開始前騎機車前來提醒細節的是代天府專司典務及請王、送王、過火等祭祀的典務科長。典務科長也是八日平安祭典靈魂人物之一,請王參與認証「大千歲」就是他…


典務科長確認來訪轎班均就位後,代天府前來接客隊浩浩盪盪來到東港高中前,開啟迎王活動序曲。


為溫府千歲打頭陣是代天府班頭,緊跟在後是迎接車城及恆春來參加祭典的中隆宮及恆隆宮隊伍的轎班。


本科榮扛溫府千歲是下中街轎班。


溫王爺出門要由輪值角頭扛神轎才可以,下中街轎班派出盛大陣容,「接客」不啻比熱誠也比較參與人氣。


「接客隊」這個傳統悠久,傳說當時車城中隆宮來參加東港迎王,車城發生族群暴動欲傷害其他居民,池王爺降乩要求參加祭典的壯丁們速速趕回。在池、溫兩位王爺的神威助陣下,以驚人的速度回到村莊並進行遶境,免除滅莊之危。


免除滅莊之危後溫、池兩位王爺義結金蘭,故每科迎王第一天,溫王爺會在東港高中前迎接車城池王爺及恆隆宮隊伍到來。


二方神轎接近同時,各方頭籤在神力加持下互相打招呼,也訴說三年不見的心情故事…


照往例中隆宮、恆隆宮神轎在通過黃金牌樓前,會短暫在王府戲台前禮貌性看大戲,看戲時間不會超過一分鐘。


我從小就來東港看迎王,看過那麼多科,還是第一次看「接客隊」這儀式,感覺很新鮮.....


簡單隆重會香儀式後溫府千歲掉頭往代天府回去。


溫府千歲轎班照例是請王當天最早到代天府前報到的轎班,是每科中最早出班且累操的轎班。


東港迎王始於何時?沒人知道,就連東隆宮也不曾認真為此事找資料。據地方文史工作者考証說法,最早在乾隆年間由泉州道士傳來東津(東港舊稱)。


後來東港發生大瘟疫,運用泉州道士的迎王科儀後果真怯除瘟疫,於是變成三年一次的例行祭典,從原本的怯逐瘟疫科儀變成今天的平安祭典,反倒是台南西港迎王,還維持著傳統的除瘟意義。


「迎王」不是東港獨特的文化,三年一科的「迎王祭典」先由東港東隆宮揭開序幕,接著小琉球三隆宮、南州溪州代天府接力舉辦,長達兩個月的系列「迎王祭典」成為南台灣宗教嘉年華。


每到迎王期間東港鎮上各商家主動掛起恭迎聖駕招牌,五萬人的海邊小鎮熱鬧非凡一星期。


因三年一科迎王平安祭典的成功舉辦,東港東隆宮已成台灣知名廟宇,東港人平常不稱「東隆宮」,反而以「王爺廟」拉近與王爺公的距離。鎮內指示牌顯然是給迎王觀光客看的。


騎車來到東隆宮黃金牌樓前,民國八十六年改建牌樓為山門,完工後牌樓金碧輝煌,黃金牌樓耗資台幣八千萬打造,南台灣蔚籃天空下顯得氣勢磅薄。


東港三年一科的平安祭典由東隆宮主辦,有「北西港,南東港」之美譽(意指全台燒王船習俗領域中,北以台南西港慶安宮最為有名,南則以東港東隆宮為最)。


牌樓正面上書「風調雨順」,背面是「國泰民安」。


仔細看「風調雨順」中大有玄機,「風」字少了一點,為什麼會少一點?因為東港人世代從事漁業,風少一點寓意風調雨順,對捉魚的東港人來說正是最需要的。


迎王期間已不見「東隆宮」,大千歲代天巡狩如古時欽差大臣視察地方,因此要提前準備駐蹕行館,約在請王前三天將東隆宮暫時提升為代天府,由大總理及祭典科完成設置儀式後,代天府就嚴禁閒雜人等進入,直至送王為止。


代天府前拉起代表七角頭的七色彩旗及燈籠,代表東港各界誠心祈求「千歲爺」們的降臨為地方帶來平安與祝福。


一進廟埕迎王期間專放王船的處所有著響亮的名稱-「王船廠」。王船廠是奉玉旨而設,專門製造代天巡狩千歲爺們回航乘坐王船的場所。船身二側提供民眾寫上祝福心願。


東隆宮王船製造為公開的儀式,包含安龍眼,立龍骨等儀式都是公開的,王船規格比照一般船隻,船身彩繪非常亮眼,就像作工精美藝術品。


終於看清楚王船底下彩繪的旗魚、黃鰭鮪樣貌,代表祈求東港漁民在鮪魚季都能滿載黑鮪魚…


信眾呈獻給千歲爺的金紙、米豆包等,在最後一天送王時恭請王駕上船後堆放在王船週邊,讓千歲爺歡歡喜喜滿載祝福返回天庭。


有別上科推出文創商品,本科紀念品豐富多元。為發揚迎王活動,文創單位設計紀念文宣、小紀念品,吸引年輕人踴躍參與迎王活動。


迎王第一天週邊商品賣的嚇嚇叫,排隊人潮把代天府圍成一圈又一圈。


熱賣的「馬上成功」的平安符小王馬要有號碼牌才能買到。



當天最搶手的是限量發售「東港迎王」紀念套票,物超所值深具收藏價值。


代天府前的王府戲臺,從請王到送王期間二十四小時表演不能停止,演出以千歲爺最喜歡的歌仔戲為主。


王府戲台兩旁高掛是象徵王船可以「遊府吃府,遊縣吃縣。」的三十六省燈,用意在於揭示代天巡狩大千歲巡視的範圍遍布全中國大江南北,各個省份皆在其代天巡視的範圍之內。


為什麼是三十六個省燈?為配合小時候中國地理上的三十五省,為求對稱硬是把海南特別行政區當做一省,湊齊三十六省。


中國政府版圖「察哈爾省」早就不見了,只有在東港迎王才能看見,這使東港迎王更具正統性。旁邊是現有人口比「台灣省」還多的吉林省(二千七百多萬人)。


現行中華民國法律「台灣省」已不存在,仍不減宗教上的代表性。也有說「三十六個省燈」代表三十六位捨生救駕受封進士而代天巡狩的說法。


代天府更鼓寮是東港迎王特殊的設施,就是古時打更,並於特定時間或夜間巡查「王府」四週安全。



依照迎王程序,中午略事休息之後開始請王令,下午就是重頭戲「請王」。


看到七個角頭轎班聚集在代天府前,像是國慶閱兵展示壯盛軍容的壯觀場面。


涼傘班一路英挺前進,因千歲爺是領玉旨來探訪人間,祭典期間以大千歲官階最大,因此「職務抽籤」時第一志願往往是大千歲,其次是溫府千歲和中軍府。


等待三年,細數每個等待「千歲爺」到來的日子,三年一千多個日子,終於在今天迎來「千歲爺」。


東港大多數鎮民都信仰王爺公,更把王爺當成心靈慰籍、佑國保民唯一支柱。


有不少信眾到代天府上香祈求閤家平安,只要用心祈求千歲爺,千歲爺總是認真保佑每一個人。


台灣人就是這樣愛拜拜,不啻與神明交心,也滿足自我般帶著滿腔期待而回,皆大歡喜。


上完香別忘取些平安符令,代天府工作人員發揮創意巧思將符令摺成各種造型,與大家一起分享代天巡狩的天威與保佑。


新的一科,新的平安符一定要過爐才有保佑的效力 !


東隆宮為東港的信仰中心,主祀溫府千歲,相傳溫府千歲姓溫名鴻字德修,在唐代貞觀年間,太宗李世民微服出遊,遇險困危,溫鴻捨身救駕有功,皇帝親賜進士出身,其時救駕者共三十六人,亦一併賜封進士,三十六人義結金蘭,後三十六進士奉旨巡行天下不幸在海上遇險,三十六人同時罹難,太宗痛失功臣,追封「代天巡狩」。


迎王期間管控代天府的是典務科長,連東隆宮董事長也不能隨便進王府。因為這是迎王,理論上東隆宮董事長在迎王不具有意義,算閒雜人等,這是東港迎王傳統中不變的堅持。


代天府內已成大內禁地,只能看到高掛巡狩的職稱燈籠。



迎王期間中殿挪為代天府供代天巡狩的千歲爺們使用,溫府千歲就移駕虎邊偏殿,設置臨時的溫王行館。


東港人迎王期間各司其職為「千歲爺」服務,每個科儀擔任什麼職務,做什麼事?都清清楚楚的,香客也不能逾越規矩。


東港迎王很多名稱與職務是百年傳承下來的,香客也不要多問為什麼?因為東港人會告訴你從阿公的阿公就是這樣稱呼的。


正殿旁的中軍府像現在總統出門的特勤中心,統籌千歲爺們代天巡狩期間一切的事務,祭典開始前先監造王船,故王船廠內有設置中軍府。祭典前一年再擇日於王爺府舉行安座大典,大千歲到臨更升格為特勤中心,陪侍大千歲繞境四方。


迎王期間中軍府駐駕處,可見祈求消災解厄的信徒脖子上戴著紙製枷鎖,拿著香跟著神轎遶境,是一般廟會遶境中難得見到的景象。


請王令出發至鎮海公園的空檔時間,七角頭轎班先行休息,進香陣頭在代天府前依序拜廟,盛況空前。



大總理專乘轎位已備便,等下午請王確認大千歲後,整個繞境活動啟動,迎王程序進入下一個高潮。


趁著休息空檔,隨香遊客來到東港要試試在地肉粿,迎王的日子每家肉粿店生意都很好。


很多外地人聽到「肉粿」都會覺得很奇怪,是像碗粿的食物嗎?其實肉粿與碗粿的外型差很多,口味與吃法相去甚遠。


肉粿的主要原料是用純米漿花費好幾小時蒸熟,待放涼後變成又白又綿細富有彈性白粿,看起來很像一般我們吃到的蘿蔔糕。



店家會先把肉粿切成一片一片,配上特製的香腸,魯過的五花肉,還有東港的特產「蝦猴」,蝦猴是經過爆香。


最後一道是淋上東港人稱之為「滷」的濃湯。


一大鍋以虱目魚熬成的濃湯,就是肉粿的精華所在,店家視顧客口味加或不加香菜,一大碗的肉粿有滿滿的料在上面,有香腸片、鹹豬肉、魚肉等!


傳統吃法才能吃出肉粿真正的味道,一口粿、一口滷汁,大口吃下香腸片,真是齒間留香呀!



不管是參加繞境或隨香,來吃碗東港在地肉粿就對了。


相較於香客吃肉粿,東港飯湯則是轎班的最愛,迎王期間讓飢腸轆轆的轎班得以大快朵頤,以東港廟會特有的飯湯美食,最能喚起異鄉遊子們的記憶,返鄉響應家鄉的盛事。


飯湯是東港鄉親參與廟會慶典時的共通回憶,更是外地遊子魂牽夢縈的在地美食,迎王時信徒「寄付」(捐獻)材料如鮪魚、旗魚等海味,豐富飯湯滋味。



為增添料理的美味,邀請在地總舖師、義工巧手料理,慰勞活動期間辛勞的轎班人員及其工作人員。


趁著休息空檔從光復路轉中山路,來到東港七角頭之一鎮靈宮。


東港沒有「村」的行政單位,只有「里」的劃分,東港人還是習慣稱呼「xx角」,表示你是哪個區域的人,就跟電影艋舺一樣有分「後壁厝」、「廟口」一樣!


鎮靈宮(埔仔角),埔仔角約在新勝里一帶,今年擔任大千歲轎班事宜。


東港七個角頭配合迎王祭典需求,而成為東港平安祭典主角,區分下頭角、頂頭角、下中街、崙仔頂、頂中街、安海街、埔仔角等七角頭,組織轎班會負責代天巡狩千歲爺,溫府千歲及中軍府的神轎和王船器物肩扛之任務。


今年大總理由(埔仔角)許振生先生擔任,這是多少東港人(男人)一生夢寐以求的迎王職務…


大千歲的角頭是本科迎王總理一切的大總理所在地。祭典期間每個角頭均有一位副總理,在上次祭典結束後三天的平安宴上,七角頭以抽籤的方式,抽出下一科所需負責的千歲。而負責大千歲的角頭就推選出大總理。為慎重起見大總理親自督建「大總理府」。


東港迎王大總理及副總理的條件就是口袋要夠深,就像清末的捐官制度紅頂商人一樣,誰出的錢多誰就可以當選。當上大總理不啻是要有錢,重要是要有心,一顆為王爺公及東港人無私奉獻的心。


大總理為該科祭典的主祭官,副總理為陪祭官,長達三年的籌備期間只要與祭典有關的科儀均需出席參加,非只參加八天的祭典活動而已。


大總理府設在光復路,是東港海鮮餐廳聚集最多的街道,路口牌樓有東港迎王招牌。



光復路上有大總理府,連參事府都有大大的掛燈還有壯觀的牌樓。


來到東港外環道東港加油站,這是本科大總理許振生先生經營的加油站,將路邊台電電箱彩繪成可愛的迷你加油機。


大總理擲筊請示溫府千歲可否打造迎王主題加油站?獲溫府千歲同意後,便改裝專供洗車、加油的加油站,打造話題十足的東港新地標。


為回饋家鄉並讓更多人看見東港文化,大總理結合地方文化及在地特色打造全台首座迎王主題加油站,啟用當天東隆宮溫府千歲也啟駕,見証加油站內處處有「王爺公」的驚奇。


加油站有東港旅遊地圖,加油、上廁所的遊客可以找到更多東港景點。


加油站結合迎王代言人魯笠將、七角頭元素、在地名產小吃及迎王祭典進行視覺改造。


洗車好運道是一大亮點,採用入龍喉出虎口的設計理念,打造成可帶來好運及平安的洗車道。


車主洗完車後感覺好運到臨、平安順遂,服務人員更貼心在出口處說吉祥話,給顧客溫馨感。


設計師以東港延平路老街日式建築做背景,配合東港飯湯與互動式魯笠將家族公仔,增添趣味性。


機車後座載一桶道地的東港迎王飯湯,逼真程度讓人看了直說餓了,有鎮民拍照打卡上傳臉書,外地遊子紛紛留言:「這就是懷念的東港味道」。


廁所是加油站的改造重點,號稱五星級廁所,讓遊客使用時倍感驚奇。



五星級廁所設計臉書打卡板,遊客可以用手機拍照打卡留念,期待傳承東港文化之餘,成為東港最具話題性的新地標。


休息過後前往下午重頭戲「請王」會場,各陣頭已浩浩盪盪前往鎮海公園。



迎王期間船家紛紛把船停進港區,豐漁橋下難得出現滿滿船隻,多到連海面都看不到,連過年、躲颱風都未必有這種盛況。


老一輩東港人說:沒回來過年沒關係,但迎王絕對要回來,就算船不能回來,坐飛機也要回來替千歲爺扛神轎。


鎮海公園是迎王活動重點地域,整個平安祭典的開場(請王)與送王(燒王船),都在此盛大舉行。


而迎王祭典送王後三天通常會舉辦迎王平安宴以感謝參與迎王祭典工作相關人員;因此平安宴當天給束後,都會在王爺廟內在溫王爺見證下公開抽籤決定下一科東港迎王祭典七角頭各自擔任的職務,以利進行下一科迎王祭典相關後續事宜。


七角頭以抽籤的方式,抽出下一科所需負責的千歲爺。再由各角頭經抽籤或擲茭選定服務千歲爺的各執事人員,各角頭不屬於東隆宮管制,講求責任分工制。


鎮海公園是遊客散步談心的好地方,也是請神、送神燒王船等科儀舉行的地方,環境清潔非常重要,總不能千歲爺們來到東津(東港)就搖頭。


隨各陣頭紛紛抵達鎮海公園,進入公園道路滿滿香客及轎班。



七角頭抵達前先聽到大漢樂團的樂聲,大漢樂圑又叫「吹班」整圑幾乎是吹管樂器,身上穿的服裝是溫王爺設計,經考究確為唐朝宮庭樂師服裝,証明溫王爺真是唐朝時代因功受封為進士。


班頭高掛清道在前,浩浩盪盪的隊伍開抵鎮海公園。代天府班頭隸屬東隆宮振武堂,這是世襲的榮譽職,行列中有阿伯也有年輕小弟,祭典期間工作繁多,各種儀式排班,遶境,查夜,更鼓寮,改運等都可以看到班頭身影。


「涼傘」是神明出門遮天穢的涼傘,在民間信仰的遶境隊伍中,「涼傘」是每頂轎前所必備的。遠遠看到「七支涼傘」就是東港「七角頭」的神轎,這是東港「角頭廟」才有的殊榮及特色。


本科溫府千歲由下中街轎班擔任。


本科二千歲由頂中街轎班擔任。


本科三千歲由下頭角轎班擔任。


本科四千歲由崙仔頂角轎班擔任。


鎮海公園沙灘上已畫分區域,各陣頭依序排列,整個沙灘井然有序。


鎮海公園有很大很美的沙灘,每次颱風過後,鎮海公園沙灘都會被海浪刮走,鎮公所趕在迎王祭典前趕緊抽沙回填。


請王進行同時,黃旗是沙灘警戒線,各陣頭都不能越界,以維安全。


請王臺已佈置完畢,就等「大千歲」帶領各「千歲爺」抵達。


為直播請王臺上確認當值大千歲姓氏,攝影機已對準神桌,最實的請王盛況轉播給觀眾分享。


請王臺後面已準備煙火、氣球及和平鴿,確認大千歲抵達後施放,營造普天同慶的氣氛。


在大漢樂團賣力吹嗩吶敲著鼓聲中,班頭就定位,開始迎王程序第一天最關鍵的「請王」。



典務科長指揮班頭清出一大片迎王通道,開始請王科儀後任何人都不能冒犯天威再闖入。


往沙灘看過去消波塊中間有缺口,大千歲就要來到這裡…


上科有空拍機因為角度關系拍下疑似有人落海的畫面造成誤解,本科安全組人員乾脆在海裡戒護大家的安全。


本科中軍府由安海街轎班擔任。


本科五千歲由頂頭角轎班擔任。


角頭轎班是世襲的,擔任轎班的大人把家中小朋友帶出來玩,讓小朋友接受在地宗教盛事洗禮,也寄望他們將來承接角頭轎班的重責大任。


上一科只有四歲的小朋友經過三年已經長高,有模有樣走在大人前面敲鑼,讓這份與千歲爺的榮譽約定能世代傳承。



各角頭都像兵力展示一樣把扛轎班的人數呈現出來,比的是氣勢也是人氣。




身穿白長袍黑馬掛,手持令旗為代天府內書,隸屬於東隆宮振文堂,大多由讀書文人擔任此職務,負責代天府內儀式舉行的工作準備、執行及書寫榜文等文書工作。


最後抵達沙灘的大千歲由埔仔角轎班擔任。


大千歲神轎不論在那都是注目焦點,準備掛上「帥旗」的大竹竿也準備好了。


三立電視台動員上百名工作人員,以空拍、多角度的拍攝方式,全程直播五場最重要的祭典科儀,全程網路直播這場台灣人消災解厄王爺信仰文化給全世界的網友們。


透過空拍機畫面發現鎮海公園已經呈現人山人海的情況。


海邊聚集約二百頂神轎共同等候王駕駕臨,萬頭鑽動,在台灣各地的廟會活動中要有如此規模只有東港才有。


東港迎王以令牌來代表千歲爺,尚未完成請水(請王)儀式,所以王令上還罩著紅色紙袋。


接著各角頭在副總理及參事護持下把令牌請上請王臺。




這時有人闖入,班頭不客氣的罵人,直接把人拉出去,千萬不能挑戰「千歲爺」及班頭的威權。


角頭有代表持迎王手令,代天巡狩千歲爺的手令是調兵遣將權力的象徵。


迎王帥印也呈上請王臺。


七角頭王令都在請王臺上就緒後,開始舉辦請王法會,祭典委員會成員踩七星步、面向海灘方向祈求。


龍虎旗在迎神賽會及進香時有開路及入廟後維持秩序的功用,龍虎旗圍出一定的空間,好讓班頭有足夠的空間及秩序維護。


為確保請王現場情況不要大亂,下頭角宋江陣接在班頭後面延伸到沙灘上。下頭角是東港鎮豐漁里,宋江陣成立於清末日治初,陣頭年齡已有百年之久。


宋江陣在迎王祭典遶境時具有護駕之職責,全部以男性為主。下頭角宋江陣特殊之處成員皆裝扮為「水滸傳」人物,在胸前掛著裝扮人物名牌相當特別。裝扮為「水滸傳」中的女性人物,就要變裝了!


請王法會還在進行同時,明顯感受到原本悶熱的海邊起風了,大千歲已經要降臨…


法會進行到最後,海水開始大漲潮,滿心期待的大千歲就要登陸了。


為加速請王程序及早結束,大總理帶領縣長步下請王臺,朝海邊走,以父母官身分接迎千歲爺。


海灘邊祭典委員會成員向大千歲跪拜祈求…



恭迎「大千歲」的鞭炮已經在海邊備便,確認大千歲來臨後就要施放,昭告天下本科大千歲來臨。


祭典委員會成員跪拜祈求後七角頭轎班突然一陣騷動,各轎班頭籤開始往海邊走…


以前轎班是扛「神轎」往海裡衝,安全起見改以海邊起乩狀態感應大千歲尊姓。


剛開始各轎班頭籤先聚一起問候寒喧,說的是我們都聽不懂的唐朝「官話」,証明三十六進士的確來自遙遠的唐朝。


交流一陣之後開始有頭籤,大步走向請王臺。


大千歲的駕臨與否?是整場迎王祭典最神秘的期待,各轎班頭籤上請王臺「報銜頭」,在專用桌案上用轎槓書寫官銜及當科大千歲姓氏,若符合前一日代天府秘密請示的姓氏(只有東隆宮董事長、典務科長、大總理知道),能答對表示本科大千歲已經駕臨東港!


若報銜頭的姓氏不對,便請退駕,再請正確的頭籤上台。


每科大約在第四位或第五位就會寫對,有時因頭籤弄錯字,先上來寫錯的可能是大千歲駕前先鋒官,這就是東港迎王的不確定處,也是民間信仰有趣、值得探討之處。


在報錯幾次後,請王臺不斷廣播請大家面向大海,一起用心祈求大千歲。接著七角頭轎班頭籤,再輪番步入海邊恭請王駕,再上臺報寫大千歲姓氏?


認証過的千歲爺只有三十六位進士,總共只有三十六個王爺,至於是哪三十六個姓?目前尚未完全知道,據統計三十六個姓氏尚未全部出現(也許有姓氏重覆),一切請王當下見真章。


每一次「報銜頭」都充滿戲劇性且緊扣心弦,請王臺上說每個大浪打上岸際時就是「大千歲」到臨的時機,考驗著沙灘上滿滿等待王駕前來上萬名信眾。


終於在下午4點10分盧府大千歲爺駕臨,經由東隆宮董事長、典務科長、大總理確認後向大家宣佈戊戍正科「盧府大千歲」來到東津。


電視及網路直播昭公信,同時開啟代天府請示姓氏的信封,在眾人見証下本科「盧」府大千歲王駕到臨。


頓時整個海灘歡聲雷動,鑼鼓大作,煙火不斷…


請王臺立即書寫盧府大千歲姓氏的帥旗與帥燈,並快步跑回代天府前旗桿升起。


歷經漫長的等待,歷科最晚紀錄是下午四點三十分,終於「盧府大千歲」駕臨,正式展開為期八天七夜的東港迎王盛會。



確認大千歲王駕到臨後各轎班依序請王令,最後請帥旗及王印。


迎王期間每個科儀都有時刻性,吹班依序站定位,請王駕後的「請王令」開始。「請王令」由溫府千歲開始,在班頭就定位、吹班莊嚴的國樂聲中進行。





代天巡狩大千歲的王印是權力的象徵,就跟國慶大典上的三軍統帥旗一樣。


請王令在執勤班頭口令聲中進行,請王令的程序一點也不馬虎。班頭帶領轎班人群隨待在旁,轎班爐主開始喊班,轎班以前呼後擁的態勢為千歲爺們讚聲,每次聽到全體轎班認真喊班,真的會讓人感動許久…


一大面黃色代表大千歲的帥旗,上印「奉玉旨代天巡狩」,寫上「盧」以昭示大千歲奉玉旨代天巡狩的神聖不可侵犯性。


王馬在遶境期間負責背負帥印、令旗、令箭,由中軍府穿白色轎班杉的轎班負責保護,並接受沿途宮廟或信眾敬奉的清水馬料。


馬伕的工作就是遶境時跟在王馬旁邊,身著黑底白邊對襟的台灣衫,手拿馬鞭,隨時照料王馬。


王馬出發同時很有靈性的迴轉三圈,確認信眾及各轎班都出發後才開始出發…


完成王令開光、七角頭轎班頭籤降駕,進行請王儀式後,整個下午確認當科大千歲爺尊姓後,由溫府千歲隊伍帶領下,緊接依序中軍爺、五、四、三、二、大千歲爺隊伍,再加上隨香隊伍,一同遶行七角頭領域、經庄母新街,再抵王府前進行重頭戲-過火。



參與東港迎王好幾科了,鎮海公園站了一下午,第一次參與請王的過程,原來大千歲的到來是需要眾人念力加持,各角頭(頭籤)屢屢請不到大千歲,眾人面向大海默求,果然盧府大千歲馬上就來了,這是眾人念力與大千歲對東港的想念…


三年一科的迎王盛會一直是東港最有代表性的宗教儀式,家家戶戶在門口擺起香案。


請王後接著經過四天的遶境出巡,東港各廟宇、民宅皆設香案,鮮花素果,燒金放炮,以敬迎千歲爺與駕臨的天兵天將代天巡狩期間辛勞。



開始繞境的同時返回代天府前。


「馬上保佑」的小王馬還有令符、磁鐵及紙製品都完售了。


請王後千歲爺們遶境新街後要到代天府安座前,要完成過火儀式。過火的準備工作很嚴格,木柴、助燃等安全工作都須再三整檢,以維安全。


代天府前旗桿台,升起帥旗、帥燈,昭告區域內各界,本科盧府大千歲已經駕臨。


帥旗直到送王當晚才能降下、帥燈移至王船在中桅升起,代表結束代天府的光榮任務。


請王之後晚上到代天府上香的信眾更多了。


千歲爺在東港人的心中,是神明中最慈祥的尊者,不論何事,只要誠心向千歲爺請示,東港人相信冥冥之中,眾王爺公自有安排!


當「請王」確認王駕後,為千歲爺辦公而設置的代天府啟用。代天府三川門用封條封住,直到當晚大千歲回駕,再撕起封條,恭請千歲爺王駕入內安座。


王船為平安祭典中重要的法器,建造後請代天巡狩的千歲爺將瘟疫及「歹米仔」帶走,也祈求奉玉旨「行瘟佈毒」的瘟神能一同乘坐王船,以遊天河的方式離去,留下永遠的平安。


王船船首上寫上大大的「盧」,代表本科請王來到東港的是「盧府大千歲」。


繞境在溫府千歲隊伍帶領下,緊接依序中軍爺、五、四、三、二、大千歲爺隊伍,再加上隨香隊伍,一同遶行七角頭領域、經庄母新街。




遶境的目的是藉大千歲代天巡狩及眾神的神威弭平地方上邪祟、疫疾等不潔淨之處,讓信眾能平安,這也是東港迎王最主要的目的。


涼傘後方是副總理。副總理通常都是德高望重人士擔任,以前都是年紀稍大者擔任,考量體力故配有人力車可以坐。



夜晚看到神轎上有LED燈泡都很美麗,讓神威更炫。


為了迎接此一盛會,熱情的東港鎮民傾全力支持,補給車滿載飲料、補給品,為抬轎的壯丁補給體力。


大總理的人力車最大氣豪華。


大千歲神轎不論在那都是注目焦點,在遶境的綿長隊伍中,只要看到高矗的「帥旗」,即可確認大千歲的位置。


總是有一群隨香客緊跟大千歲後方,因為大千歲是領玉旨來探訪人間,祭典期間內以大千歲官階最高,一般民眾想要許願或是有何要求,對象都會是以大千歲為主。


隨香就是手中拿香跟著千歲爺的神轎後面走,迎王期間沒擔任任何角色,就跟著大千歲遶境隨香,感受迎王隊伍的熱鬧氣氛。


隨香略騎發現東港飯湯攤位,說到飯湯,這是台灣到處都有,是很普遍的平民小吃。離開東港前要吃有東港口味的飯湯。


大碗白飯加上滿滿的飯湯,食材少不了筍絲還有魚丸、花枝、蝦仁、蚵仔等多種海鮮食材,加上海鮮提味的高湯就是最有海味的東港飯湯。


東港的飯湯,一定是要先用蝦猴下去爆香,蝦猴是東港的特產,爆起來的香味,可不是用力騎筆下所能盡述。


蝦子都是大尾的,吃起來滿滿成就感。


「迎一冬、興三冬」是形容東港三年迎來一次的千歲爺,會帶給東港人三年的興旺;但也有另一句俏皮語:「迎一冬、還三冬」,形容東港人們為了迎王祭典出錢出力,並在迎王祭期間辦桌宴請親朋好友,花費過大,需要三年才能平衡收支。不論是興三冬,還是還三冬,都一再顯現了東港人的虔誠與熱情。


東港迎王平安祭典結束三天後的平安宴上,公開抽出下科平安祭典各角頭所負責的職務。每一科的東港迎王平安祭典一結束後即會開始進行下一科的籌備儀式。
職務確定後,下一科年請再給用力騎一個機會,讓我騎單車用我的方式守候我愛東港的初衷…




延伸閱讀:
用力騎單車遊記大全集
新聞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