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comment

把廢物變鞋盒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 設計師專訪

Air Max系列三十年來的發展已經遠遠超越了"跑鞋"這種形體上的定義,對於Nike來說Air Max是融合了藝術、時尚與藝術等領域,並象徵著品牌的視野以及創新,因為是當年設計師Tinker Hatfield在Nike Air Max 1上的創新,才改寫了整個Nike運動鞋生態的發展。而隨著Air Max誕生三十週年紀念日的到來,NikeLab進行了一項名為『Vision-AIRS』的計畫,分別與設計、時尚和藝術等領域的創新者一同定義Nike Air的未來,而其中一位合作對象便來自台灣,他是以環保為設計核心價值的設計師Arthur Huang。


隨著Air Max誕生三十週年紀念日(3月26日)的逼近,NikeLab啟動了一項名為『Vision-AIRS』的計畫,與建築、設計、時尚和藝術等領域的領導者,一同為Nike Air Max以及Nike Air定義以及創造未來的樣貌。合作的對象為Marc Newson、Riccardo Tisci以及Arthur Huang,分別打造了NIKELAB AIR VAPORMAX X MARC NEWSON、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以及NIKELAB AIR MAX 97 X R.T.等三款鞋款。(分別為下圖上、中、下)
(圖片由nike提供)

其中合作對象Arthur Huang黃謙智,更是位來自台灣的設計師。


關於Arthur Huang
Miniwiz小智研發公司執行長兼建築師。2004年從哈佛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後,原本在東海大學擔任講師,後來致力於循環經濟領域,專注於廢料再製科技研發,提出了性感垃圾理論 (Sexy Trash),讓產品兼具設計、質感與環保等特色,以解決未來資源缺乏的問題和經濟成長動能的需求。2010年利用150萬支回收保特瓶打造台北花博流行館『遠東環生方舟』,2012年獲選為「紐約傑出創業家」(NYC Venture Fellows),更參與了全球NikeLab頂級店鋪的設計。

這次Nike與Arthur Huang合作的鞋款為『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鞋款採用的是開創Air Max世代的經典鞋型Air Max 1。


當時這款鞋的誕生,是Nike設計師Tinker Hatfield 從龐畢度中心建築得到的靈感,讓原本隱藏在鞋中底的氣墊外露,也開啟了氣墊技術以及Nike球鞋文化的發展與創新。


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鞋面的部分採用了優質全粒面皮革。






並搭載了Nike Flyknit鞋面。


而這次Arthur Huang與其設計團隊與NIKELAB的合作重點,在於一同為這款鞋打造出完全由環保回收材料製成的輕盈包裝『AIRBAG』的收納鞋盒。


AIRBAG的材質採用的是100%回收的PP製成,而PP是最低碳排放的無毒人造材料,製作一個AIRBAG等於180個回收咖啡杯蓋。


鞋盒造型上融合了AIRMAX的經典元素,並用圓潤的弧度營造類似Air Max氣墊的空氣感。而特殊設計的卡扣可以讓AIRBAG變換不同的堆疊方式,延伸使用上的可能性,同時硬朗的外殼也減少了運送上的程序及包裝。


這次『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以及AIRBAG的發表,小惡魔特別獲邀深入了小智研發總部,並與ARTHUR HUANG進行專訪,下面就以Q&A的方式作呈現。


Q.為何會將這次的合作鎖定在AIRBAG設計上?

這個合作相當有意思,因為這次是Air Max三十週年,你試著想像一下,如果三十年前有人跟你說未來的人是踩在空氣上行走的話,這是一個相當浪漫的點子對吧?而經過了三十年再來回顧這件事情的時候。


首先我個人認為在這雙鞋的設計上不應該做修改,所以在鞋子上選擇了AIR MAX 1的原始設計,而唯一能夠體現的就是怎麼樣讓它變得更環保,這才是我們今天所遇到的問題。


而一般來說鞋盒的紙盒上會使用塑膠膜,其實做了這個動作後在回收上會很吃力,而且功能很單一可能用完就被丟掉了,所以在AIRBAG上選擇了最低碳排放量的材質,這也是對環境造成影響最低的材質,同時透過鞋盒內的結構讓鞋子有很好的保護,並再減少購物時包裝的提袋使用,甚至未來店點在做展示的時候,都可以直接透過AIRBAG這個結構來裝飾,同時半透明的效果則是向Air Max這個氣墊氣窗做出了呼應。


Q.AIRBAG設計的過程是否有遇到任何困難?

AIRBAG的設計有好幾種元素扣在一起,從結構材質、鞋款放置其中甚至到運送等每個環節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而做任何設計時,都需要思考做的設計對於人類有什麼幫助,又可以解決這個世代的什麼問題。像與Nike合作時Tinker他們都不談設計,只談怎麼樣解決問題以及功能。


而AIRBAG鞋盒從一開始鎖定就是要採用最小的材積來放最多不同尺寸的鞋,這是設計這款鞋盒時的基礎,而在設計上包含了材料、機構、結構以及產品設計工程師,這是一個團隊協力完成的工作,並經過了扭力測試、3D打印、入模跟脫模的方式都是需要經過設計與測試的。


接著考量到的是要用最少的模具來達到目的,因為透過單一製程的模具進行可以降低碳排放量。而最後採用的四個交錯開蓋方式可以讓整個模具的厚度降低,並且讓鞋盒可以採用單一射出的方式製作以減少材料用料。


如果今天採用像是傳統鞋盒上掀的方式製作,模具的厚度就勢必會非常的厚跟深,那就會造成更多的碳排放量。


Q.AIRBAG的產品設計特色在於?

其實這次開發也跟一些鞋子的收藏家做過訪談,發現到鞋盒其實在收藏過程中很容易爛,所以改成這樣的收藏方式可以避免鞋盒壞掉,並且使用的材質還具有一些可凹折的特性。


而鞋盒裡面採用雙向卡扣方式設計,可以放下一雙5.5-13號尺寸的鞋子。外面的開孔則可以大量提升鞋子的透氣,而且將所有的鞋盒倒裝過來後就可以輕鬆的吊起來。


另外也可以把鞋盒變成了像是一個背包或是提袋,裡面可以裝一天的衣物。


或是上健身房的時候也可以使用。


同時消費者在購買之後,也不需要再另外使用一個紙袋,就可以像這樣直接提著走。


Q.這次合作對你個人的意義為何?

其實最早是2010年就與Nike合作,當時Nike想要將Flyknit導入回收材料製作,而我們一直都在進行這種與環保製程相關的研發,所以從那個時候就開始跟品牌有很多的討論,到後來Nikelab的店舖設計等。這次是第一次Nike找華人聯名與代言,但說真的我並沒有覺得自己這樣很屌,自己一直覺得要做的事情永遠做不夠,而這只是代表了華人設計以及收藏者越來越重要,而且華人的市場消費者的決定權越來越重,同時台灣的消費者也影響了許多亞洲的球鞋文化,所以相信未來只會有更多像我這樣的華人會代表Nike來做類似的合作或發表。

但我們自己希望能做到的是整個概念的延伸,才是合作主題的重點,希望讓環保甚至救地球這件事情的概念可以被更多人重視與行動。


Q.與Nike合作NIKELAB店點中,你曾經運用過哪些科技在NIKELAB之中?

其實在NikeLab店鋪應用過很多,我們把百分之百回收的垃圾變成全新的建築材料,從磚到櫃檯板材甚至到掛衣服的東西,都是運用台灣既有的科技重整製造的。

Q.你對於即將推出的Vapormax有何看法?

這段期間一直有跟Tinker跟Parker討論關於這次Vapormax的事情,我相當期待這個鞋款的上市。因為Vapormax的設計經過了許多的研發,而且目前市面上並沒有這樣的東西,只使用了兩種材料Flyknit跟TPU並且沒有中底,因為它用更少的東西來做更多的事情,這樣的科技真的很酷,而且我很相信它遲早會變成主流,所以我也很期待Vapormax的推出。


Q.什麼契機之下開始投身於環保的研究?

我那個時候在當大學老師的時候一直在講關於環保的東西,但是當學生質疑案例在哪裡的時候卻真的找不到案例,所以讓我決定不教書而開始投入了這個領域,因為不但是個機會又是一件對的事情,不做就真的太白癡了。

現在這個世代都在說機會不夠多,但就我來看這是錯的,因為生活中有太多的問題需要解決,而環境的問題更是這個世代每個人都應該解決的問題,只可惜有多少公司或是設計師會花精力研究這一塊?現在的系統是不健全的,只要改一些東西就可以讓它變得更健全,像是生活中還有很多不環保的東西都可以去開發,也都是機會。


Q.你提出的Sexy trash理論意涵為何?

每個人對於性感都有不同定義,但對我來說性感代表了功能的表現,就是當一個東西有了功能後又改變了一些事情,或是增加了一些事務的表現,像是跑很快的車子或是速度很快的飛機都很漂亮,所以只要你的設計或是研發是跟功能性有關的時候,就自然很漂亮。而反觀回收的材料與垃圾功能性超低,因為就是人類不要的東西,而將垃圾從不要改造成具有功能性的東西,這中間有很大的落差,但也造成我們有很多的機會,去做各種不同的研發讓它變得有功能以及性感。

但必須了解到,今天不管某樣東西材質有多環保,但只要外觀上不夠美不夠吸引人,也很難讓它被採用,所以還是需要讓它很酷很漂亮。但我相信一個好的東西即便一開始賣不好,但只要持續堅持下去一定會賣得很好,因為它勢必真的解決了一個問題。


Q.對於環保你個人的目標為何?

希望到最後消費者可以真正了解到什麼是真環保而不是假環保,了解到整個碳排放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與負擔為何,因為我們現在對於每一樣的產品沒有這樣的認識。


而這次在小智研發總部進行專訪,Arthur Huang也特別帶大家參觀了一下公司。而一走進辦公室內很難不被眼前的擺設所吸引,因為是一台貨真價實的飛機啊!這肯定是筆者目前看過最酷的辦公室擺設了。


Arthur Huang介紹到大約是在兩年前把飛機購入,而這一台是真的可以飛行的飛機,是由1978年的時候一位非常有名的設計師Burt Rutan所設計,就連升上太空的太空梭也是這位設計師所設計的。目前Miniwiz公司正在致力於將飛機的材料都改成環保廢料製作,目標要完成一架一樣也可以飛行的飛機。


機身非常的輕只有七百公斤,而它更創下了使用了最少油耗環遊世界的紀錄,因為除了機身輕外還採用四個機翼增加浮力,並以流體力學的設計減少油耗。而且這座飛機非常的容易操控,飛行速度還可以達到每小時250甚至300公里。


而在辦公室內的桌面與結構則是採用回收的鞋子所製成。


他個人辦公室內的椅子則是以回收的T恤製作而成。


至於辦公室與辦公室之間的隔牆,則是使用了回收的酒渣製成。雖然已經有許多辦公室的擺設都是以回收物製作而成,但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這些物品都是以回收物所製作而成,而Arthur Huang更不斷提到,其實生活中還有很多的東西都不環保,所以其實還有許多東西與問題需要被解決。


另外他也分享了個人的蒐藏鞋款,Air Max系列他最喜歡的就是Air Max 1,而這雙鞋上面還有Tinker Hatfield的親筆簽名,相信對於鞋迷朋友來說根本是神級的收藏品啊!


而這雙Nike Kobe 9 HTM特別的地方,並不是在於是HTM的版本。


而是連鞋底都融入了Flyknit素材在其中。


另外他也特別提到他個人最喜歡的鞋款,除了Air Max 1之外就是Nike flyknit racer,因為使用環保材質Flyknit而且鞋子非常的輕量。



以上就是這次的專訪內容,相信可以為各位喜愛鞋子的朋友帶來了許多不同思考方向,而這款NIKELAB AIR MAX 1 ULTRA 2.0 FK X ARTHUR HUANG的發售建議可以上Nike Sportswear查詢,接下來就一起期待3.26Air Max Day時Vapormax的到來吧!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