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comment

挑戰全馬兩小時完賽 Nike『BREAKING2』計畫將如何執行?

去年底Nike正式對外宣佈啟動『Breaking2』挑戰計畫,目標鎖定讓三位全球頂尖跑者在兩個小時內跑完全馬,這不僅是要打破目前全馬最快的2小時2分鐘57秒完賽世界紀錄,更要將這個紀錄縮短百分之三的時間。但要達成這項艱難挑戰,從跑者本身到運動科學團隊,甚至於外部環境等面相都有許多挑戰需要克服。而負責主導這次專案的Nike Breaking2團隊,在上週釋出更多關於這項計畫的內容,包含了挑戰成員評選標準、訓練方式、裝備設計概念、挑戰賽道環境挑選,以及這項挑戰所代表的意義等,小編將重點整理出來,究竟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將如何執行,有興趣的跑友們別錯過了。


Breaking2計畫目標 ─ 兩小時內全馬完賽
目前人類全馬最快的紀錄為"2小時2分鐘57秒",是2014年在柏林馬拉松時由肯亞長跑選手Dennis Kimetto所創下。這次Nike所發動的Breaking2計畫,則是計劃協助讓三位頂尖跑者跑者打破這項紀錄,並能將全馬最快紀錄推進到兩個小時內。
(補充:台灣目前最快的全馬紀錄停留在1995年由許績勝所創下的2小時14分35秒,迄今二十多年尚未被打破,與Breaking2計畫預計的時間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Breaking2團隊
為了能透過運動科學切中突破紀錄的核心,2014年夏天Breaking2團隊成立,成員來自多方領域專家,包含生物力學、工程學、材料研發、營養學專業教練、設計學、和運動心理與生理學等。包含了Nike鞋類研發副總裁Tony Bignell、Nike企業研究室NXT新產品研究總監BRAD WILKINS以及Nike研究室首席生理學家BRETT KIRBY等,成員Jorge Carbo還曾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擔任太空裝設計師。

篩選標準 ─ VO2max、跑步效能與可維持跑步強度
為了找出執行挑戰計畫的最佳人選,Nike過去幾年裡在很多運動員身上進行了大量測試,目的在找出具有三大關鍵因素黃金組合的挑戰者,項目主要為:

■運動極限
也是俗稱的最大攝氧量VO2max(maximal oxygen uptake),就是在最高強度運動中需要消耗多少氧氣。為了能突破2小時的門檻,對運動員的運動強度要求非常高。

■跑步效能
跑步效能是指跑1公里需要提供多少能量,類似於汽車的能量耗損概念。就馬拉松而言,是指運動員到底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在最快速度跑完42公里。

■長時間內可以維持的跑步強度。
對每位運動員都進行長時間跑步測試,因為如果要在2小時內跑完馬拉松,就必須將速度維持在21.1公里/小時。(如果你也有紀錄自己跑步速度習慣的話,應該可以了解要維持這樣的速度真的非常困難啊...)

針對以上三個關鍵因素進行測試,最後分別在Eliud Kipchoge、Zersenay Tadese與Lelisa Desisa三位選手身上找到了這三個關鍵因素的最佳組合。


Breaking2三大菁英挑戰者

■Eliud Kipchoge

目前32歲的Eliud Kipchoge,出生於肯亞的Kapsisiywa,曾獲得奧運和世界大賽的雙項獎牌。從高中開始即跟隨Patrick Sang教練和導師跑步。

2003年,Eliud在國際田聯世界越野錦標賽中打破了青少年5000公尺紀錄,之後更奪下世界錦標賽冠軍。2004年雅典奧運會時獲得了5000公尺銅牌,2008年北京奧運會5000公尺銀牌。2012年,Eliud用59:25的成績創下了半程馬拉松的最佳紀錄。去年里約奧運會獲得男子全程馬拉松金牌。目前個人全馬最佳紀錄為2016倫敦馬拉松奪金的2:03:05。


■Zersenay Tadese
現年34歲的Zersenay Tadese,出生於非洲東北的厄利垂亞。他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獲得一萬公尺項目銅牌,成為厄利垂亞第一個獲得奧運獎牌的選手。另外,2006年獲得國際田聯世界越野錦標賽20公里項目冠軍,同樣也是厄利垂亞第一個獲得此獎項的選手。


Zersenay在2006年至2009年間四次蟬聯世界半程馬拉松錦標賽冠軍,2012年又再次獲得冠軍。他在2010年布里斯本半程馬拉松上打破了世界紀錄,並在國際田聯世界越野錦標賽中獲得一面銀牌和兩面銅牌。Zersenay同時參加了2004、2008、2012和2016連續4屆奧運。在2009年,Zersenay 成為世界上第二個能夠在同年的3個不同的世界錦標賽上獲得獎牌的選手。目前男子半程馬拉松58:23的紀錄,便是由Zersenay所創下。


■Lelisa Desisa
三位挑戰者中最年輕的Lelisa Desisa,現年26歲出生於衣索比亞,早期的跑步生涯是以公路路跑為重心。在2010紮耶德國際半程馬拉松上,他跑進了1小時獲得第三名的成績,並打破了個人最好的紀錄。另外也曾獲得許多知名的比賽冠軍,包括Boilermarker15公里公路大賽、櫻花10英里大賽、Bolder Boulder 10公里大賽和德里半程馬拉松。


2013杜拜馬拉松Lelisa以2:04:45的成績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場馬拉松賽事,並獲得了2013波士頓馬拉松金牌,2015年他以2:09:17的成績再次獲得波士頓馬拉松冠軍,2016年則是獲得銀牌。


如何實現讓3名運動員在同一天完成Breaking2

Breaking2團隊的目標不是變成運動員的教練,而是與他們的教練合作,並提供確信可以幫助他們達到最佳狀態的資訊。在過程中,下面幾個要點為計畫執行重點。


■大量時間進行溝通
為了幫助運動員實現Breaking2需要著重的因素很多,首先花費了大量時間進行溝通,目標不僅是和這些運動員建立起像是家人一樣的緊密關係,也要和他們的教練以及整個團隊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資料分析提供量身訓練計畫
每位運動員都有自己的想法與需求,因此每位運動員都將擁有一個專門為其制定的配速課表或調整的策略。透過運動員即時分享資訊,便能夠收集到三位運動員的數據資料。例如,在哪裡跑步、跑得有多快、跑了多久等等。收集到所有能夠影響到他們訓練日程的因素後,再和教練共同進行研究,並透過一支進行資料分析的專業團隊,定期給他們的教練提供關於訓練內容的最新資訊,運動員會和他們的教練一起接受我們量身定製的訓練建議進行訓練,來幫助他們達到挑戰的最佳狀態。

■體能恢復管理
體能恢復是影響運動員比賽表現的重要因素,所以在訓練過程中也為損傷恢復預留了很多空間。但平時運動員在訓練間隙要如何進行恢復?

運動員會提供資料資訊,而資料分析團隊會對這些收集自運動員及其教練的資料和資訊進行研究分析,從資料的角度來讓教練瞭解恢復的具體需求。透過分析,可以瞭解到他們為跑步消耗了多少,以及他們面臨的疲勞程度。這樣團隊就可以即時給教練和運動員提供回饋,就其可能需要的恢復程度提供指導

無論訓練還是營養方面,都會與每位運動員的團隊小組展開合作。目前已經針對如何增強恢復提出了一些建議。另外,還提供了一些關於在運動後攝入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質的基礎建議。由於運動後30分鐘為身體攝入營養的關鍵時段,因此著重在這一方面給了相應指導。而在營養師或恢復和營養領域的專家方面,已經和一位科學家展開合作,並共同解決任何營養以及如何改善營養方面相關的問題。

挑戰者裝備設計要點

運動員穿在身上的衣服或鞋子會有非常明顯的個人化特徵,因此Breaking2團隊認為這個部份和訓練方式一樣,每位運動員都應該擁有為他們量身訂製的跑鞋與服裝設計,但在設計裝備的時候,會優先考慮跑鞋再進行服裝的設計。

而讓運動員嘗試多種不同設計時,有些設計會讓他們感到更舒適,而有些設計可能不那麼舒適但也許有其他優勢。因此,透過這些嘗試後,運動員們可以自行選擇他們喜歡的設計方向。


在跑鞋的設計上有3個重要的因素。

■緩震
目標設定為2個小時跑完42公里,首要考慮的是足底的緩震,因為可以保護身體和腳同時還能保護肌肉和骨骼至整個骨架,以確保更有效地奔跑。因此,必須研究出每位運動員最適合多大的緩震來保護他們。反過來說也需要研究出能夠為每位運動員提供多少動力支援,從而幫助在他們每次著地時能像彈簧一樣,推動他們踏出下一步、再下一步,幫助他們提高跑步效率。

■重量
其次是重量,在奔跑過程中負重越少越好。持續研究各種不同的材料,目的在幫助推動運動員前進的同時也保持極致的輕盈。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跑鞋的最終重量,但輕盈也並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找到適合每個運動員的最佳重量。

■心理層面
運動員會將這些裝備視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視為自己的夥伴,因此在想要什麼樣的鞋子和服裝上,運動員們提出了主要的需求,包括顏色、外觀,因為擁有自己想要的裝備真的能為運動員在挑戰中提高自信。

至於服裝部份,在設計時會重視幫助運動員保持體溫恆定這一點,就是讓運動員保持最佳體溫避免能量浪費。目前正試著透過不同的肘部材料來維持運動員的體溫。此外還應用到空氣動力學,因為當要跑完42公里時,任何能夠增強透氣性的面料都能幫助提高跑步能效。


跑道選擇考慮因素

大多數運動員都會在固定的海拔進行日常訓練,他們不需要在高海拔居住、低海拔訓練,他們幾乎都在同一海拔生活和訓練,大概是在1500-2500公尺之間。運動員目前正在肯亞、厄利垂亞和衣索比亞進行訓練,而他們的大多數訓練地點都會作為挑戰地點海拔高度的考慮因素,計畫會挑選和他們日常訓練相近的海拔進行挑戰

滿足足夠平坦的條件,才是正在考慮的最佳跑道,而最理想的跑道應該是平原。目前為止,最快的世界馬拉松紀錄產生在柏林,那裡被視作最平坦的跑道之一,因此將尋找比柏林更加平坦的跑道。而目前已經找到了最佳的破紀錄跑道,並且已經開始進行相關手續的辦理,以確保該跑道可以成為正式跑道,且不會因為太多下坡之類的原因而違反賽事規則。


至於環境同時要確保運動員能夠及時散熱。根據目前的研究顯示,對於馬拉松來說攝氏10度左右是最佳溫度。因此,尋找跑道的地方也必須滿足此溫度條件。目前也正在做一件很獨特的事,就是尋找一個時間段,要能在這段時間內選擇濕度、溫度和環境等所有條件都最合適進行挑戰的一天。

整體來說,挑戰需要足夠平坦的跑道,並且需要確保能挑選出最適合進行挑戰的一天,進而提高挑戰的成功幾率。


Breaking2不只是在挑戰紀錄


Nike共同創辦人Bill Bowerman曾分享過,『跑步的真正目的不在於贏得比賽,而在於測試人心的極限。』,這樣的精神便是驅使Breaking2挑戰計畫誕生的關鍵因素。而Breaking2團隊經過過去兩年的研究,已經累積與掌握了足夠的知識和資源,因此啟動這項Breaking2挑戰計畫。

Breaking2團隊認為,這項計畫的意義不在於證明人類生理是否能夠達成這樣的速度完賽,重點是在於把運動員推向潛能的極限,並讓運動員意識到這些極限。而對於運動員來說,不斷的挑戰個人極限與速度是使命也是追求的目標,因為如果都不去嘗試,就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潛能。而所有極限的新突破都會激勵更多人去努力突破他們自己的極限,這將會激發更多不同的極限,這才是啟動這個計畫的原因,也才是計畫最想要挖掘出來的東西。

這項挑戰的具體日期和地點也將在今年公佈,相信不論最後是否能夠挑戰成功,過程所累積的經驗,也都能在未來為所有跑者帶來助益。之後有計畫更進一步相關消息,再隨時與各位跑友們更新。

【資料來源:Nike】
前往