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 comment

讓《有病》的世界更加堅強!獨立開發者哈利菠菜訪談

person icon Randal Du 2017-08-04
關注獨立作品的朋友,有沒有接觸過《我滿懷青春的有病測驗》、與《我滿懷希望的有病信仰》這兩款風格玩法都極為獨特的遊戲?而喜歡桌遊的朋友,是否有留意到最近登場的《我滿懷業障的有病桌遊》?這兩款手機遊戲、一款桌遊,以及仍在擴張更多關聯作品的《有病》系列,都出自台灣獨立開發者「哈利菠菜」之手。手機遊戲是現今的市場主流,許多大大小小的開發者都投入這個領域,哈利菠菜並沒有龐大的資源做後盾,卻靠著獨特的作品風味營造吸引到許多關注與目光,並一步步為《有病》系列奠定出作為一個品牌的系列。在這次與哈利菠菜對談的機會中,這位鬼才向我們分享了許多建構《有病》世界的趣聞,以及未來企圖進行的發展。


Randal與哈利菠菜第一次見面是在年初的台北電玩展,當時正帶著作品參與Indie House展出的哈利菠菜,作為主力的遊戲是《我滿懷希望的有病信仰》,並宣傳著正在籌備推出的桌遊作品。


從前一款作品《我滿懷青春的有病測驗》開始,哈利菠菜打造的這幾款遊戲從名稱上就有相當刺激好奇心的獨特性。而不管是《有病測驗》還是《有病信仰》,遊戲類型上都偏向小品,沒有刻意去堆疊大量內容,卻獲得了大量的關注與話題性。


這次訪談在Mobile01的新辦公室進行,哈利菠菜本身也是忠實的站友!


「我想打造讓大家覺得活潑有趣的遊戲,如果玩家們喜歡,或許就會想購買周邊產品。」

哈利菠菜推出的第一款作品《我滿懷青春的有病測驗》進行方式是一款簡單的「心理測驗」型遊戲,透過回答一個個的問題,可以測出答題者的「有病」程度。


而在一次次重複遊玩下,又能發掘出開發者埋藏在作品內的許多細節,察覺一個個充滿暗示性的情境,拼湊並推敲出整個看似中二與瘋狂的故事世界,隱約中帶有的悲劇異色樣貌。


相隔兩年後第二款作品《我滿懷青春的有病信仰》在年初推出,與《有病測驗》同樣在玩法上簡單而獨特。這次包裝在作品外不再是濃厚的黑色幽默風格,取而代之給人輕鬆、明亮的第一印象。


玩法則是透過和一個又一個的信徒互動,將有病信仰給傳教出去。雖然故事的文本與對話極盡無俚頭之能事,但敘述的其實是許多帶著哀傷的無奈現實,以及衝破這些無奈後所能得到的救贖。


以一款「遊戲」的概念來看,不管是《有病測驗》還是《有病信仰》乍看都很像是款小遊戲,玩法上相當單純甚至偏單薄。但先是充滿特色的視覺呈現吸引目光,過程文本對話上跳脫性的呈現讓人眼睛一亮,到參透許多隱藏訊息之後的體悟與感慨,帶給玩家的體驗是多層而深刻的。


這一切都為《有病》系列吸引到大量的關注,並激起大量的話題性,這一切也一步步讓哈利菠菜的目標走向實現:建構出一個《有病》的世界。在兩款遊戲後,哈利菠菜也仍在更進一步的拓展出更多角色,與更豐富的《有病》世界。


《我滿懷希望的有病信仰》是一款免費遊玩、沒有內部購買內容,甚至也沒有安插廣告的遊戲,這款作品的開發資金來自哈利菠菜首次嘗試的群眾募資。在這款作品中,哈利菠菜嘗試走向商城制、付費賣斷以外第三條可能的獲利路線:販售周邊。


由《有病測驗》成功的營造了相當不錯的話題性,哈利菠菜決定在《有病信仰》中更進一步的專注在呈現人物與玩家之間的互動,讓角色群的形象更鮮活而深入人心。


同時哈利菠菜也開始推出《有病》系列的實體商城,本著願者上鉤的打算,將週邊產品銷售給喜歡的玩家。這樣的獲利結構其實也是手上握有強力品牌的單位,如迪士尼正進行的手法。哈利菠菜也相當明白,實現這種結構的大前提是品牌本身的強度,因此包含推出的遊戲與後續各種規劃在內,都是以強化品牌印象為最大目的切入,並真正執行,也獲得了不錯的成果。



「其實我在大學時曾想過,這輩子絕對不要做遊戲開發的工作(笑)」

哈利菠菜畢業於嶺東科技大學的多媒體設計系,大四專題時與同伴製作了一款真正能實際遊玩的RPG遊戲《桃轅傳》,遊戲時間甚至有三到四小時。絕大多數大學的專題製作都是以小規模進行,他們的RPG就像是一個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也確實吸引到不少目光,當然代價是投入了許多時間精力。


在製作《桃轅傳》中,哈利菠菜負責的是程式方面的編寫工作,設計各種遊戲系統。他們在遊戲內加入了許多花樣,像是角色升級配點、召喚系統等,以Flash完成了大量可以實際遊玩的內容。哈利菠菜還偷偷透露,因為直到最後還沒有完全寫完,像是屬性中的「運氣」一項其實是完全沒用的,對不起那些想著投資運氣逆天的玩家。


這次的經驗讓哈利菠菜對開發製作遊戲的勞心勞力感到卻步,甚至發誓以後都不要再做遊戲了。但沒想到攻讀碩士時,在彰化師大數位內容科技與管理研究所中,又被拉入了中華電信加值應用大賽遊戲類學生組的參賽團隊內。當時是在教授的要求下參加,但整個實驗室卻沒有人做過遊戲,造成明明沒選修該門的哈利菠菜收到求救,被要求之下選修參與製作。

相當有趣的是,在大學時代負責程式方面工作的哈利菠菜,碩班這次的開發經驗中卻是擔任美術。之後他與伙伴們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把遊戲完成參賽,沒想到就拿了第一名。要求他們參賽的教授期望的只有通關,過去如果能獲得佳作就相當開心了,沒想到這次居然一舉奪冠。據哈利菠菜分享,當時的大獎牌至今仍在系辦公室內展示著。

第二次的遊戲開發經驗,大大的緩和了哈利菠菜之前累積對遊戲開發的排斥感,覺得只要是有系統的好好規劃,其實做遊戲並沒有最初想的那麼恐怖。也因為這種種契機,讓哈利菠菜在碩士畢業後的空窗時段,因為「想要做點什麼」的心情,真正投入了遊戲製作。



觀察市場後發現偏向邪氣的、風格晦澀的作品相當少,於是定下了《有病》的題材,搭配不龐大複雜的心理測驗玩法,誕生的就是2014年8月上架的《我滿懷青春的有病測驗》。


因為《有病測驗》獲得非常熱烈的迴響,讓他對這個題材更有信心。完成《有病測驗》不久後哈利菠菜入伍服役,隔年退伍後開始進行群眾募資的準備,並在2016年1月1日首次以《我滿懷希望的有病信仰》為主體嘗試進行群眾募資。這次的募資最終獲得了100多萬的資金。


▼配合募資活動的各種圖文也非常「有病」



「《有病桌遊》是為了吸引到比較廣泛、不同的客群,當然也是想嘗試看看不同類型的作品。」

在《有病測驗》與《有病信仰》之後,哈利菠菜的下一步不是第三款遊戲作品,反而大幅轉向與桌遊開發團隊合作,募資製作了桌上遊戲產品《我滿懷業障的有病桌遊》。哈利菠菜認為,相比手機遊戲,桌遊的好處是能在一次遊戲中接觸到很多人,每次一定至少是三四個玩家面對面,不可能一個人玩。這種體驗上的差異能進一步拓展《有病》世界的可能性。



而且從這一步也能看出,哈利菠菜對於《有病》世界的企圖,他希望的顯然不僅僅是作為一個遊戲系列,而是將《有病》真正打造成一個跨界品牌。桌上遊戲和手機遊戲因為族群差異,顯然可以接觸到更多不同領域的對象,也有累積《有病》系列品牌知名度的用意在。


而遊戲與桌遊,連載體差異都這麼不同的兩個領域,開發製作起來顯然也有許多差異。哈利菠菜本身有著數次遊戲開發的經驗,在桌遊製作上卻完全是新手,加上其實本身也不是真的很長玩桌遊,知道自己不是設計桌遊的適合人選下,哈利菠菜找上山頂洞人實驗室與認識的遊戲規則設計師朋友,來實際操刀排版、美術與玩法設計等環節。

《我滿懷業障的有病桌遊》互動試玩影片

不像開發遊戲時,自己更熟悉而且有更大的權限,幾乎是哈利菠菜說了算的情況,在製作《有病桌遊》的過程中,因為立場與實際能力上的限制,從發想到決策都必須經過非常大量的溝通,當中受到的一些拘束感與衝突感都是先前開發遊戲時所沒的。而對於這些體驗哈利菠菜感到非常寶貴,未來《有病》這個品牌肯定會與更多不同的領域合作,會遭遇許多合作伙伴的看法差異,溝通勢在必行。



目前《我滿懷業障的有病桌遊》已經正式完成,事前預購的玩家已經收到,對這款桌遊有興趣的朋友也能以訂購的方式入手。至於是否會上一般銷售通路,哈利菠菜則表示暫時沒有這樣的計畫。



「在我的觀念裡會認為,一個IP的起點基底是小說,有病如果要堅強就需要小說!」

桌遊完成了,那麼《有病》系列的下一步呢?對於這個話題哈利菠菜情緒相當高昂,並拿出了一疊試印稿,上頭是正在撰寫中的《有病》小說。沒錯,《有病》系列的下一個產品,就是小說。哈利菠菜認為,一個品牌最核心、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小說,更精確的說都必須要有核心的文本去進行支撐。



如果想建構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勢必要有的是一個極度龐大的文字庫,像是前段時間推出的優秀RPG作品《女神異聞錄5》,光是遊戲內的文本累積起來就至少是三四本小說以上的份量。人名、地名、事件、時間、物品想要營造出一個世界,文字的堆砌是必要而無法迴避的。

小說是哈利菠菜一直很想切入的領域,他認為文字堆疊成的小說內,讀者能發揮自己的想像力,透過少數圖像輔佐去無限擴大、奔放出更多精彩。對於《有病》系列哈利菠菜的野心與期望是很大的,之後也不會放過打造動畫、製作更多遊戲等各種領域的機會,為了做好基礎,現在需要的正是小說。



《有病》的小說哈利菠菜邀請了嶄露頭角的新人小說家合作進行撰寫,在訪談時已經完成了七章的內容。Randal有稍微翻閱了當天哈利菠菜帶在身上的試印稿,雖然沒有深入閱讀,但稍微看過能感覺出字裡行間的流暢洗練,以及屬於《有病》的風味,值得愛好的大家期待。《有病》小說目前計畫先推出一本的份量,看大家的反應決定後續,目前哈利菠菜仍在尋找適合的合作出版社。



雖然提到了動畫,但哈利菠菜也明白表示,想動畫化得有錢再說,目前是沒有那個資本條件的。但同時他另外也滿想做的作品類型,是台灣目前幾乎沒有什麼人在製作的「廣播劇」。哈利菠菜提到,在日本甚至中國都有不少廣播劇作品,但在台灣卻不甚流行,會是有趣的切入點。

廣播劇在製作成本上比小說高一些,但比動畫便宜,如果未來能再配合繪本、小說等作品,還能以推出CD的方式搭配,逐步達成觸角化的目的。雖然想做的事情很多,但哈利菠菜並不喜歡躁進,認為一步一步來是最重要的。每次立案時,確保不會虧本是他最重視的商業方針,至少要先能活下來,再考慮籌備下一階段的資源,如果可以的話,每次再比之前大一點點,逐步擴張。



未來的規劃方面,目前哈利菠菜仍然打算圍繞在《有病》系列上,雖然有不少人希望他能試試看做出一些跳脫《有病》的東西,但他個人覺得這個故事目前還沒被說完,盡頭也還沒進入視野,現階段希望繼續把故事說下去。



最後Randal和哈利菠菜也聊到關於台灣遊戲產業環境的話題,哈利菠菜認為,雖然很多人對台灣的開發環境抱持著悲觀的看法,但其實他個人自己反而覺得環境有越來越好的趨勢,而且機會越來越多。台灣目前相當風行實況文化,而為了觀眾的實況主會追求各種「特別」的東西,這和獨立遊戲的精神是符合的,因此很多實況主願意支持並宣傳不同於大型商業作品的獨立遊戲。



遊戲的推出與上架方面,像是Google Play這樣的平台也對獨立開發者相當友善並提供各方支援,民間也有許多如開發者大會、巴哈姆特ACG創作大賽等各種支持遊戲創作的活動,相信風氣會慢慢被帶向更正面、更理想的境地。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