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 comment

[Eric的單車日記] 南國水鄉 弈世瀰濃 - 美濃 (下)

person icon pulsar 2018-05-28





美濃是一個實地比照片美麗的小鎮,雖然沒有壯闊的大景,雖然很少有乾淨的畫面,但我們總是無法忘懷在平凡中遇見的驚喜,在平淡中發現的雋永,在平實中感受的力量,歷史的馨香是那麼耐人尋味,原鄉的韻味是如此地深沈回甘。

二百八十年前,客家人來到屏東平原的這處邊陲,胼手胝足地創建家園,延續數代的篳路藍縷,終把異鄉變原鄉,開啟了山林,也開啟了文明,新的一代雖然從原鄉走了出去,看過大山大水,看過繁華與喧囂,但仍心繫原鄉,難怪美濃有句俗諺「走上走下,不如月光山下」。

高畫質原文請點擊南國水鄉 弈世瀰濃-美濃(下)
----------------------------------------

…續上集

美濃警察官吏派出所對面就是美濃橋,這也是日治時期建造的老橋,1930年完工後,庄民再也不必筏渡往返美濃河兩岸,交通的一大突破。



美濃舊橋一定是當時美濃庄的大建設,所以庄役場做了詳實的紀錄。用庄役場紀錄的老照片對照現地,可以知道橋墩與護欄都還維持著原貌。老橋、老派出所、還有月光山,所有老美濃的地標都在一個畫面中,旅居在外的老美濃人看到這張相片時,應該會有滿滿的鄉愁吧。



過美濃舊橋,騎進柚子林,我們要去尋訪老美濃人共同的生活記憶-第一大戲院。1969年開幕的第一大戲院曾經是美濃人的主要娛樂,戲院除了放映電影外,也兼演布袋戲與歌仔戲。電視及錄放影機普及後,戲院逐漸沒落,第一大戲院歇業多時,幸好沒有拆除改建,外觀還保持得很好,公部門已經與所有權人商定活化利用,雖然目前無戲可看,但是我們卻看到了古蹟的回春,看到了台灣向上的力量!


有看到嗎?早場電影,6:30AM!應該是天亮就要出門,看完電影就接著下田工作 : )


回到永安路與中正路口,日治時期,這邊是美濃庄的政經中心,除了美濃派出所,美濃庄役場、美濃信用組合也都在這裡。



現在美濃最繁華的中正路當時稱為市場通,老市場就在中正路上,現在已移往柚子林,而美濃庄役場與美濃信用組皆於1965年拆除。日治時期美濃的代表建築就只剩美濃舊橋、警察官吏派出所、與等一下要探訪的美濃水橋了。



過了中正路後,兩側儘是比鄰而居的夥房,各式夥房一次看個夠。我們注意到忠寶第這棟,堂號匾額採由右至左的北部客家書寫方式,在早期南客墾民為主的美濃庄中,也算是很稀少的。


另一棟早期的洋樓,估計是二戰前後的建築,風格已偏向簡潔的現代建築,用長窗與水平線作為整體的裝飾,洗石子面牆一派洗練,只剩兩根圓柱緬懷古典的華麗。


美興街是美濃的板條街,舊稱橫街,過了橫街後就是老美濃的下庄,下庄最吸睛的莫過於美濃水橋及下庄水圳。下庄水圳是獅子頭圳的分支,美濃水橋是獅子頭圳第二幹線四號水橋,也就是下庄水圳跨越美濃溪的水橋。第一代的美濃水橋建於1909年,是一座木製水橋,因腐朽於1926年改建,隔年完工,就是我們今日看到的水橋。


美濃水橋的橋體是兩層式的結構,下方以涵洞作為引水水道,橋上可供行人與慢車通行。


水橋橋頭有一座水橋改築紀念碑,竣工時的日本年號被刮除,改為民國年號,監督設計者仍是獅子頭水利組合的岡田安久次郎,也是我們在美濃看到關於岡田安久次郎的第二座石碑。


這是岡田安久次郎當年工作的地方 - 獅子頭水利組合事務所


水橋和水圳,是許多美濃人童年記憶最美麗的一塊,炎炎夏日的嬉戲總離不開水圳和水橋。大膽的孩子還會躺在椰子樹葉上,從水橋南端的入水口進入涵洞,經歷漆黑刺激的清涼旅程,順著激流沖到北端出口,涵洞較兩端的水圳窄,所以水流速很快,很有挑戰性,這個穿水橋的遊戲,現在成了美濃舉辦成年禮的活動。


水圳是美濃平原的血管,把生命之水與養分輸送到每一塊稻田,輸送到每座伙房,男人靠它耕種,女人靠它持家,孩子用它嬉戲,稱美濃為南國水鄉一點也不為過。騎在下庄水圳旁,我有一種騎進江南的錯覺。


客家人有晴耕雨讀的傳統,昔日教育不普及,文人珍惜識字的機緣,紙上的文字不能隨意褻瀆,用過的紙都收集起來,帶到敬字亭燒掉。位於美濃庄尾的瀰濃庄敬字亭相傳創建於乾隆中葉(1779年左右),1895年毀於六堆義軍與日軍交戰中。1896年重建,也就是今日所見的基礎。瀰濃庄敬字亭是一座中空六邊形的三層磚塔,底部有進風口,第二層拱形爐口是焚化字紙的入口,壁堵有彩繪花瓣剪黏,亭頂雕如意圖案。

每年農曆正月初九天公生,美濃廣善堂會舉行送聖蹟祭典,前一天先派人至敬字亭將字灰裝袋。當天早上先在廣善堂舉行祭聖人儀式,再由鸞生高舉恭迎聖蹟牌做前導,鑼鼓喧天地將一年來蒐集來的字灰載至美濃河畔,再舉行祭拜儀典,最後將字灰倒入河中,讓河伯水官把聖蹟送到天庭,庇祐子孫。


既然已經提到了河伯水官,當然要來拜訪美濃庄的水伯公。美濃的水伯公是水神與伯公信仰的融合,現存的三座水伯公分別位於美濃庄、龍肚、與九芎林,這三座水伯公被稱為里社真官,是土地公的古稱,水伯公壇都在聚落外端河水的出口處,把持水口守護鄉里。美濃庄水伯公壇碑文為「里社真官神位」,左右對聯是「承天資化育、配地福無疆」。相傳建於乾隆元年(1736年)後不久,這座伯公壇是美濃現存三座水伯公中視野最佳的一座。


接著我跟Maggie說:"帶你去看一處秘境,就在附近。"
Maggie環視四周,似乎沒有什麼特殊的。
"什麼樣的秘境啊?"
"一間工廠"
"工廠?",Maggie,更狐疑了!

領著,Maggie穿過田間小路,來到工廠前。
"哇!好美啊!","這是在曬什麼?"
Maggie推著單車,走近一看,"是豆皮耶"


這裡是宋新富豆皮工廠,一家傳承60多年的老字號,工廠前的廣場曬著手工製作的豆皮,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豆香。成排的金黃豆皮在南部的豔陽下蔚為奇觀,一根根的木桿,一片片的豆皮,傳達著手作職人濃濃的溫度。


往工廠裡面走,首先看到一堆廢木材,後面是一個大型的火爐,老闆每天凌晨3點燒柴火煮豆漿,一旁是一排排的豆漿池,池上冒著白濛濛的蒸氣,幾位工作人員在蒸氣中工作,他們緩緩的從豆漿表面撈出豆皮,一張柴燒豆皮從這裡成形、曬乾到出貨需要三到四天,因為是手工製造,產量不大,即使售價不低,訂單仍然接到手軟,如果沒有事先預約,現場是買不到現貨的。


"買不到喔!" Maggie嘟者嘴
"嗯,買不到,但吃得到,我帶你去!"
Maggie,又有動力了,離開美濃庄,輕快地往東北邊騎去。

美濃湖,高雄市第二大湖,美濃最知名的景點,波平如鏡的湖面,映照著成疊的山巒,山光水秀,麗景天成,即使是春天,艷陽高照的美濃,已有一些暑意,但騎近湖畔,只覺身心一片清涼舒坦。


美濃湖舊稱中圳埤,是溪流匯流而成沼澤地,先民到此開墾後築堤蓄水,日治時期改築土石壩,整治成水庫。對照舊日照片,山形依舊,人世幾回。


觀澄湖月色已覺身外身,聽曉寺鐘聲驚醒夢中夢。
這則立於湖畔的詩偈,入相又離相,應該啟發過許多美濃人。
在湖邊感觸良久,此趟旅行得此一偈足矣!
旅行,不就是一趟剝落自我、發現本性的旅程。
敬回一偈:
月色非月身非身,但執此身入夢深!


Maggie最喜歡美濃湖畔的自行車道,在綠蔭下快意穿梭,蜿蜒的車道曲線迷人,如入畫中。



環湖中發現一座小巧玲瓏的鯉魚公廟,民間信仰的鯉魚公有領航及守護之意,「鯉躍入龍門,魚仙臨九天」,這也傳達了美濃鄉親栽培子弟,希望有朝一日躍入龍門的期盼。


環湖自行車道也是美濃人慢跑、健行的最佳路線,可以在空氣清新的湖光山色中運動,美濃人真幸福!


湖畔的洗手間,也可發現客家的文青風。


騎到美濃湖西側,拜訪一座很有看頭的林氏宗族夥房 - 雙桂第,又稱濟南堂,林氏先祖一定千挑萬選,最後決定在此建夥房,雙桂第門樓座向與美濃庄東門樓一致,前與南大武山的文筆峰相呼應,後倚月光山與雙峰山,門前有半月池,一旁就是美濃湖,有了湖水的調節,這裡會有更舒適的微氣候,真是風水寶地,難怪門樓左右聯大氣地書著:「門對文峰雙桂秀,樓迎吉水九龍騰」。



濟南堂正廳內懸掛著一方「文魁」扁額,代表林家出過舉人。正廳後有半圓形隆起的小丘,這是南部客家風水中的「化胎」,猶如座椅的靠背,可聚氣納福,化胎也有化育胎兒之意,象徵多子多孫。化胎不能隨意踩踏,所以周圍多有矮牆保護,日後人丁興旺,新建屋舍就會圍著化胎發展,形成半圓形的「圍龍屋」。



小心的從化胎旁穿越,拜訪老字號的廣進勝紙傘。油紙傘是美濃最具代表性的手工藝,1924年,吳振興與助手林阿貴在廣東潮州學得製作紙傘技術,同時延請五位大陸紙傘師傅來台,開?了美濃的紙傘事業。其中大陸師傅黃玉堂的廣珍昌紙傘廠名盛一時,早期美濃紙傘廠也都以「廣」字命名,如廣振興、廣榮興等,表示源自廣東的不忘本精神。 美濃紙傘業在1960年代達到最頂盛,二十幾家紙傘廠,年產約二萬把。後因工業發展,價格低廉的洋傘取代了油紙傘,美濃的紙傘業漸漸走向衰微。


廣進勝第二代傳承人林榮君老師告訴我們:1976年12月,漢聲雜誌以廣進勝創始人林享麟為封面人物,大幅報導美濃油紙傘製作過程的繁瑣工序,呈現出材美工巧的精緻面貌,美濃油紙傘因此名揚國際,開始帶動國際訂單,廣進勝與廣榮興紛紛召回各地的師傅,重?生產線。1984年,「星星知我心」電視劇以美濃湖畔的廣榮興為背景,帶動了觀光潮,美濃紙傘成為地方特色文化產業。而紙傘彩繪的風氣,也增添了裝飾性與藝術性,提高了收藏的價值,美濃油紙傘開始了新的蛻變。


就如同許多頂尖的藝術工作者一樣,林榮君老師把油紙傘從工藝帶到了藝術的層面,再從藝術提升到靈性的修練,林老師告訴我們,目前的廣進勝是採工作坊的方式,不大量生產,不為利益的工作,讓他體悟平靜的安樂,我們看著工作桌上這支書寫心經的油紙傘,也能感受無住生心的意境。


工作桌最上方掛著鎮店之寶,這把40年的老紙傘是創始人林享麟老先生親做的。另一項鎮店之寶是廣進勝的老印章,用來蓋在紙傘頂端那塊傘頭布上,是廣進勝的標記。



林老師另外又張開一把30年的老紙傘讓我們觀賞,這也是由林老先生親手做的,陽光穿透紙傘,渲染出時光流逝的深棕色,這是歲月的累積才能成就的,老紙傘上面已經有些小破洞,林老師說可以補,但顏色無法一致。沒錯這是人與大自然合力的傑作,補了就走味了!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兩千多年前,詩經中的場景竟然在美濃的月光山下重現。騎經美濃湖畔,一窪窪的水池綿延,但這不是養殖池,池上飄著一葉葉的小蓮葉,這是荇菜,俗稱水蓮菜,又稱野蓮,是美濃的鄉土菜。

池中,男子硬頸地在水中採荇菜,女子曼妙地清洗這新興的綠金,這是美濃獨特的田野景色。野蓮原生在美濃湖,20多年前才有農民採種培育,開始商業種植。現在野蓮已是美濃主要農作之一,市面上的國產水蓮菜幾乎都來自美濃。



看過了手工豆皮,也看了野蓮,Maggie直嚷著,沒力氣、了肚子餓了,趕緊帶她朝廣興騎去。就是這家,廣興飲食店,外表樸質卻很有內涵的老店。


目前掌廚的是鍾明煌大哥與夫人,鍾大哥是土生土長的廣興人,65年前,鐘大哥的母親開創了這家飲食店,30多年前鍾大哥夫婦開始接手,為了掌握品質與口味,許多食材都是鍾大哥夫婦自行加工的。鍾大哥還會視顧客的喜好調整口味,我們就嚐到了文青味的客家菜,傳統融合了創新,老味道有了新詮釋,完全顛覆了我們對客家菜的印象。


看我們飢腸轆轆,鍾大哥很快的端上板條,不同於傳統的油膩口味,這板條吃起來格外Q彈、清爽,油蔥酥飄著淡淡的清香,讓人一口接一口。客家小炒也是走清淡路線,很符合都市人的口味,吃起來沒有負擔。薑絲大腸也是傳統客家菜,老闆娘告訴我們,大腸是她自己洗的,吃起來特別清脆爽口。

終於盼到了美濃鄉土菜,在地的水蓮,清炒特別香甜。接著是芹菜炒豆皮,看著早上拜訪過的手工豆皮,化為餐桌上的一道佳餚,清香中帶著微微的柴燒甘甜。白玉蘿蔔絲蛋是我以前未嚐過的,美濃產的白玉蘿蔔,刨絲後曬乾,醃製蘿蔔乾絲,再拿來炒蛋。這頓飯吃的酸菜與蘿蔔乾絲,都是老闆娘自己醃製的,就是這樣親力親為的投入,才能一直維持這家老店的品質,難怪會吸引五飯店的主廚接續的光臨,鐘大哥還透露,主廚還跟他們大批訂購手工製作的食材呢。


這是我吃過的客家菜最不油膩的,各種食材被巧妙的烹調在一起,融合協調,又能感受到食材獨特的原味。雖然離市區有段距離,但絕對值得!或者應該這麼說,沒品嚐過廣興飲食店,就沒來過美濃喔!


當然,我們不只是為了美食而來,廣興還有許多特色景點,新協裕商店就在,廣興飲食店旁,老式的洋樓,傳統的柑仔店,時間彷彿一下子倒退了半個世紀。



廣興國王宮,源自廣東原鄉的三山國王廟,在台灣,幾乎有客家人的地方就有國王廟。但觀察廣興國王宮的香火並不是很旺,正午的時間還會閉門,可能是當地開墾與生活的需求,讓居民選擇了其他宮廟,信仰的在地化也是美濃的特色。


騎往民族路,告訴Maggie我們要去拜訪一棟很美的菸樓。到達地圖上標記的座標點,遍尋不著傅家菸樓,一位大哥探頭問我:
「在找菸樓嗎?」
「是啊,請問菸樓在哪?」
「菸樓已經被地震震垮了!」
原來這位傅大哥就是菸樓的主人,他告訴我們,之前幾次地震,他已經花了好多費用維修菸樓,去年的一場地震,菸樓被震垮了,復原的成本太高了,他實在無力再負擔,只好把它清除。
「太可惜了!」我說。
「世界上沒有不壞的東西,這就是人生。」我再安慰傅大哥。
雖然知道成住壞空就是大自然運行的法則,誰也擋不住,還是有點失落的離開。

回到高109鄉道上續往東行,一段小葉欖仁綠隧道又讓我們提振起精神。


還記得東門樓上的「大啟文明」匾額嗎?提字的是美濃唯一的進士黃驤雲,到了廣興,當然要來他的老家「黃進士第」一探。

黃驤雲父子世居美濃地區,父親黃清泰是武官,林爽文之亂時保衛鄉土有功,後一路晉升到參將。黃清泰有二子,長子奎光,為國子監生,曾任美濃庄管事,次子即驤雲(榜名龍光),六堆人稱呼他「金團」。

黃驤雲於1829年取得進士及第,授工部主事,不久母病告假回台,遇上張丙事件。當時閩粵因為爭奪資源,不時發生衝突,最後演變成分類械鬥,閩莊阿里港有七十餘處遭焚殺。

黃驤雲受臺灣道平慶委任,勸說粵人約束子弟,不要出外滋事。黃驤雲隨官兵親赴各莊搜捕匪犯,也買穀賑濟顛沛流離的貧民,三個月後捕獲正兇。因黃驤雲的協助,減緩了閩粵之間的仇殺,但部分六堆客家人無法諒解,被捕的百餘粵人罪犯家屬更是怨恨六堆出生的黃驤雲,所以有諺語諷刺︰「上庄金團真無情,帶起官兵捉粵人;殺了幾多青頭子,害了幾多好漢人」。黃驤雲可能因此不能安處家鄉,最後舉家移居頭份。



歷史總因立場而有不同的詮釋,唯有洞悉人性,跳脫表象,才能昇華。人性的彎曲總是讓人噓唏,但大自然的曲線卻每每讓人讚嘆。


質樸的田野,浩浩的天地,出世是智者,入世是仁者。智勇雙全,擇善固執,真勇者!

原來想往朝元禪寺,感受一下聖嚴法師退伍以後到此閉關三年的氛圍,沒想到往朝元寺的路上就已經有這些感悟,再加上當年閉關的寮房已經拆除重建,接下來的行程也有一點趕,所以決定跳過朝元禪寺。



續行廣九街,另一段美麗的綠隧道。


美濃的農作很多樣,我們在廣興就看到了蘿蔔、辣椒、還有最近很夯的蕃茄。



隨意的在鄉間小路遊走,讓感覺帶著龍頭前進,好奇的心常常讓我們有意料外的驚喜!



不起眼的的鄉村角落,也會成為台北俗的珍寶。


溜達夠了,再來拜訪計畫中的人文景點,騎往廣興的另一處菸樓遺跡。果真,已成為遺跡,屋頂沒了,只剩三面牆,幾乎快看不出菸樓的模樣了,菸樓的內部也所剩無幾,很難讓Maggie想像菸樓內部的運作,於是,我們騎去拜訪美濃客家文物館。


美濃客家文物館中,有一個模擬菸樓內部的空間,在這裡可以看到,菸樓內部是多層的木造桁架結構,菸農必須上下來回的移動才能把一串串的菸葉放到桁架上,真的需要膽識與體力。


即使有美濃客家文物館的菸樓內部實境模擬,還是覺得若有所失。還好,我們意外地在美興路附近發現了一座老菸樓,老菸樓已經被當作倉庫使用,不知道還可以保存多久,這趟美濃行我們只看到兩座菸樓,另一棟在南隆。

我想起在花蓮鳳林看到的那些美麗的菸樓,他們都是很棒的文化遺產,也是很吸引人的觀光資源,無論用哪一個角度看,美濃都應該好好的保存一兩座菸樓,同樣都是客家庄,同樣都注重教育與文化,鳳林能做,美濃一定也可以的!



轉向美濃西北邊的景點,先到美濃窯旁的開庄伯公致意,這裡可以說是美濃的發源地,吃果子拜樹頭,飲水思源。



再來拜訪的是美濃安定的力量 - 美濃廣善堂。廣善堂是美濃人信仰流動的見證,也是向善力量的體現。1915年,古阿珍等12人從杉林的樂善堂分香回來奉祀,開啟了美濃的鸞堂信仰。1917年,集資購地,建草堂安奉神位。秉「已欲善而民善」的理想,取名「廣善堂」。後陸續增建,到1933年才完成大致的規模。二戰後,廣善堂發起多項祭祀活動,不只成為美濃的信仰中心,也保留了許多無形的文化遺產。因為香火鼎盛,廣善堂又陸續擴建翻新,建築體巧妙地融合了各時代的建築特色,同時也紀錄了儒、釋、道三教合一的歷程。



緊鄰廣善堂東側是附屬建築「宣講堂」,創建於1948年,宣講是傳統社會的教化活動,在此宣講鑾書,善化人心。宣講堂的建築立面頗具特色,亦中亦西的彩繪浮雕、高懸的堂眼、細緻的門聯,中西方的建築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續行美濃七彩自行車道靛線,到了旗山美濃交界處,彷彿來到一處融合舊台灣與老大陸風情的山寨。山寨綿延在車道兩側,最前方有舊時糖廍中蔗車用的石磨,這種石磨在糖廠中被當成文物展示,這裡就有許多組堆疊在路邊裝飾。這座山寨就是鼎鼎有名的伯夷山莊,又稱清歡書院。


伯夷山莊的東側有天橋連接南北兩個園區,到了中段,南北園區各有一座山寨式的大門,還有一座塔樓,頗具山寨的氣勢,木門上的裝飾古色古香,紅磚牆上以鏤空的陶磚與花瓶裝飾,門前擺放著石獅、石鼓,靠近門邊的屋舍可見精緻的木雕,光是外表所見就已經讓人嘆為觀止。再從牆縫往內瞧,有閩式與中式的建築,有世界各地的文物與收藏,真是一座混搭風味的莊園。



伯夷山莊的主人許伯夷是一位傳奇性的人物,既是企業家、收藏家,也是藝術家、慈善家。許伯夷出身雲林麥寮貧窮家庭,年青時即到高雄打拚,白手起家,抓到經濟起飛的時機,靠房地產致富,曾坐擁三家建設公司,會計要排隊才能請他開票,此時他開始覺得像個沒靈魂的稻草人。38歲那年,公司準備上市,他卻毅然賣掉股份,退出商場,開始雲遊世界行善,走過上百個國家,曾在斯里蘭卡剃度托缽行醫近一年,因其在土耳其行善的因緣,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時,土耳其的救難隊也在第一時間趕赴台灣。


許伯夷雲遊世界時,目睹大量歷史文物流逝,深感惋惜,開始大批收藏;小至陶碗、陶罐,大到石鼓、石獅、石櫓、石磨,甚至整棟傳統建築,都被他拆解運了回來。他建造的伯夷山莊,佔地五十公頃,就是為了存放這些文物。

許伯夷很會活用文物,他曾捐贈中央研究院近3000冊日治時期的書籍,供專家研究台灣。也贈送2000多件文物給成功大學,成立博物館。更捐贈電影文物,協助高雄市電影圖書館開館。許伯夷精於書畫創作,他更懂得包裝與加工文物,也懂富人的心理,他把這些創作及創意加值的文物賣給富人,取得更大的資源,支持他繼續行善與創作。

「我一定要有錢,有錢一定要助人!」這是許伯夷的座右銘,也正是他的人生寫照。



美濃自行車道靛線的最西端是旗美褒忠義民廟,義民廟的信仰盛行於桃竹苗的客家人,旗尾褒忠義民廟是在日治時期從新竹縣新埔鎮的義民本廟分香而來,所以這座義民廟別具意義,是北客南遷的見證。


順著水圳騎回美濃庄,踩踏中反思著下午的境遇與思緒,黃驤雲的為官,聖嚴法師的悲智,廣善堂集體向上與向善,許伯夷的豁達與願力,這真是一段美麗的心靈騎行。寂靜見真實,平淡現力量。



這篇遊記從日出開始,當然也要以日落結尾。獅子頭水圳的牛角灣,潺潺的流水聲,渲染的暮色,山、水、田野的拼貼景色。美濃,南國水鄉,弈世瀰濃。


地圖、路線、軌跡、航跡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ericchen.tw
Eric的單車日記
新聞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