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 comment

[Eric的單車日記] 絕色空靈 療癒坪林

person icon pulsar 2018-11-04





流水潺潺,波光粼粼,
縱橫溪岸,御風前行,
棧道起伏,蜿蜒迂迴,
綠蔭蔽天,鳥轉蟬鳴。

山嵐飄渺,野村樸質 ,
茶香撲鼻,綠意沁脾 ,
林濤沙沙,流水潺潺 ,
絕色空靈,療癒坪林 。

坪林有三條自行車道,分別沿著三條溪流闢建,最有名的當然是金瓜寮溪自行車道,許多文宣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其次是𩻸魚堀溪自行車道(網路上也有稱為「逮魚堀溪」,因為「𩻸」字是罕用字,有些系統無法顯示。如果看不到角引號中的字,它就是左邊一個魚字,右邊一個逮字,也就是「魚逮」,「𩻸」字讀音為「逮」)。這條自行車道豐富的茶園景色、山居風光、與水石之美,不知為何(也許因為名字不好唸吧),很少被提及,也較少人騎。第三條就是新建的北勢溪自行車道,這是一條有著大河戀氛圍的自行車道,個人認為,他的絕美絕對可以跟世界最美的自行車道-日月潭自行車道相比。

高畫質原文請點擊絕色空靈 療癒坪林
----------------------------------------

概括的說,三條自行車道是從坪林市區往三個方向放射出去,要安排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充足體驗三條自行車道,行程的安排必須要考慮到午餐的地點,市區有比較好的餐飲,金瓜寮溪的中段及終點處,有山野型的飲食店,其他兩條自行車道完全沒有補給。如果講究午餐品質,最好是回到坪林市區,或者自炊。

多年前曾經寫過兩條坪林的自行車道,但算算也有五、六年沒騎坪林了。三年前年底,我服務的童軍團來到坪林舉行歲末營火,營地內竟然就有一條我不知道的自行車道經過,坪林區公所已經沿著北勢溪新建了這條頗具大河戀氛圍的自行車道,當時從北勢溪自行車道的中段步行至起點,立刻被他的絕美所震攝,心想我一定要專程帶著單車來騎一趟。
今年同樣因為童軍活動來到坪林,在北勢溪的對岸,遙望著這條自行車道,才驚覺,已經過了兩年還沒有來還願,立馬與女王約了時間,一次享受坪林的三條自行車道。
清晨即抵達坪林,我們選擇先騎北勢溪自行車道,一者因為其他兩條我們已經騎過,更重要的是,經驗告訴我,清晨的光線柔和,更適合表現蜿蜒在大片林蔭中的北勢溪自行車道。

從坪林國中前出發,走坪雙路到國五坪林交流道下方,進入北勢溪自行車道,越過交流道下方大片的人工造景,彎進北勢溪以後,就騎進大片的恬靜與綠意中。


輕騎越過藍色的斜張橋,頓時茶香撲鼻,一排接一排的茶樹如拼布順著地勢鋪展開來,高架的棧道在茶園中形成迷人的彎道景觀。


棧道轉入溪邊,水色映天光,景觀豁然開朗,貼緊溪岸快意騎行,微風輕拂髮梢,清涼從皮膚滲入心底,風切與流水交織著自然的樂章,輕撫旅人起伏的心,棘輪清脆的響音附和著一路的蟬鳴,不自覺的抖落一地紅塵。



經過一片濃蔭後,視野豁然開朗。



山嵐飄渺,茶香撲鼻,茶樹沿著山勢成排栽植,形塑出數大的蜿蜒之美。茶園清爽宜人,綠意沁脾,只想融入這片鮮活,一起吐納天地的靈氣。



龍頭轉動著渴望,鏈條牽引著期待,每一處起伏都是感動,每一個轉彎都是驚嘆。



溪澗潺潺,水波粼粼,棧道繞著河灣,溪岸環抱著棧道,穿梭綠蔭蜿蜒前行,循著啁啾鳥鳴迂迴河谷,山林張開雙背歡迎回家的旅人,水石吟唱著快樂的進行曲,大自然總是散發著無限的能量,大地一直默默的療癒我們的身心。



天地無私,海納一切心,渴愛的人們,踩上踏板吧,滑進山林綠野!


北勢溪自行車道雖然很短,但卻精彩萬分,我們走走停停,好久才到達終點,粗坑口過水橋,一條臨時的便道跨越溪床,迎領人們親近溪流。


便道邊還留著魚梯,讓魚群得以穿越工程的阻礙,許多釣魚客在這裡試手氣,可以推斷,溪裡的生態應該不錯。



折返,用另一個角度看北勢溪自行車道。


蜿蜒在綠蔭碧水間的這條長龍,真的是一塊藏在山林裡的璞玉。



回到坪林街上,騎進老街,幾棟石頭老厝孤寂的抵抗時間的巨輪,努力的挽住屬於他們的風華。



石頭老厝並不孤單,另一個老兵「坪林尾橋」,在一旁的北勢溪上陪著他們奮戰。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為了運送臺北至宜蘭的軍用物資及郵件,在1910年興建此橋,歷時兩年完成。二戰後的1946年,北宜公路通車,坪林尾橋仍是臺北宜蘭間的交通樞紐,絡繹不絕的車流一直持續到1970年,才由新完工的坪林新橋取代。


對照一下1914年拍攝的坪林尾橋,百年風華,歷久彌堅。


坪林尾橋最大特色是船型基座,我請Maggie注意觀察船型基座,是否發現什麼蹊蹺?
「是不是每一個船型基座的方向都有點不同?」
沒錯,設計時就考慮到每一處水流方向的差異,所以一個船型基座都調整到面對水流,以便減少阻力。


過坪林新橋後,轉入北勢溪左岸的自行車道。緊鄰坪林親水公園的這段車道,是遊覽車團客最喜歡來餵魚的地方,一定要慢行禮讓,這段路最吸引我的,除了蜂擁的魚群,就是污水處理廠旁,在溪水中隱現的大型圖騰。



在𩻸魚堀溪匯入北勢溪處,有一座玻璃的景觀橋,在橋上不只可以展望𩻸魚堀溪的景觀,還可以低頭透視腳下的溪澗,放心,橋不長也不高,不會軟腳滴。



進入北勢溪左岸的自行車道,先往下游騎,過了土地公廟後就沒有團客的足跡了,這段車道幽靜又有變化,穿梭在各種林相與溪況中,相對於一水之隔的北宜公路,那邊是馬不停蹄的趕路,這邊卻是靜謐的慢行。


在渡南橋接上金瓜寮溪自行車道,這是坪林最有名的一條自行車道,沿著金瓜寮溪旁的金瓜寮路闢建,一路溯溪而上,居高臨下,遍覽金瓜寮溪的百變風情。



迷人的髮夾彎,再加上曼妙的地形起伏,堆砌出金瓜寮溪自行車道前段最美麗的風景,不只是單車客愛騎在這條車道上,許多自駕的旅客也紛紛走下車,徒步享受這人工與自然完美結合的地景



金瓜寮路與魚堀路交會處,是一處稍平坦的河谷地,這裡的在日治時期就已開發。我們先拜訪「陳吉記」古厝,一間石頭配紅磚的老屋,這是日據時期活躍於坪林、深坑一帶的抗日名人「陳秋菊」的堂弟「陳捷陞」所有,當時是陳家每季來金瓜寮地區收田租時的租館,原來的門額為「陳捷記」,後來陳捷陞的後代將此屋賣給當地人「陳吉為」,新主人才將門額改為「陳吉記」。


古厝前方,Maggie發現不知名的植物,有請達人指點。


接著來到另一棟風格迥異的老屋,日據時期的金溪駐在所,採用平整的石塊建築而成,距今約有百年的歷史。如今這棟石屋已屬私人所有,經整修後成為別墅,但還保持昔日派出所的式樣,門前的青楓,搭配屋頂上厚厚青苔的屋瓦,流洩著濃濃的日式古意。



這片谷地剛好位處金瓜寮溪自行車道的中段,附近還有幾座露營區,在此活動的人不少,形成一處簡易的補給站。續行是最後一段的自行車專用道,過了金溪派出所,就是普通的道路了,但這裡車流稀少,還是很棒的騎車環境。


道路雖然還是緊鄰金瓜寮溪,但是與溪床的落差越來越大,居高臨下,看著一灣碧水,濃密的樹林,綠意盎然的蕨類,溪床上戲水的人們,彷彿從動作就可以聽到笑聲。




我們在路上遇到許多昆蟲,也遇到一直圍繞我們的蜜蜂,直到我們遠離牠的蜂窩,水面的魚群不時的閃爍著銀光,天上也有大冠鷲盤旋,這裡的生態豐富完整。



最後的500公尺,有一小段綠色隧道,終點是一處養殖魚場,一旁的親水公園平台可以休整。



回程可以到金溪營地轉魚堀路,直抵𩻸魚堀溪觀景橋。是我仍然們選擇原路是想從另一個角度,再看一次金瓜寮自行車道令人心醉的彎道。



𩻸魚堀溪自行車道的起點在渡南橋旁,前段就是剛才騎過來的北勢溪左岸。


一路回到𩻸魚堀溪景觀橋,進入𩻸魚堀溪左岸的自行車道,這裡開始才真正是𩻸魚堀溪的 範圍。

這條溪的開發頗早,昔日有鯉魚聚集,閩南人稱鯉魚為呆仔魚,故稱此地為呆魚堀,也就是現稱的𩻸魚堀。𩻸字取代呆字,有逮魚之意。


多年前騎過𩻸魚堀溪自行車道前段,當時覺得他比較人工化,現在樹蔭變得更濃密了,讓人更想親近


過了大林橋,景觀丕變,陡峭的河谷岩壁,高高聳立的大樹,枝椏繁盛的向天空伸展,綠葉落盡,散發著孤傲滄桑之美。


𩻸魚堀溪自行車道並非全程都是專用道,在半山與九芎林中間的路段是利用溪旁的產業道路。


轉入產業道路後,迎接我們的是大片的檳榔園,直直的樹幹直衝天際,綿延的檳榔樹形成一種數大的驚嘆,接著是大片的茶園,成排的茶樹隨著地形畫出最美的曲線。



產業道路在九芎林南邊終止,我們再次鑽入自行車專用道,讓人迷戀的綠廊再現。



河道在此處來個大轉彎,我們穿梭在轉折處三角洲的密林中,岩壁與綠蔭交織出絕色的風景。



遠遠的望見跨越河谷的藍色拱橋,鶯子瀨橋優美的曲線當然只有女王才能相配,請女王先行上橋,拍攝後追趕上去,Maggie已駐足在展望台上瞭望,河谷與茶園盡收眼底。



跨越到右岸,騎行在茶園中,茶樹成排蜿蜒,綠意沁脾恬靜可人。一個轉彎後就是老地方露營區,旁邊有一座水泥便橋,我們不過橋,純粹騎上去過過癮,繼續沿著右岸前進。


續行,經過大溪地露營區,第二座水泥便橋,官方稱為三號過水橋,橋下整排的圓柱構成優美的重複圖案,豐富了單調的橋面。右岸已經沒路了,我們過橋,改走左岸。


從這裡開始,是𩻸魚堀溪地質最豐富的一段,溪谷旁的岩壁層狀結構明顯,溪床上也常見大片的岩塊被水侵蝕後的地形,有豐富的壺穴景觀。



過了石槽橋,所有的焦點幾乎都集中到河床上,整個河床彷彿是一塊岩層構成,溪流慢慢侵蝕出水道,畫出各種奇怪的紋理。



釣客走入溪床,與兀立的岩塊構成一幕幕恬靜的風景



青雲橋,是𩻸魚堀自行車道的終點,騎上橋,瞭望這片寂靜的河谷,山谷裡閒適自得,與世無爭,河面波平如鏡,站在水中的釣客與倒影完全融合在一起,虛實難分,如夢如幻,一度以為我們騎進了桃花源,騎入了仙境。



回到坪林,Maggie我問,騎完三條路線的感覺如何?
我想了一下:「不像東部的大山大水,騎完內心澎湃洶湧,這裡也有山有水,但這裡的山水不強出頭,與世無爭,閒適恬靜,療癒自得,騎完感覺脫掉了一層硬皮,心情平和,有一股細長平穩的喜悅。」

新聞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