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 comment

“流浪者日誌” - 眾神降臨的上高地

著名的上高地日文又可寫作神降地,這邊從以前就擁有著美麗的風景,讓古人人為這裡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在現在,這邊也是世界各地的觀光客來到長野必去的景點之一。單車雖然無法在上高地的步道中騎乘,但仍然可以把車停在上高地入口的單車停車場,步行進入,前往上高地的路也非常適合騎乘單車。前陣子,我工作的Guest house來了一個香港的車友,難得能說中文的我當然是要做好地陪,和他一起騎了一趟上高地之旅。

故事正式開始,午覺醒來,來到雷鳥倉庫準備整理一下愛車,卻意外發現多了一台陌生的車,但上面卻裝著熟悉的BIKEPACKING包。




單車,BIKEPACKING,雷鳥,這樣的要素,不可能是巧合。我不用皺眉頭都知道案情不單純。我蹲在地上整備著單車,內心期待著車主回來。


車主是一位香港人,人稱PAK桑,不出我所料,果然是流浪者日誌的讀者。他這趟旅行用BIKEPACKING的方式打算用21天從東京騎到廣島。




他花了六天騎到雷鳥,不用說,我們自然是一見如故。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當然要好好地招待他一下。這位朋友一看就是個練家子,招呼練家子要有招呼練家子的方法,我安排了一條環線,由乘鞍超級林道途經白骨溫泉騎到上高地健行,再從縣道騎回乘鞍高原。這條路雖然不長,只有五六十公里,但是上上下下,總爬升可是有一千五百公尺。這樣的路線應該是不失禮數。

我門不走縣道,改由乘鞍超級林道前往上高地,雖然要爬點坡,但是風景優美,車量少,對於騎車,再適合不過。PAK桑不愧是要縱貫日本半個本州的男人,爬起頗來有說有笑,大氣不喘一口,果真是練家子。


我們第一站來到白骨溫泉,自古以來的療傷聖地,據說戰國時代的武田軍有來這邊泡湯治癒刀傷。但對我們來說,雷鳥的湯就泡的夠了。在這邊,我們只稍做休息,感受一下這個被人遺忘的小神社的小寧靜。


看著道路邊從山壁上流出的泉水直接流入路旁水溝,我和新朋友說,這水看起來不錯,喝不喝。




我只是開個玩笑,沒想到PAK桑眼也不眨,伸手就接水直飲。真的是BIKEPACKER的模範,我服你了啊。



不論是騎車還是走路,要去上高地都要經過這個最後大魔王,十一趴的陡坡隧道,總長1.3km,如果平時沒有練車應該會爬得有點辛苦,但是今天,我沒有在擔心的。


PAK桑看到坡就興奮,進入隧道開始他就進攻,我死命地咬在他身後,想趁著他這股勁一次把這隧道給拼完。沒想到他大力金剛腿一催,鏈條就這樣被他催斷了。。。




還好這個隧道燈火通明,而且受管制,只有官方巴士以及計程車可以通過,隧道內幾乎沒車,而且空氣清淨。我們在這邊慢條斯理地處理斷鏈。


斷鏈這種事不好處理,當你PIN全部退出來之後很難再給他塞回去,就算塞回去,八七成也已經壞掉,這時候,隨身帶個快扣,就可以將你從絕望之中拯救出來。




我雖然是騎十速的GRAVEL BIKE,但身為一個BIKEPACKER手邊有個十一速快扣也是很合理的事。



修好鏈條後我們平安騎出隧道,轉了個彎,映入我們眼簾的是高聳參天的穗高連峰,說到上高地,不得不提這座山脈,上高地之所以享譽世界,可以說是因為穗高連峰。穗高連峰的美成就了上高地,看到那美麗的山矗立在大地上,我想任誰都會肅然起敬。




上高地有名大正池形成於大正年間,上高地入口處的燒岳爆發所造成的偃塞湖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大正池,池水清澈,每次我來到這邊都想要在上面滑獨木舟,可惜這應該是不被允許的。



十多年前,或者更久,上高地是可以騎單車的,但是在這熱門的景點,人車搶道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最後的結果就是單車被請出步道。現在來到上高地。bus center前就會有人指引你將單車停在駐輪場,後續的路段,請用步行。




日本雖然是個治安很好的國家,但是該防的還是要防。記得鎖車,像我只要遠離單車,都給他鎖兩道鎖,這種東西,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Bus center往前走一小段就可以抵達上高地的地標,河童橋,上面基本上有八成是台灣人,香港人,大陸人。每當有日本人跟我說想要去九份的時候,我就會以河童橋為例,告訴他九份就是台灣的河童橋,他就了解到那邊是什麼樣的狀況了XD。




對我來說,河童橋之後的健行路線才是重點,在清幽的林道中漫步,細細品味上高地之美,希望有一天我能夠這樣一路走上後方的穗高連峰,看看當年那位將上高地宣傳至全世界的英國傳教士Weston所看到的日本阿爾卑斯。


路上,我看到了熟悉的帳篷,這是去年和來到上高地所看到的常駐畫家,今年雪融之後也是依舊在這邊揮筆紀錄他眼中的上高地,將他對上高地的愛,一筆一筆的畫入畫布之中。我曾問過他,一副畫大概要賣多少錢,他說:『二十到三十萬左右,但這價錢,沒人會買。』我回他說等我飛黃騰達後我就買,可惜半年過後,我還是口袋空空。


不到越走越深,山邊高聳參天的樹木在太陽下散發出神秘的綠色光芒,彷彿有神靈居住。上高地日文發音是kamikochi在以前漢字是寫作『神降地』,顧名思義,神就是在此降臨於這片大地上。不管是古人,還是現在的我,對於這片景色都有相同的感受。










由於還要騎回Guest house,我們只有走到明神橋。明神橋的另一端就是明神岳,走過吊橋的途中,直接地感受到明神岳的龐大及其壓迫感。日本人在造橋鋪路之時,是否都已經將這些規劃進去了?


時間來到下午一點,我們在明神岳山腳的餐廳飽餐一頓,這邊的岩魚是直接養在流動的溪水之中,我想看過上高地的人都知道這邊的水有多清,有多澈,這邊養大的魚肯定是好吃。但是事與願違,我不是個愛吃魚的人,魚刺多,日本的料理方法又超鹹。比起主食,關東煮比較和我的胃口。



回程的路上我們在走在河的右岸,雖然距離較長,看著快要下山的太陽,我一開始不是很想走。但是看著香港朋友興奮到閃閃發光的眼神,我也不好意思潑他冷水,實際上走過,才發現真的是條美路。走在木棧板所架起的懸空步道,腳底下是潺潺流水以及充滿生命力的濕園,和對面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風景。有時候兩個人一起旅行就是有這樣的好處,有不同的思維,走上不同的路,然後有新的發現。



回到遊客中心,我們裝滿水後重新上車踏上回去Guest house的路,上高地回Guest house的路,先下滑,後上坡,由於天色漸暗,我們心無旁騖的一路向前,終於在天黑前回到乘鞍高原,用超好吃的豬排丼飯慰藉疲累的身體,結束了一天的旅程。


流浪者日誌:https://www.facebook.com/Bikepackingeverywhere/























新聞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